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第117章: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皇姐,實不相瞞,今天我們來有事要跟你說。」太子突然說道。

「有什麼話就直說吧,不必繞彎子了。」文鳶對自己的這個弟弟失望之極,明顯不願意跟他說話。

「現在拓跋雪兒住在你這裏,你接觸她的機會多,我們想讓你勸勸她,選擇跟我聯姻。」太子直接說道。

文鳶驚了一下,不僅僅是因為太子的話,還是因為他的態度,一點感情都沒有。

他說的可是自己的婚姻啊,是選擇要跟自己共度一生的人啊!

怎麼能說的如此平靜理智,好像只是選個士兵一樣平淡,他這樣輕視感情的態度,跟皇上一模一樣,在他們眼中,只有利益和權勢,所有的一切都是可以用來交換的東西。

文鳶冷笑一聲,問道:「給我一個幫你理由。」

「拓跋雪兒背後是整個北燕的支持,如果有了她背後的勢力,我的太子之位就穩固了,等父皇百年之後,我將士大魏的新一任君主。」太子在自己的姐姐面前,絲毫不掩飾自己的野心。

文鳶嘆了一口氣:「文軒啊,婚姻之事,豈可如此兒戲,你選的可是要陪伴你一生的人啊,別說拓跋雪兒心裏惦記着奕王,就是你自己的心裏,真的喜歡拓跋雪兒嗎?」

她的話似乎讓太子極為不耐煩,他揮舞著雙手說道:「什麼喜歡不喜歡的,有什麼用,你和庄長青曾經也是真心相愛,他知道你的情況之後,不還是退婚了嗎?」

「太子,你住口!」皇后竟然直接呵斥了太子一聲。

太子這句話就像是一把刀子一樣,直接插進文鳶的心臟,庄長青是她這一生唯一愛過的男人,可是新婚之夜,他發現了她的秘密之後,臉上不加掩飾的震驚,讓她的心瞬間碎成了碎片。

這件事成了她心口永遠的痛。

太子臉上閃過一絲悔色,知道自己剛才的話說的重了,他咳了一聲,低聲對文鳶說道:「皇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你的親弟弟,我希望你能幫我一把。」

