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徹底心碎

第125章:徹底心碎

「怎麼樣?王爺,這一刀我還給蕙娘了,你滿意了嗎?不滿意我就再來一刀。」秦葉悠冷冷注視著他問道。

「別說話了,我這就給你包紮!」祁元修低聲說道,聲音里竟然帶著一絲祈求。

他一聲光明磊落,做事果斷狠絕,不管結果如何,從來不曾後悔過,現在他卻深深懊悔剛才的行為。

那一夜為了救沈逸晨,秦葉悠把自己最大的秘密展示在他跟前,給了他極大的信任,可是他卻辜負了。

剛才他看的清楚,秦葉悠再一次變出來的那把刀,全身都是金屬,跟上次她救沈逸晨的時候用的一樣,都是他不曾見過的利刃,好像都是專門為救人而用。

而插在蕙娘胳膊上的那把匕首,帶著一個小小的木柄,上面還有雕花,這不是秦葉悠的刀!

就在這一瞬間,他就知道自己錯怪秦葉悠了,自己辜負她的信任了,她如此決絕更加讓他心慌。

他的這隻小狐狸,雖然聰明伶俐,但是也敏感脆弱,上一次因為他選擇救文如意,她什麼都沒有說,可是看他的眼神,一點溫度都沒有,疏離的好像隨時都可以離開他。

最近終於她看向他的眼神有點溫度了,兩人在一起的時候,他甚至能感覺到她稍微敞開心扉了,結果這一切,都被他搞砸了。

這一次,秦葉悠比上次更加決絕!

「你走開!」秦葉悠用力推了一把祁元修,牽扯著胳膊上的傷口,血流的更快了。

「元修,你幹嘛管她?這個狠毒的女人連自己都敢傷,你還敢留在她在府里嗎?」蕙娘在他身後喊道。

祁元修猛然回頭盯著蕙娘,眼神冰冷至極,蕙娘嚇了一跳,不敢出聲。

「追風,帶蕙娘出去包紮!」祁元修吩咐道。

追風立即上前,冷著臉把蕙娘拉起來,蕙娘震驚的看著祁元修。

「元修,我這麼多年對你盡心儘力,你就這樣對我嗎?」蕙娘掙脫追風的扶持,直接走到祁元修跟前厲聲質問道。

「蕙娘,如果你不想這麼多年的情分,現在就斷,立即從我眼前消失,我娘當年怎麼去世的,你心裡很清楚,我最見不得這些背後齷齪之事,再有下次,別怪我絕情!」

祁元修的口吻十分嚴厲,蕙娘全身打了一個冷顫,她沒有想到祁元修竟然一眼看破了她的計謀。

那把刀確實是她自己準備的,剛才也是她傷了自己,因為他算準了祁元修回來。

文如意跟蘇嫣兒打架,結果被蘇嫣兒傷了,其實並不是什麼大傷,可是面子上掛不住,回到府里哭著說要離開。

蕙娘為了穩住文如意,就把自己計劃了幾年的事情,提前實施了,她一邊派人去通知祁元修文如意受了重傷,料定祁元修會很快趕回來。

然後她就前往梧桐苑故意找事刺激秦葉悠跟她起衝突,祁元修回來之後,果然去探望文如意。

結果文如意一看到他,先是委屈哭訴一番,趁機告蘇嫣兒的黑狀,然後裝作不經意的告訴祁元修,蕙娘去找秦葉悠,讓她來為自己包紮。

祁元修一聽就有些著急,秦葉悠那個性子他最了解,定然不會來的,肯定不會忍下這份羞辱,他急忙趕往梧桐苑。

蕙娘一直在關注門口動靜,發現祁元修走進院子,立即抓住秦葉悠的手往後倒,然後趁機把藏在袖子里刀插進自己的胳膊。

她以為這一切做的天衣無縫,再加上自己的苦肉計,這一次秦葉悠在劫難逃,百口莫辯。

祁元修開始時的反應也確實如她所料。

只是她沒有想到,秦葉悠比她更狠,竟然當著祁元修的面自己插自己一刀!

