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章:一不做二不休

第131章:一不做二不休

「成壁,今晚你把拓跋雪兒從天牢裡帶出來,洗乾淨了,送到我的房間!」葉雲鶴吩咐自己的大徒弟。

程璧猶豫了一下,葉雲鶴這樣安排,目的是什麼不言而喻,他低聲說道:「師父,拓跋雪兒畢竟是北燕公主,稍有不甚,恐怕會牽連我們醫藥盟啊。」

葉雲鶴破口大罵:「什麼公主,根本就是個沒用的東西,我們關了她快倆月了,北燕一點動靜都沒有,他們根本就不在意這個女人的死活,還白白連累我的名聲!」

葉雲鶴不能不惱火,盟主整日外出,醫藥盟幾個副盟主都盯著盟主的位子呢,他現在雖然能主持盟里的事物,可是畢竟不是盟主,一著不慎,就會滿盤皆輸。

在這樣的關鍵時刻,拓跋宏製造的謠言,讓他名譽掃地,他怎麼能不惱火,怎麼能不惱羞成怒,於是決定把所有的怒火都撒到拓跋雪兒的身上。

「師父,請您三思,江湖的傳言時間久了,自然就會消散,可是您一旦做了,就永遠都洗脫不了了。」程璧再次懇請。

葉雲鶴轉頭狐疑的看著他:「程璧,你怎麼回事?你向來是最聽我的話的,今天竟然幾次三番的阻止我,難道你看上拓跋雪兒那個丫頭了?還是你也想像你師妹一樣背叛我?」

程璧立即說道:「程璧不敢!」

「你最好是不敢,別忘了,你的命就是我救的,我讓你做什麼你就要做什麼!不準有任何懷疑,趕緊去吧!」葉雲鶴冷冷說道。

葉雲鶴在外表現的和藹和親,只有他身邊的人才知道,他其實是一個喜怒無常,心狠手辣之人。

拓跋雪兒被程璧從地牢裡帶出來的時候,幾乎有些不適應外面的明亮的陽光,她微微眯了一下眼睛。

即使被太陽耀的睜不開眼睛,她還是一副享受沐浴陽光的模樣,被關了這麼久,她的皮膚幾乎白的透明,看上去分外脆弱嬌嫩。

「程大哥,你要帶我去哪裡?是我哥哥來接我了嗎?」拓跋雪兒怯怯的問道。

程璧不忍心告訴她,拓跋宏根本從一開始就放棄她了,根本就沒有照顧她,更別提接她了,而且這一次拓跋宏散布謠言,就是已經不顧拓跋雪兒的死活了。

「不是,是我師父找你,跟我來吧。」程璧淡淡的說道。

「哦……」拓跋雪兒低下頭,語氣里是難掩的失望。

程璧帶著她來到一處溫泉,然後遞給她一身衣服,直接說道:「你在這個溫泉里洗一下吧。」

拓跋雪兒在地牢里被關了那麼久,身上確實已經臟污不堪,聽到可以洗澡,她十分高興,沒有多問一句,直接拿過衣服,往溫泉走去。

程璧轉過身,在溫泉不遠處等著。

拓跋雪兒洗了好久,這才邁出溫泉,穿上程璧之前為她準備好的衣服,緩緩走到程璧跟前。

程璧低頭看著他,嬌小的身材,娟秀的臉頰,小巧的下巴,他實在是無法把眼前這個可憐兮兮的女孩子,跟師父口中所說的那個心計頗深不知廉恥的女子聯繫起來。

「程大哥,那個,我之前的衣服呢?」拓跋雪兒低聲問道。

「那個已經髒了,被我丟了!」程璧淡淡說道,剋制自己不去看她。

「丟了?丟到哪裡去了?」拓跋雪兒有些著急的問道。

「怎麼?那身臟衣服對你來說這麼重要?還是說你的衣服里藏著什麼東西?」程璧突然冷著臉問道。

拓跋雪兒一驚,趕緊低下頭,那個衣服里有個錦囊,裡面放著碧兒給她的毒藥呢,這要是丟了,她怎麼才能殺死秦葉悠呢。

「那個衣服里有一個錦囊,那時我母后親自為我繡的,東西不怎麼貴重,但是對我來說很重要……」她低聲說道,語氣已經有些哽咽。

程璧一伸手,然後問道:「你說的可是這個錦囊?」

拓跋雪兒猛然抬頭,看到程璧的手裡拿著的果然就是她的那個錦囊,她頓時有些緊張,不知道程璧有沒有打開過,知道不知道裡面有解藥?

她不敢多說什麼,只能輕微點了點頭。

沒有想到程璧直接就把錦囊放進她的手裡,說了一聲:「既然如此,你就收好吧,最好不要被別人發現了。」

拓跋雪兒有點不敢置信的把錦囊拿過來,立即藏在自己的袖子里。

「走吧!」程璧面無表情,冷冷說了一句,然後頭也不回的轉身離開。

拓跋雪兒跟在他的身後,他走的很快,拓跋雪兒有些跟不上,看著兩人之間的距離,她想現在就是逃跑也可以的吧?