「你想讓你皇姐幫你什麼?」身後突然響起一個威嚴的聲音。

眾人一驚,轉頭一看,不知道什麼時候,皇上已經站在門口了,皇后,太子還有文鳶,趕緊給皇上行禮。

皇上一擺手說道:「都平身吧,太子,朕剛才問你的問題還沒有回答呢,你想讓你皇姐幫你什麼?」

太子頓了一下,不確定皇上到底聽到多少內容,正在遲疑着呢,突然聽到文鳶說道:「還能有什麼,文軒之前惹皇祖母生氣,這不是求着我在皇祖母跟前給他美言兩句嗎?」

皇上點了點頭說道:「原來是這樣,太子,你應該把心思多用在正事上,這樣不用別人美言,你皇祖母也會高興的。」

太子垂首肅穆,恭敬說道:「父皇教訓的是,兒臣一定謹記。」

「行了,沒事就先回去吧,我跟文鳶說兩句話。」皇上淡淡的看了他一眼,然後就讓他離開了,皇后也趁機告辭離去了。

眾人離去之後,文鳶問道:「父皇,您有什麼話要對兒臣說?」

皇上看了一眼西廂房,說道:「拓跋雪兒住在你這裏,最近可有什麼異常,見過什麼人沒有?」

原來還是為了拓跋雪兒來的,文鳶在心裡冷笑一聲。

「公主在我這裏住着很好,並沒有什麼異常,宴會之後,她情緒似乎有些低落,誰都沒見,整日把自己關在房間里。」

文鳶有些同情拓跋雪兒,她知道愛而不得的感覺,真心不想她被皇上或者太子打擾。

「文鳶,你去吧公主叫來,不管怎麼說,她遠道而來是客人,朕總要過問兩句的餓。」皇上把話說的冠冕堂皇,文鳶無法,只能派人去把拓跋雪兒喊來。

拓跋雪兒這兩日已經憔悴很多,皇上關切的問道:「公主怎的如此憔悴,有什麼事可以跟朕說,朕一定為你主持公道。」

「多謝皇上關心,雪兒在這裏住的很好,沒有什麼事。」拓跋雪兒低着頭回答道。

「公主眼神紅腫,滿腹心事的樣子,你以為朕看不出來嗎?在大魏的國土上,沒有朕做不到的事,公主有難處,儘管告訴朕。」

拓跋雪兒抬頭看着皇上,哽咽了一聲,然後猛然跪下說道:「既然如此,雪兒就在這裏懇求皇上,為我和奕王賜婚。」

皇上眼神一冷,他特意來關心她,暗示她自己才是這個國家最強大的人,拓跋雪兒竟然還是選擇祁元修,看來她確實是愛上了那個男人。

「拓跋雪兒,來大魏之前,你皇兄沒有跟你說過什麼嗎?朕可以幫你,但是你要怎麼報答朕呢。」皇上盯着拓跋雪兒,眼神銳利。

拓跋雪兒愣了一下,這才真正明白皇上的用意,想起他之前偽善的嘴臉,感覺一陣噁心。

可是心頭浮現祁元修的身影,她終於狠了狠心說道:「只要皇上為我和奕王賜婚,我心甘情願服從皇上的任何安排。」

皇上緊盯着她的眼睛:「你這樣愛慕奕王,你能做到背叛他嗎?」

「我願意,只要能得到他,我願意做任何事。」拓跋雪兒的心靈在執念之下逐漸扭曲。

「奕王已經有王妃,你嫁過去也只能是側妃,這樣你也願意?」皇上繼續追問。

「我願意!」拓跋雪兒一口答應,皇上的雙手緊緊握成拳,作為一個男人,他十分妒忌祁元修,竟然有女人為了他可以這樣不顧一切。

而他反而什麼都沒有做,甚至還當眾讓拓跋雪兒下不來台,他憑什麼!

「好,我答應你,我會為你和奕王賜婚,你記住自己說過的話。」皇上說道。

拓跋雪兒狂喜,用力點頭,來之前憔悴不已的臉色,現在已經閃著光芒,眼睛也亮閃閃的。

太后又召見祁元修和秦葉悠進宮。

兩人來到宮中,下了馬車,前往壽康宮,這一日大雪紛飛,秦葉悠曾經沒有見過這麼大的大雪,十分興奮,連傘都不用撐了,在雪地里旋轉跳躍。

興奮之下,沒注意腳滑,差點摔倒,在旁邊守護的祁元修,眼明手快的一把扶助了她,笑着說道:「都是做王妃的人了,還像個孩子一樣。」

秦葉悠淡淡一笑:「好久沒見這樣的大雪了呢。」

祁元修牽住她的手,就再也沒有放開,兩人牽着手在慢慢往前走着。

走了一段路之後,兩人的肩頭落了一層白雪,因為天氣寒冷,雪並沒有融化。

祁元修抬起手,想要幫秦葉悠把她頭上的雪弄掉,可是卻突然停下了手,牽着她的手有直接往前走去。

秦葉悠疑惑的看着他一眼,發現他帶着淡淡的笑意,問道:「你笑什麼?」

「我們現在的狀態,讓我想起一句話,執子之手與子偕老,這樣我們是不是就算白頭偕老了。」祁元修柔聲說道。

秦葉悠轉頭看了一眼,果然兩人頭頂的白雪,真的像是白頭偕老了呢,天寒地凍,只有他的手是溫暖的,如果可以一直這樣牽着手,一直走下去,好像也不錯。

壽康宮內,這一次人來的更全,皇上,皇后,太子,竟然還有拓跋宏和拓跋雪兒。

在祁元修和秦葉悠來之前,這裏的人已經進行了一場對決。

拓跋宏提出想要娶文鳶公主,被太后給拒絕了。

「哀家年紀大了,沒幾年活頭了,就只有文鳶這丫頭最知道怎麼照顧哀家,她走了,哀家也活不成,拓跋太子,您忍心把她帶走嗎?」

拓跋宏自然不能說,你死不死跟我有什麼關係,我只想要文鳶背後的勢力而已,雖然這是他心裏真是想法。

拓跋雪兒一直沒有出聲,她心裏有底,就等著祁元修來了。

祁元修和秦葉悠走進來的時候,就感覺到異樣的氣氛,兩人請安之後。

皇上不再迂迴,直接說道:「奕王,拓跋公主對你一往情深,為了我們兩國交好,也為了成拳拓跋公主的一番深情,朕為你倆賜婚,稍後有聖旨送到奕王府。」

拓跋雪兒的願望終於成真,心中狂喜,立即跪下說道:「多謝皇上的成拳。」

「本王不願意!」祁元修冷著臉,直接回絕道。

皇上一怔,隨即暴怒的說道:「祁元修,你這是公然抗旨嗎?」

「臣弟不敢抗旨,臣弟只愛王妃一人,不願耽誤公主。」祁元修的口吻裏帶着一股不容置疑氣勢。

拓跋雪兒雙手緊緊握成拳,自己已經這樣卑躬屈膝了,他為何還是不願意接受她?她有哪裏比不上秦葉悠的?

「元修啊,你和王妃成親一年多,也沒有子嗣,該娶個側妃了,公主殿下金枝玉葉,對你用情這樣深,你就同意了吧。」太后勸慰道。

她既然已經替文鳶拒絕了拓跋宏,如果祁元修再拒絕拓跋雪兒,恐怕真的會撕破兩國之間的脆弱關係網,所以也竭力勸說祁元修。

「太后,拓跋雪兒,沒有資格做側王妃!」蘇嫣兒突然出現在門口,大喊一聲。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7章: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21.4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