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1章:並肩而立的人

第111章:並肩而立的人

秦葉悠猛然間的反抗,讓祁元修一驚,看到她如此驚慌,他沒有再靠近她,而是柔聲問道:「你怎了?害怕嗎?」

他刻意的溫柔,讓她內心柔軟,反正更加害怕,害怕自己從此沉淪。

她應該走的,她不想跟別的女人分享他,她不要一輩子沉浸在這樣的紛擾中,她必須要冷下心來。

「王爺,我累了,您回去吧。」她胡亂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冷冷說道。

祁元修一怔,她趕他走?剛才她明明是已經動情的,她的眼神明明是對他有痴迷的?為何突然表現的這麼冷淡。

「告訴我理由!」他直接問道。

「既然你已經決定取文如意,既然你心裡還裝著別的女人,那麼就不要再來招惹我,讓我一個人好好過日子,我不想攙和進你的生活。」秦葉悠背對著他躺在床上,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不要那麼顫抖。

「說話最好不要說的那麼決絕,在這個王府里,你還沒有說不的資格。」他說完這兩句話,又看了一眼她的背影,氣呼呼轉身離開。

他打開房門的一剎那,有冷風猛然吹進來,這樣寒冷的夜裡,把他趕走,或許他就再也不會回來了吧?有個小小的聲音在她心裡說道。

秦葉悠猛然用被子捂住自己的頭,悶悶的說道:「不回來就不回來吧,我也不稀罕了,不能再留下了,明天就走!」

祁元修回到怡然居,發現自己書房的燈居然還亮著,他轉身朝著書房走去。

「沈逸晨,大半夜的你站在我書房了做什麼?」祁元修沒好氣的問道。

沈逸晨微笑轉頭:「呵,你這大半夜的怎麼這麼大火氣,追風,快去給你家主子倒杯涼茶去去火。」

沈逸晨是祁元修身邊的財政大臣,之前家裡所有的開銷支出由福伯管理,後來教給秦葉悠,還有外面明面上的鋪子田產都由秦葉悠打理。

可是祁元修的財產可不僅僅是這些,他在暗中還有很多的財產,錢莊,鋪子,田產,酒樓,沒有他不涉足的,而沈逸晨就是暗中替他打理這一切的人。

兩人是生死之交,是合作夥伴,也是朋友。

追風為兩人上了兩杯清茶,然後就規矩的守在門外。

「說吧,這次來什麼事?」祁元修心情不好,臉色也不好看,語氣更加不善。

「王爺,您這明顯就是欲求不滿啊,嘖嘖嘖,不應該啊,您府里一位美如天仙的往王妃,還有以為秀色可餐的紅顏知己,怎麼還把自己搞成這樣?不行的話,不是還有府外的郡主,宮裡的皇后,也都惦念著您呢。」

沈逸晨笑嘻嘻的問道,難得遇到祁元修這樣窘迫的時候,他怎麼能放過?

