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7章:宮女的秘密

第107章:宮女的秘密

皇上前腳剛剛走,後腳就有小太監悄悄把昨夜發生的事情告訴了皇后。

皇后震怒,直接就摔碎了一個茶杯:「這小蹄子是找死!小李子,你去把她給我拖來!」

媚兒還沉浸在馬上就要享受榮華富貴的幻想中,突然就衝進來幾個太監,拉著她就往外走去。

媚兒大驚失色,瘋狂呼叫:「你們幹什麼?放開我!皇上不會饒了你們的!」

一路嚎叫到了皇后的隆福宮,媚兒突然就住口了。

皇后冷笑著走出來問道:「怎麼不喊了,剛才不是喊的挺大聲的嗎?」

媚兒跪在皇後跟前說道:「皇後娘娘,奴婢知錯了,奴婢再也不敢了,請您饒了我這一次吧。」

「哦?認錯認的這麼快,說說吧,你錯在哪裡了?」皇后依靠在貴妃軟榻上,睥睨著跪在地上的媚兒。

媚兒紅著臉說道:「奴婢錯在不該……不該承歡皇上……」說道這裡她又爬到皇後跟前說道:「娘娘,奴婢知錯了,奴婢昨晚不是有意的,奴婢只是不敢拒絕皇上而已。」

啪!皇后抬手就是一個響亮的巴掌,質問道:「你的意思是這一切都是皇上的錯?」

這一巴掌用力很大的力氣,她帶著尖利的指甲,直接把媚兒的臉都劃破了。

媚兒慘叫一聲,捂著自己的臉,瞪著皇后說道:「奴婢也認錯了,皇後娘娘打也打了,這下該消氣了吧?」

「好大的口氣,只不過跟皇上睡了一晚,眼裡就沒有我這個皇后了是不是?」皇后冷哼一聲。

用尖利的指甲抬起媚兒的下巴,惡狠狠的說道:「你根本就不知道你錯在哪裡?我問你,你等皇上晚上回來,你想要跟他說什麼?你都知道了什麼?」

媚兒大驚,慌亂的擺手說道:「娘娘,我什麼都不知道,我什麼都不想跟皇上說,奴婢真的知道錯了,請您饒了奴婢吧。」

剛才她還沒有那麼害怕,知道皇后肯定為為難她,可是現在她是真的感覺到害怕了。

皇后冷著臉盯著她看了許久,媚兒嚇得幾乎癱倒在地。

「媚兒,你知道的太多了,本宮留不得你了!」皇后低聲在她耳邊說道。

然後對著門外喊道:「來人,媚兒欺君罔上,對本宮不敬,給我拖出去重打五十大板!」

媚兒一聽,頓時就慌了,五十大板,這是要取她的命啊,她拚命喊道:「皇后奶娘,奴婢真的什麼都不知道,您就饒了奴婢吧。」

面對媚兒的苦苦哀求,皇后不為所動,媚兒知道再求饒也沒有用了,索性豁出去說道:「皇後娘娘,皇上已經答應封我為貴人了,您要是殺了我,皇上不會放過您的!」

皇后冷笑一聲:「你說的很對,這就是我為何現在就要殺你的原因,我殺死一個貴人,皇上或許會怪罪我,可是我懲罰一個犯了錯的宮女,皇上怎麼也說不著我。」

媚兒終於絕望,她知道再也沒有人能救她了,高聲喊道:「你這個惡毒的女人,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的,你做的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老天爺都看著呢,你一定會得到報應的。」

