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8章 不冤枉好人,卻也不會放過罪魁禍首

第668章 不冤枉好人,卻也不會放過罪魁禍首

看到密密麻麻飛來的黑色橢圓形物體,很容易認出是什麼。

鄭家一方的人全都驚恐的瞪大眼珠,發出絕望吼叫,一下亂套了,想躲避已經來不及。

「轟轟轟……」

連續不斷的爆炸聲響起,血肉橫飛的場面讓人觸目驚心,凄厲的慘叫聲更是讓人心驚肉跳,直接清空了好幾個區域。

白狼衛們還打開了背包,取出槍支開始是掃射,二十多架無人機從遊艇上飛起,連弩不斷射擊。

這還沒完,數架直升機急速飛來,艙門打開露出重機槍,沉悶的槍聲洞穿了一個個身軀。

這不是比斗,而是屠戮,鄭家一方沒有一個人能逃走,全都倒在血泊中,很多人屍體都變成了碎塊。

臨死才明白,為何白朗要把比斗地點定在公海上!

隨著槍聲停止,鄭元公已經被重機槍打成了篩子,半個腦袋都沒了。

周家三口都嚇癱了,這才明白為何白朗讓他們過來,也幸虧他們是被強迫不是自願參加這場比斗的,要不然他們也將是血肉堆里的一員。

白朗邁步走到鄭元公的屍體近前,冷冷低語,「老東西,年代不同了,你那套早就過時了,下輩子別再腦殘的給人下戰書。」

說完扭身走到杜阿哭面前,把她抱起來走下集裝箱貨輪,很快有人過來清理戰場,保證什麼痕迹都不會留下。

碼頭上,不少人在焦急等待,見遊艇返回,白朗站在甲板上,立刻歡呼不已。

白朗剛上岸,田雯就抓住了他的胳膊,「你是怎麼贏的?」

她也想跟著去,可白朗沒答應,心裡一直在幽怨。

白朗呲牙笑了,「還多虧我那血緣上的父親派來四個幫手。」

跟在後面的四胞胎也幽怨了,本想著大展身手,將白狼衛壓制下去,結果不是那麼回事。就算是她們,當時要在對立面,也得被打成篩子。

直接去了酒吧狂歡,就連被裹成木乃伊的杜阿哭也執意要參加。

她雖然很堅強,可傷勢不容樂觀,筋腱被割斷,骨頭碎裂二十多處,人基本上已經廢了。

白朗安全回歸的消息很快散播開,可鄭家人卻不知所蹤,連派去協助的人也聯繫不上,讓關注這場比斗的勢力一個個愕然不已。

很快一個重磅消息從田家傳出,鄭家所有參與這件事的人全滅!

不光是曾經身為財閥的那個鄭家完了,連主脈也一起完蛋,只剩下了些老弱婦孺。

消息一出,讓那些對白朗不安好心的國內勢力震驚無比,立刻打消了之前瓜分白狼集團的計劃。

胡曉婉也聞訊趕到了酒吧,看到被美女環繞的白朗后,她沒靠近,而是嘆息一聲默默的轉身離開。

如今的白朗體質提升,酒量大了很多,可依舊是架不住被人們灌酒,喝著喝著就多了。

第二天清晨,他掀開壓在自己身上的胳膊腿,從凌亂的卧室走出來進入衛生間。

一進去嚇一跳,田雯坐在馬桶上正發獃,趕緊把門關上。

「你怎麼在我家?」

田雯吭哧吭哧幾聲才惱怒回應,「我特么喝多了,哪知道怎麼來你家了。」

白朗撇嘴,家裡衛生間多得是,又換了個。

等他洗漱完畢,田雯已經走了,也沒多想去吃早飯。

昨晚四胞胎跟幾個女人拼酒,也喝多了,家裡一下多了一堆醉妞,大多還沒醒呢。

白朗卻跟沒事人一樣去了學校,進入教室就聽到人們在議論花鰲拜出車禍的事情。

花家派人來收屍了,遺體已經運走,可事情還沒有完結。

他們得知了派對上的衝突,更了解花鰲拜是什麼品性,知道絕對有內幕。

一個梳著偏分頭的中年人走了進來,「杜老師身體抱恙,今天我給大家上課。田伯光,你這名字很奇特啊,去趟校長辦公室,校長找你有事。」

白朗已經猜出是為花鰲拜的死,一臉無所謂的來到校長辦公室。

一進門就被呵斥,「又是你,上次陳大秦的事就跟你有關,這次花公子出事又是什麼原因?」

老東西,你不想幹了吧?

如今白朗想要免職一個校長實在太簡單不過,不過不至於,裝作很惶恐的樣子。

「不關我事啊,他出車禍時,我還在參加宴會。」

一個哭泣的婦女站起身,「我兒子一向品學兼優,怎麼可能毒駕,肯定是你強行餵給他的,我要讓你償命。」

白朗冷冷的看著她,「當初陳大秦的家人也是這麼說的,還不是證明了我的清白。」

「好了,少說沒用的。我不冤枉好人,卻也不會放過罪魁禍首。」

開口的是個中年人,看起來很儒雅,可一雙三角眼透著陰毒目光。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命少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天命少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668章 不冤枉好人,卻也不會放過罪魁禍首

72.45%
目錄
共923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