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有刺客

第99章:有刺客

「我也不知道你口中所謂的野男人去哪裡了?你要是有時間就慢慢找吧。」秦葉悠大了一個呵欠,似乎有些困意了。

文如意看到她如此不在意,而且上躥下跳就像個跳樑小丑更加生氣了。

「秦葉悠,你別以為你把野男人藏起來,就沒事了,我一定會告訴元修哥哥的,說不定就是上次在船上劫持我那人,那次我可聽的清清楚楚!」文如意威脅道。

「你隨意,不過我憑良心建議一下,你來奕王府這些日子,想必也說了不少我的壞話了,祁元修有幾次聽你的?」秦葉悠故意冷笑一聲。

「綠蘿,我困了,這裡太聒噪了,我去你房間睡吧。」秦葉悠一邊說著一邊轉身走了出去,根本就不搭理文如意。

第二日祁元修回來,文如意故意添油加醋的把昨夜的事情,形容成秦葉悠偷人,被她發現,秦葉悠百般狡辯推脫之事。

祁元修微微抬頭問道:「那個時辰,你是如何發現她房間里有男人的?」

文如意沒有想到她第一個問題居然問這個,一愣之後,囁嚅著說道:「我……我完飯吃多了,出來散散步,然後就遇到的。」

祁元修不動聲色繼續問道:「那你可逮到那個男人?他長什麼樣子?如果沒有逮到,他從哪裡逃跑的?去了什麼方向?」

這些問題,文如意一個都回答不上來,她本以為祁元修聽到自己差點被帶綠帽子之後,肯定會勃然大怒,然後就去找秦葉悠算賬。

她到時候就跟在身後看熱鬧就可以了,沒有想到祁元修竟然問的這樣細緻。

見文如意根本就回答不上來,祁元修的臉色更加難看了。

「如意,我勸你消停一會兒,葉悠是我的王妃,不管她做什麼事,我都會維護她。」祁元修冷著臉說道,文如意一愣,臉色變白。

「還有我向來不喜歡挑撥離間之人,你當著我的面,說我王妃的壞話,你覺得我會相信你嗎?」

「一個男人如果保護不了自己懷中的女人,就不算個男人,清涼宮的事情我沒有追究,希望你好自為之,不要再做傻事!」

祁元修從來沒有一口氣跟她說這麼多話,文如意卻越聽臉色越蒼白,聽到最後,她幾乎要崩潰,眼眶一紅,就哭著跑了出去。

綠蘿在秦葉悠的旁邊說的繪聲繪色,我聽小順子說:「那文姑娘跑出來的時候,太過傷心,還差點摔了一跤,王爺連動都未動一下,嘖嘖嘖,看她以後還得意不?」

秦葉悠卻沒有笑,祁元修的絕情她是見識過的,誰愛上這樣的他都會受傷吧,誰說只有女人像帶刺的花,男人也一樣,看著吸引人,一靠近尖利的刺就會把你傷的血肉模糊。

幸好,她已經要離開了,以後與他有關管的是是非非都跟她無關了。

第二日清晨,祁元修居然直接來到梧桐苑,秦葉悠正在收拾東西,心裡一驚,想著難道是他發現什麼了?

祁元修進門之後,直接說道:「有件事忘記跟你說了,三天之後醫藥大會在天雲山舉行,到時候你跟我一起去看看吧。」

「醫藥大會?」秦葉悠問道,她怎麼沒有聽說過。

「哦,這個你之前可能不知道,每年醫藥盟都會舉辦一次醫藥大會,會有有珍貴藥材的拍賣,還有正規藥材的採購,好像還有醫術界高手過招之類的。」

聽到這裡,秦葉悠的眼睛已經放光了,她太想去參加這個大會了,以她從醫多年的判斷,這樣的大會定然有很乾貨的,說什麼都不能錯過。

可是她瞥了一眼放在床腳的包袱,有些遲疑,要在此延遲離開的日子嗎?

「王爺,這個醫藥大會是什麼人能參加的?平民可以參加嗎啊?」她問道。

祁元修笑了一下:「那怎麼可能,醫藥大會,只有每個國家的皇室可以派三人參加,還有就是醫學界的頂尖高手才有資格參加。」

秦葉悠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只能狠狠心,一咬牙決定了,晚點走就晚點走吧,這樣的機會不可多得。

