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2章:藥王谷的人

第102章:藥王谷的人

秦葉悠仔細回想了一下,她確實不認識這個姑娘,怎麼這姑娘看她跟看仇人一樣,難道是看錯了?

她轉頭往後看了一眼,想要看看是不是她身後還有別人,可是身後人人都在忙碌,沒有朝這邊看的。

在回過頭的時候,發現那個姑娘也不見了。

秦葉悠心想這醫藥盟怎麼處處都那麼怪異,不管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吧。

她繼續優哉游哉的逛著採購大會,一天下來也買了不少藥材。

晚上的時候他聽說拓跋宏好像沒有買到什麼好藥材,只要是他想買的,總是有人比他快一步,不然就是出高價的,他一天下來,採購名單的上一半的藥材都沒有買到,不知道回國之後得怎麼交代。

他隱約知道這背後之人是誰了,可是只能恨得牙根痒痒,卻沒有別的辦法。

第三日討論大會開始之前,眾人有在會場集合,副盟主大約說了一下,今天研討的幾個話題,分別在什麼地方舉行。

秦葉悠正在仔細的聽着,心裏想着東方昱昨天的告誡,打算待會就去尋找那薛神醫和周郎中。

這時候突然一個女子上台,跟副盟主說了兩句話,副盟主臉色一變,高聲問道:「你說的可是真的?」

那女子點了點頭,副盟主突然高聲說道:「諸位,有藥王谷的人混了進來。」

眾人嘩然,面色緊張,秦葉悠疑惑的問道:「為什麼藥王谷的人來,他們會緊張?」

「藥王谷是被醫藥盟排斥在江湖之外的門派,十年前,聞家山莊,一百多口人,被人一夜之間滅門,據說就是藥王谷的人下毒,江湖上眾多門派聯合,殺到藥王谷,一場血戰,雙方損失慘重,從此藥王谷就成了眾矢之的。」

祁元修給她解釋道。

秦葉悠緩緩點了點頭,原來還有這樣的恩怨。

「碧兒,你可知道,哪個是藥王谷的人?是否就在會場?」副盟主問道。

秦葉悠這時候一抬手,正好看到那個女子看過來,竟然就是昨天在採購大會上瞪着她的那個女子。

她心裏突然有些不好的預感,果然見碧兒指着她說道:「師父,奕王妃真是藥王谷之人!」

她此言一處,眾人都往這邊看來,秦葉悠怔住了,她什麼時候成了藥王谷之人?

祁元修不動聲色把微微往前一步,把她擋在自己身後,不悅的說道:「這位姑娘,說話得有證據,你平白誣衊我的王妃,可想到了後果?」

碧兒一仰頭說道:「我自然有證據,我昨日親眼見到她在採購大會上跟藥王穀穀主說笑,在這裏人人都對藥王谷之人避之不及,你們卻能說笑,你還說你不是藥王谷之人?」

眾人大驚,就連祁元修也轉頭看着她說道:「你昨日見過東方昱?」

「見過有怎樣?」秦葉悠直接說道,「所有見過東方昱,跟他說過話的人就都是藥王谷的人嗎?這樣說來,那藥王谷可是江湖上最大的門派了吧?」

她語帶諷刺的說道。

這樣就認定她是藥王谷之人,好像有些牽強,副盟主轉頭看了碧兒一眼。

碧兒似是早有準備,高聲說道:「據說奕王妃醫術精湛,擅長解毒,也擅長解毒,可是你從未說過師承何人?一個尚書府小姐自學成才,這樣的謊話怕是沒人回信!」

秦葉悠看着碧兒,這個女人不簡單,知道的這麼清楚,背後定然還有別人指使。

她想到了之前被搓了面子的文如意,拍賣大會之後,她就不見了蹤影,但是秦葉悠可不相信,文如意從此就老實了。

見她不回答,眾人看向她的眼神越來越懷疑,她沒有辦法跟人解釋,如果真的實話實說,她恐怕會直接被抓走,也沒有人會相信她。

她下意識的轉頭求救似的看着祁元修。

「你就直接告訴他們你從哪裏學的醫術,謠言自然不攻自破。」祁元修淡淡的說道。

秦葉悠猛然睜大眼睛,他竟然這樣說?她的醫術來源如果真的可以直接說,她怎麼會被逼到這個地步?

