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被冤枉

第124章:被冤枉

秦葉悠聽出來這個聲音是蘇嫣兒的,這姑娘脾氣火爆,跟她打起來不知道是何方神聖。

婉兒和綠蘿也聽出蘇嫣兒的聲音,都是一驚,綠蘿更是驚嘆道:「這不是郡主的聲音嗎?」

三人來到樓梯口,還沒有露頭呢,竟然又聽到另外一個熟悉的聲音。

「蘇嫣兒,就你這兩下子,也先跟我打,看我怎麼教訓你!」

居然是文如意的聲音!這倆人在這裡打起來,為的什麼原因,秦葉悠心裡就明白了,還不是因為祁元修那個容易找爛桃花的男人。

緊接著就是一陣噼里啪啦,看起來是打的十分激烈。

秦葉悠突然就沒有了看熱鬧的興趣,冷著臉轉頭說道:「我們走吧。」

三人走到街上,就看到醉仙樓外面已經圍著一群看熱鬧的人,二樓的窗口傳來兩個人女人的吵鬧之聲。

「蘇嫣兒,你卑鄙,竟然用暗器傷人!」文如意氣急敗壞的喊道。

「哼,對付你這樣的不要臉的小人,用什麼方法都不為過,你這樣無恥之徒,當如過街老鼠,人人喊道。」蘇嫣兒的戰鬥力依然杠杠滴。

文如意明顯有些亂了章法:「你說誰無恥?真正無恥的人是你,臉皮比城牆都厚,元修哥哥根本不願搭理你,你還整天往上湊,真是無恥之極。」

「那也比不上你,一個大姑娘家,整日賴在奕王府里不走,元修哥哥,根本懶的看你一眼。」蘇嫣兒嘲諷道。

「我和元修哥哥是有婚約的,我是他的未婚妻,住在奕王府有何不可!不想某些人,癩蛤蟆想吃天鵝肉,恬不知恥。」文如意的話也是越來越惡毒。

動手能力比較強的蘇嫣兒,直接開打:「文如意,我撕了你!」

「怕你不成?蘇嫣兒,今天我就打的你沒臉出門!」文如意回應道。

然後又是一陣噼里啪啦,還有醉仙樓掌柜的苦苦哀求之聲。

秦葉悠搖了搖頭,女人何其悲哀,她們在這裡為了祁元修大打出手,根本就不顧及自己的身份,而那個「天鵝肉」對她們反而不屑一顧,這又是何必呢。

「我們走吧。」秦葉悠帶著婉兒和綠蘿一起越過人群離開了。

沒有吃到醉仙樓,秦葉悠有些愧疚,忽然想到之前曾經跟唐應去玩過的那個山莊。

索性就帶著這倆丫頭,先簡單吃了一點墊一下,然後直奔山莊。

山莊主人居然還認得她,熱情招待,秦葉悠也不客氣,讓莊主給推薦了幾道招牌菜。

三人吃的心滿意足,飯後在山莊內遊玩了半天,冬季的山莊居然也別有一番風味,一直到傍晚,三人這才戀戀不捨的離開。

回到優品閣,把婉兒放下之後,秦葉悠帶著綠蘿一起回府。

在路上,綠蘿忍不住說道:「王妃,不怕您笑話,我一輩子都沒吃這麼好吃的東西,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開心過,能跟著您真是我的福氣。」

「你這丫頭,又要開始甜言蜜語包圍我了,有你和婉兒這樣眾人的丫頭在我身邊,才是我的福氣。」

秦葉悠是從現代穿越而來,她沒有那麼嚴重的等級觀念,對待這些丫頭,也都基本上平等,當成自己的舍友或者朋友一樣。

「我這都是真心話,不說什麼甜言蜜語!」倔強的綠蘿紅著臉辯解道。

「我知道,我知道……」秦葉悠笑著說道,「你們伺候我一年,也夠辛苦了的,就當我犒勞你們的,你當之無愧,別再這樣激動了。」

秦葉悠拍了拍綠蘿的肩膀。

回到梧桐苑的時候,天色已經暗了下來,秦葉悠剛剛進門,紅袖就急匆匆衝進來報告道:「王妃,蕙娘來了……」

秦葉悠今天著實有些疲憊,不想再去應付她,結果人家蕙娘根本不等傳話,直接就闖進了進來。

「你身為王妃,不在府里操持,整日在外拋頭露面,成何體統,還有沒有禮數?」蕙娘進來直接批頭就開始教訓。

秦葉悠本就沒有多少耐心,見蕙娘這樣蠻不講理,心裡的火氣更是騰騰往上,可是她竭力剋制住了自己的火氣。

「我出府巡查店鋪,也是經過王爺同意的,蕙娘您有何意見,可以跟王爺說,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也累了,就不陪您了。」

秦葉悠說完就要離開,蕙娘在她身後高聲喝到:「長輩還沒有說完話,就要離開,你這是什麼態度?」

秦葉悠轉頭冷冷注視著她問道:「哦,我從來不知道,敢問你是什麼長輩?該怎麼稱呼?」

蕙娘是祁元修的姨媽這事,是個公開的秘密,奕王府很多人都知道,只是沒有人敢說道明面上,秦葉悠這樣直接問,蕙娘反而不敢直接回答。

「你對我這樣無禮,信不信我立馬就去告訴王爺!」蕙娘威脅道。

秦葉悠簡直想要翻白眼了,心想蕙娘你能不能有點創意,每次都拿祁元修嚇唬人,我秦葉悠根本就沒有在怕的好不好?

