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計謀

第118章:計謀

拓跋雪兒猛然轉頭瞪着站在門口的陌生女子,她並不認識這個女人,不知道她為何出現在這裏阻止她的好事。

「嫣兒,你怎麼來了?瞎胡鬧什麼?」太後有些不滿的對蘇嫣兒說道。

在場所有的人當中,只有秦葉悠十分淡定,她知道自己的早已佈下的棋子,現在終於發揮作用了,只是不明白為何發揮的這麼慢。

她本以為以蘇嫣兒的暴脾氣,知道拓跋雪兒的醜事之後,肯定會第一時間就給爆發出來。

「皇祖母,嫣兒並沒有胡鬧,嫣兒說的都真話,當初在醫藥大會上,北燕被奪取參賽資格,拓跋宏把拓跋雪兒半夜送到醫藥盟副盟主的房間,這才得到參會資格。」

這句話就像是個炸彈,當場暴躁,出了在場的祁元修和秦葉悠,所有人都震驚住了,每個人臉上的表情都十分精彩。

當事人拓跋雪兒面無血色,她顫抖著尖聲為自己辯解:「我沒有,我真的沒有,不信,我可以驗身證明清白。」

她越是極力辯解,越是顯示出她的心虛。

太后和皇上都變了臉色,這北燕也太過分了,竟然把一個不貞潔的公主送來和親,這件事就是欺騙。

「拓跋宏,你敢欺騙朕!你我兩國的聯姻,就此解除!」皇上怒聲斥責道。

拓跋宏也有些措手不及,只得說道:「皇上,您怎麼能相信一個小丫頭的言辭,我可以用生命保證,雪兒還是完壁如初的,那些都是謠言。」

「就算是完璧,可是被人傳出這樣謠言的女子,我們大魏也不要,一個女人最重要的就是名聲了,她這樣的名聲,嫁入我們大魏,豈不是讓我們遭到恥笑。」

太后冷著臉,斷然決絕道,不給拓跋雪兒一點機會。

之前一直對拓跋雪兒十分殷勤,刻意營造自己是她拓跋雪兒藍顏知己形象的太子,這時候也沉默了,他沒有表態,是因為他在衡量,值不值的為了拓跋雪兒背後的勢力,而忽略她的這個污點。

皇上一句,就此解除聯姻,直接破滅了他最後一點想法。

就在此時,皇上身邊的李公公進來說道:「皇上,幾位御史大人在求見,他們聯名要求,不能跟北燕公主聯姻,不要大魏為此受辱。」

就連外臣都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秦葉悠這時候終於知道蘇嫣兒為何現在才有行動了,原來她去動員大臣們了,這一步走的很好,這個棋子很合格。

皇上冷著臉跟李公公說道:「你去跟那些大臣們說,朕已經取消了跟北燕的聯姻,我們不會娶他們的公主,咱們的公主也不會嫁到這樣不講信用的國家。」

李公公答應一聲,轉身出去了。

「我們北燕好心好意前來聯姻,想要兩國一直交好,你們大魏推三阻四,現實不肯嫁公主到我們北燕,現在為了拒絕雪兒的聯姻,竟然這樣侮辱我們,從吃之後,我們北燕跟大魏勢不兩立!」

拓跋宏見大勢已去,放下狠話之後,拉着拓跋雪兒就玩外走去。

拓跋雪兒還不舍的祁元修,她回頭十分幽怨的看了一眼祁元修,發現他根本就沒有往這邊看,而是帶着笑意,看着身邊的奕王妃。

她頓時更加傷心,她的生死與他來說,都無關緊要吧。

「皇兄,我們這就走了嗎?」拓跋雪兒小聲說道。

「不走幹嘛,還要在這裏繼續丟人嗎?」拓跋宏轉頭吼了一聲,拓跋雪兒就不敢出聲了,滿心都只剩下絕望,她知道自己此生算是完了。

秦葉悠看着那個踉蹌的白色身影,跟隨在拓跋宏的身後,轉過拐角消失,心裏有些同情,這個可憐的女孩子,一生都沒有自由,雖然身為公主,活得不如一個平民的女兒。

祁元修和秦葉悠從壽康宮中出來之後,秦葉悠還在想着拓跋雪兒的悲慘命運,沒有注意到旁邊的祁元修正在注視着她。

「其實蘇嫣兒是你指使的吧?」祁元修突然問道。

「啊?什麼指使?她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怎麼會聽我的指使?」秦葉悠裝傻。

「呵,你這個小狐狸,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最近已經把蘇嫣兒的戰火轉移到了文如意身上了吧?你還不能指使她?她在你身邊什麼都折騰不出來吧。」

