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略施小計

第101章:略施小計

護心丹雖然難求,但是並不是十分珍貴的藥材,十萬兩就已經是高價,這個價格別說在醫藥盟,就是在外面也足可以買到。

樊毅恬竟然出價二十萬兩,在別人看來這簡直就是暈頭了,當然沒有人再跟他競價了。

醫藥盟的小徒弟把裝著護心丹的小盒子交給了樊毅恬,他卻轉手就交給了旁邊的秦葉悠:「喏,這個給你……」

秦葉悠卻不肯接:「我不要,你買的東西,自己留著吧。」

「算我賠罪好不好?」他的聲音有些低,她故意裝作聽不見,也不去接他手中的黑盒子。

樊毅恬有嘆了一口氣說道:「我知道你心裡對我有氣,不願意要我用錢買的東西,可是悠悠,軍隊有國界,貿易是沒有國界的。」

秦葉悠轉頭,十分不屑的說道:「你可以和任何人做生意,但是不能和他做生意,你知道有多少大魏兵將死在他的手中!你怎麼能跟他勾結。」

「在我眼裡,不管是跟誰交易,都只是利益關係,你或許看不起我,但是我可以跟你說我對的氣自己的良心。」樊毅恬有些受傷的說道。

「悠悠,不管我對別人怎麼樣,我對你是真心的,你想想,我可曾有害過你?就算是你不接受我,只是作為朋友還不行嗎?」這口吻,悲傷中還帶著一點撒嬌。

秦葉悠無奈,感覺到如果不接受,他可能會繼續嘮叨,後面的拍賣越來越精彩,他也不想錯過。

「好啦,你閉嘴,我都聽不清後面的拍賣了。」秦葉悠賭氣一樣狠狠的把小盒子拿了過來。

樊毅恬微微一笑,不再說什麼,就知道她是嘴硬心軟的。

秦葉悠突然感覺到似乎有兩道冰冷的眼光注視著他,她順著感覺找過去,發現正是看台上的祁元修。

他面色冷凝,眼神冰冷,有些不滿的看著她。

他有什麼好不滿的?秦葉悠一個眼神回瞪過去,絲毫不畏懼。

台上的拓跋宏心思根本就沒有在藥材上,轉著眼珠子滿場亂看,看到這一幕,嘴角一翹,笑著說道:「我剛才還奇怪呢,奕王妃為什麼坐在台下,原來是有護花使者在呢。」

祁元修一個眼風掃過去:「拓跋宏,如果你再被趕出去會場,你還有第二個妹妹犧牲嗎?」

他的聲音不高不低,正好可以讓台上的人聽清楚,他們也正在疑惑,昨天明明聽說北燕被取消參賽資格了,為什麼今天又可以了?

聽了祁元修的話,頓時恍然大悟人,原來是犧牲了自己的妹妹,眾人都鄙夷的看著拓跋宏。

拓跋宏的臉色頓時漲紅如豬肝色,坐在他旁邊的公主拓跋雪兒,更是頭都不敢抬起來。

文如意笑意盈盈的說道:「元修哥哥,奕王妃和樊毅恬是老相識了,上次被他綁架,這次竟然還能在一起說笑,看來確實情誼深厚呢。」

這時候台上正在拍賣的一款清理腸胃的藥粉,說是女人食之還可以美容養顏。

樊毅恬轉頭說道:「悠悠,我感覺這個藥粉很適合你呢,要不要我再拍下來給你吧。」

秦葉悠怒氣沖沖轉頭問道:「你什麼意思?你是說我丑,還是說我胖?你才需要這個藥粉,你們全家都需要這個藥粉!」

樊毅恬看著她激動小臉,笑的露出了牙齒,十分自戀的說道:「我這身材和樣貌,自然是不需要呢,悠悠,你不要激動,你的美貌自然是不需要的,可是你確實要比一般姑娘多些肉嘛。」

竟然敢說她胖!秦葉悠簡直想要一拳捶死他,不過她也有些心虛。

這段時間,葛媽媽對做甜點的興趣突然增厚,做的十分好吃,秦葉悠無法抗拒美食的誘惑,確實增量二兩肉。

她伸手一指,對樊毅恬厚道:「你給我坐到對面去,不然我真相捶死你。」

樊毅恬笑著把她的手指頭推開,不但不離開,反而更加靠近她,嬉皮笑臉的說道:「讓你捶!只要你不再生我的氣,捶死我也願意。」

秦葉悠一陣惡寒,被樊毅恬噁心的差點要吐出來。

就在這時候,突然感覺到眼前黑影一閃,一抬頭就看到祁元修陰沉著臉色站在她的身旁,眼神冰冷。

「跟我來!」他直接說道,命令的口吻。

「去哪裡?你的身邊可沒有我的位置,我在這裡挺好的,王爺請回吧。」秦葉悠風淡雲輕的說道。

樊毅恬笑看著這一幕,沒有出聲,祁元修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秦葉悠和祁元修對峙片刻,眼神固執,堅決不肯低頭。

