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章:太后邀請

第132章:太后邀請

拓跋雪兒看著這個黑咕隆咚的山洞,洞口居然在上面,環顧四周,居然還有一些簡單的生活用品,她當即判斷,這個山洞裡是有人的!

「最近我黑煞的老窩很熱鬧啊,這又掉下來一個美人兒。」黑暗中一個沙啞的男聲響起來,嗓音裡帶著一股陰冷的氣息。

拓跋雪兒睜大眼睛看著黑煞慢慢從黑暗中走出來,他盯著自己的目光,猶如野獸盯著自己的獵物。

經歷了這麼多事情之後,拓跋雪兒對自己的人生已經完全絕望,她感覺自己活的太悲催了,所有的不幸多找上她,實在是受夠了。

她連躲避一下都沒有,轉頭看到旁邊有一把尖刀,瞬間拿在手裡,黑煞冷冷一笑,以為她要自衛。

沒有想到這個女人拿起刀絲毫沒有猶豫,直接就往自己的脖子抹去。

黑煞一驚,然後快速出手,劈手奪過拓跋雪兒手中的刀,氣憤的說道:「你這女人,只是看我一眼就不想活了嗎?」

「我看見誰都不想活,並不僅僅是因為你,活著對我來說就是痛苦,別攔著我了,讓我死!」拓跋雪兒生無可戀的說道。

「呵,丫頭,既然你這樣相死,不如把你的命給我,說說你還有什麼願望,說不定我能幫你實現一二。」黑煞煞有介事的說道。

拓跋雪兒現在不敢相信任何人,她苦笑著問道:「別告訴我,你做這一切都是好心,你要我的命做什麼?」

「要你做我的徒弟,你我今日在這樣情況下相遇,也算是冥冥中的緣分,我就受你為徒,你還有什麼未了的願望,可以跟我說說。」

拓跋雪兒根本不相信黑煞的話,可是臨死之前,她還是把自己的心聲說了出來:「我愛上一個男人,可是他已經心如有所屬,我唯一的願望就是嫁給那個男人。」

「這有何難?殺了男人的心上人就是了。」黑煞給出的答案簡單粗暴。

「你知道這個男人是誰嗎?他是大魏的戰神,奕王祁元修,你可以殺了她的妻子,讓他娶我嗎?」拓跋雪兒嘲諷一樣的看著他問道,知道他肯定做不到。

黑煞一怔,然後輕笑一聲:「祁元修?呵呵,這也不是沒有可能啊。」

黑煞的話,讓拓跋雪兒雙眼猛然一亮,彷彿看到了生命的希望之光,她雙眼閃閃發光問道:「你真的可以嗎?真的能讓我嫁給祁元修。」

「我不能讓你嫁給祁元修,可是我能讓你變成奕王妃!」黑煞說道。

拓跋雪兒愣了一下,變成秦葉悠?黑煞看著她茫然的眼神,冷笑一聲解釋道:「我黑煞的醫術,在江湖上可是赫赫有名的,我可以改變一個人的容貌,讓她變成任何想要成為的人,如果奕王妃死了,你不就是真正的奕王妃了嗎?」

黑煞雖然在江湖上臭名昭著,可是他的醫術也是有目共睹的,就是不用在正道上,專門喜歡鑽研一些歪門邪道,所以被江湖正派人士唾棄,這些事情拓跋雪兒略有耳聞,所以此時覺得他說的也有些可信。

「好吧,我答應你的條件的,我可以拜你為師,那我什麼時候可以變成秦葉悠。」拓跋雪兒迫不及待的問道。

黑煞嘴角微微翹起,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這就要看你的配合了。」

其實他根本沒有多大把握,現在不過是在試探階段,他只是想要騙拓跋雪兒做他的試驗品而已。

拓跋雪兒對這一切一無所知,還美美的做著成為奕王妃的美夢呢。

身在京城的秦葉悠也不知道自己已經被算計上了,她正在犯愁,太后舉辦宴會,隆重邀請她去參加。

根據她以往的經驗判斷,太后這位老人家,從來不做沒有目的的事情,而且基本上對她都沒有善意,秦葉悠正在猶豫要不要拒絕呢。

婉兒在旁邊伺候著,過年之後優品閣的生意不是那麼忙了,李掌柜自己完全可以應付的來,婉兒就回到奕王府伺候秦葉悠了。

「王妃,要不要跟王爺說一聲,讓他陪著您進宮啊。」婉兒見秦葉悠皺眉,知道她是在愁著進宮赴宴的事情。

「不必了,王爺這段時間很忙,而且我聽說除夕夜宴上,他跟皇上還有太后鬧得不愉快,還是不要連累他了。」秦葉悠嘆了一口,決定自己去奔赴宴會了。

「多謝王妃為本王想的這樣周到啊。」祁元修突然出現在她們的旁邊,這正在說話的這主僕倆嚇了一跳。

「王爺,您怎麼來?」秦葉悠嗔怪的看了他一眼,這傢伙絕對是故意的,仗著自己輕功好,就神出鬼沒的嚇唬人。

「我來看看你啊,聽說太后宣你進宮,想你可能會擔憂,我來跟你說一聲,不必怕,這一次的主角不是你,是未來的太子妃。」祁元修在她旁邊坐下說道,然後十分自然的端起她的茶杯就喝水。

