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章:不知不覺愛上了

第123章:不知不覺愛上了

「王爺,您可別忘記了,現在管家權都在我手裡,您名下所有的財產都歸我管,就連您都是我的男人,您賞賜我東西,不跟我賞賜自己是一樣的嗎?還要什麼回禮啊。」

秦葉悠笑著說道,祁元修聽完之後也笑了。

秦葉悠這話也說到他的心坎去了,他喜歡她說的,你是我的男人!

「而且啊……」秦葉悠故意靠近他,在他耳邊說道:「我已經嫁給王爺了,就是把我都送給您了,我的東西,也都是您的了,你還需要我回禮嗎?」

祁元修轉頭看著她,眼睛里綻放出異樣的光彩,他低聲說道:「不需要回禮了,你說的很對,你就是我最好的禮物!」

然後一低頭,深深吻住他的唇,秦葉悠雙手扶住他的肩膀,漸漸的摟住他的脖子。

兩人正吻的忘情的,突然聽到砰的一聲巨響,好像有人重重摔了一下院門。

祁元修和秦葉悠都是一驚,轉頭看過去,祁元修怒氣沖沖,起身就要去看看是怎麼回事?被秦葉悠拉住了。

剛才祁元修是背對著門口的,而秦葉悠對面朝門口,巨響之後,她在抬頭的一瞬間,看到了文如意和蕙娘的身影一閃而過。

「起風了,或許剛才風大,院門被吹開了,我們進屋吧。」秦葉悠柔聲說道。

祁元修狐疑的看了一眼院門,然後就跟著秦葉悠回屋了。

清風苑內,文如意坐在榻上,不斷垂淚,蕙娘在一旁安慰著。

「蕙娘,王爺怎麼能這樣對我,這幾天我基本上都見不到他的人,好不容易聽說他回來了,我想去看看他,他竟然又去了梧桐苑!在外面整天帶著秦葉悠,難道回府之後,也不能陪我一會兒嗎?」

蕙娘趕緊勸慰:「都是秦葉悠那個狐狸精不要臉,整日纏著元修,如意,你放心裡,元修心裡是有你的,你看,這清風苑不是讓你住著的嗎?」

「好了,蕙娘,我知道你這都是安慰我,我看的清楚,元修哥哥的心裡根本就沒有我,住清風苑有什麼用,他整日願意去的不還是梧桐苑嗎?」文如意一點哭一邊清楚的說道。

蕙娘也嘆了一口氣,然後對著門口說道:「杏兒,你去請王爺,就說我說的,今夜往王爺來清風苑用膳。」

門口的侍女答應一聲出去了。

蕙娘繼續安慰道:「如意,你別生氣了,我聽說最近元修不再府里,都是為了去救那個什麼公主,秦葉悠懂點醫術,定然是死皮賴臉跟著了,你看以前元修出門是從來不帶她的。」

文如意漸漸停止哭泣,轉而又想起一件事,眼淚有撲簌簌掉下來。

「王爺既然不喜歡她,為何還賞她那麼多東西?」

這一下把蕙娘也給問住了,她也不知道為什麼啊?其實她很少能猜中祁元修的心思的。

今天她陪著文如意散步,看到一群侍女從庫房裡出來,手裡都端著大托盤,上面放著綾羅綢緞,珠寶首飾,胭脂水粉。

文如意當即問道:「這些是要送到哪裡去的?」

侍女老老實實回答:「這些是王爺讓送到王妃院里的。」

其實剛在在詢問之前,文如意還暗自覺得這些肯定是送給她的呢,很明顯,這個府里能用到這些的就她和秦葉悠。

之前從來不見王爺賞賜秦葉悠東西,她暗暗想著,是不是王爺也察覺到這段時間冷落了她,所以想要補償一下?

可是聽到侍女說,這些東西竟然都是送給秦葉悠的!她心頭的怒火一下子就壓不住了,又不當眾發作,氣得掉頭就走。

蕙娘趕緊跟在後面,一直回到了清風苑,趕忙勸慰她:「這些王爺帶著那個小賤人出去,或許是那小賤人給王爺不知道灌了什麼迷魂湯,我帶你去梧桐苑看看!如果是她魅惑王爺,我一定饒不了她。」

