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死裡逃生

第103章:死裡逃生

「祁元修,上一次東方昱也算是幫助過我們,難道你要眼睜睜看著他被醫藥盟的人害了嗎?」秦葉悠有些著急,她感覺東方昱不是壞人。

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東方昱幫助她幾次,她總不能見死不救。

「他自作自受,誰讓他沒事找事!」祁元修根本就不以為意。

秦葉悠生氣,他怎麼這樣心狠,不過她也了解祁元修的脾氣,他可不是什麼忍氣吞聲之輩。

為他包紮安頓之後,已經是深夜了,照顧著他睡下之後。

秦葉悠收拾了一下東西,然後就悄然出門,她要去救東方昱。

白天的時候,醫藥盟的人集體排斥她,那種成為眾矢之的的感覺,她太了解,醫藥盟對東方昱肯定不會客氣的。

白天東方昱救了她,現在無論如何她也不能見死不救。

夜風清涼,山路陡峭,她慢慢探尋,白天的時候,只聽追風說東方昱被關在後山,可是並沒有說具體的位置,她又不敢貿然詢問,只能慢慢找。

經過一處山路的時候,正好看到踩到一塊活動的石頭,一個不穩,慘叫一聲,從摔倒在小路旁邊的山坡上,還沒爬起來呢,就感覺山勢陡峭,直接滾落下去。

這可可好了,自己本想來救人的,這下不但救不了人,反而把自己搭進去,就算是救不了他,她也儘力了。

出去救生的本能,她一邊往下涯下滾落,一邊胡亂抓著旁邊的樹枝雜草。

終於被她抓住一根樹藤,心裡一喜,不顧全身的疼痛,死死的抓住,這樣至少不會掉下山崖,摔個粉身碎骨了。

秦葉悠剛剛穩定住了自己,剛剛想要往上攀爬,突然就感覺藤蔓自己往上縮。

她一驚,難道是有人發現了她,來救她了?秦葉悠抬頭一看,上面並沒有什麼人,可是藤蔓卻自己一直往上縮。

一瞬間,她就想到了,自己曾經在影視劇中看到那些吃人的植物,吃人的怪物,都是先用藤蔓把人抓住。

鬆開藤蔓摔下去必死無疑,不鬆開藤蔓很有可能就要被吃掉,好像往上生的幾率還大一點。

藤蔓快速往上,最後竟然直接縮進了一個山洞裡,秦葉悠重重的摔在地上,感覺自己全身的骨頭幾乎都要斷掉了。

掙扎了半天,才爬起來,發現這個山洞裡居然還有光線,以及簡單的生活用品,這裡有人住?一想到並不是什麼吃人植物或者怪獸,她心裡猛然鬆了一口氣。

噠噠噠……有敲擊聲從旁邊傳來,秦葉悠猛然抬頭,這才主意道,旁邊的角落裡有人!

一個黑色的人影,坐在石桌旁,正在一下一下的搗著草藥,看上去極其詭異。

秦葉悠心跳都加快了,她悄悄的站起身,想要溜走,可是轉頭看了四周,瞬間聚網了。

這個山洞坐落在半山腰上,洞口在上面,如果沒有攀爬之物,根本就沒有辦法爬出去。

正在糾結著呢,那個黑影突然停了下來,緩緩起身往這邊走來。

秦葉悠有些緊張的摸過旁邊的一根木棍,拿在手裡說道:「你要幹什麼?不準過來啊!」

那人只是手一揮,秦葉悠就感覺到一陣勁風,手裡的木棍就被吹走了,一抬頭看清楚眼前人,竟然還是她認識的人,黑煞!

當初在黑市上,秦葉悠親眼看到黑煞和祁元敏搶奪還魂草,還魂草最後落入她的手中,老天保佑,這個黑煞不知道內情。

「我正愁沒有葯人用呢,居然從天而降給我送來一個。」黑煞笑著說道。

「你誤會了,我可不是老天送來的,我只不過是路過這裡,被藤蔓抓進來的。」秦葉悠趕緊辯解道。

她曾經聽說古代有葯人一說,就相當於現代的小白鼠,為人試驗各種草藥,誰都不想當試驗品。

「哼,進了我的山洞,還能由你說了算!」黑煞根本不把她的話放在眼裡。

「黑煞,我告訴你,我的價值遠遠要比葯人高的多,你要想清楚了!」秦葉悠大喝一聲。

「你這小女子竟然知道我的名字?說,你是什麼人?為什麼來這裡?」黑煞頓時有些警惕。

「我是大魏奕王妃,跟著王爺來參加醫藥大會,我失蹤不見,王爺肯定很快就找到這裡來,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秦葉悠連威脅再忽悠。

