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忍不住關心

第10章:忍不住關心

祁元修看了一眼秦葉悠紅紅的眼睛,知道自己剛才的話或許是說重了,可是他並習慣解釋什麼,拿著解藥,立即就讓追風推著他離開了。

「等一下!」秦葉悠想到什麼,立即喊了一聲,祁元修停了下來。

她冷著臉,又把另外一個小瓶子遞到他的手中:「你吃了這解藥,會新生成另外一種毒,受不住就把這個解藥吃了,如果再撐不住,神仙也救不了你,你好自為之!」

秦葉悠說完轉身就回到房間,啪的一聲關上門,突然覺得自己臉上一片涼意,伸手一抹,不知什麼時候已經淚流滿面。

她氣惱自己的沒出息,恨恨的說道:「這眼淚肯定不是為他而流,只是為自己,以後再為他瞎操心,我就不是秦葉悠。」

可是晚上躺下之後,心裡還總是隱隱不安,輾轉反側睡不著,一直到凌晨這才迷迷糊糊的睡過去。

似乎剛剛睡了沒一會兒,就聽到急促的敲門聲,她猛然驚醒,聽到似乎是綠蘿的聲音,問道:「綠蘿,什麼事?」

「王妃,王爺毒發了,追風侍衛請您過去看看呢。」綠蘿有些急切的說道。

秦葉悠一聽,立即翻身起床,披上一件衣服就急匆匆打開門。

「他竟然這麼快就把解藥吃了,就算是等不了三天,能等兩天總可以的吧,深更半夜的他吃什麼葯啊。」秦葉悠氣不打一出來,一邊疾步走著,一邊說落道。

「王爺回去之後就吃了解藥,吃了葯就發作了,王爺怕影響解毒的效果,一直不肯吃最後一味解藥,硬撐到現在。」追風低聲說道。

從來沒見秦葉悠這樣生氣的樣子,氣勢洶洶的風格跟王爺竟然有點像。

「他這是不想活了嗎?新毒發作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能承受的,不吃解藥,怕是毒不死也疼死了!」秦葉悠的腳步更快了,也顧不上什麼規矩不規矩了,小跑起來。

衝進祁元修的卧室,之間他躺在床上,臉色青白,閉著眼睛,正在奮力掙扎,神情極為痛苦,旁邊兩個侍衛都要壓制不住他了。

看到這個情況,秦葉悠也嚇了一跳,沒有想到這新毒發作的時候,居然這樣兇猛。

她立即拿出幾根銀針,走進之後,對那兩個侍衛說道:「摁住了,我要為他下針!」

那兩個侍衛摁住祁元修已經十分吃力,根本無法保證他不動,秦葉悠沒有辦法,直接爬上床,用自己的身體壓制住他。

她在他耳邊喊道:「我知道你現在很痛苦,我就是來救你,你聽我的話,先別動,我這就救你!」

已經被新毒折磨的失去理智的祁元修,聽到她的話,居然真的安靜了一瞬。

秦葉悠瞅準時機,手上的動作十分迅速,在祁元修的幾處穴位上快住紮針,讓他再也無法掙扎。

緊接著她掰開他的嘴,對著追風喊道:「快,把解藥灌進他的嘴裡。」

追風一怔,然後很快的拿出那個瓷瓶,把解藥倒進祁元修的嘴裡,秦葉悠立即合上他的嘴,不讓他有機會吐出解藥。

這時候,祁元修已經完全停止了掙扎,那兩個侍衛擦了擦額頭的汗水,追風也鬆了一口氣,今晚如果不是秦葉悠,他們真不知會有什麼結果。

他剛才親眼看著秦葉悠臨危不亂,乾脆利落,感覺她對王爺似乎是真的在意,於是對她的印象也好一些了,不再那麼戒備。

「我在這裡守著吧,反正待會還要拔針,你們去休息吧。」已經接近黎明了,眾人折騰一夜,十分疲憊,見王爺吃了解藥安靜下來,他們也放心了,於是就退下了。

追風說道:「我就在隔壁的房間,王爺就勞煩王妃照顧了,有什麼請喊我。」

秦葉悠有點想要笑,按理說她是祁元修的妻子,照顧他也是她的責任,可是聽追風那客氣的口吻,彷彿她只是個外人。

追風會這樣看,可能是因為祁元修也這樣看吧,從始至終,她對她來說都是個需要防備的外人,她的心頭有些酸澀。

追風看到她有些落寞的神情,想到下午的時候王爺說了那些重話,似乎讓她有些傷心。

追風走到門口,終於沒有忍住,回身說道:「王妃,請您不要怪王爺,他也是有苦衷的,皇上可能很快就要派他上戰場了,他的腿站不起來,對穩定軍心十分不利,王爺心裡著急,所以說話才有些沖。」

秦葉悠一怔,轉頭看了一眼昏睡的祁元修,原來是這個原因,他為何不能跟她說清楚呢,她在心裡悄悄原諒了他。

眾人退下之後,秦葉悠輕輕為他推拿按摩著,想要讓毒素分解的快一些。

祁元修卻突然開始掙扎,插在他身上的銀針,都在搖晃著,十分危險,秦葉悠沒有辦法,只能再一次爬到他的身上,壓制住他,雙手摁住他的胳膊,不讓他亂動。

很奇怪,有了秦葉悠的壓制,祁元修很快安靜下來,秦葉悠不敢放鬆,就一直保持這個動作。

清晨,祁元修從睡夢中醒來,感覺身上壓著重物,抬頭一看,秦葉悠附在他的胸前睡得正香。

她黑亮的長發披散著,外衣鬆散,看上去像是從床上起來匆匆披了一件衣服就趕來了。

想到自己昨夜毒發之前的情景,他心裡就清楚了,昨夜定然是秦葉悠來救了他。

下午的時候,她那樣生氣,眼眶都氣紅了,差點就要哭出來,他心裡想著或許她再也不願救他了。

現在看到她秀美的睡顏,他的心裡有一種陌生的感覺涌了上來,似乎帶著一陣暖意。

祁元修一動,秦葉悠就醒了過來,她昨夜幾乎一夜未睡,此刻就算醒來,也是迷迷糊糊的。

她的眼睛還沒有完全睜開呢,就伸出手,胡亂摸索一陣,找到他的手腕,開始為他號脈,脈象平穩,已經沒有什麼大礙了,她迷迷糊糊的笑了一下。

祁元修看著她這個迷迷糊糊的模樣,覺得十分有趣,故意不出聲,不驚醒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章:忍不住關心

1.8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