祁元修不但不護着她,竟然還跟眾人一起逼迫她!秦葉悠瞬間心寒,她眼神猛然冰冷。

「作為醫生,我們的天職就是治病救人,至於我的醫術從哪裏來,跟這有什麼關係!而且不管藥王谷是不是名門正派,只要他們會治病救人,在我看來就是正義!」

碧兒聽完之後喊道:「你們聽,她還維護藥王谷,自己的事情也說不清楚,定然是心虛,藥王谷之人潛伏進醫藥大會,不知道有什麼目的,我們定然不能放過!」

醫藥盟的人步步逼近,眼看就要把秦葉悠抓走。

人群后突然一聲吼,然後就見一個人飛身而起,直奔人群中央,動作非常快,在秦葉悠還沒有反應過來之前,直接抱起她,一躍跳到旁邊的高台上。

「你們這些所謂的名門正派,就這樣聚眾欺負一個弱女子,真是讓人不齒!」東方昱高聲嘲諷道。

祁元修一個縱身直接飛上台去,冷冷的對東方昱說道:「放開她!」

「一個大男人,竟然連自己身邊的女人都保護不了,祁元修,從今天開始,我徹底鄙視你!」東方昱毫不客氣的說道。

秦葉悠站在東方昱的身後,也冷冷的注視祁元修,眼中都是責備和不滿。

祁元修有些懊悔,他從來沒有想過不保護她,只是因為他也好奇秦葉悠的醫術到底從哪裏學的,所以才想趁機逼她說不來。

就算她不說,祁元修也不會讓你醫藥盟的人把她怎麼樣,可誰想到半路殺出個東方昱,打亂了他的計劃。

一看秦葉悠的怒容,他就在知道,這個敏感的小女人,肯定對他更加不滿了。

祁元修瞪着東方昱,冷冷說道:「本王和王妃之間的事情,用不着你來插手,你讓開!」

「哼,現在跟我有本事了,剛才怎麼不見你護著自己的老婆,膽小鬼!」東方昱一點都不怕他。

他故意說道:「秦葉悠,本谷主看上你了,要求你加入我們醫藥谷,做谷主夫人,你可願意?」

祁元修怒視着東方昱從牙齒縫裏蹦出冷冷的兩個字:「找死!」

對着東方昱而去,兩人瞬間打成一團,高手之間的對決,就是穩准狠,眾人看的嘆為觀止,都跑去看熱鬧了。

碧兒喊道:「喂,你們去哪裏?這個藥王谷的姦細你們不管了嗎?」

她指著秦葉悠喊道,眾人根本就不理她,直接跑去看熱鬧。

秦葉悠在旁邊的桌上坐下來,冷哼一聲說道:「姑娘,你難道看不出來,現在無人相信你了。」

碧兒冷冷的等着她,秦葉悠不以為意,繼續說道:「如果我是你,我就不會這樣不識趣,昨天你看到我和東方昱說話,其實是嫉妒吧。」

碧兒的一張俏臉,猛然漲紅了,怒目而視說道:「你胡說八道。」

「都是女人,你又何必否認,你的眼神我看的很清楚,一個醫藥盟的女子卻喜歡上了藥王谷的谷主,你說外人要是知道了,該怎麼說你?你們盟主又會怎麼處置你?」秦葉悠看着她淡淡的說道。

碧兒的臉一會兒紅一會兒白,死死的盯着秦葉悠,恨不能上前直接殺了她,可是一瞅站在秦葉悠身後的追風,都是習武之人,她感覺到出來,這個侍衛身手了得,自己不是對手。

只能憤恨不已的瞪了她一眼,轉身欲走。

秦葉悠在她的身後喊道:「碧兒姑娘,你要是為了自己的愛情,也就罷了,只是你恐怕是被人利用,那人不顧你被發現的危險,讓你出頭,你也要想清楚了,不要被人當槍使了。」

碧兒一頓,停駐了好一會兒,終於還是什麼都沒有說,朝着祁元修和東方昱消失的方向追去。

經過這一鬧騰,醫藥研討會也暫時擱置,秦葉悠悠閑的坐在涼亭下喝茶賞景,盤算著待會回來的會是祁元修還是東方昱呢。

上次在藥王谷,東方昱就不是祁元修的對手,這一次估計也難勝他。

夕陽西下,終於有個人影緩緩的朝着這邊走來,遠遠的看不清,秦葉悠微微眯一下眼睛,終於看清楚,是祁元修。

他一隻胳膊耷拉着,好像是斷了,另外一隻手扶著這個胳膊,獻血滴了一路。

追風一驚趕緊上前想要扶助他,被祁元修推開了,他不願意在秦葉悠跟前示弱。

秦葉悠緩緩起身,對着他說道:「怎麼被打的這樣慘?」

「哼,東方昱比我好不了多少,你以後給我離他遠點!」都這樣了,祁元修還在逞強。

秦葉悠終究不忍再斥責他,看到他獻血直流的胳膊,她一邊忍不住心疼,一邊罵自己沒出息,最後還是扶着他回去為他包紮。

晚飯的時候,追風來帶新的消息:「東方昱被醫藥盟的人抓住了。」

「什麼?」秦葉悠猛然一驚,站了起來,不敢置信的問道:「他怎麼會被抓住?」

他的身手那麼好。

祁元修淡定的吃着飯,連眼皮都沒有抬,輕哼了一聲:「這有什麼好奇怪的,他被我重傷,自然很容易被逮住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2章:藥王谷的人

18.68%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