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什麼事情自己扛

第105章:什麼事情自己扛

楚美月走進來的時候,秦葉悠差點沒有認出來。

曾經的楚美月也算是風光,出入都是華麗裝扮,氣色極佳,三十多歲的人,一點都看不出歲月的痕迹。

可是現在一看,粗布衣衫,面色憔悴,眼角都是皺紋,好似一下子老了十多歲。

她不知道的是,當初秦明源把她休回家之後,其實也給了她不少錢,但是楚家人一直都靠她養著。

這一下什麼都沒有了,只能變賣楚美月帶回來的東西,過著入不敷出的日子。

唯一不變的只有那一雙狠毒的眼睛,以前還稍微掩飾一下,現在連掩飾都不掩飾了,惡狠狠的盯著秦葉悠。

「楚美月,我沒有想到你竟然還有臉再來見我!」秦葉悠看著她說道,當初要不是楚美月作天作地的折騰,秦家也不至於落得如此凄慘境地。

「都怪你!」楚美月盯著秦葉悠,惡狠狠的說道:「要不是因為你,我們秦家也不會落得家破人亡。」

到現在還是反咬一口,還是不知死啊,秦葉悠不願跟她廢話了,直接問道:「你來找我有什麼事?」

「我要你把優品閣給我!」楚美月一抬下巴,十分得意的說道。

「哈哈……」秦葉悠突然笑了起來,到現在楚美月居然還惦記著她的優品閣,真是應了那句話,賊心不死啊。

「說吧,你既然來了,我倒是想要知道,是什麼給了你這麼大的底氣。」秦葉悠知道楚美月雖然蠢,但是還有一些小聰明的。

不過就怕她最後死也死在這些小聰明上。

「哼,我既然來開口要,當然有我的理由,我知道你在窩藏朝廷欽犯!」楚美月高聲說道。

綠蘿一下子就急了:「你胡說八道什麼呢,小心我讓人把你打出去啊!」

秦葉悠心裡明白那天才巷口看到的人,果然就是楚美月,她沒有一絲慌亂,只是冷笑一聲說道:「楚美月,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能亂說,誣陷王妃,可是重罪!」

「秦葉悠,我告訴你,你做了什麼事我一清二楚,東街後巷那個小院里住著的就是秦明源的小妾陳姨娘,你把她藏在那裡就是窩藏罪!」楚美月十分得意。

「秦葉悠,我要是把這些告訴皇上,你們奕王府都跟著完了,於此相比,你只是付出一個優品閣,我就可以當做不知道這件事。」

秦葉悠冷笑一聲,她了解楚美月,這個女人太貪婪了,就算是給了她優品閣她也不會滿足,必須從一開始就斷了她的念想。

「我雖然不知道你再說什麼,但是我知道當初秦明源臨走之前,把所有的姨娘都休了,既然已經被休了,那就算不得秦家人了,又何談有罪呢?要是被休了的人都有罪,那你也有罪!」秦葉悠平靜的問道。

楚美月顯然是有備而來,一點都不曾驚慌,笑著說道:「陳瑩瑩或許沒罪,可是她肚子里的孩子是秦明源的,那個孩子是有罪的!」

「楚美月,你簡直就是喪心病狂!連沒出世的孩子都不放過!」秦葉悠忍無可忍的說道。

「我就是倉心病狂又怎樣,我的女兒死了,我的兒子被發配了,我的丈夫把我逐出家門,換做是你,你也倉心病狂!這一些都是你害的。」

楚美月歇斯底里的喊道。

「楚美月,你這樣歇斯底里,其實你心裡明白,這一切的惡果都是你自己種下的!」秦葉悠忽然站起身,逼近她冷冷說道。

「秦秋燕的安穩人生,秦雲飛的光明前途,秦明源朝廷威望,全部都葬身於你的貪婪,如果你安安分分的做一個姨娘,那些事情根本都不會發生,你就是罪魁禍首!」

「我不是!我不是!我不是!」楚美月像是瘋癲了一樣吼道,然後紅著眼睛直奔秦葉悠而。

「秦葉悠,你說!你到底給不給我優品閣,不給我就告到皇上跟前去!」

綠蘿擋在秦葉悠身前,防止楚美月的襲擊。

秦葉悠冷眼注視楚美月,淡定的告訴她:「我一個子都不會給你,你就死心吧,想折騰你儘管去,就怕最後把你自己折騰死!」

說完她就揮了揮手,綠蘿喊來門外兩個侍衛,架著楚美月的胳膊,就把她脫了出去,到了王府門口直接扔了出去。

楚美月在門口破口大罵,引來周圍一些群眾圍觀,怯怯私語的討論著,這個瘋女人這麼大膽子,敢在奕王府門口罵人?

