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一筆勾銷如何

第122章:一筆勾銷如何

東方昱簡直是一點都不怕死啊,就是秦葉悠也不敢這樣觸摸祁元修的逆鱗。

這句話,簡直就是祁元修的死穴!

他猛然抽出長劍,冷冷說道:「東方昱,上次沒有殺了你,那是因為你的僥倖!」

一邊說着一邊直奔東方昱而去,東方昱眼神一冷,立即應戰。

很快就打的沒有了蹤影,秦葉悠一頭黑線,終究還是打起來了,這兩個人絕對八字不合,每次見面總得打一場。

一個是谷主,一個是王爺,都是身份顯赫之人,幼稚起來,還不跟個孩子。

碧兒在旁邊冷眼打量著秦葉悠,那眼神讓她十分不舒服,好像恨不能也要跟她打一架一樣,秦葉悠沒有那麼幼稚,懶的理她。

拿着解藥慢慢回到馬車上等祁元修,她知道這倆人雖然都想弄死對方,可是誰也弄不死誰。

車夫疑惑問道:「王妃,我們這是要回去嗎?王爺呢?」

「你家王爺跟人家打架去了,我們等一下吧,再等一刻鐘不回來,咱們立即走!」秦葉悠沒好氣的說道。

她沒時間跟這倆幼稚鬼浪費時間了,文鳶還等着她的解藥回去救命呢。

過了一會兒,突然聽到車夫一聲驚呼,秦葉悠十分淡定的掀開馬車窗帘看了一下,不出所料看到祁元修衣衫襤褸的回來了。

「怎麼說,你也是個王爺,能不能注意點形象。」秦葉悠打量著祁元修。

祁元修整理一下衣服說道:「東方昱比我更慘不忍睹,這小子太陰了,每次都用毒,不然我定然取他小命!」

秦葉悠笑了一下,故意揶揄她:「別弄死他了,你們就這樣相愛相殺也很有情趣。」

「誰跟那傢伙相愛相殺!秦葉悠,你也皮痒痒了是不?」祁元修怒氣沖沖問道。

「啊呀,突然很累了,我要眯一會,王爺到了皇宮記的叫我。」秦葉悠一點不怕他,微微閉上眼睛,

到了皇宮,太后,皇后和皇上已經在眼巴巴等著了,都齊聚在文鳶的宮裏。

見到祁元修和文鳶回來,幾個人立即站起來,太后忍不住問道:「元修,怎麼樣,拿到解藥了嗎?」

「母后,解藥已經拿到了。」眾人都鬆了一口氣,皇后眼眶一紅,差點哭出聲來。

太后看到祁元修衣衫襤褸,以為他是為了拿到解藥,才弄成這樣的,一時感動,握住祁元修手說道:「元修,辛苦你了,你把文鳶救回來,這又為她取得解藥,等文鳶醒了,定然讓她好好感謝你這位皇叔。」

皇上一聽這話心裏很不是滋味,太后這番話,無意間倒是指出了他的無能。

「既然已經拿到解藥,那就趕緊為文鳶服下吧。」皇上倨傲的說道,態度跟之前完全不一樣了。

早就習慣了他的過河拆橋,祁元修和秦葉悠都面無表情,不願搭理他。

秦葉悠說道:「妾身這就為公主服藥治療,太后,皇上,皇後娘娘,請暫時迴避一下。」

皇后立即警惕的說道:「我是文鳶母后,應該沒有什麼好迴避的,奕王妃,請開始吧。」

祁元修知道了秦葉悠的秘密,知道她要做什麼,立即說道:「皇後娘娘,葉悠治療的時候,需要絕對安靜的環境,還請您諒解。」

太后不耐煩的說道:「皇后,你留在這裏能有什麼用,跟哀家一起出去吧。」

她知道皇後跟文鳶向來水火不容,以為皇后想要留下,打算對文鳶不利,所以立即就要把皇后弄出去。

秦葉悠從空間內出去一些營養液,然後混著解藥,直接用注射的方式,把解藥注入文鳶的體內,這樣有助於藥物的吸收。

一邊打着點滴,她一邊為文鳶坐着熱療,促進血液循環,更加速了毒藥解毒的效果。

一瓶點滴打完,秦葉悠取出銀針,開始為文鳶針灸,最後直接把她體內的毒血給放了出來。

最後她把帕子用冷水浸濕,輕輕為文鳶擦拭她剛才溢出的冷汗,然後就耐心的等在病床前。

過了許久,突然看到文鳶的手動了一下,她猛然抬頭,就看到文鳶慢慢睜開了眼睛,默默無語的看着秦葉悠,眼神悲傷。

秦葉悠看到文鳶瘦弱的模樣,十分同情這命運坎坷的女孩子,緊緊握住她的手,柔聲說道:「別怕,現在好了,什麼事都過去了。」

文鳶無聲的點了點頭,眼淚順着眼角流下來,秦葉悠給她倒了一杯溫水,輕輕喂着她喝下去了。

「文鳶,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沉浸在過去,就永遠無法享受現在,你明白不?」秦葉悠輕聲說道。