「有事說事,無事就滾!」祁元修抬手抓起桌上的鎮紙就認了過去,沈逸晨一把抓住了,感覺祁元修已經在暴怒的邊緣,他見好就好。

「這不是年底了,我得來跟東家彙報一下這一年的收成啊,賬本我都帶來了。」沈逸晨一邊說著,一邊遞過一摞賬本,放在祁元修的跟前。

祁元修根本連翻都沒有翻:「你做的帳,我信的過,量你也不敢騙我。」

「別啊,您還是看一眼吧,這樣也能知道我這一年為您掙了多少錢啊,也能看到我的功勞不是。」沈逸晨說著還體貼的親自幫他把賬本打開一本。

祁元修白了他一眼,索性把賬本都扔在一邊。

「既然你來了,我就跟你說兩件事,第一,冬衣的事情儘快準備,北疆的天氣現在已經十分寒冷,務必要在第一場大雪之前,讓所有虎翼營的殭屍們穿上冬衣。」

一說到正事,沈逸晨表情嚴肅不少,坐直了身子認真聽著。

祁元修繼續說道:「第二件事,果斷時間北燕太子和公主就會來大魏,他們每次來都會採購,你從現在就可以準備漲價了。」

沈逸晨一聽就明白,他點了點頭說道:「王爺,您說的這兩件事我都記住了,而且我最喜歡漲價了。」

祁元修說道:「這兩件事做好之後,年前就沒有什麼事情了,你也可以給自己放個假,走之前把所有事情安排好。」

沈逸晨不以為然的聳聳肩:「我也不敢走,我聽說,您年前就要取文姑娘過門,到時候肯定得準備禮金什麼的,萬一有需要我的地方呢,這可是大事。」

祁元修的面色一冷,淡淡的說道:「不會有這樣的事情發生。」

沈逸晨微微一怔,然後面露喜色說道:「你能這樣說,說明你還沒有被迷昏了頭,以我看啊,你周圍這幾個女人,就只有秦葉悠一人適合做你的王妃。」

祁元修聽了沈逸晨這話,微微挑眉,好似有些開心他這樣說,繼而問道:「何以見得?」

沈逸晨坐直了身子,咳了一聲,顯然是打算長篇大論了,秦葉悠居然耐心等著。

「秦葉悠或許背景不如那幾個雄厚,可是我是生意人,我只看一點,就知道秦葉悠要比其他女人都好,她接受單家老夫人給的那些鋪子田莊,現在都經營良好,她退出的會員積分政策,現在很多京城商家都在模仿呢。」

沈逸晨摸索著下巴,回憶著自己打聽來的消息,竟然有些好奇這位王妃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短短几個月,她就在東街又開了兩家分店,生意也都很火,我可以說,秦葉悠是可以和你並排站在一起抵禦風寒之人,其他幾個都比不上。」

這幾句話沈逸晨說的十分嚴肅,也很認真。

祁元修聽了十分高興,比誇她他都高興的多。

是的,他也是看中了這個女人身上那股韌勁和氣勢,她是可以和他並肩而立的女人,他要找的就是這樣的女人。

沈逸晨看著祁元修變幻的臉色,知道他肯定是在想秦葉悠,他又繼續說道:「不過想要馴服這樣的女人,也不是那麼容易的,你可不要掉以輕心,這樣的女人往往更加渴望自由,不願意手束縛。」

祁元修難得沒有反駁他說的話,竟然還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

秦葉悠睡了一夜,第二天清晨就起床開始收拾東西,她要趁著祁元修早朝的時候離開。

正在收拾著呢,突然就見婉兒急匆匆從外面走進來,她心裡一驚,知道肯定是出事了,不然婉兒不會這麼早急匆匆趕來。

果然,婉兒進來之後,就急忙說道:「王妃,您趕緊回去看看吧,老夫人病倒了,生命垂危,就等您回去見最後一面呢。」

什麼?外祖母要不行了?這對秦葉悠來說簡直就是一個晴天霹靂。

「我前兩天剛剛去請安,那時候還好好的呢,怎麼就垂危了?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她板著臉問道。

婉兒說道:「具體我也不知道,只聽說今早有人去給老夫人請安,就發現老夫人已經躺在地上了,單家趕緊找來大夫,只說可能是癱了,可是又一直昏迷。」

秦葉悠顧不得其他,直接喊綠蘿提著她的小藥箱,然後直奔單府。

來到單府,單家一家人都在,單永恆和夫人都守在老夫人身旁,單平庭也站在旁邊,看到秦葉悠走進來,趕緊要施禮,被秦葉悠一把扶住了。

「舅舅,快別這麼多禮節了,讓我先看看祖母怎麼樣了?」秦葉悠快速說道。

然後直接奔赴老夫人身邊,執手為她號脈,然後悄悄用系統為老夫人做全身檢查,結果很快出來。

老夫人高血壓高血脂,導致了腦梗塞,必須馬上用藥物把堵塞的地方沖開,不然後果十分眼中,輕則真的癱瘓,重則致命。

「舅舅,我可以救助祖母,只是需要你們都出去,我治療的時候,不能有任何人在房間里打擾我。」她快速說道。

單家大夫人抹著淚說道:「悠悠啊,你舅舅請的可是京城有名的大夫,都束手無策了,你覺得你真的能行?」

秦葉悠點了點頭,說道餓十分堅定:「只要給我一個絕對安靜的環境,這事我完全可以做好。」

單永恆見她說的堅決,於是稍微放心一些,帶著眾人退了出去,房間里只有秦葉悠和老夫人。

秦葉悠從空間內一樣樣的取出相關藥品,然後開始為老夫人輸液,企圖用藥水衝散她血管中的淤堵。然後她開始下針,一根根銀針準確無誤的插入到老夫人的穴位中。

老夫人的臉色逐漸變的紅潤,秦葉悠終於鬆了一口氣,擦了撒額頭的汗水,跌坐在椅子上,稍微喘了兩口氣,才想起門外還有一大家子人等著呢。

於是趕緊出去報告好消息,老夫人已經沒事了,只要等她醒來,就跟以前一樣,甚至比以前更要好。

單永恆一聽熱淚盈眶,他們全家都已經做好了最壞的打算,雖然傷心,但是也接受了老夫人快要離他們而去的事實。

可是現在老夫人沒事了,他鬆了一口氣的同時,震驚於秦葉悠的醫術,秦府里沒有人懂醫術,單家更加沒有懂醫術的人,她的醫術從何而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1章:並肩而立的人

20.3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