秦葉悠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了,臉色有些羞愧的說道:「我本來就沒有什麼好擔憂的,王爺多慮了。」

祁元修笑著看了她一眼,沒有說話,繼續喝茶,秦葉悠被他看的有些臉紅,於是趕緊轉移話題:「你剛才說什麼未來太子妃?看來已經選定人選了?」

祁元修微微皺眉,提起這事,他似乎並不高興,淡淡的說道:「是的,撫遠大將軍的女兒張婉玉,哼,這下太子可是找了一個好的靠山啊。」

秦葉悠略有印象,大魏除了祁元修這個赫赫有名的戰神,還有兩位非常有名的大將軍,鎮遠大將軍蘇正,也就是蘇嫣兒的父親,還有一位就是撫遠大將軍張綱。

太子娶了張婉玉,自然就是得到了張綱的勢力,確實對他來說是天大好事。

「此次太后舉辦宴會,邀請京中所有的貴婦名媛參加,就是為了隆重推出這位準太子妃,所以不會有你什麼事,你放心去就行。」

祁元修的話確實讓秦葉悠鬆了一口氣,她放心不少,只是祁元修心裡有些擔憂,就她這個易招惹是非的體質,指不定能鬧出什麼幺蛾子呢,看來還得讓寒星暗中保護著她。

有了祁元修給的這顆定心丸,秦葉悠完全沒有心理壓力的去參加宴會,這次帶著婉兒和綠蘿兩個侍女。

他們來到太后的壽康宮,早有宮女引著她們往一處大殿走去,宴會就設在這裡。

秦葉悠緩緩坐下之後,發現大多數人都比她來的早,這些貴婦名媛之間似乎十分相熟,左右招呼著,十分熱鬧。

秦葉悠安靜的坐在她的位置上,嗑瓜子喝水,也十分自得,這時候突然有個小宮女走到她的身旁,小聲說道:「王妃,請您隨我去看看文鳶公主吧,她病了!」

文鳶病了?秦葉悠記得清楚,她已經把文鳶體內的毒素驅除的乾乾淨淨了,而且還為她開了補身子的藥方,按說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的,怎麼會突然病了呢。

她仔細大量一下這個小宮女,感覺有些陌生,好似是她沒有見過的,頓時有些警惕。

「我怎麼沒有見過你,公主既然病了,你去請太醫即可,為何要來找我?」秦葉悠狐疑的問道。

「王妃,您就被問那麼多了,快先隨我去看看吧,奴婢稍後一定會解釋給你聽的。」那個小宮女有些著急,似乎恨不能把秦葉悠拉走。

秦葉悠跟宮裡這些女人,有過幾次過招,在這皇宮裡不敢相信任何人,她對這個小宮女說道:「你是我沒有見過宮女,說話又吞吞吐吐,說,你到底是何居心?」

小宮女還沒有來得及回答,就看到太后和皇后已經來了,眾人紛紛起身問安。

等一切結束,秦葉悠剛剛坐下,突然發現那個小宮女竟然不見了,果然是有貓膩。

秦葉悠抬頭打量一眼,發現太后的身邊坐著一個嬌美的女孩子,她親手伺候著太后吃喝,看似十分體貼溫柔的樣子。

想必這位就是撫遠將軍的女兒張婉玉了,通過太后臉上燦爛的笑容,秦葉悠判斷,太子的這門親事是極好的,太后也很喜歡張婉玉。

眾人看見太后喜歡,自然是極盡恭維,不停誇獎張婉玉,沉魚落雁,閉月羞花,溫柔體貼,賢惠懂禮,落落大方,落落大方……

秦葉悠心想,他們說的這是張婉玉嗎?他們說的是天上的仙女吧,或者仙女也沒有他們說的這麼完美。

太后笑意盈盈的聽著眾人的誇讚,看上去十分開心,好像人們是誇獎她一樣,張婉玉臉色恰到好處的微微紅著,微微低頭,一副不成嬌羞的模樣。

秦葉悠趕緊喝了一口水,以壓制自己有些翻湧不適的胃,這一幕正好被太后看到,她見眾人都誇張婉玉,唯有秦葉悠一直沒有開口,想到了什麼,微微一笑。

「哀家也喜歡婉玉這樣的,知書達理的大家閨秀,這樣的姑娘做太子妃,是再合適不過的了,奕王妃你說是嗎?」太后笑著問道,一臉看好戲的表情。

秦葉悠沒想到猛然被點名,瞬間反應過來:太后老人家,您這是要搞事情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2章:太后邀請

24.18%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