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章:邊疆來信

第104章:邊疆來信

「能看透這一點,說明你還不傻!」祁元修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

他醒來之後發現秦葉悠不見蹤影,首先想到就是她去救東方昱了,他頓時著急,因為身上帶著傷,他行動不便,立即就讓追風去追。

結果追風帶回來的消息就是:「有個女人去救東方昱,附近有埋伏,那女人怕是九死一生了,收了重傷,東方昱逃跑了。」

他當時就震驚的差點跌坐在地,好在追風又補充了一句:「聽說那個女人好像是副盟主的徒弟碧兒姑娘。」

他這才稍微放心,但是一刻找不到秦葉悠他一刻無法真正放心,在這樣的夜晚想要在山上找一個人,必須要找個對醫藥盟熟悉之人,他想了一圈就想到自己的姐姐,祁元敏。

祁元敏作為神醫的弟子,自然可以來參加醫藥大會,醫藥盟和神醫來往密切,祁元敏經常出入醫藥盟,對這裡十分熟悉。

於是他有派追風去傳話,祁元敏竟然很痛快的就答應了,一直到祁元敏把秦葉悠送回來之前,他的一顆心始終無法放下。

見到秦葉悠安然無恙的那一刻,他很想把她擁入懷中摟住,有種失而復得的感覺,可又想狠狠的罵她一頓,沒事晚上都出跑什麼,害得他跟著擔憂了一夜。

重重情緒糾結在一起,索性不搭理她了。

第二日就是離開的日子了,清晨追風就張太醫壓著買好的草藥先離開了。

秦葉悠跟祁元修在後面的馬車,剛剛要上車的時候,掀開馬車帘子,卻看到文如意已經坐在裡面了。

「如意,這兩馬車是要直接進宮的,你的馬車在後面。」祁元修冷著臉說道。

「讓她坐在後面的馬車裡,元修哥哥,我們一起。」文如意噘著嘴撒嬌一樣說道。

「如意,不要讓我說第二遍,你再任性,就不用跟我回去了!」祁元修的聲音更加冰冷。

「元修哥哥……這兩天,我為你做的事情,你都看不見嗎?為什麼對我越來越冷?」文如意十分委屈的問道。

「我不需要你為我做任何事,而且我警告過你,不要再傷害我的王妃,昨天晚上你做了什麼?」祁元修直視著文如意問道。

一直站在旁邊看熱鬧的秦葉悠,聽到這話一下子瞪大了眼睛。

文如意,你他奶奶的!昨天夜裡的局原來是為我布下的,要不是我昨天夜裡掉入黑煞的洞里,被射成篩子的就是我了。

文如意聽到祁元修的話,臉色頓時一變,最終還是自己從馬車上下來,狠狠的瞪了秦葉悠一眼,往後面的馬車上去了。

剛剛錯過秦葉悠身邊的時候,秦葉悠猛然抓住了她的胳膊,冷眼對她說道:「文如意,再一再二不再三,再有一次你想要害我,到時候我定然會讓你知道什麼叫悔之不及。」

文如意麵色一變,看了她一眼,被秦葉悠眼中的氣勢嚇了一跳,甩開胳膊,一聲不吭的上了馬車。

回京之後,綠蘿遞給她一封信。

秦葉悠想不到有誰給她寄信,打開一看居然是秦雲飛送北疆送來的信。

當初秦明源全家都被發往北疆,別的姨娘都被休了,只有高姨娘執意跟著去了北疆,可是秦雲飛是他的兒子,避免不了。

秦雲飛在信中說,他們已經在北疆安頓下來,父親有些承受不了北疆的苦寒天氣,整日還要幹活,身體並不是很好,幸好有高姨娘陪伴照顧。

他在北疆的也是整日勞作,已經適應了這裡的氣候,偶爾還是會懷念京城,懷念在書院的日子。

他被發配之後,曾經要好的朋友,都沒有了音信,想必現在都在準備考試吧。

他在信中說道,北疆已經開始下雪,京城也已經降溫了吧,姐姐一切保重。

最後這句姐姐一切保重,讓秦葉悠落下淚來,在她的記憶里,在尚書府的時候,秦明源每次看她都是冷著臉,楚美月和秦秋燕對她自然也沒有善意。

唯有秦雲飛,對她很好,有什麼好吃的都分給他,比起秦秋燕,似乎更加親近她這個大姐。

秦葉悠突然感覺到十分落寞,同人不同命,秦雲飛羨慕自己的同學就要趕考了,考試結果出來之後,或許很快就開始為官從政了,他本來也應該有屬於自己的一片美好前程,現在一切都毀了。

