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章 禽獸和禽獸不如中掙扎

第93章 禽獸和禽獸不如中掙扎

錢多餘同樣被灌的人事不知,他的美女佣人跟去了醫院,白朗剛要離開,馮玲玲卻撲到他懷裡。

「喝多了,抱我去樓上。」

美人投懷送抱,可白朗卻把她推開冷冷回應,「請你自重!」

馮玲玲一臉錯愕,「你還是不是男人?」

「是不是我女朋友知道,不用你操心,老子只喜歡乾淨的。」

白朗扭身就走,馮玲玲氣急敗壞,白朗最後一句話刺痛了她的心。

晚飯時分,白朗還是沒逃過喝酒,不過讓他喝酒的是蘇媚娘,好在喝的是紅酒,他還能扛得住。

結果蘇媚娘喝多了,暈乎乎的白朗把她架回了卧室,回到自己房間時,宋雅欣穿著卡通睡裙靠在床頭擺弄手機。

生氣抬頭看著他,「洗乾淨再上床,把牙也刷了,以後不許在跟我媽喝酒。」

你當我願意跟她喝啊?

白朗進入浴室洗白白,出來時只在腰間圍了浴巾,上床鑽進薄被裡,將浴巾扔到了地上。

宋雅欣愕然的看著他,「你不會裡面什麼都沒穿吧?」

白朗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是啊,咱倆又不是一個被窩怕啥,要不你也脫了?」

「滾!」

宋雅欣背對他躺下,忍不住又扭過頭,「我媽懷疑你不行,你不會真那樣吧?」

「行不行問你小姨就知道了。」

「問我小姨做什麼?」

意識到說走嘴的白朗趕緊打岔,「我就那麼一說,你不會是想跟我那個吧?」

「呸,不要臉!」

「你絕對是口是心非,有本事讓我摸著你良心,你在說一遍。」

白朗還真就伸出了手,原以為她會躲,可宋雅欣根本沒聽懂,傻傻的看著自己的大良心被按住。

雖然隔著被子,可還是讓她身子一僵臉色通紅,伸出手擰白朗。

「我不是故意的,誰讓你也不躲一下。」

白朗哀嚎後退,可宋雅欣不依不饒踹了他一腳,結果直接把他踹下了床。

這下可好,宋雅欣趕緊扭頭裝沒看見。

「你再這樣就去其他房間睡。」

許久沒聽到動靜,一睜眼白朗沒了,更是把她氣的夠嗆。

白朗也不容易,每天晚上都在禽獸和禽獸不如中掙扎,躺一張床上又不能碰,早就忍受不了,麻溜的去了客房。

第二天清晨,肖凌嬌又早早的跑來虐白朗,訓練完又是照舊按摩疏通筋骨,她手勁很大,疼的白朗呲牙咧嘴。

「差點忘了個事,郝笑笑搬走了,今天孤兒院舉辦開業典禮。」

「你怎麼不早說!」

白朗趕緊爬起來想要去換衣服,卻雙腿打顫站不穩,肖凌嬌直接給他來了個公主抱。

路過客廳時蘇媚娘正好看到,臉色立刻陰沉。

「你們搞什麼,還有沒有點廉恥心了?」

肖凌嬌直接回懟,「他累的走不動了而已,要不你把他抱上去換衣服?」

「我……」

蘇媚娘哪抱得動,氣的說不出話來,只能跟著上樓,免得倆人偷摸干點什麼。

白朗換好衣服,勉強能走路,一開卧室門看到兩人跟鬥雞一樣大眼瞪小眼。

「你要不是宋雅欣的媽,我非揍扁你。」

「你打我下試試?」

白朗趕緊阻止,肖凌嬌這愣頭青要是真動手麻煩大了,趕緊趴倒她背上。

「背我下樓,趕緊去孤兒院。」

蘇媚娘更是氣急敗壞,「讓女孩背你,你還要臉嗎?」

「你不用把她當女人,當牲口就行了。」

肖凌嬌在他腿上掐了一把,疼的白朗呲牙咧嘴,背著他快速下樓。

來到孤兒院,白朗卻有些怒了。

參加開業典禮的人不少,可孤兒們卻在太陽底下曬著、那些領導們坐在陰涼處,一個戴眼鏡的禿頂還拉著郝笑笑的手不鬆開,一臉猥瑣的說著什麼。

白朗厲喝出聲,「拿開你的臟手!」

禿頂扭頭看來,「這位小同志,你誰啊?」

「我是她老闆,孤兒院的投資人,你又是什麼東西?」

「我不是東西,我是……」

話說一半,禿頂意識到話語錯誤,有些氣急敗壞,「敢對我如此態度,我看你這孤兒院是不想開了。」

「好大的口氣,好醜惡的嘴臉,這是慈善項目,有本事你就關了。」

一個高瘦的男子在旁邊呵斥,「小同志,怎麼說話呢,我們正商談給孤兒院撥款的事情,你這態度極其惡劣,我們可就要考慮一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命少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天命少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93章 禽獸和禽獸不如中掙扎

10.47%
目錄
共88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