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章:原來是她

第100章:原來是她

追風一怔,沒有先到秦葉悠這樣機警,如果那人確實跟拓跋宏不是一夥的,他帶著侍衛去阻攔拓跋宏,受傷的秦葉悠再一次落單,豈不更加危險。

追風聽從秦葉悠的話,加強守衛,秦葉悠回到帳篷,這才開始包紮傷口。

剛才只顧著跟拓跋宏對峙,都沒有感覺到疼,現在脫下衣服,這才感覺到肩膀上的劇痛。

她忍著痛從空間里取出止血消炎的藥粉,緩緩的灑在傷口上,拿出繃帶,左右比量一下,正在想著如何包紮呢。

帳篷門帘突然被掀開,祁元修陰沉著臉色走了進來,邊走邊問:「怎麼回事?我在山下就聽說拓跋宏那小子又來找事?」

說到這裡,他突然停了下來,眼神異樣的看著秦葉悠。

秦葉悠沒有想到他會突然回來,為了方便包紮,上衣都脫了,只穿著一個藕粉色的肚兜。

反應過來之後,她的臉騰的一下紅透了,手裡拿著繃帶不知所措,著急說道:「你給我出去!」

祁元修輕笑一聲,十分自然的走上前:「這是我的住的帳篷,你要我去哪裡?」

走到她身邊,更加自然的把繃帶從她的手中拿過來,開始為她包紮,十分平靜的說道:「而且,你讓我走了,準備讓誰來給你包紮?張太醫?」

秦葉悠怎麼會聽不出他話裡面的戲謔,她怎麼可能讓張太醫為她包紮,整個營地能為她包紮之人,也就祁元修了。

不知道是不是用力藥物,還是祁元修的動作輕柔,她居然都沒有怎麼感覺到疼痛,只是羞的抬不起頭,所以她也沒有看到祁元修緊皺的眉頭。

她的肌膚雪白細膩,這一出刀傷道口細且長,一看就是被十分鋒利的刀刃所傷。

終於包紮好了之後,幫她穿好衣服,祁元修這才開口問道:「是拓跋宏乾的?」

秦葉悠搖了搖頭:「雖然我把這罪名按在他身上,可是我看的出來,那個刺客跟他不是一路的,我被刺的時候,拓跋宏也有些驚訝,而且那刺客自始至終沒有看拓跋宏一眼,應該是有人趁機作亂。」

「刺客有什麼特徵?」祁元修追問。

「她帶著面紗,什麼都看不出來,看身影是個年輕的女子。」

秦葉悠回想一下,然後說道:「那雙眼睛有些熟悉,有些像文如意,要不是因為我知道文如意沒有來,我真以為是她來刺殺呢。」

祁元修聽到這裡卻突然不說話了,若有所思的模樣。

秦葉悠看了他一眼,眼神有些冰冷的說道:「你放心,你的如意妹妹天真善良,不會是她的,我就是隨口說一下。」

說完之後她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這語氣太酸了。

祁元修微微一笑,然後起身:「你好好休息,今夜我會讓追風守在門口。」

「你還要出去?」秦葉悠見他起身,有些驚訝的問道。

祁元修點了點頭:「對,去確認一件事。」說完轉身就走了。

第二日清晨,秦葉悠還在睡著,就聽到帳篷外面傳來嘈雜之聲,她迷迷糊糊的起床,往外一看,外面站著一群人,祁元修,追風,竟然還有拓跋宏。

她剛剛走出帳篷,就聽到祁元修說道:「副盟主,醫藥門的規矩,在醫藥大會前後,在雲門山鬧事的,將沒有資格參加醫藥大會,這可是事實?」

被稱為副盟主的中年男人點了點頭說道:「確有此事。」

「拓跋宏深夜潛到我們營地,刺傷我王妃,按照規定,應該取消北燕參加醫藥大會的資格,還請副盟主主持公道。」祁元修氣勢逼人。

副盟主有些為難,讓這些皇室來參加,就是為了冒出高價,每年醫藥盟的最大收入就是來自每年醫藥大會上各國皇室的採購,北燕是採購大國,如果取消北燕的資格,他們醫藥盟也會損失很多。

「祁元修,你這是誣陷,我根本不知道那刺客是怎麼回事?」拓跋宏叫囂。

北燕身為游牧民族,野蠻不開化,內外戰爭不斷,每年都需要打量藥材,醫藥盟的藥材貨真價實,而且有各種名貴藥材,是北燕皇室購買藥材的主要渠道,他無論如何都不能被取消資格。

副門主想要從中調節,祁元修寸步不讓,拓跋宏情緒激烈,就在這時候,人群后突然有個清脆的聲音說道:「葉副盟主,你什麼時候變的這樣婆婆媽媽了,北燕皇子在醫藥大會前鬧事,按照規定直接取消資格,有什麼猶豫的!」