蕙娘不知道,秦葉悠的這一刀,正是因為她心灰意冷,一個已經心死之人,什麼事情做不出來呢。

蕙娘不敢再說什麼,追風事實上前,扶著她離開了。

祁元修執意要給秦葉悠包紮,她現在一點都不想看到他,可是手臂上的疼痛,讓她沒有多少力氣拒絕,只能由著他來。

祁元修看到她鮮血淋淋的手臂,心疼不已,恨不能給自己的一掌,他動作輕柔的扶著秦葉悠,想要讓她在旁邊的桌前坐下,方便他為她包紮。

可是剛剛走了兩步,秦葉悠突然咳了一聲,然後一張口,就噴出一口鮮血。

「葉悠,你怎麼了?」祁元修大驚。

秦葉悠絲毫不太一樣的抬起頭,擦了擦嘴角的血跡,冷笑著說道:「王爺何必驚訝,我得感謝剛才王爺那一掌沒有用全力,不然我現在就不止是吐口血這麼簡單了。」

祁元修想起剛才進門時,一著急推了她一下,可能是沒有控制住力道,竟然傷了她,祁元修的心裡更加自責。

「我這就去請張太醫來,葉悠,先讓我為你包紮一下。」祁元修說道。

「綠蘿,拿著我的令牌,趕緊進宮請張太醫來。」祁元修對著門口喊了一聲,一直守在門口的綠蘿,直接沖了進來。

她早就聽到房間內的動靜了,正在急的不行,進來之後看到秦葉悠凄慘的模樣,差點掉下眼淚。

「不必了,我自己的身體自己清楚,我不要緊,不勞王爺費心了,綠蘿,你來為我包紮吧,王爺,蕙娘和文如意都受傷了,您還是去看看吧。」

秦葉悠扶著胳膊往裡走去,綠蘿趕緊上前扶住她。

祁元修看著秦葉悠的背影,他很想上前呵護她,或者說兩句解釋的話,可是他一動未動,就這樣看著她走進裡屋,關上了門。

這一次秦葉悠是真的傷透了心了。

祁元修在戰場上被千軍萬馬包圍,也不曾這樣彷徨過,面對秦葉悠拒絕和疏離,他深深無奈,皺起眉頭,絲毫沒有辦法。

秦葉悠受傷,讓綠蘿給包紮了一下,然後就窩在梧桐苑不怎麼出門了,也不見客。

祁元修讓人源源不斷的送補品進來,秦葉悠一點不動,又讓綠蘿送回了庫房。

祁元修幾乎每天都來探望她,十次有八次,她在裝睡,好不容易逮到她沒有睡覺,說不了兩句話,她又說困了,明顯在迴避他。

祁元修又說帶她出去玩,年底軍營里也沒有什麼事,可以帶著她出去踏雪賞梅。

秦葉悠裹著披風,淡淡的說道:「身體不適,不適合外出。」

五次三番被拒絕被冷落之後,祁元修也有些惱火,事後他曾經想要找個機會跟秦葉悠解釋一下,他甚至覺得直接跟她道歉都可以的。

向來高高在上的他,何曾在一個人面前這樣低頭過,可是秦葉悠一概拒絕,不聽,不見,不說,就是她對祁元修的態度。

祁元修氣不過,索性也就不來了,兩人之間的氣氛更加冷漠了。

相比梧桐苑的冷清,文如意所住的清風苑倒是十分熱鬧。

文如意受了一點輕傷,幾乎把整個奕王府都折騰起來,蕙娘趁機向祁元修提出來:「文如意居住在奕王府,也受了傷,臨近年關,如果這樣把她送回去,怕是不好,不如就讓文如意留在府里過年,等她傷好了再說。」

祁元修正在為秦葉悠的事情煩憂,根本就沒聽清蕙娘絮絮叨叨說了什麼,隨意點頭說道:「行,你自己看著辦吧。」

蕙娘興高采烈的跟文如意彙報了最新情況,兩人都興奮不已,要知道可以在奕王府過年,這跟平時寄居在這裡又不一樣了,過年可是全家團圓的日子。

在外人看來,祁元修如果把文如意留下來,就意味著已經把她當成自家人了,文如意怎麼能不高興。

蕙娘更加得意,她以為自己的苦肉計得逞了呢,雖然過程跟她想象的不太一樣,但是結果是一樣就行啊,這段時間,誰都能看出來,祁元修跟秦葉悠之間冷漠疏離了好多。

想到這些事,蕙娘和文如意半夜睡覺都會笑醒。

為了不讓奕王府的大權落入秦葉悠手中,年底所有府里的事情,蕙娘都張羅過去,文如意在旁邊幫扶者,不知道的看過去,都以為蕙娘和文如意才是這奕王府的女主人呢。

秦葉悠根本不在意這些,她樂的清靜,本來管家權她就不想要。

蕙娘和文如意願意操心,她求之不得,正好可以空下時間,想一想離開之後日子要怎麼過。

這一次她是下定決心了,一定要離開。

她有時候看著手臂上的疤痕就會在想,這就是老天爺給她的警告,到了該離開的日子了。

上一次如果她狠心離開了,就不會有今天這樣凄慘的境遇,內心也不會這樣痛苦,當初她明明沒有那麼動心的。

動了心,再想離開,就會更加痛苦了,所以這一次她不允許自己再心軟了。

小年夜,蕙娘和文如意張羅了一大桌子菜,據說有很多都是文如意親自下廚做的。

秦葉悠推說身體不舒服,就不去怡然居吃飯了,蕙娘和文如意聽到她不來了,頓時更加高興,她們巴不得她永遠不要出現。

秦葉悠吃過晚飯,感覺胃裡不太舒服,在房間里走了兩圈,還是不舒服,於是決定出門走走。

剛剛打開梧桐苑的院門,就看到門口坐著一個人,把秦葉悠和綠蘿都驚了一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5章:徹底心碎

22.8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