他的信中沒有一絲抱怨,可是她竟然在字裡行間,看到他的落寞和心酸。

祁元修走進來的時候,正好看到她在默默垂淚。

「怎麼了?怎麼哭了?」祁元修問道。

秦葉悠忽然覺得很累,一生一世拼搏那麼多,終究抵不過命運的車輪碾壓。

她把信紙遞給祁元修,她蔫蔫的趴在椅子背上,思索著要不要給秦雲飛寄點錢,讓他在那邊的日子可以好過一些。

祁元修放下信之後說道:「我回頭寫封信給北疆軍營里的程將軍,雲飛要是有志向,可以去軍營謀個差事,以後在戰場上奮進的話,或許還能謀個一官半職。」

秦葉悠驚喜問道:「真的可以嗎?」

祁元修看著她閃閃發光的大眼睛,笑著說道:「當然可以,誰讓他有你這樣一個厲害的姐姐呢,以後不要再偷偷哭了,有什麼事就告訴我,一切有我在。」

秦葉悠的眼神躲閃了一下,她想要相信他,卻不敢再相信他,害怕自己付出一顆真心之後,某一天他又突然冷起臉,放棄了她,再來一次她承受不住。

祁元修見她有低垂下頭,柔順的長發順著臉頰滑落,忍不住伸出手摸摸她的頭。

這樣的溫柔,這樣的保護,讓她覺得很受用,可是她又不敢讓自己沉淪,她低著頭,一滴淚滴落在手背上,她悄悄把手縮進了袖子里。

優品閣的後門針對一個巷子,沿著小巷子走到盡頭,左拐第三家,裡面住著的正是曾經的陳姨娘,秦明源最後託付給秦葉悠的人。

秦葉悠在門口小心翼翼的抬手敲門,裡面靜默了很久,然後有個聲音怯生生的問道:「是誰?」

「是我……來給三娘送針線的。」秦葉悠悄聲說道。

這是她和陳姨娘之間的暗號,院門很快打開,只拉開一條縫隙,秦葉悠閃身進去。

一看就看到陳姨娘一臉驚恐的站在門口,看到是秦葉悠之後表情一松,差點哭出來。

「是大小姐啊,我還以為是官兵來抓我了呢,天天嚇的我睡不著哦。」陳姨娘一看秦葉悠就期期艾艾的說道。

「你安心在這裡養胎,這件事我既然已經管了,肯定就會保護好你,你這整天擔驚受怕的對孩子也不好。」秦葉悠勸慰道。

陳姨娘拉著她的手,眼淚直流:「多虧了大小姐啊,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這孩子也是個苦命的,哎呀,我苦命的孩子。」

秦葉悠嘆了一口氣,這樣的陳姨娘能在曾經的尚書府活下來,也真是一個奇迹。

她現在就是六神無主,沒有盼望,沒有期望。

「陳姨娘,雲飛給我來信了,父親和他在北疆都挺好的,雲飛很快就要去軍營里了,以後乾的好,或許能有個一官半職,父親自然也會好起來,到時候等你生了孩子,情況穩定了,可以帶著孩子去找我父親。」

陳姨娘聽了這番話,眼裡漸漸有了光芒,擦乾了眼淚,好像有點勇氣了。

「嗯,當時我也想跟著老爺走的,可是老爺怕孩子留不住,就讓我留下來,以後等孩子出生,我就去找老爺。」陳姨娘堅定的說道。

秦葉悠有些意外,沒有想到秦明源的這些姨娘對他到還是很真心,人人心裡都有陰暗面,如果沒有楚美月,秦明源或許能壓制住自己的陰暗面,帶著自己的幾個姨娘過的舒服。

現在只能感嘆一句,世事難料吧。

勸慰了一番陳姨娘,又留下一些錢財,囑咐了一番照顧她的下丫頭,秦葉悠起身告辭。

剛剛從巷口轉過去的時候,她似乎看到一個人影在小巷盡頭一閃而過,看上去竟然有點像楚美月。

秦葉悠心裡一緊,加快腳步離開。

回到優品閣之後,秦葉悠找來婉兒,囑咐她這兩天留意一下陳姨娘的小院外面,看看有沒有可疑的人出現,一旦發現什麼情況,立即安排陳姨娘轉移。

婉兒點頭答應了。

當初秦府對待王妃那樣刻薄,現在王妃竟然還願意為了秦府這樣出力,真是的非常善良,婉兒有對秦葉悠更加敬佩。

兩天之後,婉兒還沒有找到可疑人員,那人卻直接上門了。

「王妃,楚美月來了,等在門口,說是找您。」綠蘿說道,之前楚美月來奕王府叫囂,綠蘿可是記憶猶新。

秦葉悠對楚美月除了厭惡就是厭惡,根本不想見她,可是轉念一想,楚美月現在既然敢直接找上門,肯定是有什麼事情給了她底氣。

秦葉悠又想起陳姨娘門外那個可疑的身影,想了想說道:「綠蘿,去把她請進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4章:邊疆來信

19.0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