文如意也好奇,到底秦葉悠立了多麼大的功勞,王爺要這樣賞賜她?於是稍微收拾一下,就跟著蕙娘往梧桐苑走去。

可是她們剛剛走到梧桐苑門口,蕙娘在前,還沒有跨進梧桐苑大門呢,突然就退了回來,眼神有些慌亂的說道:「如意啊,我看我們還是改天再來。」

文如意知道她肯定是看到什麼了,立即往前走了兩步,探頭往院里一看,就看到祁元修抱著秦葉悠正在親吻,十分投入。

不知道是因為害羞,還是因為憤怒,她只感覺一股熱流直衝頭頂,緊緊抓住了院門,死死的盯著那個方向。

蕙娘小聲說道:「如意,我們先回去,現在過去,只能讓那個賤人暢快!」

文如意到底意難平,狠狠的摔了院門,然後就被蕙娘拉著離開了,回去之後就氣的大哭。

蕙娘只能不停安慰她,同時在心裡更加恨毒了秦葉悠,感覺這一切都是秦葉悠的錯造成的。

這時候剛才去傳話的侍女杏兒回來了,她怯怯的說道:「王爺說了,他今晚在梧桐苑用晚膳。」

蕙娘當即就怒了:「你這丫頭,是不是沒說清楚,王爺怎麼會……」

「蕙娘,您就別為難她了,我終於明白了,元修哥哥心裡沒有我,我在這裡不過是讓人取笑,我……我還是離開吧。」文如意說著眼淚又留下來。

「如意,你千萬不能走,你是元修的未婚妻,你留在這裡天經地義!」蕙娘拉住她的手,彷彿她立即就要離開一樣。

「什麼未婚妻?元修哥哥不喜歡我,我看這婚事就算了吧!」文如意垂淚說道。

「不能算!絕對不能算了!如意,你給我一點時間,我一定會讓秦葉悠從奕王府消失的!」蕙娘的口吻裡帶著一抹狠毒。

文如意裝作無辜的說道:「蕙娘,你可千萬不要亂來,被王爺知道了,肯定會責怪咱們的!」其實她的心裡巴不得蕙娘趕緊出手弄死秦葉悠。

「哼,這一次,讓王爺直接趕走她!如意,你就安心等著我的好消息吧。」

臨近年關,福伯早已經備下了往各府送的年禮,秦葉悠想起近來因為救文鳶,她已經許久沒有去看望外祖母了。

選了個好日子,帶著年禮,前去看望單家老夫人,祁元修本想跟她一起去的,可是臨近年關,軍營里安撫將士的事情更多。

「你忙去吧,我自己去就可以了,你去了,我們全家還受拘束,不如我自己去自在。」秦葉悠故意笑著把他往外推。

祁元修笑了笑:「我回去單獨去給老夫人問安。」然後就帶著追風離開了。

秦葉悠隨後也帶著馬車前往單府,經歷了上次驚心動魄的生死瞬間,單府現在對老夫人的伺候更加細緻,任何有危險性的事情都不讓她做了,輕易不讓出門。

老夫人正在苦悶,見秦葉悠來,十分高興。

「悠悠,這次怎麼許久也不見你來看望祖母啊,忙什麼呢?」單老夫人親昵的拉著她的手問道。

秦葉悠笑了笑,故意誇張的說道:「你外孫女我啊,最近可是辦大事去了。」

然後就把救文鳶,還有取解藥的事情,挑揀著輕鬆的講給老夫人聽,老夫人聽故事一樣,末了嘆了口氣說道:「這文鳶公主啊,也是個可憐的人,雖然是公主,可是還不如普通人家的女兒幸福呢。」

「是呢,我有時候也這樣想,其實相比較來說,我現在還真是挺幸福的。」秦葉悠嘆息道。

「現在還想出去散心嗎?」老夫人突然問道。

秦葉悠怔了一瞬,然後低下頭,隨意的擺弄著衣角,淡淡的說道:「我……我現在也不清楚了,看看再說吧。」

「悠悠,你可能都沒發現,其實你最近經常說奕王呢,每次說起來,你的臉上都是帶著笑容,眼睛閃閃發光。」單老夫人笑著說道。

秦葉悠臉一紅,她真的沒有發現這一點,嬌嗔的說道:「我哪有啊,我才不會呢。」

單老夫人笑而不語,默默看著她,眼神很明顯:你什麼樣,你心裡清楚哦。

秦葉悠的臉更紅了。

年關將近,各個鋪子的生意都很紅火,她要挨個去看看情況。

優品閣的生意也很好,在婉兒和李掌柜的經營之下,生意非常火爆。

秦葉悠看過賬本,然後讓綠蘿把府裡帶出來的各色精緻點心分給店鋪里的夥計,然後就帶著婉兒還有綠蘿去醉里吃飯。

剛剛走進醉里仙,就看到裡面的吃飯的客人,急匆匆往外跑。

「哎呀喂,趕緊逃吧,這倆女人太凶了。」

「是啊,看上去都挺漂亮的,怎麼出手這麼狠啊。」

「快點跑吧,小心一個凳子砸過來,小命就砸在這裡了。」

聽上去好像是兩個女人在上面打架啊,秦葉悠三人感覺有些掃興,一抬頭看到醉里仙掌柜的正站在二樓的樓梯上,苦苦哀求呢。

「我的姑奶奶們,求求你們停手吧,我這店裡的客人都跑沒了不要緊,您不能再打砸我的東西啊。」

他的話剛剛落地,啪的一聲,一個凳子直奔他而來,掌柜的哎呀一聲,趕緊蹲下,這才逃過一劫。

秦葉悠不想看熱鬧,正想帶著婉兒和綠蘿離開呢。

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要你多管閑事,姑奶奶就要在這裡收拾這個賤人!」

秦葉悠一聽這個聲音,這是熟人啊,她突然決定不走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3章:不知不覺愛上了

22.5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