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誰才是雜碎

第96章 誰才是雜碎

一個滿臉橫肉的中年人邁步走來,光頭立刻哀嚎,「小海哥,你可為我做主啊,這臭娘們兒打掉我好幾顆牙。」

一邊說話嘴角還在淌血,說的話也有點漏風,根本聽不清楚。

來人一臉陰沉看著看著白朗和肖凌嬌,「你們怎麼進來的?」

白朗掛斷通話剛要回應,這人又怒喝道,「竟然還敢打人,你們今天不賠錢誰都別想走。」

「不關我事,是她打的。」

白朗很沒義氣的一指肖凌嬌,他算看出來了,這丫頭一旦火力全開,在場這些人都不夠她塞牙的。

肖凌嬌一仰俏臉,「是他欠揍,竟然敢騷擾老娘,你們一群大男人連我都打不過,有臉了?」

一幫土方司機羞愧不已,可小海哥不為所動,「我管你什麼原因,打人就得賠錢,耽誤施工的錢得一起賠。」

白朗不爽的說道,「你這就沒道理了,打傷了人我們大不了出醫藥費,耽誤工期可不願我們。」

「那好,你賠醫藥費吧,沒一百萬你們今天走不了。」

白朗氣笑了,「我給你錢,你敢要嗎?」

小海哥嘲諷的笑了,「你敢給我當然敢要。」

白朗掏出手機湊了過去,詢問賬戶后立刻轉賬一百萬。

小海哥得意的笑了,「你滾吧,這個女人留下,必須伺候我這些受傷的兄弟。」

白朗呲牙笑了,「不急!」

扭頭看向肖凌嬌,「愣著幹嘛,好好伺候他們,最好伺候的他們爹媽都認不出來。」

肖凌嬌飛起一腳,重重踹在小海哥的臉上,乾脆利落的將其踹倒在地,腳還踩著他的臉碾了兩下。

光頭竟然從一輛土方車裡抽出砍刀,「砍死她……」

隨著他的大喊,土方車司機們拿著鋼棍或是大扳手衝來。

「都住手……」

又是一聲歇斯底里的大喊,王立橋氣急敗壞從車窗探出腦袋,乘坐的大奔快速停到近前。

小海哥捂臉爬了起來,趕忙到近前開門,「大哥,這倆雜碎來工地搗亂,還動手打人。」

王立橋一腳踹在他肚子上,「你才雜碎,你全家都是雜碎……」

小海哥不敢還手,躺地上又挨了好幾腳,一群土方車司機也傻眼了。

白朗淡淡低語,「橋哥,算了!」

王立橋這才停手,到近前詢問,「老弟,沒事吧?」

「沒大事,就是被你踹的傢伙訛了一百萬,既然是你的人,就當是醫藥費吧。」

王立橋更加惱怒,「這不行,必須讓他加倍吐出來。」

白朗要的就是這句話,晚上還得參加慈善拍賣晚會,不過加倍跟預期的比少點。

光頭一看不妙想溜,白朗卻用手一指他,「這貨騷擾我的妞,你說咋辦?」

你特么真是找死啊!

王立橋見識過肖凌嬌的恐怖,就是她害自己丟了這塊地的擁有權。

他衝過去對著光頭又是一頓踹,「瞎了你的狗眼,白老弟是你能招惹的嗎?」

光頭卻叫喊道,「姓王的,你特么敢打我,我看你是不想開工了。」

「打你怎麼了,帶著你的車隊滾蛋,老子不用了。」

「去尼瑪的!」

光頭竟然揮刀想要反擊,肖凌嬌手疾眼快,一腳把他踹飛了出去。

王立橋徹底怒了,「你特么竟然想砍我!」

光頭捂著肚子,「老子告訴你,這裡的土方除了我沒人給你拉,不信咱們走著瞧。」

有土方司機把他攙扶起來,又惡狠狠說道,「想讓老子拉土方必須加錢。」

又兇狠的看著肖凌嬌,「臭婊子,老子早晚玩死你。」

「嘭!」

肖凌嬌又是一個側踢,直接把他踢飛了出去,重重砸在一輛土方車的輪胎上,一口血噴出來暈了過去。

土方車司機七手八腳將他抬上車,車隊立刻行駛離開。

王立橋憤怒的看著爬起來的弟弟,「王立海,看你乾的好事,找的這是什麼人啊!」

王立海耷拉著腦袋,「大哥,除了他還真沒人敢拉土方,他都壟斷了。」

「放屁,沒有張屠夫,難道還吃帶毛肉嗎?」

王立海被噴的狗血淋頭,低聲詢問,「大哥,這小子誰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天命少主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都市青春 天命少主
上一章下一章

第96章 誰才是雜碎

10.81%
目錄
共889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