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說你愛我

第110章:說你愛我

蕙娘見祁元修不出聲,猛然紅了眼眶。

「元修,你竟然為了這個女人要趕我走?你對的我這些年為你所作的付出嗎?你對的起你娘嗎?」蕙娘顫抖的手指指著祁元修。

「蕙娘,你覺得我就是個三歲孩童嗎?我一再告訴過你,我的事情,我自己處理!如果你執意插手,我只能送你回老家了。」祁元修面容冷峻,語氣更冷。

當著秦葉悠的面,蕙娘感覺十分沒有面子,賭氣說道:「好好好,你為了一個來路不明的女人,要趕我走,我走還不行嗎!」

說著一扭頭就轉身離開,氣的腳步都有些踉蹌。

「你不去看看?」秦葉悠轉頭問道。

雖然祁元修和蕙娘經常起爭執,可是她看的出來,兩人之間的感情還是很深的,雖然不是母子,但是勝似母子。

倒是皇宮的那位太后,和祁元修沒有一絲母子的感覺。

「不用管她,她走不了的,我餓了,給我做飯吃。」祁元修邊說邊走進房間。

他今夜在梧桐苑吃飯?秦葉悠沒有追問,看上去他心情似乎並不好。

「綠蘿,跟葛媽媽說一聲,今晚多加兩個菜。」秦葉悠吩咐道,綠蘿點了點頭,剛剛想要出去呢。

祁元修突然轉頭說道:「你上次說過,你要親自為我做菜吃的。」

秦葉悠一頭霧水,狐疑的問道:「我什麼時候說過這樣的話?」

「上次你喝醉的時候,親口答應的,而且你還說你做的很好吃,你做的羅宋湯尤其美味。」祁元修淡定的回答道。

秦葉悠懵了,她怎麼一點印象沒有了,自己喝醉了是什麼德行,她自己很清楚,或許真的許下了什麼承諾。

又不敢仔細追問,生怕他再說出什麼更加驚天動地的話,而且自己確實擅長做羅宋湯。

她無奈只好往廚房走去。

身後的祁元修微微一笑,坐在她常做的位置,拿起她常看的書,悠閑的看起來。

如果這時候秦葉悠回頭,一定可以看到祁元修臉上得意的笑容。

其實那天晚上,她吃醋文如意做了那麼多菜,不服輸的說道自己也會做菜,最擅長羅宋湯,並沒有說什麼給他做菜的時。

可是這話由祁元修半真半假的說出來,真把秦葉悠給唬住了,她實在是想象不到,向來一本正經的,冷麵冷口的祁元修,竟然會撒這樣的小謊,騙她做菜。

由於材料和條件的限制,秦葉悠做了改良版的羅宋湯,又炸了一個椒鹽酥脆魚片,外加一個荷塘小炒,葛媽媽早就燉好的板栗雞,清爽黃瓜蘿蔔絲加上淋上秦葉悠特製的湯汁,簡單幾個小菜,外加一壺好酒。

兩人在桌前坐下,綠蘿十分懂事的退出去了。

秦葉悠為他倒酒,隨後就坐在他身旁坐下來。

「你不喝一杯?」祁元修看著她面前的空酒杯問道。

「我就不喝了,自從上次醉酒之後,我就決定借酒了。」秦葉悠回絕道。

祁元修似乎感覺到十分惋惜:「其實你喝醉了酒,還是很可愛的,還可以說一說之前不敢說的話,或者做一些之前不敢做的事。」

秦葉悠見他似乎話裡有話,頓時心驚的說道:「我說什麼,做什麼了?我自己的酒品我知道,我喝多了就會倒頭就睡,什麼都不可能做。」

祁元修挑了挑眉:「你不要不承認,那天晚上我可是親眼所見,你說你喜歡我,喜歡很久了。」

「不可能!」秦葉悠幾乎要蹦起來否認,可是心裡畢竟心虛。

「你還主動抱著我的頭親我……」祁元修似乎在努力回憶著說道。

「不可能……你不要說了!來來來,我們喝酒!過去的事情就不要提了。」秦葉悠感覺自己的臉熱的幾乎要沸騰了。

她手忙腳亂的給自己倒了一杯酒,然後一仰頭就喝下去了,為了壓驚和平靜自己。

祁元修看著她手裡空空的酒杯,微微一笑說道:「好了,今晚就喝這一杯,我來嘗嘗你做的菜。」

他今晚是有目的的,可不能再讓她喝多了,逗了她兩句就算完了,後面還有正事。

吃了兩筷子菜,他點了點頭說道:「做的不錯……」

秦葉悠憋了癟嘴,心想你就這一句評價啊,她記得那天晚上他也是這樣評價文如意的菜的。

祁元修轉頭正好看到她一臉不屑,挑眉問道:「怎麼?你不滿意我的評價?」

秦葉悠微微一笑:「怎麼可能?我只是覺得王爺真是好招待啊,文姑娘做的合您的口味,我做的也合您的口味。」

祁元修輕笑了一聲,她自己都沒有感覺出來嗎,話語里這濃濃的醋味。

他一直都沒有要她,只是因為她從未主動表白她的心意,他不喜歡勉強她,他在等待。

她會這樣吃醋,不正是表明她在意他嗎?既然明白了她的心意,他也知道自己對秦葉悠是什麼樣的感情,那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今晚就洞房吧。

