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章:冰釋前嫌

第129章:冰釋前嫌

「葉悠,我知道你心裡的委屈,我也知道我曾經讓你傷心,我願意用任何方式彌補,你能不能不要離開?」

祁元修看著秦葉悠,口氣格外柔軟,秦葉悠的聽的內心揪痛。

他帶她到這裡來,跟她說他的過往,耐心解釋所有事情,只是因為害怕她的離開。

她曾經一直自己掩飾的很好,現在卻發現,什麼都不曾瞞過他,他什麼都懂。

就在這時候,突然之間到處綻放煙花,寂靜的星空突然變的五彩繽紛。

子時一過,就是新的一年了,所有的煙花一起綻放,這壯觀的場面,秦葉悠也是第一次見,就是她穿越之前,也不曾有人這樣浪漫的跟她看過煙花。

祁元修在她耳邊輕聲說道:「答應我,好嗎?」

在這漫天煙火的印趁下,祁元修俊美的雙眸里都是深情,秦葉悠閉上眼睛,深吸一口氣,然後鄭重點了點頭,再相信他一次吧。

冰釋前嫌,甜蜜如初,兩人心情很好,手牽手回到奕王府。

還沒有走到梧桐苑,就見文如意急匆匆而來。

文如意看到祁元修和秦葉悠緊緊握在一起的雙手,心裡一陣揪心之痛,狠狠的瞪了秦葉悠一眼。

然後直接對祁元修說道:「元修哥哥,你快去看看吧,蕙娘受傷了。」

祁元修皺眉:「好好的,怎麼會受傷?」

「蕙娘今晚多喝了兩杯,不知道因為什麼很傷心,還念叨著對不起自己的姐姐,結果不小心摔倒受傷了。」

祁元修臉色微變,秦葉悠今晚知道了他的過往之後,對他有了更多的寬容。

「王爺,我先回梧桐苑了,你趕緊去看看蕙娘吧,大過年的可別有什麼事。」秦葉悠主動開口說道。

祁元修想了想,然後點了點同意了,隨即跟著文如意離開。

這一次蕙娘不是苦肉計,她是真的受傷了,臉和胳膊都擦破了,正在噓噓呼痛。

祁元修來到她的床前,問道:「蕙娘,你怎麼樣了?」

見祁元修這樣關心自己,蕙娘知道他就算是之前跟她說了狠話,心裡其實還是在意她的,之前堵在胸口的悶氣,頓時就煙消雲散了。

「元修,我沒事,不過摔了一下而已,這樣的日子,總是有些感慨的,想到我那可憐的姐姐,心裡就難受。」蕙娘垂淚說道。

「蕙娘,別想那麼多了,我現在這樣挺好的,我已經長大成人,不是小孩子了,你有什麼不放心的。」

「罷了,我也不說什麼了,元修,如意孤身一人在這奕王府里過年,這樣的日子,心裡難免會有苦楚,你陪陪她吧,我也累了,休息一會。」

蕙娘拉著祁元修的手,幾乎祈求的說道。

祁元修點了點頭,答應道:「好,我陪如意說會話,你好好休息。」

這個用自己半輩子的時光照顧他的女人,其實也著實不易。

文如意一直站在他們身後,聽到這話欣喜不已,隨後祁元修就跟著文如意來到了清風苑,文如意笑意盈盈,親手為他沏茶,暗自想著今夜如何留住他。

「如意,今天我就跟你直說了,在我這裡你得不到自己想要的東西,你再住下去,怕是會影響你的聲譽,過了年之後,你還是回去吧!」

祁元修突然開口說道。

文如意正滿腦子的粉紅泡泡,聽到他的話,頓時有些反應不過來,眨巴著眼睛,看了他許久,這才反應過來,祁元修這是趕她走呢。

「我不走,元修哥哥,我們是有婚約的,你要娶我過門的。」文如意泫然欲泣的說道。

「你父親曾對我有恩,我願意把你當成親妹妹一樣愛護,只是我心裡已經有人了,再也容不下別人,你又何必勉強。」祁元修勸說道。

「是秦葉悠對不對?元修哥哥,你告訴我,她到底哪裡比我好?你能接受她,為什麼不能接受我?」文如意執意問道,她實在是想不明白。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秦葉悠或許有不好的地方,可是他卻是我心尖上的人。」

祁元修說的堅定。

文如意跌坐在椅子上,他心尖上的人……他怎麼可以這樣!