以祁元修的個性,他會不會再一次放棄她,她心裡沒有底,自從上次在江邊他放棄了她,她對祁元修就再也沒有那樣徹底的信任了。

「你就是那個治好了奕王的腿的奕王妃?」黑煞看著我問道。

秦葉悠謹慎的點了點頭,不確定黑煞到底處於什麼目的,黑煞突然笑了起來。

「好,我不用你做我的葯人了!」黑煞笑著說道,秦葉悠頓時鬆了一口氣。

「我要你做我黑煞的徒弟!」黑煞突然說道。

秦葉悠怔住了,做他的徒弟,她根本就不想啊,他的思路怎麼轉變的這麼快呢。

「哼哼,當初十三娘也為奕王治過腿,無功而返,你這小女子竟然治好了奕王的腿,我收你為徒,看十三娘以後還敢在我跟前嘚瑟嗎?」黑煞無不得意的說道。

秦葉悠看著黑煞洋洋自得的臉,笑著說道:「我已經師父了,承蒙您看的上我,可是我不做你的徒弟。」

「黑煞!你住手!」洞口突然傳來一個女聲,黑煞一愣,隨即就看到一個白色身影從洞口飄落下來。

秦葉悠一看,差點熱淚盈眶,來的不是旁人,正是三公主祁元敏。

她立即喊道:「救我……」

祁元敏讚許的看了她一眼,秦葉悠只是呼救,並沒有暴漏她的身份,相比是知道她在外不願暴漏自己。

「十三娘,這是在我黑煞的地盤,你半夜跑來做什麼?難道是要跟我共度良宵?」黑煞笑著問道。

「放屁!黑煞你一時不作惡就難受是不是?我從山路上經過,聽到你這裡傳來呼喊聲,就知道你准沒幹好事!」十三娘士氣洶洶的訓斥道。

黑煞臉色一冷,接著說道:「這是我自己的事情,與你無關,我黑煞收徒弟,還要你的允許?」

「我呸!你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模樣,這可是奕王妃,你收人家做徒弟,你配嗎?別給自己臉上貼金了。」十三娘毫不留情的嘲諷道。

黑煞在口才方面顯然不是十三娘的對手,又氣又惱,直接撲了上來說道:「要你多管閑事!」

祁元敏拉著秦葉悠的胳膊,瞬間就飛了出去,邊飛邊說:「這閑事我還就管定了!」

黑煞氣的在後面追:「十三娘,你壞了我的好事,我跟你沒完!」

十三娘不搭理她,直接帶著秦葉悠,回到了祁元修的住處,喊了一聲:「奕王爺,你夫人我給你送回來了,來日要重重答謝我啊。」

說完直接分身而去,秦葉悠連感謝的話都來沒有來得及說呢,就看著她朝著來路返回去了,這樣豈不是正跟黑煞遇到一起?

身後的房門突然被推開,祁元修一臉冷意的站在門口,問道:「你去哪裡了?」

「王爺,這個回頭再說,三……十三娘她可能要跟黑煞打起來,你快去看看幫忙吧,她剛才救了我呢。」秦葉悠知道自己能力有限,於是就拉著祁元修,去給祁元敏助陣。

「跟黑煞打,她吃不了虧,黑煞不捨得傷了她的,你給我進來!」祁元修說完轉身回房間。

他剛才這番話信息量太大,秦葉悠眨巴眨巴眼睛,似乎有些反應不過來呢,祁元修在房間里又喊了一聲,她趕緊進房間。

「說!你剛才是不是去救東方昱了?」祁元修冷著臉問道。

「我哪有那個本事,我不過是出去散散步,結果掉入山洞,被黑煞抓住,想要讓我做他徒弟,不過幸好三公主經過救了我。」秦葉悠有些心虛,故意一下說了很多。

祁元修緊緊盯著她看,秦葉悠硬著頭皮跟他對視,終於他冷哼一聲,轉開目光。

「哼,她怎麼是正好路過,是我讓她去找你的,訛走了我不少好東西,你不必對她感恩戴德的。」祁元修氣哼哼的說道。

原來是這樣,秦葉悠也想呢,祁元敏怎麼會那麼巧三更半夜經過那個偏僻的山坡。

祁元修見她耷拉著小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他突然說道:「東方昱逃跑了。」

秦葉悠聽到之後一驚:「逃跑了?看來他確實有兩下子,我還以為他要命喪醫藥盟呢。」

「算什麼本事,不過是被一個女人給救走的,又不是他自己逃走的。」

被一個女人救走?秦葉悠首先就想到了副盟主的徒弟,碧兒姑娘。

「是不是碧兒姑娘救走他的?」秦葉悠問道。

祁元修微微驚訝了一下:「你怎麼知道的?幸好你沒去救他,監獄附近早就布好了埋伏,那個女人剛剛出現救出東方昱,差點被亂箭射程篩子,到現在還不知死活!」

秦葉悠徹底震驚了,喃喃的說道:「我怎麼感覺,東方昱好像只是個誘餌,醫藥盟真正想要抓的人,不,真正想要殺的人就是那個去救他的人。」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3章:死裡逃生

18.8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