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交換秘密

第115章:交換秘密

追風立即走向門口,看到他關上房門之後,秦葉悠立即開始從空間內往外拿東西。

手術刀,剪刀,紗布,針線,無影燈,消毒液,注射器,血漿……

祁元修自詡見多識廣,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之人,看到這一幕也驚住了。

不過他很快就恢復平靜,早就知道她不一般的,只是沒有想到竟然還有這樣本領,她不讓問,他也就不問。

這時候秦葉悠已經拿着剪刀開始剪沈逸晨的衣服,她面色嚴肅沉靜,手法嫻熟,眼神專註,整個人似乎都散發出一種耀眼光芒。

當秦葉悠開始剪沈逸晨的褲子的時候,祁元修把剪刀接了過去:「我來,你忙別的。」秦葉悠點了點頭,直接把剪刀遞給他。

除掉衣服之後,就開始處理傷口,系統內的設備已經檢查出所有的傷口在哪裏,傷到什麼程度,秦葉悠按照輕重開始挨個處理傷口。

祁元修站在旁邊,做她的助手,這是他們第一次合作,竟然十分默契,有時候秦葉悠一個眼神,他就知道需要他做什麼了。

整整五個時辰,終於做完了全部手術,秦葉悠累倒眩暈,硬撐著最後又為沈逸晨做了全身檢查,血壓,心跳都正常,就等他醒來了。

「他的命應該能保住了。」秦葉悠轉頭對祁元修一笑,然後就感覺到眼前一黑,直接暈了過去。

祁元修看到她搖搖欲墜之時,立即就沖了過來,一把摟住了她,心疼不已,她這是累暈了啊。

秦葉悠醒來之後,發現自己躺在一個陌生的環境中,心裏一驚,一轉頭看到祁元修正靠在床頭打盹,於是又放心的躺了回去,想了想不行,還得起來。

「醒了?再睡會吧吧。」祁元修睜開眼睛,還帶着濃濃的鼻音,看來是一直守在這裏。

「不行,我得去看看那人,他醒過來沒有?」秦葉悠估計祁元修沒有帶她回去,應該還在那個小院裏。

「沒事,你再休息一會兒吧,那邊有追風守着,沈逸晨已經醒來了,喝了一點水,吃了你留下的藥片,又睡著了。」祁元修又扶着她躺下來,為她拉好被子。

屋子裏燒着地龍,十分溫暖,秦葉悠躺在裏面,祁元修就躺在她身側,微微閉着眼睛。

他身上好聞的寒梅氣息,若有若無的縈繞着她,她悄悄睜開眼,看着這張近在咫尺的俊臉,他呼吸均勻,應該是睡著了吧?

秦葉悠伸出手大膽的隔空描摹着他的臉型,暗自感嘆,老天爺真是不公平,他在捏造祁元修的時候,肯定是花費了不少心思,精緻而成。

「睡不着了?」祁元修突然睜開眼,淡淡的說道,她的手還懸在他的臉上方。

秦葉悠臉一紅,收回了手,垂下眼眸不敢再看他,然後再悄悄抬眼,發現他還在看着她,空氣中似乎有無數的分紅泡泡在飄散。

靜謐的環境,兩人面對面躺在溫暖的被窩了,可以聞到彼此身上的氣息。

這氣氛有點危險!秦葉悠腦中的警鈴響了起來,為了保險起見,她趕緊找個無關的話題。

「我們剛才救的那個人是誰啊?」問完之後,想起祁元修那麼凝重的表情,她又補了一句:「要是不方便說也可以不說。」

她自己也有秘密,生怕知道了別人的秘密,也要告訴自己的秘密。

「他叫沈逸晨,你管理的王府財產都是面上的,他幫我管理的都是暗中的財產。」秦葉悠正在糾結呢,祁元修已經開始回答了。

「暗中的財產?比我現在的管理的多?」秦葉悠沒有想到他這樣坦白,作為他的正牌夫人,竟然不知道他還有別的財產。

「你現在手下管理的財產,趕不上沈逸晨管理的十分之一。」祁元修輕笑一聲說道。

秦葉悠驚呆了,趕不上十分之一?要知道她現在手中的田產鋪子已經要數不清了。

「你竟然這麼有錢啊?怪不得皇上一直不放過你,他是不是知道?」

秦葉悠忍不住想到了清朝的和珅,和珅摔倒,大清吃飽,祁元修的這麼多財產要是被皇上知道了,肯定會眼饞啊。

沒有想到祁元修搖了搖頭:「沈逸晨管理的財產,主要用于軍隊補給,我父皇留給我一支暗軍,這些年都是我自己養著的。」

祁元修居然還有一支暗軍?

