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4章:半夜救人

第114章:半夜救人

定下宴會的事情,秦葉悠和祁元修暫時接觸被迫納妾的危機。

秦葉悠正在看熱鬧呢,突然感覺到祁元修悄悄的在袖子裏握住她的手,她的心跳猛然加快一拍。

太后正被皇上,皇后和太子包圍着,竟然還能看到人群后這兩人的小動作。

她咳了一聲,帶着一些嚴厲說道:「奕王妃,不管元修娶不娶公主,你都要快點懷個孩子,哀家還等著抱孫子呢。」

秦葉悠低眉順眼的答應一聲:「妾身謹遵太后懿旨。」

面上十分恭順,心裏卻在腹誹,太後娘娘,您想抱孫子,宮裏那一群,您想抱那個抱那個唄,您跟前就站着大孫子太子殿下呢。

皇上也趁機奚落祁元修:「元修,是不是你的問題啊?既然奕王妃懂醫術,有什麼問題,就儘快調理一下嘛,朕現在都六個子兒了,你還一個沒有,朕也替你着急啊。」

祁元修拱手說道:「多謝皇兄關心,皇兄比我大十三歲,三宮六院十二妃,哪裏是臣弟比得上的,不過臣弟還年輕,有的是時間和精力,一定不會讓皇兄失望的。」

皇上的臉色頓時變得十分難堪,他本想在祁元修跟前炫耀一下自己的兒子多。

可是祁元修這一番話,說的好像他兒子多,只是因為他生的時間久,還有老婆多,跟他本人沒有多少關係,並且還含沙射影的他年紀大,沒經歷了。

太后一看這兩人之間的火星子又要起來,趕緊說道:「元修,這些事不是說說就行的,你跟王妃先回去吧,早日讓哀家抱上孫子是正事。」

祁元修和秦葉悠早就想要離開了,太后既然這樣說,兩人稍微客氣一下,立即轉身就走了。

出了太后的壽康宮,祁元修轉頭對秦葉悠說道:「今天表現不錯,看來你還是挺在意我的嘛,平時還不好意思承認呢。」

秦葉悠臉一紅,辯解道:「誰在意你啊,別自作多情了,我是為了自己着想,拓跋雪兒怎麼說也是公主,定然不能給你做妾,你要是娶她,肯定要先廢了我,我才不會讓這樣的事情發生呢。」

祁元修點了點頭:「還有點腦子。」

秦葉悠一聽這話,就知道在嘲笑她呢,氣哼哼的快走兩步。

祁元修慢悠悠的跟在她的身後說道:「走那麼快做什麼,難道真的是聽了太后的話,趕着回家造孩子?」

秦葉悠聽了這話,腳步一個踉蹌,差點摔倒,轉頭狠狠的瞪了祁元修一眼。

「王爺,我覺得自己剛才好像做錯了,我不應該阻止您去拓跋雪兒的,我應該支持您娶,不僅僅是拓跋雪兒,還有文如意,還有蘇嫣兒,您都娶了吧,這樣就能多子多福了。」

祁元修忽然鄭重的看着她,問道:「你呢,你不打算給我生個孩子嗎?」

秦葉悠一怔,她並沒有逃避,直接說道:「王爺,皇上為何一直對您虎視眈眈?太子為何一直想要擴大自己的勢力?」

祁元修明白她的意思,淡淡的說道:「自然都是為了皇權。」

秦葉悠點了點頭,相信祁元修已經明白她的意思了,她繼續往前走,輕聲說道:「如果我有孩子,我只希望他能過的平安順和,與世無爭。」

祁元修沒有出聲,秦葉悠知道他可能無法回答,他這個身份地位,側妃納妾是難免,老婆多了,孩子自然多,孩子多了,就要爭權奪勢。

秦葉悠不希望自己的孩子生存在這樣的環境中,所以她註定要離開。

「如果我說我只想要我們倆的孩子呢?」祁元修在她身後問道,聲音堅定。

後面的話他沒有說出來,如果我只要你,我只要你為我生孩子,你願意對我敞開心扉嗎?

秦葉悠驚訝的轉頭看着他,竟然讀懂了他的心聲。

她心裏想着,如果他只要她一個,如果他只和她生孩子,一生一世一家人,那麼她願意留在他的身邊,陪伴他一生一世。

可是這可能嗎?