正說著呢,奕王府的大門猛然被打開,綠蘿帶著兩個侍衛,掐著腰喊道:「楚美月,你要不要臉,自己把尚書府作沒了,現在還有臉來跟我們王妃要鋪子,你敢再罵一句,我立即就讓侍衛把你打殘!」

住在奕王府附近的也都是達官貴人,曾經的尚書府夫人幾次三番搶奪自己女兒嫁妝的事,曾經傳遍整個京城。

圍觀之人看楚美月的眼神都帶著嘲諷。

「我說誰這麼大膽呢,原來是她啊,還真有臉來!」

「就是,當初要不是她那麼貪婪,就想用女兒換取榮華富貴,也不至於會這樣。」

楚美月看到綠蘿身後的兩個大漢,終於沒敢再出聲,頂著眾人嘲諷的目光,倉皇離開了。

而此時秦葉悠正在房間里轉悠,思索著怎麼處理這件事。

「王妃,您別怕,楚美月現在就是一個普通民婦,她還能做起什麼風浪?」綠蘿安慰道。

秦葉悠面色凝重的搖了搖頭:「狗急跳牆,楚美月現在已經一無所有,這樣的人反而更加容易豁出去,說不定真能掀起一點風浪,我們不能掉以輕心。」

隨後她就綠蘿去找了婉兒,讓婉兒趕緊幫助陳姨娘轉移,做最壞的打算。

想了想陳姨娘那個膽小的性格,這一下定然又會受到驚嚇,想了想秦葉悠還是決定自己親自去一趟。

又是安撫,又是勸慰,終於讓陳姨娘平靜的搬了家,回到奕王府已經是深夜了。

祁元修正好在怡然居散步,聽到她回來的動靜。

「這麼晚了才回來?」他微微皺眉。

「下午的時候楚美月來了,威脅夫人要去告狀。」福伯說道。

然後把下午的事情詳細跟祁元修說了一遍,祁元修沉思一會兒,發生了這樣的事情,秦葉悠竟然都沒有想到要跟他求救。

福伯看著祁元修的臉色,小心翼翼的說道:「看情況,王妃好像已經有解決辦法了。」

祁元修點了點頭,然後回到書房,找來追風交代了一番。

秦葉悠最近開始勘察各過地圖,找來很有遊記,開始為出走之後的行程做安排。

她打算第一站先去唐門看看唐菲,還要學點功夫,她是看明白了,行走江湖,沒有功夫是不行的,唐應功夫那麼好,順便可以讓唐應指點她一二。

正在研究者呢,突然就聽看到小順子跑了進來。

「王妃,皇後娘娘讓您進宮呢?」小順子說道。

「有說什麼事情嗎?」秦葉悠問道。

「沒有說什麼事情呢。」小順子也是一頭霧水。

「那就去看看吧。」秦葉悠隨著來宣旨的太監一起進宮來。

福伯想著這兩天發生的事情,突然有些擔憂,他喊來小順子:「你快去虎翼營找王爺,跟他說今天發生的事情。」

皇后的隆福宮內。

秦葉悠一進大殿,竟然看到楚美月也在,她微微有些驚訝,沒有想到她竟然這樣有辦法,果然是人被逼急了,什麼事情都能做的出來。

「奕王妃,有人狀告你窩藏欽犯,可有這事?」皇后開門見山,上來就問到。

秦葉悠裝作十分驚恐的樣子,跪下說道:「皇後娘娘,妾身實在是惶恐啊,真的不知道犯了什麼錯,竟然被人這樣誣陷!」

旁邊的楚美月忍不住說道:「秦葉悠,你裝什麼裝,就是你把秦明源曾經的姨娘藏起來的。」

秦葉悠連看都沒有看一眼楚美月,直接對皇后說道:「娘娘,以前楚美月想要爭奪我的嫁妝沒有得逞,一直懷恨在心,皇後娘娘您不要被她利用了!」

「放肆,你是說本宮沒有分別是非的能力嗎?」皇后厲聲斥責。

「妾身不敢,只是楚美月所說只是,妾身真的毫不知情!」秦葉悠矢口否認。

「皇后,何事讓你發如此大的火,朕在門口就聽到了。」皇上一邊說著走了進來。

「皇上,楚美月求見本宮,念在她是舒妃母親的份上,本宮召見了她,楚美月告訴本宮,奕王妃窩藏朝廷欽犯,我讓奕王妃來問兩句,她竟然對本宮無禮!」

皇后怒視著秦葉悠。

「哦?窩藏朝廷欽犯?窩藏的是誰?」皇上問道。

「秦明源的孩子,有個被休的姨娘,已經懷了秦明源的孩子。」皇后立即補充道。

「皇上,妾身真的不知道這事,楚美月信口雌黃,誣衊本王妃!」秦葉悠絕不承認。

「我有沒有誣衊你,去東街後巷一看便知!」楚美月信誓旦旦的喊道,「那個小賤人就住在哪裡,我可以帶人去把她帶來!」

皇上點了點頭:「既然如此,那就讓侍衛帶你去一趟,看看人是不是在那裡?」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5章:什麼事情自己扛

19.2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