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公主不想聯姻

第109章:公主不想聯姻

秦葉悠趴在被子裏哀嚎一聲,祁元修,你大爺的!你絕對是故意的!

不能在被子裏做一輩子縮頭烏龜,她最終還是綠蘿別有深意的眼神下,起床穿衣人,故作淡定的走出去吃早飯。

正在鬱悶着呢,宮裏突然又有人來傳話,文鳶公主讓她進宮。

只要是宮裏來傳話,讓她進宮的,秦葉悠一律都十分排斥,這一次卻不一樣。

上一次見文鳶還在清涼宮,她見過文鳶幸福外表下落寞的那一面,隱約還是有些擔憂。

匆匆進宮之後,見到文鳶,她果然是一副鬱鬱寡歡的模樣。

「公主,你的氣色看上不如上次了,有什麼事情發生了嗎?」秦葉悠關切問道。

文鳶手裏攥著一個手帕,似乎十分糾結,遲疑了好久,終於抬頭說道:「王妃,你能不能給在幫我一下,讓我回到以前的樣子。」

秦葉悠一聽十分震驚:「你為何要這樣做?不管出於什麼原因,我都不同意你這樣做。」

文鳶急的眼淚掉下來:「我真的是沒有辦法了,父皇要給我賜婚了,讓我嫁給北燕太子拓跋宏!」

文鳶今天跟秦葉悠說話,簡直猶如驚雷,而且一個比一個響,震驚的秦葉悠都有些反應不過來。

拓跋宏的為人簡直就是四海皆知,秦葉悠現在想起來那張猥瑣的嘴臉,都覺得噁心。

文鳶怎麼說也是皇上的親生女兒,他怎麼忍心把自己的女兒嫁給這樣的男人?

秦葉悠看着默默垂淚的文鳶,義憤填膺,文鳶已經夠命苦的了,皇上怎麼還能這樣對待她?

秦葉悠默默攬著文鳶的肩膀安慰她:「別哭,總有別的辦法的,你想讓我給你做手術,其實就是為了拒絕拓跋宏對不對?」

文鳶默默點了點頭。

「這樣做並不妥,這件事前前後後跟你一點關係沒有,你不能用懲罰自己的方式來逃避問題,不為別的,就為你自己,也不能這樣。」秦葉悠苦口婆心勸說。

文鳶淚如雨下:「可是我沒有辦法了啊,父皇說我一定要嫁,我想着如果非得嫁,讓我變成以前那樣,那拓跋宏不滿意就把我退回來就好了。」

秦葉悠嘆了一口氣,文鳶到底還是個孩子,想問題太簡單了。

以她對拓跋宏的了解,他如果發現文鳶身體上的缺陷,他不會退婚,他會用各種方法折磨她,那才是真正的煉獄。

文鳶現在已經瀕臨崩潰邊緣,秦葉悠不願意說這樣的話嚇唬她,只能從另外一個角度勸說。

「就算是你被退婚,你想想你以前的日子,你真的還想再過那樣暗無天日的日子嗎?我說句不好聽的,你別介意,你已經是被退過一次婚的人,如果再被退一次,恐怕你的日子還不如以前。」

文鳶聽了秦葉悠的話,想起之前過的暗無天日的日子,全身一哆嗦。

「不會沒有辦法的,皇上畢竟是你的父親,你多去求求她,還有皇后,還有太后,太后不是最疼你的嗎?她老人家不會忍心的。」

秦葉悠雖然很想救文鳶,可是思來想去,這件事她能做的其實很少,只有靠文鳶自己。

文鳶一邊落淚,一邊說道:「沒有用的,父皇跟我說的時候,似乎已經鐵了心,他一直都只喜歡兒子,不喜歡女兒,我的生死他根本就不怎麼在意的,當年我被退婚,他也只怪我給他丟臉。」

回憶起那段不堪回首的日子,文鳶還是心痛。

「至於皇后,她跟我母後向來不和,現在肯定巴不得我嫁給拓跋宏呢。」文鳶苦笑一聲。

秦葉悠想起來徐可情的狠毒,對她確實不抱什麼希望了,她小心翼翼問道:「還有太后呢,太后總歸是疼你向著你的吧?她的話皇上不會不聽吧?」

文鳶嘆了一口氣:「太后確實疼我,關心我,可是我並不是她最重要的人,父皇才是,我跟大魏江山比起來,算得了什麼,父皇定然會告訴太后,要我嫁給拓跋宏都是為大魏江山,當年我被退婚,太后已經放棄我一次了,這一次誰又能說的准呢。」

文鳶的話,引起秦葉悠的共鳴,太后雖然對文鳶很好,可是她並不是最重要的,知道文鳶的病情之後,太后選擇讓她隱藏,這也是一种放棄。

祁元修對她來說也是如此,她不是他最重要的,她也已經被他放棄過一次,以後就是再好,心裏也已經有了陰影。

秦葉悠默默的嘆了一口氣,勸慰道:「文鳶,不管如何,你聽我一句話,不管這事怎麼解決,首先就是要保證不能傷害自己,這樣做無論如何都不行。」

「你想想,當年三公主那麼難,她都堅持下來,別想着放棄。」秦葉悠握緊她的雙手,希望能給她一點力量。

「真的嗎?我感覺自己沒有姑姑那樣的勇氣,到時候實在不行,我就死了算了。」文鳶十分絕望的說道。

「又說這樣的話!只要活着就有希望,三公主的勇氣確實不是一般人能比得上的,可是你看看我,之前我父親和楚美月都算計我的嫁妝,我妹妹搶婚,王爺把我當成姦細,成婚當夜就打算殺了我的,我不也撐下來了嗎?」