祁元修一彎腰竟然直接就把她給抱起來,縱身一躍,直接飛向看台上,眾人嘩然,就連台上正在進行的拍賣都暫時停了下來。

文如意看到祁元修抱著秦葉悠飛躍整個會場,猶如展示一般,她可以肯定,秦葉悠對她得意一笑。

她氣的一拍桌子,直接站起身來,這時候祁元修已經抱著秦葉悠走了過來。

「元修哥哥……」文如意剛剛委屈的喊了一聲,祁元修置若罔聞,竟然直接把秦葉悠放在文如意剛在坐著的位置上。

「如意,這是我的王妃的位置,你的位子在那邊。」他冷著臉隨手一指,指著副盟主旁邊的位置。

眾人全都裝作無意的隨意聊天,其實眼神都飄向這邊,八卦之心熊熊燃燒。

文如意狠狠的看著祁元修,惱怒的眼淚都在眼眶裡打轉了,祁元修不為所動,秦葉悠已經坐穩,而且還悠閑的從桌上抓了一把瓜子,嗑了起來。

文如意終於恨恨轉身,去副盟主身邊坐下來,然後死死的盯著秦葉悠,恨不能用眼神把她凌遲了。

秦葉悠竟然還能對著她微微一笑,瓜子嗑瓜子更加開心。

樊毅恬在台下看到這一幕,忍俊不禁,這才是他喜歡的秦葉悠,不過自己剛才是不是被當成棋子了?

第一天的拍賣成功結束,眾人都在醫藥盟中落腳了,第二日就是採購大會,在醫藥盟後山上進行,各種藥材應有盡有。

張太醫晚上來帳篷里跟祁元修核對藥材採購名單,針對醫藥盟今天貼出的出售名單,略作調整。

秦葉悠現在無事在旁邊昏昏欲睡,這時候突然有個小廝進來說道:「王爺,文姑娘好像喝醉了,一直鬧騰呢,副盟主請您過去一趟。」

「堂堂醫藥盟,難道連一碗醒酒湯都沒有?本王沒有空!」祁元修頭也不抬的說道。

秦葉悠心想,文如意今夜又要無眠了,祁元修絕情的時候是真絕情啊。

她看了一眼自己的肩膀,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沒有什麼值得同情的。

第二天採購大會,關係到真箇皇室,各國都不敢怠慢,祁元修帶著張太醫,身後跟著幾個侍衛,對照採購單一一確認購買,買好的就立即著人送下山。

秦葉悠倒是沒事,獨自一人,慢慢轉悠著。

突然在人群中她看到一個熟悉的背影,雖然沒有看到正面,她已經認出來,此人正是藥王谷的谷主東方昱。

「東方昱!」她走到他身後喊了一聲,前方那人回頭,竟然還帶著半個面具。

「秦葉悠,你竟然能認出我?」果然是東方昱的聲音。

「我從來沒見有一個人能講風流倜儻和悠閑懶散結合的如此天衣無縫,所以看背影就能看的出來。」秦葉悠笑著說道。

東方昱也一笑,看了看她空空如也的雙手:「怎麼你到現在什麼都沒買?」

「我本就是來熱鬧的,沒有什麼特別想買的,其實更想參加明天的討論會,感覺有點華山論劍的氣勢呢。」秦葉悠一臉嚮往。

東方昱有些驚訝:「很少見女人對醫術這麼感興趣的,看來外人傳你醫術精湛,名不虛傳。」

秦葉悠有些不好意思,上一次太子中的毒,她怎麼都看不出,東方昱卻一看就知道是什麼毒,這人的醫術才是高不可測。

「在東方谷主的跟前,誰敢說自己的醫術高,明天的研討會你也會去參加吧?」秦葉悠問道。

「回去,明天你去的話,不要去那些太醫們扎堆的地方,那些人官架子大,大話套話太多,沒大有什麼實質性的東西聽。」東方昱似乎對這些很熟悉。

「那要去參加哪些?」秦葉悠十分感興趣的問道。

「你去參加民間大夫的研討,尤其是薛神醫帶頭的研討,絕對都是乾貨,周郎中的各種偏方也十分有趣。」東方昱說道。

秦葉悠好像發現寶藏一樣,十分興奮的說道:「我明天就跟你這一塊不就得了,我又不認識什麼薛神醫,周郎中。」

東方昱突然高深莫測的一笑:「在醫藥盟,你最好不要說認識我。」

秦葉悠十分疑惑:「這是為何?」

東方昱卻不再說什麼,一轉身就消失在人海,背對著她擺擺手,算是告別了。

真是個怪人,秦葉悠看著他消失的方向嘀咕了一句。

然後轉頭打算繼續逛,一轉頭突然發現她身後站了一個女子,她正狠狠的瞪著秦葉悠,帶著恨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1章:略施小計

18.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