秦葉悠想了想,小心翼翼的說道:「你今日跟我說這麼多秘密,你的暗中財產,你的暗軍,以後不會殺我滅口吧。」

要知道他現在擁有的這些,讓他完全可以有能力分分鐘就造反啊。

祁元修輕聲一笑:「說不定哦,一個不小心讓你抓到我的把柄了,你現在擁有我這麼大的秘密,是不是突然覺得無所無懼了。」

秦葉悠忽然明白過來,祁元修的用意了,因為他知道自己的秘密,見識了她從空間中娶東西的能力。

為了不讓她有心裏負擔,所以就把自己這絕密的事情告訴了她,她突然感覺到心裏暖暖的,他不但為她守住秘密,一句話都不問,還為她減輕心裏負擔。

「你這樣一心為國為民,能力又甩那個皇上八條街,當初先帝為何不讓你做皇帝?你如果當了皇帝,大魏子民的幸福指數不知高多少!」

「當初因為我的身份不行,我娘沒有名分,我在宮裏也沒有勢力,父皇也有他的無奈。」祁元修輕聲說道,語氣竟然沒有絲毫的抱怨。

秦葉悠想起之前他說過的,年幼時失去母親,被接到宮裏,由現在的太后撫養,太后自己有兒子,對他又能善待多少。

她突然有些同情他,伸出手輕輕的撫摸着他的臉,柔聲說道:「其實那個破皇帝,也沒有什麼好做的,歲月靜好,安寧祥和,過完此生就很好。」

他們在這個小院待了兩天,沈逸晨的傷勢大好,祁元修找人精心伺候着,宴會就要開始了,他們必須要回去了。

宴會設在清華苑。

幾位王爺,還有眾皇子,果然都在,眾人落座之後,太后,皇后和皇上這才入座。

拓跋宏和拓跋雪兒的位置正好在祁元修和秦葉悠的對面。

拓跋宏帶着陰險的笑容看過來的時候,秦葉悠毫不客氣的給了拓跋宏一個白眼,有這傢伙在的地方,絕對沒有好事。

拓跋雪兒含情脈脈的看了一眼祁元修,有些羞澀的說道:「奕王,好久不見,您可安好?」

「本王很好,只是本王不記得曾見過公主殿下。」祁元修平淡的說道。

拓跋雪兒一怔,臉色有些難看,勉強說道:「王爺真是貴人多忘事。」

她很想跟他說,就在醫藥大會上,我們同坐在台上的,可是她不敢,她在醫藥大會並不光彩。

「公主殿下或許不知,我這皇叔是有名的寵妻狂人,他眼中看不到別的女人,不過像公主這樣的美人,一般人見過之後,就很難再忘懷了。」

太子替拓跋雪兒打圓場,拓跋雪兒對他微微一笑,表示感謝,太子笑的十分得意。

拓跋宏沒有理會秦葉悠的白眼,他的目光都在文鳶身上,文鳶就坐在太後身邊,伺候着太后,突然感覺到有人一直在注視自己,一抬頭,就看到拓跋宏猥瑣的目光。

她只感覺到噁心,趕緊冷著臉,扭過頭,再也不往那個方向看一眼了。

秦葉悠邊吃東西,邊觀察著眾人的反應,看到拓跋宏一直朝文鳶拋媚眼,噁心的不行,低聲說道:「拓跋宏難道真的看上文鳶了?文鳶這是造的什麼孽!」

「哼,他看中的並不是文鳶,而是文鳶的這位置,你別忘了,文鳶可是太子的親姐姐,還有太后的寵愛,他要是娶了文鳶,對他有百利而無一害。」祁元修分析到。

秦葉悠聽了之後,更加生氣了,她壓低聲音說道:「絕對不能讓文鳶嫁給這個畜生,她已經夠可憐的了。」

祁元修也跟着嘆了口氣:「這還是要看文鳶自己啊。」

宴會上,眾皇子都對拓跋雪兒十分殷勤,拓跋雪兒卻一直含情脈脈注視祁元修。

拓跋宏一直找機會跟文鳶說話,文鳶為了顧忌禮儀,不得不回應一二。

秦葉悠一邊看熱鬧,一邊吃美食,感覺心情很好,不知不覺多喝了兩杯,祁元修並不阻攔,嘴角帶着笑意,他還惦記着她喝醉了的可愛模樣呢。

秦葉悠端著酒杯,輕聲對祁元修說道:「按照你的分析,現在這些皇子對拓跋雪兒大獻殷勤,肯定也是為她背後的勢力咯。」

祁元修點了點頭:「嗯,聰明點了,娶了拓跋雪兒,背後就是整個北燕的支持,這些皇子平時明爭暗鬥的,這樣好的機會怎麼會放過。」

秦葉悠轉頭看了四周,突然覺得十分沒有意思,宴會上這些人是不是每個人心裏都有一個小算盤,感情,婚姻都可以成為利益交換的籌碼。

「我累了,想要出去透透氣。」秦葉悠低聲對祁元修說道。

「我陪你去。」她現在已經微醉了,祁元修可不放心她這樣出去。

拓跋雪兒看到這兩人低頭說話,頭靠頭十分恩愛的模樣,她覺得十分刺目,端著酒杯就站起來說道:「王爺,雪兒敬您一杯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5章:交換秘密

21.0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