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公主看上誰了

第113章:公主看上誰了

「人家公主看上你了,這是好事啊,難道你還不願意?」秦葉悠揶揄他。

「不是公主看上去,而是皇上又看上我了。」祁元修平淡的說出這句驚天動地的話,秦葉悠斜了他一眼:」好好說話!」

祁元修一挑眉,這女人最近是越來越不把他放在眼裡里,在他跟前氣焰越來越高。

「皇上不過是想要在我跟前安插一個姦細罷了,而且我娶了北燕公主,怕是要寒了跟著我出生入將士們的心了。」

秦葉悠這才安靜下來,原來如此!

祁元修是對抗北燕的將軍,多少將士為此付出生命,他如果娶了北燕公主,怎麼對得起他們,皇上不惜豁出去自己的女兒,原來就是為坑害自己的弟弟。

大魏的子民是造了什麼孽,竟然遇到這樣一個不負責任的皇帝。

義憤填膺的秦葉悠,轉頭就對祁元修說道:「你放心,我一定儘力幫你把這事給攪黃了!」

祁元修笑了笑,輕聲說道:「有勞夫人了……」

秦葉悠臉一紅,故作不在意的再一次轉過頭去。

回到府里之後,祁元修並沒有讓她做什麼,他賴在梧桐苑吃了飯,飯後又陪著她喝了兩壺茶,最後竟然還想留宿,被秦葉悠趕了出去。

第二日也風平浪靜的,祁元修出門之前,還趕著過來跟她吃了一頓早飯,然後才離開。

秦葉悠納悶,不是讓她回來應戰的嗎?她雄心勃勃躍躍欲試呢,怎麼一直沒有動靜,害的她滿腔熱情無處發泄。

「秦葉悠,你給我出來!」

正在鬱悶著呢,突然聽到門口傳來蠻橫一聲,一聽居然是蘇嫣兒。

這女人作為祁元修的頭號粉絲,對祁元修身邊所有的女人都充滿了敵意,上一次來跟文如意打了一架。

好長時間不聽動靜,秦葉悠還以為她對祁元修死心了呢,聽這一生怒吼,秦葉悠覺得她熱情依舊啊。

秦葉悠坐在廳里,悠悠然喝著茶:「蘇嫣兒,文如意住在清風苑,你是不是走錯院子了?」

蘇嫣兒只往裡沖:「我就是來找你的。」

「綠蘿,紅袖,攔住她!」秦葉悠手一揮,綠蘿和紅袖就攔在門口。

「蘇嫣兒,你要是來打架呢,我可沒心情陪你,不如就讓我的兩個侍女在院中陪你過兩招?」秦葉悠淡淡的說道。

「秦葉悠,你怎麼還這樣悠閑,你到底有么有腦子?文如意還不夠,現在又來一個拓跋雪兒,你怎麼坐的住的?」

聽到蘇嫣兒這樣一副恨鐵不成鋼的口吻,差點笑出聲,感覺她這個奕王妃確實做的不到位。

「本王妃無能,不知道郡主有什麼建議?」她一副虛心求教的模樣。

蘇嫣兒驕傲的一仰下巴:「趁著皇上還沒有下旨,先把她殺了,一了百了,沒有後顧之憂。」

秦葉悠一個白眼翻過去,看蘇嫣兒胸有成竹的模樣,還以為她有什麼好辦法呢。

「好啊,一刀殺了拓跋雪兒,北燕再不濟,也有一個國家的尊嚴,到時候兩國難免開展,又有不少將士去戰死,民不聊生,郡主真覺得這法子可行?」

蘇嫣兒頓了一下,她確實沒有想到那麼遠,她的父親也是武將,她自然不願意開戰。

秦葉悠眼珠子一轉,然後說道:「郡主,這事還不一定能成呢,畢竟這北燕公主曾經跟醫藥盟副盟主曾經有過一段過往,皇上怎麼也得顧忌皇家顏面吧?」

蘇嫣兒眼睛一亮,直接問道:「是嗎?還有這事?」

秦葉悠好像猛然發覺自己說錯話一樣,趕緊說道:「郡主,這可是牽扯到公主名譽之事,郡主且不可亂說。」

蘇嫣兒冷哼一聲:「這個不要臉的女人,竟然敢覬覦元修哥哥,哼,我就要讓她好看,你不說,我自己去打聽!」說完就氣呼呼的轉身走了。

秦葉悠在後面喊道:「郡主,慢走不送哈。」

綠蘿走進來疑惑的問道:「王妃,您怎麼突然對郡主這樣客氣啦。」

「她可能會幫我一個大忙呢,怎麼能不客氣一下。」秦葉悠笑盈盈的說道。

拓跋宏和拓跋雪兒已經在皇宮裡住下來,拓跋雪兒還做著粉紅色的夢,期盼著嫁給祁元修呢。

自從在醫藥大會上見過祁元修之後,尤其是看著祁元修在眾目睽睽之下,抱著秦葉悠登上看台的時候,她就對這個男人一見鍾情了。

夢想著有一天,他能用他那結實的懷抱擁抱著自己。

自從在醫藥大會之後,她的名聲已經不行了,回到皇宮之後,整日以淚洗面,太后心疼她,也譴責拓跋宏怎麼能這樣利用自己的妹妹。

拓跋雪兒再也不想留在北燕了,拓跋宏跟她說可以和大魏聯姻,她可以嫁給祁元修的時候,她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一路從北燕到大魏,她還沉浸在震驚中,直到她住進了大魏的皇宮,這才終於踏實了,繼續做的美夢。

