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7章 今天要替天行道

第667章 今天要替天行道

晚上九點,白朗率領眾人乘坐遊艇來到大海深處,又上了一艘集裝箱貨輪。

集裝箱貨輪是空的,早就有大批人員在等待,目光齊刷刷看來。

三四百人只有一個精神抖擻的老頭坐在太師椅上,其餘人全都站在後面,男女老少全都有。

白朗掃了一眼,只有幾個熟悉面孔,周鎮山一家三口,只有鄭壯壯沒來,鄭春風和他幾個後輩也在。

惡毒的眼神投來,是站在鄭元公身邊的趙向春。

「你死定了!」

趙向春緊咬銀牙,雖然趙家跟鄭元公有交情,可請他幫自己報仇可不容易。

不但交出了趙家大部分秘密資金,自己還成了這個老東西的玩物。

白朗無視了她的惡毒眼神,白狼衛竟然從遊艇上搬來一個沙發,他大馬金刀坐下,翹著二郎腿先點了根雪茄。

這才露出燦爛笑容,「怎麼比?」

鄭元公傲慢的看著他,「把那個魔女帶上來。」

鎖鏈聲響起,遍體鱗傷的杜阿哭被兩個大漢拖到了過來,她的手筋腳筋已經被挑斷,肩胛骨上穿著鎖鏈。雙腿上纏繞著帶刺的鐵絲,一路上都在滴淌血跡。

她臉色蒼白的看向白朗,竟然笑了,虛弱打招呼,「嗨,主人帥哥。」

雖然這是個不聽話的下屬,白朗還是很心疼,冷冷看著鄭元公,「我已經來了,把人放了。」

鄭元公義正言辭,「你縱容這個孽障殘害無辜,老夫今天要替天行道……」

「老雜種,閉上你的肛,把人放了,今天咱們就分個你死我活,說那麼多屁話幹什麼。」

鄭元公氣的吹鬍子瞪眼,他身後的人連連咒罵,一個壯漢一躍而出。

「小畜生,有本事上來,看老子不割了你的舌頭,敲碎你全身骨頭。」

「你還不配當我家少主的對手。」

雪月發出冰冷話語,邁步往前走,揚著高傲的頭,說著嘲諷話語。

「對付你這種垃圾,一根手指就夠了。」

「臭婊子你找死。」

壯漢縱身衝上,一點不憐香惜玉,雪月身子沒動,只是歪頭躲過,一根手指刺出。

說是一根手指,就是一根手指,壯漢的動作僵住了。

雪月從他額頭拔出手指,厭惡的的在他衣服上擦了擦,隨著輕輕一吹氣,屍體仰面栽倒。

現場變得極其安靜,全都震驚的看著眼前一幕,壯漢的額頭被戳出一個洞,紅白之物咕嘟嘟往外冒。

「兒子……」

凄厲的嚎叫聲打破沉寂,一個中年人沖了出來,可雪月又是一手指頭,地上再多了一句屍體。

「嘶……」

倒吸冷氣聲齊齊響起,鄭元公的臉色鐵青,死的是一個孫子和一個重孫。

他子嗣眾多,天性涼薄,死幾個後輩倒沒什麼,卻被雪月的實力震驚到了,就算是自己親自上場也沒把握贏了。

輕輕咳嗽一聲,趙向春立刻心領神會,大喊道,「白朗,難道你就只敢躲到女人身後嗎,有本事親自上場。」

不少人立刻起鬨,紛紛用惡毒話語想激白朗親自上場。

白朗被他們的表演逗笑了,站起身說道,「好啊,不過得加點彩頭。」

鄭元公露出得逞笑容,「老夫不欺你,會派一個晚輩出手,你想要什麼彩頭?」

「先把我的屬下還回來,如果我贏了,他們一家三口歸我。」

白朗手指周鎮山一家三口,周鎮山的傷勢還沒徹底痊癒,一臉錯愕,又看向女兒周鳶,明顯誤會了。

「好,你要敗了呢?」

「我敗了,自然就是橫死當場,你的目的豈不是達到了。」

「呵呵呵……」

鄭元公笑了,「阿華,送白公子上路。」

一個精壯漢子邁步走出,大冷天只穿坎肩,露出肌肉盤扎的雙臂,呲著白牙陰森的走向白朗。

白朗吆喝一聲,「慢著!」

鄭元公鄙視道,「你怕了?」

「怕你個糟老頭幹什麼,小爺怕你說話不算數,先讓他們過來。」

「過去吧。」

聽到吩咐,周鎮山一家三口抬著杜阿哭來到這一次,立刻有人上前將杜阿哭身上的鎖鏈和帶刺鐵絲祛除,趕緊包紮傷口。

白朗輕撫她慘白的小臉,「辛苦了,看我給你出氣。」

杜阿哭笑吟吟回應,「我沒事,你可千萬別上場。」

白朗呲牙笑了,「我又不傻。」

周鳶一臉錯愕,「你不打算……」

話沒說完,看到白朗這邊的人都露出陰險笑容,齊刷刷掏兜,手裡全都拿出來黑色橢圓形物體。

「鐺鐺鐺……」

金屬彈簧聲幾乎是同時響起,人們把手裡的東西全都扔向了對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命少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天命少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7章 今天要替天行道

75.11%
目錄
共88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