皇后冷著臉,手裡緊緊的纏繞一串佛珠,低聲呢喃道:「報應嗎?我早就已經在承受了。」

皇上一直在御書房處理公事,晚膳之後,惦記著昨夜的小美人媚兒,正要起身回後宮,太子突然求見。

太子最近一直行事低調,處理事情也是沉穩有度,皇上很是欣慰,於是欣然召見太子,今晚太子似乎格外健談,跟皇上談了許久,然後才退下。

皇上跟太子談論政事的時候,媚兒已經奄奄一息,硬撐著最後一口氣等皇上來呢。

可是一直都沒有等來,她終於沒有撐住,咽了氣。

太子走後,皇上直接吩咐小太監把媚兒接來。

小太監去了好一會兒,然後形色慌張的跑了回來。

「啟稟皇上,媚兒姑娘她已經走了……」小太監戰戰兢兢的說道。

「走了?去哪裡了?」皇上一愣。

「皇上,媚兒姑娘犯了錯,被皇后打了一頓,沒有撐住,就去了。」小太監索性一股腦就都說了。

皇上一聽頓時大怒:「她怎麼可以!」

可是他在生氣也沒有辦法去找皇后,她有這個權利,這時候她肯定準備好了周全的說辭,在她的口中,媚兒肯定是犯了死罪。

皇上頹然坐下,揮了揮手:「你們都下去吧。」

這件事就這樣不了了之,可憐的媚兒就帶著那個還沒有說出的秘密死去了。

最近秦葉悠去看望單老夫人的次數多了一些,越到快要離開的日子,越覺得不舍。

最終還是跟老夫人提起來:「我最近想要出去走走?」

「出去走走?要去哪裡啊,天氣越來越冷,是不是想去個暖和的地方?」老夫人就是見多識廣,卻才猜不透秦葉悠的心思。

「我要去的地方可能稍微有點遠,或許要過了年了半載的才能回來呢。」秦葉悠說道。

老夫人愣了一下隨即問道:「王爺知道嗎?他可同意?」

「王爺應該同意的,府里有如意姑娘照顧著,上期進宮皇上也催著讓如意過門呢,以後府里就由她打理了,王爺不會有意見的。」秦葉悠說道這裡,內心只感覺到一陣陣酸澀。

老夫人沉默了許久,終於明白了她的意圖,秦葉悠以為她會阻攔,或者會勸解,她已經做好了思想準備。

可是老夫人只是淡淡的說道:「你想好了就行,只要你自己覺得開心,祖母就支持你,不過有一件事,你一定要答應祖母。」

秦葉悠感動的眼眶酸澀,問道:「祖母,有什麼事,您儘管說,我都答應。」

「不管走到哪裡?都要讓祖母知道,不管什麼時候,都不要忘記京城單家就是你的家,你是有家有根有依靠的人。」

秦葉悠撲到老夫人的懷中,終於忍不住哭了出來,老人家是怕她四海流浪,顛沛流離啊。

「我答應,我都答應,祖母,您放心,您的外孫女,不管到了哪裡都會把自己照顧的好好的,都會過的好好的。」秦葉悠對著老夫人說的信誓旦旦。

老夫人嘆了口氣,沒有說什麼,只是摸了摸她的頭。

從單家回到奕王府的時候,已經是傍晚了,一進府就看到張燈結綵的,到處都裝扮的十分隆重喜慶。

府里的下人們來來回回,進進出出的忙碌著。

秦葉悠一驚,以為自己出去這一天,祁元修已經在府里娶文如意進門了。

就在這時候,突然看到文如意從怡然居走了出來,還是她平時的裝扮,原來不是她成親了,那府里這樣歡天喜地的又是為的什麼?

「今天元修過生日,你不再府里張羅準備,卻跑出去一天,成何體統!真不知道你這個奕王妃做的有什麼意義!」蕙娘十分不滿的走出來訓斥道。

一轉眼卻又十分溫柔的對文如意笑了一下:「辛虧有如意在,把一切都是安排的好好的。」

文如意微微一笑,一副賢良淑德的模樣:「蕙娘,您客氣了,這一切都是我該做的,能為元修哥哥的生日做準備,我心裡也高興。」

秦葉悠十分無語的看著這倆人你來我往,懶得打理了,誰也沒有告訴她今天是祁元修生日。

蕙娘如果真有心讓她操持,完全可以提前跟她說,等到現在再來訓斥,一看就是故意的。

秦葉悠不想看這倆演戲,剛剛想要回梧桐苑,突然聽到祁元修的聲音在背後響起來:「你們都站在門口乾什麼?」

祁元修也是剛剛回來。

蕙娘感謝笑著說道:「我們自然是在等你回來啊,今天是你的生日,看看我和如意為你布置的,如意今天還親手做了很多菜呢。」

「哦?今天我生日啊,那就一起吃個飯吧。」祁元修說完就往裡走去。

秦葉悠差點沒忍住笑出聲,這倆人興沖沖為他過生日,可是人家自己都忘記了。

不過祁元修既然這樣說了,她再離開,好像也不太合適,只能轉身跟著一起往怡然居走去。

「元修啊,你看看這一桌子的菜都是如意親手做的,從早晨就開始準備了,你嘗嘗還合胃口嗎?」蕙娘拉著祁元修在桌前坐下。

她和文如意坐在祁元修的兩邊,秦葉悠只好坐在了祁元修的對面,距離他最遠的位置。

她看著滿桌的菜,每一道都別處心意,做的十分精緻,文如意確實用心了。

「如意,辛苦你了,做的不錯。」祁元修吃了一口菜,點了點頭,誇獎文如意。

文如意有些羞澀的笑了一下就行:「元修哥哥,你喜歡吃,我以後可以每天都做給你吃。」

祁元修沒有接她這個話,而是轉頭對蕙娘說道:「蕙娘,謝謝您,還記得我的生日,我自己都不記得了。」

「王爺,您快別這樣說,當年姐姐走的時候,把您託付給我,我這輩子就是為王爺活著,可是我沒有做好,你如果不幸福,我都沒臉見我姐姐啊。」

蕙娘說的十分動容。

祁元修似是想起來什麼,眼神閃過一抹悲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7章:宮女的秘密

19.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