拓跋雪兒不知道啊等待她的是一場地獄般的噩夢。

皇上的御書房內,皇上和拓跋宏正在密謀著。

「皇上,這次聯姻,我們北燕可還是十分有誠意,誰娶到了雪兒,誰就擁有了我們北燕的支持,奕王難道能拒絕?」拓跋宏低聲說道。

「拓跋太子,你是不了解我這個皇弟,他可不喜歡被人挾持,拓跋太子,打的什麼主意,朕明白,你不必說的那麼好聽。」皇上不屑著說道。

「嘿嘿,皇上是明白人,拓跋宏自然是放心的,雪兒沒有什麼主意,嫁過去之後什麼都聽我的,到時候我們想要知道什麼,都不再話下了。」

奕王府。

「王妃,宮裡來人傳召呢,讓您即可進宮。」綠蘿匆匆進來彙報。

「誰的旨意?」秦葉悠已經習慣了,皇上這一家子人都喜歡突然傳召。

「是太后的懿旨。」綠蘿回答道,福伯早就派小順子來跟她說了個詳細。

秦葉悠想了一下,知道她等的事情,終於要來了,她起身讓綠蘿幫她更衣完畢。

剛剛走到怡然居門口,就看到祁元修走了出來。

「王爺要出門?」這段時間,祁元修好像很忙,整日早出晚歸的,她每天都難見他一面。

「我隨你一起進宮。」祁元修直接往前走去,秦葉悠悄悄觀察他的神情,他似乎不太高興。

兩人一起到了太后的寢宮,進去一看陣勢不小,太后,皇上,皇后,太子,就連文鳶也在。

這是要擺陣啊,秦葉悠心想,祁元修早就料到了吧,所以才要陪著她來。

見面之後行禮之後,太后笑著跟祁元修說了兩句話,寒暄一下,然後就直接對著秦葉悠而來:「王妃,你嫁入奕王府也一年多了,這肚子還沒有動靜,聽說府里有個姑娘住了多日了,你也不讓人家過門,可有這事?」

「母后,那姑娘在我府里只是借住而已,跟兒臣沒有任何關係,母后可不要亂點鴛鴦譜,免得影響人家姑娘的聲譽。」祁元修立即說道。

秦葉悠心想,這傢伙夠義氣,剛才這番話,要是被文如意聽到了,不知道會不會哭死。

太后冷哼一聲:「元修,你到時把你的王妃護的緊,好,我們不說那個姑娘,我們說說這次聯姻的事情,我聽說那北燕公主可是看上了你,這可不是我亂點鴛鴦譜,我看著這事不錯,奕王妃,這事你沒意見吧?」

秦葉悠看了太后一眼,看上去那麼慈祥的老太太,竟然道路這麼深。

她要是說行,那祁元修就得娶拓跋雪兒,她要是說不行,那就是反對太后。

「回太后,臣妾覺得這事,臣妾的意見可能不是最重要的,還要看北燕公主的意願,我們大魏男兒多出色,北燕公主到底有沒有看上奕王還不一定呢。」

祁元修悄悄看了她一眼。

皇后這時候也說道:「是啊,母后,公主看上奕王這事本就是傳言,咱們擅自定下來,萬一公主看上的是別人,到時候豈不是尷尬?」

太后疑惑的看了一眼皇上,不是說已經定下來了嗎?讓她來說服奕王和奕王妃的,怎麼聽皇后這個口吻,好像不太同意呢。

皇上也略帶不滿的看了一眼皇后,好端端的她添什麼亂?她有什麼目的?

皇后頂著眾人質疑的目光,笑著說道:「母后,後天本宮設宴歡迎北燕太子和公主,到時候會邀請所有的王爺皇子,北燕公主喜歡哪個,到時候自然會有所表現,不如我們確認一下公主的心意,然後再定這個事?」

太子這時候竟然也附和道:「兒臣也覺得母后這個辦法甚好,甚是周全,一來可以確認公主的心意,而來顯得我們大魏禮數周全。」

皇上皺眉看著太子,若有所思。

太后平時就喜歡太子,聽了他的話之後,點頭表示同意了,太子和皇后對視一眼,似乎還有眼神交流。

而這一幕全部落入文鳶的眼中,她憤憤不已的瞪了太子一眼。

秦葉悠這時候已經悄悄退到祁元修身後,她能明顯感覺到這裡的暗潮湧動,看來後天的宴會上,有熱鬧可看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3章:公主看上誰了

20.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