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2章:一起應戰

第112章:一起應戰

「悠悠,你忙碌這麼久,趕緊去休息一下吧,這裡由我照顧著。」

單家大夫人說道,事情發生的突然,到現在她的腦袋都還是懵的,看秦葉悠剛才那樣冷靜的處理老夫人的病情,她對這個這個外甥女更加刮目相看了。

「那就有勞舅媽了,舅舅能不能借一步說話?」秦葉悠問單永恆,單永恆看了一眼她凝重的臉色,點了點頭。

兩人來到書房,秦葉悠直接說道:「舅舅有話就問吧?」

單永恆沒有想到秦葉悠竟然看出來他的想法,他也沒有迴避:「悠悠,你的醫術是在哪裡學的?」

「舅舅,並不是我不告訴你,有些事我無法解釋。」秦葉悠就知道他要問的是這個。

「悠悠,當年是不是那個人找過你?你不想說可以不說,我想告訴你的是,你母親當年真的是不得已。」單永恆說道。

秦葉悠一怔,她並沒有聽明白單永恆的話,那個人是誰?跟她母親有關係?她忽然想起秦明源曾經說的,她母親嫁給秦明源之前已經懷孕。

那麼她的父親到底是誰?是不是單永恆說的這個人?她一頭霧水,很想弄個清楚。

可是她不敢冒然問,單永恆在朝為官多年,又是從事御史工作,她擔心說漏嘴,讓他聽出來,她不是這個世界的秦葉悠,那就麻煩了。

單永恆沒有繼續追問。

秦葉悠問道:「舅舅,祖母這是到底因為什麼引起的癱瘓的?」

單永恆頓了一下,然後說道:「清晨丫鬟進去的時候,就看到暈倒了,畢竟年紀大了,以後我會讓小人們晚上也在床前服侍著。」

「舅舅,我每次都會替祖母檢查身體,我很了解,如果沒有強烈的刺激,她不會突然這樣的,舅舅,我視祖母如生命,請告訴我事實!」秦葉悠直接說道。

單永恆嘆了一口氣,第一次發現,自己的這個外甥女好像比自己想象中更厲害,家醜不外揚,他本不想告訴她的,可是現在看來隱瞞不住了。

「唉,是你的二舅,畢竟到了年底了,你祖母雖然不說,可還是想念他,我之前寫了信,可是那小子居然說不混出名堂絕不回來,這是你祖母當初跟他說的。」

單永恆一提起自己那不爭氣的弟弟,就氣不打一處來。

「果然是如此。」秦葉悠其實有點心理準備了,老夫人為人淡定從容,能讓她激動起來的事情,也就只有這個小兒子了。

「唉,也怪你舅媽,這件事我本想瞞著你祖母的,你舅媽見你祖母著實想念,忍不住就說了,當時你祖母也沒有什麼表現,唉……」單永恆頗為自責的嘆了一口氣。

秦葉悠安慰道:「舅舅,這也不怪您,您不必自責的,這幾天我會住在家裡,觀察著祖母的情況,會勸慰她的。」

單永恆點了點頭,十分欣慰,也稍微放心一點。

問清楚之後,秦葉悠心裡大體有數了,她回到老夫人的住處,老夫人還沒有醒來,她的身邊的侍女蓉兒正在守著。

秦葉悠看著祖母,輕輕在她的床邊坐下,握住她的手。

她來到這個世界以後,無依無靠,就算是祁元修,開始時對她也是有戒備的,只有老夫人,是全心全意對她好的。

關心她,安慰她,給了她嫁妝,給了她可以相依為命的婉兒,讓她有了依靠,有了可以在這個世界生存下去的勇氣。

雖然老夫人並不是她真正的外祖母,但是她絕對不會允許有任何人傷害老夫人!

