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除夕夜

第128章:除夕夜

就在祁元修坐下的一瞬間,秦葉悠瞬間感覺到兩束冰冷的目光直射而來。

祁元修坐下之後看了她一眼,用眼神告訴她,我陪著你,給你長臉。

這是給我找事啊!

這些日子祁元修和文如意之間氣氛冷淡,蕙娘和文如意相當滿意,也不去梧桐苑找事了,秦葉悠剛剛過了兩天安穩日子,本想著可以安穩過個年了。

祁元修這樣假模假式的秀個恩愛,秦葉悠估計自己的安寧日子,又到頭了。

一時頭大,端起旁邊的酒杯一仰頭就喝了一杯,壓制自己的鬱悶情緒。

「怎麼空著肚子就喝酒,先吃點菜吧。」祁元修一邊說著,一邊給她的碗里夾了一筷子菜,順帶還奉送上一個溫暖體貼的笑容。

啪!一聲脆響,秦葉悠一抬頭,看到文如意竟然硬生生的捏碎了自己手裡的酒杯。

這力道!秦葉悠心想,文如意這個是把酒杯當成她了吧,恨不能把她捏碎吧。

始作俑者祁元修,還裝作什麼都沒有看出來,十分自然的吃吃喝喝,蕙娘只得冷冷瞪了一眼秦葉悠,然後柔聲勸慰文如意。

一頓年夜飯就在這風起雲湧的氣氛中匆匆結束,之後祁元修就要去宮裡陪著皇上守歲,文武百官都要進宮。

秦葉悠腹誹了一下,這萬惡的封建社會,難道就只有皇上一人過年嗎?

不過她也不在意這些,現在府里這個氣氛,守歲不知道還能鬧出什麼事,吃完年夜飯,她就回到梧桐苑。

今日她給梧桐苑所有人放假,關上房門之後,可以盡情吃喝,葛媽媽做了很多好吃的,整個梧桐苑的人都很歡喜。

秦葉悠獨坐卧室,聽著外面的鞭炮聲,一片歡笑,遠處有人在放煙花,感覺到處洋溢著喜悅的氣氛。

好像所有的人在這個時候,都是幸福的,一年來所有的不幸,過了今天就沒有了。

這個時候單家人正團坐在一起守歲,單永恆進宮了,單家大夫人劉氏陪著老夫人一起說說笑笑。

老夫人不時看著門口,深情偶爾有些落寞,劉氏知道老夫人的想法,知道她在惦記自己的小兒子,可是也不敢提,免得老人家更家傷心。

坐了一會兒,老夫人就說乏了,打算去睡了,這時候突然看到房門被猛然推開,一個風塵僕僕的男人進來。

老夫人頓住了,怔怔的看著那個男人,眼眶都紅了。

「娘,兒子回來了!兒子不孝,讓您操心啦。」男人噗通一聲跪在單家老夫人的腳下磕頭。

老夫人眼淚撲簌簌滾下來,不住拍打他:「你這個混賬東西,你怎麼捨得回來!」

劉氏怕老夫人太激動,趕緊把小叔子扶起來。

「小叔回來就好,回來就好啊,這樣我們一家人終於團圓了。」

單永樂卻不肯起身,跪在老夫人腳下哭訴:「我接到葉悠的信,知道您因為我生病了,我心裡就跟熬油一樣難受,葉悠說願意把小妹留下的財產都給我,可是我哪裡有臉要,有臉回來。」

「是葉悠給你寫信?」老夫人和劉氏都沒有想到。

單永樂點了點頭:「這半年我一直都有收到她的信,終於被說動,打算回來了,

我作為一個長輩的,在她面前也真是汗顏。」

秦葉悠告訴單永樂,他一心想要混出名堂,為的就是讓自己的母親另眼相看,可是如果向她一樣,再也沒有機會見母親一面,就會懊悔莫急。

單老夫人嘆了一口氣:「真是難為那個孩子了。」

單家人終於一家團圓,上下老小,都十分開心。

此時的皇宮裡,看上去也是一片喜樂,歌舞昇平,眾皇子和公主圍繞在她跟前,競相說吉祥話,皇上一片得意。

轉頭看到祁元修獨坐旁邊,獨自飲酒,心裡更加得意,笑著對祁元修說道:「奕王,你成婚也一年多了,至今還沒有子嗣,明年要努力啊。」

祁元修微微一笑:「皇兄,不必為我擔心,如果我有了兒子,我怕皇兄更加恐慌。」

當著文武百官的面,他就這樣無所顧忌的說了出來,雖然人人心裡都很清楚,皇上和奕王之間的博弈,可是從來不敢在明面上說出來。

沒想到奕王這麼有膽子!