三天之後醫藥大大會,天雲山路途遙遠,第二日他們就出門了,隨性的還有張太醫,很明顯這就是個採購小組。

一路行至天雲山,在大會開始之前,居然還無法進入醫藥盟,只能在山上落腳。

天雲山山勢陡峭,但是山上的植被茂盛,尤其是一些深林之中,還有不少好藥材。

很多醫者寧願放棄山下的客棧,也要在山上安營紮寨。

帳篷很快搭好,祁元修和秦葉悠共住一個帳篷,張太子自己住一個小帳篷,追風跟其他侍衛一起住另外一個搭帳篷,晚上有侍衛在帳篷附近巡邏。

安頓下來之後,祁元修就有事出去了,秦葉悠獨自守著帳篷,猛然換了地方,夜裡睡不著,她走出帳篷。

抬頭一看漫天燦爛星河,他們住在山頂,彷彿抬手就要碰到那些星星一樣。

秦葉悠玩心大起,真的伸出手,似乎想要觸碰那些星辰。

「奕王妃,好雅緻啊,這麼晚了還在這裡賞月。」身體突然有人說話。

秦葉悠一聽到這個聲音,內心條件反射一樣的湧上一股厭惡,來人正是如蒼蠅一般煩人的拓跋宏。

「拓跋宏,你竟然還有膽子敢出現在這裡,上次你綁架我,就不怕祁元修找死算賬嗎?」秦葉悠冷冷的瞥著他,感覺剛才的好心意點一點都沒有了。

「我還要找他算賬呢!」拓跋宏突然十分氣憤。

「上一次,明明樊毅恬主謀的,可是祁元修竟然拿我出氣,直接滅了我一個營的兵力,哼,不過我也沒讓他討著便宜,他心口的傷口,正是我一刀所致!」拓跋宏有些得意的說道。

秦葉悠這才想起,上一次追風來找她,祁元修寧願忍著劇痛,也要讓她去醫治之事。

當時她只顧著生氣,沒有細細想一想這背後之事,原來真的都是為了她,他在體內元氣還沒有恢復的時候,就去為她報仇,帶著重傷回來,卻一句話都沒有告訴她。

「這裡是大魏的營地所在,請你離開!不要髒了我們的營地!」秦葉悠毫不客氣的說道。

「你這個女人,說話怎麼如此難聽,你敢再說一句試試?」拓跋宏冷著臉,目露凶光,朝著秦葉悠靠近。

「我倒要看看你這個女人還有什麼本事,本太子現在就把你抓回去!」拓跋宏露出淫笑,面容都扭曲了。

「拓跋太子,那就要看看,你有沒有這個命,從我們大魏營地走出去了。」

追風一邊說著,一邊執劍走到秦葉悠的跟前。

「你想做什麼?我可告訴你,這可是醫藥盟所在地,不是你們大魏!」拓跋宏見到追風,沒有敢輕舉妄動,只能口頭威脅。

拓跋宏帶來的人也逐漸上前,跟這邊的侍衛對峙上,氣氛一時之間十分緊張,眼看就要起衝突。

秦葉悠關注這邊的局勢,沒有注意到身後有人在悄悄靠近,等她感覺到有一股冰冷的殺意,猛然回頭,一眼看到身後一個身著白衣,帶著面紗的女子,正手拿匕首,朝她疾馳而來。

秦葉悠大吃一驚,迅速往旁邊閃身,避過了這致命的一擊,只是她終究不是習武之刃,躲避的稍微慢了一步,她的肩膀瞬間就被匕首劃出一刀血口子,鮮血猛然湧出來。

追風機警,立即喊道:「王妃,小心,有刺客!」

重侍衛趕緊回身,重重將秦葉悠保護住了,那個刺客十分不甘的狠狠瞪了秦葉悠一眼,迅速往上跑去。

秦葉悠感覺到這個眼神好像有些熟悉,追風立即就要帶人去追,秦葉悠突然喊住了他:「追風,別追了,那些都是小兵,主謀還在這裡呢。」

秦葉悠一指站在旁邊看熱鬧的拓跋宏。

追風隨即明白過來,劍尖直指拓跋宏:「拓跋太子,你縱容手下,傷了我們王妃,我們大魏絕對不能原諒!」

他手下的侍衛看著自己的國家的王妃被人這樣當眾傷了,頓時都覺得臉上掛不住了,對看拓跋宏的眼神,就是恨不能立即一刀宰了他。

拓跋宏氣的暴跳:「如果真的是我派出刺客,我何必自己出現!這筆賬,本太子不認。」

「如果你不把我的帳篷周圍的侍衛都轉移開來,那個刺客怎麼會有機會對我下手!」秦葉悠一句話就堵住了拓跋宏的口。

「你……秦葉悠,這不會是你的苦肉計吧,你故意陷害本太子。」拓跋宏倒打一耙。

「呵,拓跋宏你想要抵賴,也要找個上得了檯面的理由,我在自己的營地散步,你突然冒出來,我如何準備苦肉計?」秦葉悠冷笑一聲。

拓跋宏被堵的說不出話來,索性耍賴:「這件事就是與本太子無關,有本事你們就拿出證據來,我在營地等著你們!」

說完就氣呼呼的帶著侍衛離開了,追風又要去追,秦葉悠攔住了他,輕輕搖了搖頭,低聲說道:「那刺客跟他不是一夥的,我不過是氣氣他,萬不可中調虎離山之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99章:有刺客

18.1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