第664章 是有眼無珠還是心懷不軌

第664章 是有眼無珠還是心懷不軌

白朗掃了一眼,都是津城的精英名流,其中不乏熟悉的面孔。

比如田錦繡,杜安瀾,宋亞軍等等……

他一副沒見過世面的樣子,「鰲拜哥,這是什麼派對啊?」

「為了答謝給攔海大壩建設捐款的人,我可是通過熟人,又花了大價錢才有資格進來。」

說罷領著白朗來到一個大腹便便男子身旁,恭敬打招呼,「趙叔叔好。」

白朗想笑,他所謂的熟人竟然是趙信達,如今趙詠春逃亡海外投入方珠名下,趙信達到恢復了跟白朗集團的合作,估計賺了不少錢。

趙信達笑呵呵一拍他肩膀,「賢侄,你怎麼才來,給你介紹幾個大人物。」

引領兩人來到田錦繡面前,她正和杜閑竹聊的開心,客套的打招呼。

「老趙,這兩位是。」

趙信達一臉賠笑,「這是我世侄花鰲拜,花家在菲國也是響噹噹的大家族。」

又看向花鰲拜,「這位是津城田城主和白狼集團法務主管杜女士。」

花鰲拜恭敬行禮,「晚輩見過田城主和杜女士。」

斜了眼大咧咧站在身邊的白朗,伸手拽了下他的衣袖,示意他也行禮。

白朗剛要裝裝樣子,花鰲拜卻怒斥道,「你色眯眯的看哪呢,這裡是你放肆的地方嗎,還不趕緊跪下道歉。」

又一臉惶恐說道,「他是小地方來的,不懂禮數,還請城主和杜女士勿怪,就讓他外面跪著賠禮道歉吧。」

田錦繡和杜安瀾露出古怪表情,白朗笑呵呵詢問,「真讓我跪?」

花鰲拜一臉陰毒,「你家就是個做海鮮生意的,這次帶你來是讓你見見世面,誰知道你竟敢色膽包天,就該挖下你一對眼珠。」

白朗撇嘴,「她倆衣領開那麼大,不就是讓人看的。」

「放肆!」

花鰲拜厲喝出聲,心裡卻笑開了花,這下這田伯光算是完蛋了,再也別想來漢夏做生意。

趙信達的臉色也很陰沉,是他引領兩人過來的,也發出怒喝,「來人,把他拖出去。」

這裡的衝突引來人們的關注,宋亞軍上次往校區送海鮮時見過白朗此時的樣子,可他卻沒敢摻和。

在人們目瞪口呆中,白朗伸手摟住杜安瀾的腰肢,「以後衣領別開這麼大。」

杜安瀾抿嘴笑了,「知道啦,只會穿給你看。」

人們都懵了,現場雅雀無聲,誰都知道杜安瀾可是法律界的精英,可從來就沒傳出過任何緋聞,都謠傳他是白朗的禁臠。

花鰲拜整個人都不好了,傻傻說道,「他……他還看了田城主。」

「我看了嗎?」

白朗笑問一聲探頭,打算近距離看一下,田錦繡笑罵捶了他一拳。

「別鬧,滾一邊去。」

白朗呲牙笑了,「真白,就是看不全面。」

花鰲拜如遭雷擊,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還不甘心的呵斥,「你……你……放……放肆……」

田錦繡臉色一沉,「來人,把這無理取鬧的傢伙趕出去。」

白朗趕緊阻止,「別啊,我可是鰲拜哥帶來的,怎麼也得給我點面子。」

田錦繡又笑了,「你是我弟弟,面子當然要給,有沒有興趣跳支舞?」

額……

白朗腦門冒汗,他的舞技實在差勁,卻也不好推辭。

「這誰啊,哪家的子弟?」

「不清楚哦,田城主可從來不對任何男子笑。」

「你們是不是傻,沒聽田城主說是弟弟嗎。」

「那個花鰲拜我到知道,就是個紈絝子弟,聽說是在菲國惹了大禍來漢夏避難,竟然還不老實,這次是踢到鐵板上了。」

聽到人們的議論聲,花鰲拜氣的渾身哆嗦。

他原以為白朗就是個沒靠山的小家族成員,想趁機讓他得罪津城的所有上流人士,以後沒有立足之地,卻沒想到結果卻是這樣。

越是如此,越是對白朗恨之入骨,尤其是看到他和田錦繡在舞池裡翩翩起舞的樣子,就更是抓狂。

他還有後備措施,等一曲終了,拿著兩杯香檳湊到白朗近前。

「田哥,是我有眼無珠,這杯酒算是我敬你,給你賠罪。」

一杯酒遞給白朗,白朗卻卻將他手裡另外一杯搶了過來,一飲而盡。

很大氣的說道,「咱們是同學,都是小事情,我早忘了。」

花鰲拜乾笑,卻沒喝酒,「你放心,以後有什麼需要小弟的地方,一定全力以赴,那就不打擾了。」

「別急著走啊,我都乾杯了,你怎麼不喝?」

花鰲拜臉皮抽動,將杯中酒一飲而盡,強笑著扭身快步離開直奔衛生間。

一進去就要扣嗓子眼,將酒吐出來,可後面卻有人捂住了他的嘴,從後門拖了出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命少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天命少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4章 是有眼無珠還是心懷不軌

74.77%
目錄
共88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