眾人回頭,只見一個妙齡少女緩緩走來,一身白衣十分飄逸。

秦葉悠直接瞪大了眼睛,來人居然是文如意,她立即可以斷定,昨晚刺傷她的人就是文如意。

她看了一眼祁元修,想起昨晚他的反應,想必那時候他就已經知道刺客是文如意了吧,他居然什麼都沒說。

秦葉悠冷笑一聲,轉身就回了帳篷,對外面的是是非非都一點都不關心。

最後聽說,北燕真的被取消了參加醫藥大會的資格,只是這些人都是被副盟主請到醫藥盟去商議,具體是真是假誰也說不清楚。

祁元修又是一夜未回,他和文如意一起回的醫藥盟,難道這兩夜他都跟她在一起?

想到這裡她有些辛酸,不過秦葉悠很快就遏制這種自怨自艾的情緒,低聲對自己說道:「秦葉悠,反正你都要離開了,他的身邊是誰,他對誰好,跟你又有什麼關係呢?」

一夜無眠,第二日終於到了醫藥大會開始的日子,追風一早來到帳篷,遞給秦葉悠一塊令牌,這是進入醫藥盟的通行令牌。

「王妃,您準備好了之後,屬下就陪您一起進醫藥盟。」追風這兩天一直守在秦葉悠的門口。

「王爺呢?」秦葉悠終究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句。

追風一愣,猶豫了一下說道:「王爺已經在醫藥盟了。」

果然,既然文如意有那麼大本事可以直接廢除一國的參會資格,帶著祁元修進醫藥盟那還不是最簡單的事情。

秦葉悠和追風一起進入會場的時候,並沒有見到祁元修,會場前方有一座高台,兩側拍著桌椅,上面不知茶水點心,估計是為貴賓預留。

高台前方就是一層層的台階,上面布置簡單的桌椅,應該是為普通參會人員布置。

就在這時候,秦葉悠看到副盟主上台,做了一個簡單的講話,大意就是盟主有事,這一屆的醫藥大會將由他主持,然後邀請各國貴賓上台。

追風在秦葉悠身後說道:「王妃,您的位置就在王爺身邊,我這就帶您過去吧。」

秦葉悠點了點頭,這時候各國貴賓正在上台,台下也已經快要坐滿了。

可是他們剛剛走到台前,就看到十分尷尬的一幕。

文如意一直在跟祁元修說話,祁元修似乎聽的十分認真,不住點頭,一直來到座位前坐下都沒有抬頭,文如意順勢坐在他旁邊的座位上,繼續跟他說著什麼,祁元修一邊聽一邊點頭。

秦葉悠看了一眼一臉為難的追風,低聲說道:「王爺旁邊那個位置既然被文如意坐了,我就在台下找個位子隨便坐吧,不要緊的,你去伺候王爺吧。」

說著她真的就在台下的角落裡找個位置坐了下來,追風鬆了一口氣,然後有些不滿的看了一眼台上的文如意。

所有人員坐定之後,秦葉悠驚訝的發現,拓跋宏居然也在!他不是被取消資格了嗎?

震驚意外之下,秦葉悠居然把心裡的疑問直接說了出來。

「沒有什麼好意思的,昨夜拓跋宏把自己的妹妹送到副盟主的房間里,換來他今天的參會權。」有人在她旁邊落座,隨意的說道。

「樊毅恬,你怎麼陰魂不散的,你為何也要來醫藥大會?」秦葉悠轉頭看著旁邊樊毅恬沒好氣的說道。

「你這沒良心的,我看你落單,一個人孤單寂寞的,我過來陪陪你,你竟然還這樣說!」樊毅恬十分不滿的說道。

「用不著!」秦葉悠毫不客氣的堵回去。

樊毅恬十分受傷,嘆息說道:「總有一天,你會知道,你現在有多麼暴殄天物。」

秦葉悠聽到他不倫不類的比喻,差點笑出聲來,倒是緩解了剛才的鬱悶。

醫藥大會第一項就是拍賣各種名貴藥材,秦葉悠沒有什麼想要的,就是來長長見識,可是她聽到護心丹的時候,猛然直起來身子。

她聽到那人介紹這護心丹,不僅能在危機時刻護住心脈,平時服用對於內力真氣和元氣的增長,都大有益處。

當初祁元修為了救她,幾乎把所有真氣度給她,這是她欠他的人情,如果能在臨走之前把人情還清了,她會走的更加安心。

於是她開始競拍這個護心丹,她來之前也讓婉兒給她準備了一些銀票。

沒有想到這護心丹竟然十分搶手,不準有人加價,加到十萬兩的時候,秦葉悠已經有些承受不了,但是一想到可以還清祁元修的人情,她決定豁出去了,她加到十一萬兩。

「二十萬兩!」樊毅恬喊道,全場頓時寂靜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0章:原來是她

18.3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