「蕙娘,你在王爺跟前告狀也不是一次兩次了吧,有什麼結果,你心裡清楚,如果你執意如此,我也沒有辦法,您自便吧。」秦葉悠淡淡的說道。

蕙娘想起來,祁元修跟她生分起來,就是從祁元修娶了秦葉悠開始的,那時候她反對祁元修把秦葉悠留在身邊,幾次勸說,都被祁元修擋了回去。

之後她再提這件事,祁元修的臉色就不怎麼好看了,兩人之間的氣氛也漸漸冷淡。

「你這個小賤人!別以為你使用一些狐媚手段,王爺就會聽你的,王爺不過是利用你而已,當有一天你沒用了,過的不會比奕王府的一條狗強。」

蕙娘的惡毒本色顯露無疑,這已經是人身攻擊了,秦葉悠就是再好的涵養,這時候也要暴走了。

她冷冷的注視著蕙娘:「蕙娘,你有本事就讓王爺休了我,不過我告訴你,我還真不稀罕這個王妃的頭銜,不過你想讓我走,也沒有那麼容易,我就是要在這王府耀武揚威做王妃,你能把我怎麼著?」

蕙娘被她氣的差點背過氣去,惡狠狠的瞪著她:「既然你知道自己還是王妃,王府出了事,你就趕緊去處理,如意受了傷,你趕緊去給她包紮一下。」

「哼,我懂醫術,也擅長包紮,但是文如意她沒有資格讓我包紮!」秦葉悠冷哼一聲,滿眼都是諷刺。

蕙娘忍無可忍,抬手就要扇去扇她,秦葉悠比她更快,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

「想打我?你沒這個本事!」秦葉悠冷冷說道。

沒有想到蕙娘嘴角竟然露出一點得意的笑容,眼神一冷,然後抓住她的胳膊,自己突然往後倒去。

秦葉悠突然感覺到不妙,聞到了陰謀的味道,她想要收手,沒有想到蕙娘居然緊緊的拉住她,眼看兩人都要摔倒。

「秦葉悠!」門口突然傳來一聲吼聲,秦葉悠還沒有反應過來,只是回頭看來一眼,只見祁元修火速衝進來,對著秦葉悠就是一掌,把她推開,然後一把扶助了蕙娘。

秦葉悠沒有防備,硬生生的挨了他一掌,往後踉蹌兩步,沒有站穩,一下子就撲倒在地。

祁元修連看都沒有看她一眼,直接把蕙娘扶起來,著急問道:「蕙娘,你怎麼樣?你別動,我馬上就為你找大夫。」

秦葉悠這才發現,蕙娘的胳膊上居然插著一把小小的匕首,這是怎麼回事?她剛才根本就沒有動手,這刀是哪裡來的?難道蕙娘自殘?

她猛然想起剛才蕙娘眼中一閃而逝的得意,這果然是個陰謀!

「元修,你終於來了,你再不來,我就要被你這個王妃給害了,我不過是想讓她去給如意包紮一下,她就惱了,竟然要殺我!」蕙娘表現的又驚又怒。

秦葉悠對她的黑白顛倒的能力嘆為觀止。

「秦葉悠,蕙娘在怎麼著,也算是長輩,你怎麼能對她動手?」祁元修轉頭怒視著她質問道。

秦葉悠震驚了,不可置信的看著祁元修,蕙娘顛倒黑白,冤枉她,她也只是稍微生氣而已。

可是祁元修居然也懷疑她?在他看來她就是這樣的惡毒的人嗎?祁元修讓她信任他,曾經收了那麼重的傷,她還是選擇信任他,結果就是換來他的質問嗎?

「我沒有傷她,這刀根本就不是我的。」秦葉悠下意識的辯解道。

「你想要變什麼變不出來!難道蕙娘會自己傷自己嗎?」

這一句話,像是一把利劍直接插進秦葉悠的心臟,他曾經知道了她最深的秘密,卻用她最大的信任化成利刃,然後直插她心口。

「對,就是我做的!我就是這樣狠毒的人!你想要怎麼著,讓我陪命也可以!」秦葉悠忽然感覺心碎成片,心灰意冷。

她豁出去了,直接沖空間內取出一把手術刀,然後手起刀落,沒有任何猶豫的直接插進自己的胳膊內。

獻血猛然湧出來,她疼的臉色蒼白,卻咬著牙冷冷注視祁元修。

「秦葉悠!你瘋啦!」祁元修猛然衝過來,摁住她不斷流血的傷口,卻突然頓住了,臉色有些蒼白。

這一瞬間,他就知道做錯了,大錯特錯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4章:被冤枉

22.7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