他不是普通男人,他是祁元修,是奕王,是常勝將軍,這樣男人在這個時代,註定不會屬於某一個女人,所以她不存在奢望。

秦葉悠對着他微微一笑:「王爺,您還是先想想怎麼應對宴會上的事情吧。」

壽康宮內,祁元修和秦葉悠離開之後,皇后和太子也要離開。

文鳶突然說道:「文軒,你等一下,我有話要說。」

太子停了下來,疑惑的看着她,剛剛打算離開的皇后也停了下來,看着文鳶。

文鳶似乎不太願意讓皇后在這裏,可是又不好趕她走,只能當作看不見了,她拉着太子的手說道:「來,文軒,跟我一起跪下。」

太子和文鳶是一奶同胞的親姐弟,他雖然不明白文鳶要做什麼,還是隨着她一起跪在太後跟前。

「文鳶,你這是要做什麼?有什麼儘管跟皇祖母說就行。」太后說道。

「皇祖母,今日我和文軒想要求您一件事,我們的母妃已經在冷宮裏關了這麼久了,請您看來我和文軒為人子女的份上,讓我們去冷宮看望一下母妃吧。」

文鳶說着就給太后磕頭。

太后還沒有說什麼呢,太子竟然直接蹦起來反對:「皇姐,你瘋了嗎?父皇已經下令,誰都不能探望母妃的,你這是做什麼?」

皇后也跟着說道:「公主不必擔心,本宮已經派人關照你母妃了,她在冷宮過的很好,你不必擔心。」

「哼,你恨不能她死,有你的關照,我母妃怎麼會過的好?你不要再這裏貓哭耗子假慈悲了,我不吃這一套!」文鳶對皇后怒目而視。

「皇姐,你怎麼跟母后說話呢!」太子直接怒斥文鳶。

這一下更加惹怒了文鳶:「祁文軒,現在你是不是已經忘記誰是你真正的母后了?你竟然這樣冷血,枉費母后往日對你的疼愛!」

文鳶剛才就看到太子和皇后之間,有眼神交流,兩人關係似乎不錯,對於太子這種認賊作父的行為,她既憤怒又不齒!

「好了,文鳶,哀家知道你孝順,可是你父皇的命令也無能違抗,哀家會派人關照冷宮的,你就被擔心了。」太后又開始和稀泥。

文鳶緊緊的咬着嘴唇,不做聲了,用眼神無聲的斥責著太子。

奕王府,梧桐苑,夜深人靜,秦葉悠正在睡熟,突然感覺到有人進了房間,她猛然睜開眼睛,擁著被子坐起身來,發現來人居然是祁元修。

「趕緊收拾一下東西,跟我走。」祁元修的臉色十分凝重,她從未見過他這樣的表情,頓時有些緊張。

「去……去哪裏?這麼晚了。」秦葉悠一邊穿衣服,一邊問道。

「跟我去救個人!」祁元修見秦葉悠剛剛穿好衣服,一彎腰就把她抱起來,縱身一跳,直接飛檐走壁,快速出了奕王府。

秦葉悠剛剛從睡夢中驚醒,大腦都還不是很清明呢,被夜風一吹,頓時有些哆嗦。

「有些冷,你稍微忍耐一些。」祁元修用自己的披風把她裹住,緊緊的抱着她繼續飛躍。

秦葉悠不敢看腳下,只能閉着眼睛,躲在他的懷裏,任由他抱着自己飛檐走壁。

最終兩人在一處小院停下,祁元修拉着秦葉悠的手就衝進房間。

房間都一股濃重的血腥味,有人重傷大出血,秦葉悠的職業習慣發作,;立即作出判斷,然後什麼都不顧,直奔傷員而去。

這時候才看到追風也在房間里,他的身上也都是血。

旁邊的床上躺着一個男人,真是沈逸晨,他臉色蒼白如紙,氣息懨懨,命懸一線。

祁元修臉色是從來沒有過的凝重,他只對秦葉悠說了兩個字:「救他!」

還用你說!秦葉悠腹誹一句,然後就手腳麻利的開始做檢查,這人傷的太重了,內臟受損,多出大出血,必須要進行手術,而且是大手術,她一個人完成不了。

救人,還是保護自己,秦葉悠只猶豫了兩秒鐘,然後她問祁元修:「這人跟你什麼關係?對你來說重要嗎?」

「生死之交,關鍵時刻可以以命換命!」祁元修言簡意賅的說道。

「好,我明白了,他現在很危險,我可以救他的命,但是你要答應我兩個條件!」秦葉悠快速說道。

「我答應!」祁元修都沒有等秦葉悠說什麼條件,直接就答應了,秦葉悠一怔,看來這個人確實對他很重要。

「第一,我要你留下來幫我,第二,待會不管我拿出什麼,不管我做什麼,都不要問,以後也一句話都不要問,現在你再回答我一遍,能答應嗎?」秦葉悠問道。

「我都答應!現在可以開始了吧?」祁元修彷彿已經無法忍耐了。

「追風!你去門口守着!就算是天塌了也不能進來打擾,不準任何人進來。」秦葉悠不再多說一個字,直接下領命。

此時此刻,她身上的沉穩淡定的氣勢,讓祁元修和追風都很受震撼,彷彿她小小的身體里,隱藏着巨大的能量,可以安撫一切的能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4章:半夜救人

20.88%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