「文如意的事,你不必介意,以後我會處理,現在還不到時候,這一切只是因為蕙娘在中間而已。」祁元修解釋道。

秦葉悠冷哼了一聲,從文如意出現的時候,祁元修就說他會處理,可是這多長時間了,她從未見他對文如意有任何動作,不過是忽悠她而已吧。

「我才不管你怎麼做呢,反正我知道文姑娘我惹不起,蕙娘我也惹不起,王爺我更加惹不起!」秦葉悠故意說道。

「其實太后並不是我親生母親。」祁元修喝了一口酒,突然說道。

秦葉悠一怔,不知道他為何突然說起自己的身世,她早就預感到太后不是他的生母,上次生日宴會上蕙娘說的話,也讓她明白蕙娘不可能是他娘親,這中間到底有什麼關係,她一直鬧不清楚。

「我的娘親只是一個普通人家的小姐,被我父皇相中,有了我,卻早早地就去世了,蕙娘是我娘的妹妹,我娘去世前把我託付給蕙娘,讓她照顧我,後來父皇把我帶進宮,讓太后撫養我。」祁元修說的十分平靜,好像是在說被人的故事。

秦葉悠聽的出他話語里的落寞。

祁元修又喝了一口酒,繼續說道:「宮裡的孩子,說是金枝玉葉,其實都是在荊棘從里求生存,這些年,也就蕙娘是真心為我而好,可是她畢竟是個沒什麼見識的婦人,有些事她以為是對我好的,但是並不一定是真的對我好,她不明白。」

這種感覺秦葉悠也明白,她輕輕拍了拍祁元修的肩膀,想象著年幼的他,在諾大的皇宮裡,孤苦無依的模樣,竟然感覺到十分心酸,不自覺滴下眼淚。

正在滴在祁元修的手腕上,他抬起手,輕輕為她試淚,笑著說道:「哭什麼,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後來我讓自己變得更加強大,就沒有人能欺負我了。」

然後他微微用力拉了一把,就讓她坐在他的腿上,把她摟入懷中。

「後來,你來到奕王府,我才覺得一切都不一樣了。」他的聲音低沉又溫柔,就在她的耳邊輕輕掃過。

她的臉紅紅的,明明只喝了一杯酒,怎麼就感覺暈暈的。

「你……你不要用這樣的聲音跟我說話……」她支支吾吾的說道,然後往一邊躲避著。

祁元修依舊摟著她不鬆開,依舊在她耳邊說道:「為什麼不能這樣跟你說話?」

「你用這樣低沉的聲音跟我說話,我就……我就感覺暈暈的……」秦葉悠感覺自己的那隻耳朵熱的都快燃燒起來了。

祁元修低聲笑了一下,然後故意更靠近她,唇角撒過她的耳垂:「我就要讓你暈暈的,你這是被我迷住了吧。」

秦葉悠剛剛想要說,你這傢伙太自戀了吧?

一轉頭看到他近在咫尺的深邃的雙眸,俊美的容顏,帶著盈盈笑意,他說的沒錯,她確實被他迷住了。

祁元修很滿意她痴迷的目光,心裡確定秦葉悠更定是瘋狂的愛上自己了,於是一低頭親上那垂涎已久的柔嫩雙唇,美味依舊。

這一次他吻的即溫柔又投入,秦葉悠的大腦徹底暈了,迷迷糊糊的隨著他的節奏,只想要的更多。

他的雙手探進她的衣服內,在她身上遊走,點燃她的身體。

秦葉悠忍不住嗯了一聲,纏綿悱惻的聲音,讓他猛然繃緊了全身的肌肉,瘋狂的想要她。

祁元修喘息著在她的耳邊,似是魅惑,似是誘導,低聲說道:「悠悠,說你愛我……」

秦葉悠大腦已經完全不聽使喚,全憑本能做事了,聽到他的聲音,緩緩的說道:「我……我愛你……」

祁元修狂喜,抱起她就往床邊走去,輕輕把她放在床上,俯下身再次蠱惑她:「悠悠,說我的名字,說你愛我……」

他貪婪的想要聽到更多。

秦葉悠睜著迷濛的雙眸,看著他的雙眼,抬起手輕輕捧著他的臉,輕聲說道:「祁元修……我……」

看著他熱切的雙眸,那裡面映襯出小小的她,滿臉意亂情迷,馬上就要淪陷的模樣,她猛然驚醒,一把推開了他。

「我不愛你,一點都不愛你,你走!你走開!」她驚慌失措的喊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0章:說你愛我

20.15%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