夜裡,秦葉悠讓蓉兒下去休息了,她守著老夫人,坐在桌前寫信。

「悠兒……」突然聽到老夫人喊她,秦葉悠立即放下筆,沖了過去。

「祖母,您醒了?感覺怎麼樣?」她一邊說著,眼淚就不由自主的掉落下來。

老夫人雖然虛弱,可還是笑著說道:「哭什麼?祖母年紀大了,這些事情都是難免的,你別緊張。」

老夫人什麼都不說,之說是自己的身體,怕是不想讓她擔憂。

秦葉悠幫老夫人檢查了一下身體,血壓血糖等各項指標都很正常了,她終於放心一點了。

秦葉悠挨著老夫人躺下來,故意撒嬌說道:「祖母,這一次你真把我嚇到了呢,我不管,我要跟祖母一起睡,以後就賴在祖母這裡不走了。」

老夫人自然願意有人陪著,笑著摸摸她的頭,像是拍孩子睡覺一樣拍著她的背。

秦葉悠在單家住了三天,每天陪著老夫人說說笑笑,親自按照老夫人的身體狀況設計食譜,老夫人的氣色變的很好。

老夫人看著自己的大兒媳整日忙忙碌碌進進出出的,這才想起快要到年底了,府里的各種採購,走親訪友準備禮物,都有的忙呢。

「悠兒,祖母身體已經好多了,不是祖母趕你走,年底了,府里沒有個女主人操持著也是不行的。」老夫人雖然不舍的她走,可還是開口趕人。

秦葉悠故意撅著嘴:「祖母,您這就是趕我走呢,我回去也沒事,有什麼好操持呢,府里還有兩位女主人呢。」

老夫人知道奕王府的情況,這樣一想反而更加想讓她回去了。

「她們算什麼女主人?你才是名正言順的奕王妃。」

祖孫倆正在說著話呢,蓉兒進來說道:「老夫人,奕王來了,這會兒正在跟老爺說話呢,待會就要來探望您。」

祁元修來了?秦葉歐一怔,隨後就想到,她離開府里的前一天,兩人不歡而散的事情,他竟然說她沒有拒絕的資格?

哼!就讓他看看,她離開奕王府照樣過的很好。

果然很快,單永恆陪著祁元修從院外走了進來。

「老夫人,您身體怎麼樣了?本王前兩日不再京中,沒能及時來探望您,老夫人不要介意啊。」祁元修笑著說道。

秦葉悠驚訝的看著他,他竟然還有這樣一面,溫柔親和。

老夫人果然很喜歡,笑著說道:「你有正事要忙,老身年級大了,那年有點頭疼腦熱的,不要緊,沒有什麼好看的。」

祁元修看了秦葉悠一眼,那情意綿綿的眼神,讓秦葉悠的汗毛都豎起來了,心裡想著這傢伙絕對沒有打什麼好主意。

「夫人,你這幾天也辛苦了……」祁元修繼續用那樣情意綿綿的眼神繼續看著她說道。

秦葉悠感覺到惡寒,他這怪異的溫柔是怎麼回事。

老夫人察言觀色,笑著說道:「我這正趕她走呢,年底了那麼忙,整日待在我老婆子身邊多清閑,你趕緊把她帶走吧。」

祁元修立即笑著說道:「還是老夫人懂得體諒人啊,府里倒是沒有多少事情要忙,只是悠悠不在府里,總覺得府里空蕩蕩的。」

眾人都挑了挑眉,沒有想到向來冷峻的王爺,居然還有這樣一面,秦葉悠差點跳起來,他這說誰不體諒人啊,而且他幹嘛說這樣讓人誤解的話啊。

老夫人二話沒說,直接就把她趕走了,秦葉悠用眼神譴責,祖母啊,我陪您難道不開心嗎?為什麼您好像恨不能把我扔出去一樣。

老夫人在她耳邊輕聲說道:「新婚燕爾的,不宜分別太久。」

秦葉悠的臉騰的就紅了,低著頭,什麼都不說了,被祁元修牽著走出了單府,身後是單家人欣慰的眼神。

等坐上馬車之後,秦葉悠就抽出自己的手,直接問道:「王爺演技這麼好,費了這樣一番力氣,把我弄回去,有什麼事情請直接說吧。」

祁元修嘴角彎出一個笑意:「你為什麼覺得我是演戲呢,或許我說的都是真的呢,或許是我真的想你了呢。」

「哼!」秦葉悠轉過頭,用自己的後腦勺表達自己的意見,她一點都不信。

祁元修嘆了一口氣,其實他說的都是真的,三天未見,他是真的想這個小女人了,知道她遲遲不歸,也還是在介意那天的事情。

「好吧,我找你回來,是因為有事情來了,需要你來陪我應戰!」祁元修把她的頭轉過來,看著她的眼神說道。

應戰?戰友?秦葉悠頓時來了興趣,她喜歡他這樣看到她,他們是可以並肩而立的人,而不是附屬關係。

祁元修看著她眼中的光彩,突然想起那天沈逸晨跟她說的話。

「她是可以站在你身邊,跟你並肩而立,可是這樣的女人也十分個性,不是那麼容易馴服的。」

祁元修看著她,眼神明亮,他要的就是這樣的女人,勇敢又強悍,聰明又伶俐。

「出了什麼事?又要我跟你出征嗎?」秦葉悠十分好奇的問道。

「北燕太子拓跋宏帶著公主拓跋雪兒來大魏,想要跟大魏聯姻。」祁元修淡淡的說道。

「聯姻?那不是文鳶公主的事情嗎?跟我們有什麼關係?」秦葉悠有些疑惑,然後由看了一眼祁元修,猛然醒悟過來。

所謂聯姻,大魏嫁過去一個公主,北燕自然要嫁過來一個公主。

「拓跋雪兒看上了你?」秦葉悠直接問道。

祁元修點了點頭,秦葉悠頓時氣得眼睛鼓鼓的,這個男人,怎麼這麼能招桃花?蘇嫣兒,徐可情,文如意,再加上現在的拓跋雪兒,他到底還有多少爛桃花債!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2章:一起應戰

20.5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