秦葉悠回味了一下他的話,喃喃說道:「我怎麼聽着這話也不像是好話啊,我在你看來,就是這樣的形象嗎?」

祁元修微微一笑:「你想多了,我這是在誇你呢,我就喜歡你這個樣子。」

突如其來的土味情話,讓秦葉悠有些猝不及防,就紅了臉,低聲說道:「我信你個大頭鬼!」

「秦葉悠,你剛才說什麼?我看你現在是越來越大膽了,不但敢經常直呼我名字,還敢當着我的面罵我了,是不是欠收拾了?」祁元修故意做出生氣的模樣。

秦葉悠笑着說道:「王爺教訓的是,我太不應該了,以後我絕對不能當着你的面罵你了。」說完之後就好像佔了什麼便宜一樣,笑着跑遠了。

祁元修在背後喊道:「你什麼意思?在背後也不能罵我!」換來的是秦葉悠的哈哈大笑。

拓跋宏帶着拓跋雪兒灰溜溜的離開的大魏京城,祁元修有些不放心,吩咐侍衛寒星:「拓跋宏這人十分小心眼,睚眥必報,他這次在大魏受辱,無功而返,怕是不會甘心,你找人跟在後面跟着,有什麼消息立即回來彙報。」

寒星領命而去,很快傳來消息,拓跋宏帶着拓跋雪兒離開京城之後,第一天的夜裏,拓跋雪兒悄悄的離開馬車隊,獨自不知道去了哪裏。

祁元修想了一下,那個軟弱的女孩子,掀不起什麼風浪,不用管她,囑咐寒星,繼續盯着拓跋宏,別的不用管。

第二天又傳來消息,拓跋宏的車隊減緩了速度,而且派出去一些侍衛,應該是為了去尋找拓跋雪兒了。

第三天依舊是車隊緩慢前進,甚至在一個小鎮停頓了一整天休息。

這時候祁元修瑞敏的察覺到,有什麼異常發生了,就算是尋找拓跋雪兒也不至於會找這麼久,而且以拓跋宏那自私自利的性格,現在拓跋雪兒根本就沒有利用價值了,他還會願意這樣大費周折的去尋找?

「寒星,你吩咐下去,今夜再去探,無論如何要確定拓跋宏是不是在車隊中。」

寒星剛剛領命而去,宮裏就傳來消息,讓祁元修即可進宮。

「什麼,文鳶失蹤了?」祁元修從皇上那裏聽到這個消息時,猛然一驚,馬上就想到拓跋宏。

「奕王,朕命你趕緊尋找文鳶的下落。」皇上直接說道。

「公主失蹤,這是皇宮內的事情,屬於內衛職責,不屬於本王的職責,本王怕是愛莫能助。」祁元修直接拒絕。

「奕王!文鳶難道不是你的侄女嗎?這是影響她聲譽的事情,朕能交給別人去處理嗎?你作為她的皇叔,責無旁貸!」

「皇上何必推卸責任,這件事定然跟拓跋宏脫不了干係,當初要不是皇上同意聯姻,就不會有這些事,現在責無旁貸的人,不是我!」祁元修也生氣了,毫不客氣的說道。

御書房內就只剩下他們兩個人,祁元修也無所顧忌,他沒好意思說的太直接,皇上這就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皇上被氣的頭頂冒煙,偏偏他又沒有那個膽子跟祁元修撕破臉,何況這件事他心虛,當初明明是他要通過聯姻來對付祁元修。

可是最後卻害了自己的女兒,而且還遭到眾大臣的譴責,他心中的憋屈可想而知。

這時候皇后和太后突然求見,這兩人都是為了讓祁元修營救文鳶而來。

太后一直疼愛文鳶,文鳶失蹤,她着急讓祁元修去救,合情合理。

可是皇后居然也來求情,她和文鳶不是一直水火不容的嗎?

「奕王,我們都知道文鳶的失蹤或許跟拓跋太子有很大關係,你在北疆跟他交戰多年,對他了解,本宮請求你一定要救救文鳶。」

皇后說的情真意切,眼中還有點點淚光,這焦慮的神情,不像是假的,連皇上和太后看了都既震驚又感動。

祁元修卻十分平靜,終於點頭答應道:「皇後娘娘言重了,臣弟定當竭盡全力。」

祁元修並不是不想救文鳶,皇上的一眾兒女中,也就文鳶還稍微純真一些,沒有被權勢和利益熏黑了心。

一個公主想要在宮中突然失蹤,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情,肯定有人幫他。

祁元修分析,如果幕後黑手真的拓跋宏,那麼他很有可能是在宮裏居住的這段時間,就已經買通了公主身邊的侍衛或者侍女。

祁元修帶着人來到地牢,這裏有兩間牢房裏關着文鳶公主身邊的侍衛和宮女,獄卒們已經審訊了好幾論,什麼都沒有問出來。

宮女們當時被知道被什麼暈倒了,侍衛們也說沒有發現公主離開的蹤跡。

祁元修讓獄卒把這些宮女還有侍衛都集中在一起,他環視一周,眼神鋒利,讓人敢直視。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18章:計謀

21.6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