她終究沒有那個膽,一直跟著程璧來到葉雲鶴的房間外面,這時候她發現程璧的臉色更加不好看了,他陰沉的臉色,讓她也有些緊張。

「好了,進去吧。」程璧陰沉著臉色說道。

「程大哥,副盟主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拓跋雪兒被程璧的臉色嚇到,不敢往裡走,停在門口戰戰兢兢的問道。

「你進去了就知道了!」程璧十分煩躁的模樣,把拓跋雪兒推了進去,然後轉身就走。

拓跋雪兒沒有準備,被他推的一個踉蹌,在房間里急奔了好幾步,然後就愣住了。

這時候她才發現,自己待的居然是葉雲鶴的卧室,而葉雲鶴只穿一層單衣,神色不明的看著她。

拓跋雪兒身為女人的直覺終於發揮作用,她驚恐的看著葉雲鶴問道:「你你你……你想做什麼?」

「自然是做我想做的事情,你當初膽敢闖到我的房間勾引我,怎麼現在來真的你就不敢了?」

葉雲鶴十分諷刺的看著她問道。

拓跋雪兒護住自己的身子,聲音顫抖的說道:「我警告你,不要過來,我可是北燕的公主,你要是侮辱了我,我們本燕不會放過你的。」

「我呸!你算什麼公主,北燕早就放棄你了,你失蹤這麼多日子,北燕從來沒有尋找過,而且拓跋宏還到處散步我要霸佔你的謠言,根本就是置你的生死於不顧了,你還在這裡做著公主夢呢!」

葉雲鶴的話,猶如匕首,一下一次的刺痛拓跋雪兒的心,她被北燕放棄了,被她的父皇,皇兄放棄了,他們不顧她的死活了,她成了一個沒有歸途,沒有未來的女人。

這時候葉雲鶴已經撲了過來,惡狠狠的說道:「既然如此,我也不能白白吃了這個虧!」

拓跋雪兒拚命掙扎,可是她本就瘦弱,在地牢被折磨了那麼久,根本沒有什麼力氣,不出幾下,就被葉雲鶴摁在床上,三兩下就扯碎了身上的衣服。

拓跋雪兒趕緊他撕碎的不僅僅是她的衣服,還有她最後一絲自尊,和她心裡最後的一束光。

很快房間里就傳來拓跋雪兒的慘叫之聲,猶如杜鵑滴血,何其凄厲,何其絕望!

不知道為折磨了多久,拓跋雪兒不知道自己昏死過去幾次,再一次醒來的時候,發現葉雲鶴終於在她身邊睡著了。

她全身都是青紫痕迹,渾身疼的幾乎要散架,她的精神世界已經幾乎崩潰了,感覺內心已死,只剩下一個空殼了。

她面無表情的取出錦囊內的藥丸,她知道那是劇毒,一顆藥丸下去,她就解脫了,再也不會痛苦了,早死早托生吧,來生再也不要做什麼公主了,直接做一個平常人家的姑娘吧。

拓跋雪兒取出藥丸,剛剛想要吃下去,葉雲鶴突然那動了一下,她一驚,頓時不敢動彈。

沒想到葉雲鶴並沒有醒來,他只是翻了一個身,嘴裡嘟嘟囔囔的說道:「你這個賤人……」

即使在睡夢中,他竟然還在罵她,拓跋雪兒突然感覺她不能死,要死也是這些欺負她,辜負她的人死去。

她往四處一看,然後就輕輕起身,把那個藥丸放進了茶杯里,然後倒上一杯水,藥丸很快融化了。

「你在做什麼?」身後突然響起來葉雲鶴的聲音,拓跋雪兒嚇了一跳,一顆心都提到嗓子眼了。

「我……我口渴,我喝口水……」她嚇的哆哆嗦嗦的說道。

「賤人!你喝什麼水,趕緊給我端過來,我要喝水!」葉雲鶴不耐煩的說道。

拓跋雪兒趕緊把那杯水端了過去,葉雲鶴接過去,一仰而盡,然後直接摔了杯子,抬手就給了拓跋雪兒一巴掌:「這水這麼冰,你讓我怎麼喝,出去給我弄壺熱茶來。」

拓跋雪兒不敢多說一個字,直接抱著茶杯就往外跑去,剛剛跑到門口,就聽到身後噗通一聲,似乎是葉雲鶴從床上摔下來了,肯定是毒發了!

拓跋雪兒拔腿就跑,讓醫藥盟的人知道她毒死了他們的副盟主,她要是被抓到了,定然會被凌遲處死,所以她拼了命的往前跑去。

不知道跑了多久,拓跋雪兒感覺自己幾乎就要斷氣了,這才停了下來,轉頭一看,身後竟然沒有追兵,她稍微鬆了一口氣。

稍微休息一下,不敢久留,現在也不知道身處什麼位置了,只能胡亂往山下走去。

結果剛剛走了不遠,突然就感覺到腳下一下子踩空了,然後就直接摔進一個山洞,拓跋雪兒欲哭無淚,她怎麼就這麼倒霉啊,為什麼所有悲催的事情都讓她遇到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1章:一不做二不休

23.9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