秦葉悠用自己的事鼓勵文鳶,當時不覺得怎麼樣,現在這樣說出來,好像還真的聽厲害的。

文鳶終於被說動,擦乾了眼淚,然後說道:「我知道了,我不會退縮,就算是迫不得已嫁給拓跋宏,我也要好好活着。」

看的出來,她在竭力給自己打氣,可是語氣依舊沒有那麼堅定。

秦葉悠從文鳶的宮裏出來的時候,只感覺心情分外的沉重,一直嗎低着頭默默走着,沒有注意到身後有人跟上來。

「想什麼呢,走的這麼專心,都要撞柱子了知道不知道?」有人在她身後猛然拉了她一把。

秦葉悠猛然抬頭,果然見自己已經站在一根柱子跟前了,再往前一步,就要撞上去了。

「啊,謝謝你……」她後知後覺的轉身要道謝,這才發現站在他身後的竟然是祁元修。

剛才她想事情太投入了,竟然沒有聽出來他的聲音!

看到他就想到昨夜的事情,秦葉悠的臉騰一下就紅了起來,感覺他握着她的手腕處都變得火辣辣的。

祁元修拉着她上了馬車,問道:「昨晚折騰一夜,不好好休息,又跑到宮裏做什麼?」

「我昨晚喝多了,什麼都不記得了!」她十分鴕鳥的說了一句,欲蓋彌彰,祁元修沒忍住撲哧一聲笑了起來。

「你笑什麼笑啊,不準笑!」她紅著臉,撲上去想要捂住他臉上可惡的笑意,祁元修卻一把抓住她的手腕,讓她動彈不得。

看着她羞憤的幾乎要跳車了,這才決定放她一馬,笑着問道:「你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呢,來宮裏做什麼?」

秦葉悠巴不得這時候快點說點別的話題,轉移一下這尷尬的氣氛。

「是文鳶公主讓我進宮的,她想讓我幫她做個手術,讓她變成以前那樣,唉,都是被皇上逼得,賜婚的事情,你聽說了吧?」

祁元修聽到這裏面色有些凝重的點了點頭:「我知道,我跟皇上說了,北燕本就是我們的手下敗將,我們大魏有的是男人保家護國,根本用不着聯姻,可是皇兄根本不聽,這事定然有蹊蹺,你不要再管了。」

秦葉悠想起之前,皇上為了陷害祁元修,都能跟拓跋宏勾結,不顧邊疆百姓的死活,現在做出這樣的事情,似乎也並不是不可能的。

秦葉悠有些擔憂的說道:「上次他勾結拓跋宏是為了害你,這一次連自己的女兒都豁出去了,肯定來着不善,你要小心啊。」

祁元修微笑着看着她,輕聲問道:「你這樣關心我,我很高興。」

好好的說着正事,他突然冒出這樣一句,秦葉悠剛剛恢復的臉色,再一次騰的紅了起來。

秦葉悠擔心了幾天,宮裏一直沒有傳出聯姻的消息,不知道怎麼樣了?想要找祁元修打聽一下,這傢伙最近好像又忙碌起來了,經常不見蹤影。

轉眼間秋去冬來,秦葉悠已經來奕王府一年了,要離開之前的事情,她也都安頓好了,就等一個時機了,一個可以讓她悄然離開的時機。

自從上一次祁元修的生日宴會之後,蕙娘以為祁元修和文如意的好事臨近了,消停了一段時間。

可是眼看快要過年,文如意還沒有嫁過來,過年自然是要回家的,蕙娘思來想去有些着急了。

這日午飯之後,直接來到梧桐苑。

「快要到年底了,你來王府一年多了,也沒生個一兒半女的,選個吉利的日子,你張羅一下,我準備讓如意進門了,王府的香火需要延續。」

蕙娘毫不客氣的說道。

其實她本意是讓文如意做奕王妃的,可是祁元修護著秦葉悠,她奈何不了他,只能採取緩兵之計,先講文如意娶進門,以後這王妃之位再慢慢爭奪。

「這事你去跟王爺說吧,只要王爺同意就行。」秦葉悠懶懶說道,反正就要離開了,她不想再攙和這些事。

「不要總拿王爺做擋箭牌!這事就得你這個王妃張羅,你要是不願意啊,就早點讓出位置。」蕙娘冷著臉說道。

「我就是不讓!我自己的男人,憑什麼要讓給別的女人!文如意想做這個王妃,等我哪天不稀罕了再說!」秦葉悠毫不客氣的反擊道。

蕙娘一拍桌子站起來,她早就想要教訓秦葉悠了,奈何抓不到她一點錯處,今日跟她說話竟然如此囂張,怎麼能不教訓一下。

蕙娘剛剛抬起手,想要扇秦葉悠一巴掌呢,巴掌還沒有落下,就被人從後面抓住了。

她一轉頭嚇了一跳,祁元修冷著臉站在她的身後。

「蕙娘,您年紀了,氣性不要這麼大,在王府過個年,明年就回老家休養吧!」祁元修說的十分平靜,口吻卻是不容置疑的。

「元修,你這是……趕我走?」蕙娘不敢置信的問道。

祁元修無聲的看着她,算是默認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09章:公主不想聯姻

19.9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