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不要對我太好

第106章:不要對我太好

「等一下!」秦葉悠突然喊了一聲。

皇后和楚美月都是一喜,她這是害怕了?如果秦葉悠竭力阻止,只能說明她心裡有鬼。

「奕王妃還有話要說?」皇上轉頭問道。

「既然是去找證人,自然不能讓楚美月一個人帶著去,萬一是跟她串通好的呢,所以我想讓我的侍女綠蘿跟著一起去。」秦葉悠說道。

皇上看了她一眼,這個小女子果然不是一般人,他點了點頭:「你說的有道理,那就一起去吧。」

秦葉悠對綠蘿點了點頭,綠蘿就跟著侍衛還有楚美月一起往外走去。

皇上閑來無事,對秦葉悠說道:「奕王妃,我聽說奕王府住著一個姑娘,而且還住在清風苑,看來時元修鐘意之人,一個姑娘這樣住著,對元修名聲不好,你還是選個日子,讓那個姑娘過門吧。」

秦葉悠低著頭說道:「府里的大小事宜,都是王爺說了算的,妾身回去就跟王爺彙報此事。」

她語氣恭敬,低垂的眼眸里卻都是諷刺,這個皇上還真是多事臉皮厚,自己娶了兒媳婦,這樣不要臉的事都能做出來,反而擔心別人的名聲!

比起皇上的無恥,秦葉悠倒是更加驚訝於皇后的淡定。

以前皇上一聽說要給祁元修納妾,就算是不說什麼,臉上的表情肯定是不高興,可是這一次,她竟然什麼都沒有說,表情十分平靜。

皇上也有些驚訝,想了一下反而有點沾沾自喜,以為徐可情不再喜歡祁元修了,終於被他給俘獲了。

那群侍衛帶著楚美月和綠蘿很快回來了,並沒有見陳姨娘來,可是帶回來一個陌生的婦人。

綠蘿有些擔憂的看著秦葉悠一眼,楚美月倒是十分得意,秦葉悠心裡隱隱有些不安,看來這一趟去,楚美月並不是沒有收穫。

可是陳姨娘已經搬走了,在小院住過的痕迹也都抹去了,她還能得到什麼證據?

皇上看著他們問道:「怎麼樣?這位就是秦明源的姨娘?」他有些懷疑的問道,那名夫人已經近五十歲了,秦明源竟然有這麼老的姨娘?還是懷孕的?

帶頭的侍衛說道:「回皇上,我們去的時候,那個小院已經沒有人了,我們帶來了隔壁小院的婦人,比鄰而居,她肯定什麼都清楚。」

皇上點了點頭,秦葉悠心裡一驚,糟了!她只想著安頓好陳姨娘,消除證據,卻忘記了還有鄰居,陳姨娘的丫頭進進出出,難免被人發現。

皇上看了一眼那名婦人,問道:「朕問你,你家旁邊是否住著一個懷孕的婦人?」

那名婦人看了楚美月一眼,哆哆嗦嗦的跪下說道:「皇上,民婦旁邊的小院已經空了好多年了,從來沒有人住過。」

「什麼?你撒謊!」楚美月一下子就炸鍋了。

皇上也冷著臉說道:「你可要想清楚了,欺君之罪可是沙頭的死罪,你看看這裡的些人,是否有你見過的?是否有去過你家旁邊的小院?如實招來!」

「回皇上,您就是給民婦是個膽子,民婦也不敢騙您啊,我家旁邊小院確實一直空著,至於這些人……」

她一邊說著,又看了楚美月一眼,突然說道:「這個女人來找過我幾次,說要是有人問我,就說旁邊住著一個懷孕的女人,可是我敢騙別人,我不敢騙皇上啊。」

那個婦人嚇的全身都顫抖了,不像是在撒謊。

楚美月怒目圓睜,尖叫著說道:「你這個賤人,之前明明不是這樣說的,你答應過我的!」

秦葉悠這時候也跪在地上說道:「皇上,之前因為爭奪嫁妝的事情,不瞞您說,我父親已經把我逐出秦府,我怎麼還會去趟這渾水,不過是楚美月害我之心不死,她知道自己現在奈何不了我,所以就讓皇上和皇后出手啊。」

皇上雖然不想放過秦葉悠,可是沒有任何證據,他也不能直接就判秦葉悠的罪,秦葉悠好對付,她背後的祁元修不好對付。

感覺到分外憋屈的皇上,把所有的氣都出到了楚美月的頭上。

「大膽婦人!皇后念及舊情,照顧你,沒有想到你竟然敢欺君罔上,來人!給我拖下去斬了!」

「皇上,民婦冤枉啊,民婦真的是冤枉的啊,都是秦葉悠這個賤人害我!」楚美月嚎哭著撲向皇上。

侍衛趕緊上前,把她拖了出去,經過秦葉悠身邊的時候,楚美月張牙舞爪的又要撲向秦葉悠,被綠蘿給擋住了。

秦葉悠分外同情的看著她,這個女人一輩子多沒有活清楚,被自卑和貪婪折磨,不但害了自己的孩子,最後直接把自己的姓名也搭上了,一點都不值得同情。

她緩緩的走出宮門,又是夕陽西下之時,晚霞燦爛,可是有些人已經永遠看不到了。

「秦葉悠,你的仇我已經替你報了,你好好安息吧。」她輕聲說道,說給那個可憐的姑娘。

回到奕王府,她並沒有回梧桐苑,而是去了怡然居。

祁元修坐在書房裡正在看書,聽見開門聲,抬頭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問道:「回來了?」