「奕王,你這話什麼意思?」皇上惱怒的問道。

「我的意思很明顯,皇兄何必明知故問。」祁元修冷冷回應。

「元修,今兒這樣的好日子,只准說好話,不準跟皇兄置氣!」太后勸和道。

祁元修端起酒杯,緩緩說道:「母后,既然如此,我就說句皇兄願意聽的,皇兄,我祁元修對於你的皇位沒有絲毫興趣,你可以放心大膽的做你的皇帝。」

大殿之上,寂靜無聲,誰也不敢說話了,都覺得祁元修是不是瘋了,連這樣的話都敢說出口。

皇上更是臉色鐵青,啪的摔了一個杯子:「祁元修,難道朕會怕你不成?」

群臣低著頭不敢說話,其實心裡都明白,皇上何止是怕祁元修,對他更是嚴加防範啊。

「皇上心知肚明的事,何必再問出來。」祁元修冷著臉說道,然後對著太后拱手說道:「母后,兒臣再留在這裡,恐怕皇兄更加生氣,兒臣告退。」

太后冷著臉點了點頭,縱然她平時表現的對祁元修也很關心,其實內心特防著覬覦自己兒子的皇位。

祁元修緩緩走出大殿,剛剛出門,大殿里重新熱鬧起來,各種恭維之聲此起彼伏。

皇宮裡永遠不缺熱鬧和奉承,誰也不知道,二十多年前,有一個可憐的女子,就因為這皇權的爭鬥凄慘而死,有一個男孩子,從此失去了至親。

梧桐苑鬧騰了半夜,終於漸漸安靜下來,秦葉悠本來也想著去休息了,可是想到祁元修說過的話,他會回來陪她守歲。

秦葉悠坐在桌前昏昏欲睡,突然桌上的燭火閃動了一下,一陣冷風吹過,她清醒過來,睜開眼就看到祁元修已經站在房間內。

他好像剛剛從外面回來,肩上還披著狐皮大氅,面色沉靜如水,雙眸深邃,緩緩走來,朝著她伸出手,輕聲說道:「來,跟我走。」

秦葉悠看著他,看著他那樣深情的雙眸,突然覺得不管他要帶她去哪裡,她都是願意的。

然後默默伸出手,放在祁元修的手心裡,祁元修瞬間握住了,然後帶著她走出房門,縱身一躍,就跳上了屋頂,抱著她飛檐走壁,一路疾馳。

秦葉悠依偎在他的懷裡,聞著他的身上好聞的讓人安心的氣息,閉上眼睛,任由他帶著自己不知去向何方。

過了好久,祁元修終於停下來,輕輕把秦葉悠放下來,秦葉悠發現原來他們是在南城的魁星樓樓頂,這是京城最高的樓了。

秦葉悠好奇的問道:「你為什麼要帶我來這裡?」

「待會你就知道了。」祁元修故作神秘,並不告訴她原因。

他們席地而坐,祁元修用自己的狐皮大氅把秦葉悠給包裹住了,在他的遮蔽下,她一點都感覺不到冷。

「我小的時候特別喜歡過除夕,因為每當這一天,就可以看那些漂亮的煙花。」祁元修突然緩緩開口。

秦葉悠記得他說過,小的時候曾經跟自己的母親生活過一段時間,他現在追憶的應該是那時候的時光吧。

「當時是你母親陪著你看的嗎?」秦葉悠問道。

祁元修盯著天空,微微點了點頭說道:「是的,那時候我們住在小村子里,我總是受欺負,可是因為有母親安慰我,所以一點也不覺得苦。」

秦葉悠心裡一痛,想象著年幼無助的他,孤兒寡母的在村子里受欺負,她好像回到過去安慰一下那個小小的他。

「那一年,母親生病,我本不想出去的,可是母親知道我喜歡看煙花,故意讓我出去看,說回來跟她講講今年有什麼不一樣,可是我回來的時候,她就已經去了……」

祁元修現在痛苦的回憶中,秦葉悠不知道如何安慰,只能緊緊的握住他的手,希望能給他一點安慰。

「後來我就被父皇接到皇宮裡,寄樣在現在的太後身邊,猶如在荊棘從里生活,不敢做錯一件事,不敢說錯一句話,每日都謹慎小心,如履薄冰,諾達的皇宮,我總是感覺到十分孤單。」

秦葉悠嘆了一口氣,沒有母親庇護的孩子,不就得什麼都自己抗,能躲就躲過去,躲不過去也只能硬著頭皮挨著。

「蕙娘是我母親的妹妹,一直暗中照顧我,我知道她有很多不對的地方,可是唯有一點,她對我是真心的,是真心希望我過的好,在你來之前,她就是我在這世間唯一的親人。」

「文如意父親,曾經救過我和母親,對我們有救命之恩,母親去世前,曾跟我說過,醫藥盟對我們娘倆的大恩,永遠都不能忘,所以我不能怠慢文如意。」

秦葉悠靜靜的聽著,她從來都不知道祁元修原來也這樣能說,可以一次說這麼多,他的聲音低沉,在這個冰涼的夜色里聽著,感覺有些悲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8章:除夕夜

23.4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