文鳶看着她,過了一會兒,似是明白了她的意思,又點了點頭,沙啞著嗓音說道:「是我太傻……明知道不客氣,卻拗不過……自己的心。」

秦葉悠緩緩嘆了一口氣:「你說的我懂,只是經過這一次,如果我們沒能救出你,以你的性格,我知道你肯定選擇一死了之,可是你的人生還都沒有開始呢。」

文鳶默默流淚:「我知道了,當我決定要死的那時候,我也覺想過,我這一生就這樣完了嗎?還是有些不甘心的。」

秦葉悠見她點了點頭,知道她肯定是想明白了,也不再多說什麼:「你睡會吧,我去外面跟太后還有皇上說一聲。」

看到秦葉悠推門出來,眾人立即起身望着他。

「公主已經無礙了,現在還睡着,找人守着既可以,不要打擾她。」秦葉悠緩緩說道。

眾人都鬆了一口氣。

皇上也笑着說道:「這一次奕王也奕王妃辛苦了,朕重重有賞。」

祁元修淡淡說道:「這都是臣弟該做的,而且也是為了文鳶這孩子。」

言外之意,老子不稀罕你的賞賜,而且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文鳶,不是因為你。

皇上立即變了臉色,祁元修和秦葉悠根本懶的搭理,說起來,這一切其實都是皇上自己作出來的,希望他以後能好自為之,不要再禍害自己的孩子了。

終於回到了奕王府,兩人都有些感嘆,最近真的是很少在府里。

從解救文鳶,到去藥王谷尋求解藥,兩人已經好久沒有好好在府里待過了。

秦葉悠回到梧桐苑,舒舒服服的泡了一個熱水澡,換了一身輕軟舒服的長裙,懶懶的依靠在貴妃軟塌上,房間里的地龍燒的十分暖和。

秦葉悠感嘆道:「怪不得人家都說,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小狗窩。」

綠蘿也笑着說道:「是啊,咱們這梧桐苑,雖然不是府里最寬闊的院子,卻是最溫馨的院子,最充滿歡樂的院子,府里的下人都十分羨慕我們呢。」

秦葉悠打趣她:「綠蘿,這段時間,我沒在府里,你這小嘴越來越甜了,是不是偷偷在家練習來着?」

「王妃……我……我哪有啊!」綠蘿面紅耳赤,秦葉悠逗着她,心情大好。

主僕倆正說的高興,突然聽到院子裏有響動,似乎是有人來了。

綠蘿出去看了看,然後就帶着幾個人進來,笑着說道:「王妃,王爺給您賞賜了。」

秦葉悠一怔,賞賜?他突然給賞賜做什麼,難道是因為她救了文鳶?可是她之前也救過啊,怎麼沒有見他以前賞賜呢。

祁元修賞了秦葉歐一對玉如意,一斛夜明珠,珍珠項鏈兩對,上好蜀錦六匹。

那些侍女放下東西就走了,只說是王爺讓來送的,具體是因為什麼原因,她們也不知道。

秦葉悠讓綠蘿給了這些侍女一些賞賜,正在疑惑著呢,祁元修就來了,這時候見太陽正好,穿着厚實一點,坐在院中的鞦韆上搖搖晃晃曬太陽,十分享受。

祁元修看到她這副享受的模樣,微微笑了一下,這個小女人,好像不管在什麼情況下,都十分懂的享受。

「王爺,您怎麼來了?妾身謝過王爺的賞賜了?」秦葉悠笑着說道,還福樂福身。

祁元修在她旁邊坐下,那架小鞦韆晃了一下。

「既然你收了我這麼多禮,難道不應該會送我一點嗎?這可是禮尚往來的事。」祁元修說的一本正經。

秦葉悠疑惑的問道:「可是,這不是王爺賞賜我的嗎?賞賜也要禮尚往來?」

祁元修面色有些尷尬,故意有些生氣的說道:「又不是讓你回贈相同分量的!」

然後他稍微打量她一下,隨意的說道:「你就找點珍貴一點的東西,回贈就可以了,你身上總歸有點吧。」

秦葉悠被他看得心裏發麻,不知道這傢伙又想到哪裏去了,她雙手抱在胸前,十分警惕的看着祁元修。

突然福至心靈,明白過來,祁元修這別彆扭扭的樣子是因為什麼了,肯定是因為她送給東方昱的那塊玉。

她記得當時祁元修臉色都變了,她還納悶呢,祁元修並不是那麼小氣的人,怎麼會不捨得一塊玉佩呢。

現在看來,他不是不捨得那塊玉佩,而是不願意讓她送給東方昱,他這是在在吃醋呢。

想到這裏,秦葉悠突然感覺有些高興,他會吃醋,就說明他是在意她的啊。

心裏甜蜜,她說出來的話,也就十分的甜。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2章:一筆勾銷如何

22.3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