「我不走,我偏不走,我就是要留在你身邊,我就是要做你的妻子。」被逼到絕路,她開始耍賴,任性妄為的大小姐脾氣發揮的淋漓盡致。

祁元修嘆了口氣,轉身離開。

大年初一,清晨祁元修和秦葉悠坐在怡然居的正廳內,接受府里所有人的祝福。

每人上來都要說兩句吉祥話,秦葉悠賞一掉錢,府里所有的下人都有份。

福伯的小孫子也來了,站在秦葉悠和祁元修跟前的時候,不知道是不是因為緊張,突然卡殼了,早就備好的吉祥話,卻怎麼也想不起來。

福伯在旁邊小聲提醒:「生活,幸福,美滿……」

小孫子聽得模模糊糊,最後彷彿豁出去了,大聲喊道:「祝王爺王妃……幸福……幸福的活下去!」

眾人聽到之後,哄堂大笑,就連祁元修也忍不住笑起來,高升說道:「說得好,我們都要幸福的活下去,來人,賞給小福子兩吊錢。」

小福子知道自己沒有說話,正在忐忑自己會不會得不到獎賞了,沒有想到突然被獎了兩吊錢,他開心壞了,連連磕了兩個頭,眾人大笑。

秦葉悠一把把小福子拉起來,然後抓起桌上的糖果,給了他一大把,小福子感覺自己今天就是最幸福的人了。

文如意坐在旁邊,看著秦葉悠和祁元修如膠似漆的恩愛眼神,想到昨夜,祁元修對她的冷淡,心裡的恨意翻江倒海。

大年初一,到處都是喜慶的氛圍,北燕皇宮卻風聲鶴唳,北燕王要廢除太子的消息傳遍整個都城。

年前,拓跋宏說服北燕王,讓他帶著拓跋雪兒去大魏和親,臨走之前,他誇下海口,這一次不但能摧毀北燕勁敵奕王,還能獲得大魏未來國君的支持。

北燕王等了兩個月,等來拓跋宏的狼狽回宮,他衣衫襤褸,面孔枯槁,是在侍衛的掩護下,藏在商隊里,偷偷溜出大魏的。

不僅僅如此,他還弄丟了北燕的公主拓跋雪兒,生死不明。

北燕王勃然大怒,斥責拓跋宏沒有出息,讓自己的國家蒙羞。

拓跋宏為了推卸責任,把所有的錯都推給大魏,說大魏沒有誠意,不想和親,還羞辱他們,自己一氣之下帶著妹妹想要離開,結果他們追上了殺了妹妹。

北燕王氣憤不已,既然大魏連他們北燕的公主都敢殺,這樣的屈辱如何能忍的下去,當即集結重兵,讓拓跋宏帶兵,等過完年就開戰。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拓跋宏以為自己那柔弱無能的妹妹,獨自離開之後,定然活不下去,所以編造了她被大魏殺了的理由。

可是過年之後,醫藥盟突然派來信使,直接跟北燕王彙報,上一次醫藥大會,拓跋宏尋釁滋事,被除去參會資格,他故意陷害副盟主,讓自己的妹妹色誘副盟主,獲得參會權。

這一舉動,令副盟主蒙羞,在江湖上無法抬頭,現在拓跋雪兒就在醫藥盟,他們要求拓跋宏親自去醫藥盟磕頭賠罪,並賠償醫藥盟損失十萬兩黃金。

北燕王之前並不知情,看到這封信,差點氣的吐血,當即把拓跋宏招去,罵了個狗血噴頭,直言他這樣無能,怕是也無法勝任太子一職了。

要不是王后及時趕到,勸慰住了,北燕王怕是當場就要廢掉拓跋宏的太子之位。

拓跋宏一怒之下,又使了一個陰毒的損招,就說醫藥盟的副盟主擄走了北燕公主,打算強娶強佔。

一時之間,謠言在各國之間傳播開來,拓跋宏暗暗得意,卻全然不顧拓跋雪兒的死活。

他不知道此時的拓跋雪兒正在醫藥盟的天牢里,過著暗無天日的日子,他的這一損招,算是徹徹底底的毀了她。

當初拓跋雪兒離開北燕的車隊,只是因為她覺得被拒婚,太過丟人,她不願祁元修,卻把所有的怨恨都怪罪到秦葉悠的頭上。

她傻傻的以為,如果沒有秦葉悠,祁元修一定願意跟她和親的,畢竟自己是公主,身後有北燕的支持。

至於她跟副盟主之間的謠言,他們成婚之後,祁元修自然就會明白她是清白的。

她一路打聽終於找到了藥王谷,想要求取一味毒藥,然後打算再回大魏,把秦葉悠給毒死。

巧的是她剛剛來到藥王谷就遇到了碧兒,碧兒曾經是副盟主的徒弟,雖然她和醫藥盟決裂,可是對於這個曾經給她師父帶來屈辱的女人,也沒有好臉色。

剛剛想要解決掉她,突然聽到拓跋雪兒說的想要毒藥的目的,是毒死一個女人。

當初在醫藥大會上,拓跋雪兒看祁元修痴迷的眼神,碧兒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她知道東方昱對秦葉悠很好很關愛,她一直覺得東方昱不待見自己,是因為他心裡有秦葉悠,如果拓跋雪兒能除掉秦葉悠,對她來說也是一件好事。

「好吧,你跟我來,看在你對奕王痴情一片的份上,我就幫你一次。」碧兒笑著說道,然後帶著拓跋雪兒進了藥王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29章:冰釋前嫌

23.6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