「嗯,回來了,謝謝王爺的救命之恩。」

祁元修微微一笑:「你為何要謝本王,這些事情不是你自己處理的嗎?」

秦葉悠有些羞愧,臉色微紅:「我還是考慮不周,小院旁邊的鄰居,是王爺安排好的吧,如果不是王爺,這一次我恐怕從宮裡就回不來了。」

祁元修朝著她伸出手說道:「過來……」

秦葉悠聽話的走上前,任由他拉著手,說道:「不會有你說的這種情況發生,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

「王爺,您不要對我這麼好。」她伏在他的胸前,低聲說道,聽著他強壯有力的心跳聲,感覺到分外的安心。

越是這樣,她想要離開的決心,就越動搖,她害怕自己終有一天,會離不開他。

於是狠狠心,還是從祁元修的懷中掙脫,頭也不回的跑出了書房。

祁元修看著空空如也的懷抱,嘆了一口氣,悠悠說道:「你到底要到什麼時候才能原諒我?」

一個月後,藥王谷中。

東方昱外出歸來,剛剛進入房間,就聽到了敲門聲。

他頓了一下,說道:「進來吧……」

房門被推開,閃身進來一個少女,十分翠色長裙,面容清秀,正是醫藥盟副盟主的徒弟碧兒。

碧兒端著一壺茶和兩隻茶杯進來,笑意盈盈的說道:「谷主,您回來了?碧兒親自為您泡的茶,您喝一杯解解乏吧。」

東方昱淡淡點頭說道:「你的身子剛剛恢復,這些事有人伺候,不用你做,你好好休養即可。」

當初碧兒冒死救了東方昱,東方昱逃走的時候,把她帶了出來。

碧兒雖然受了重傷,可是竟然沒有致命之處,東方昱費了一番好事,把她給救活了,碧兒就加入了藥王谷。

「沒事,碧兒願意照顧谷主,我的身體已經沒有大礙了。」碧兒嬌羞的說道。

「嗯,好吧,你願意就做吧,我有些累了,想要休息一下,你先下去吧。」東方昱說道。

碧兒笑著說道:「好的,谷主您的床鋪我已經為您洗曬過了,你放心休息即可。」然後無限嬌羞的看了東方昱一眼,轉身出去了。

東方昱微笑看著她離開,臉上的表情瞬間冷了下來。

皇上夜來批閱奏章,有些累了,回宮的路上,經過皇上以前住過的地方,那時候她還只是一個貴人,猶如百合花一樣,氣質清冷高潔,跟宮裡的女人都不一樣。

即使知道她心裡惦記著祁元修,他也止不住的喜歡她,寵著她。

不知道為什麼,成為皇后之後,她變的跟之前不一樣了,明明是一樣的臉,卻總感覺好像已經變了一個人。

皇上嘆了一口氣,轉身正要離開,卻忽然聽到了極低的哭聲,他走了進去,看到一個宮女打扮的女人,坐在院中正在抹淚哭泣。

「你是何人?為何半夜在這裡哭泣?」皇上高聲問道。

那個宮女十分震驚的一抬頭,皇上認出來,這居然是皇後身邊的貼身宮女媚兒。

媚兒從徐可情進宮就跟在她身邊,一直對她忠心耿耿,而且生的嬌美,皇上曾經對她動過心思,被徐可情給打回去了。

徐可情把不讓媚兒近身伺候,卻也還留在自己的宮裡。

「驚擾了皇上,奴婢真是該死,請皇上恕罪。」媚兒立即跪下,低聲說道。

月色之下,媚兒的身姿更見妖嬈,皇上看著動心,伸出手柔聲說道:「聽你哭得傷心,是不是有什麼傷心事?」

媚兒驚訝的抬頭,一雙含情目,帶著淚花,更讓人心軟。

她看了一眼皇上伸出的手,然後怯生生的把自己的小手放在皇上手中。

皇上微微一笑,瞬間把她拉起來,然後一彎腰就抱了起來,往自己的寢宮走去。

媚兒依偎在皇上胸前,笑的嬌媚。

一夜歡好,兩人精疲力盡,沉沉睡去,清晨皇上上早朝之前,對媚兒說道:「美人兒,今夜乖乖等我會來。」

媚兒十分嬌羞的模樣,點了點頭,然後說道:「皇上,媚兒等您會來,我有重要的事情要跟您說。」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6章:不要對我太好

19.4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