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暗中救人

第133章:暗中救人

眾人也都轉頭看着秦葉悠,有的同情,有的不屑,有的嘲諷。

這些自詡為上流社會的貴婦,湊在一起最喜歡的說的還是別人的八卦。

她們都知道當年秦葉悠一心想要嫁給太子,做了很多痴傻之事,沒有想到後來皇上竟然給她妹妹秦秋燕和太子賜婚,後來她的妹妹居然又嫁給了皇上。

這件事一直在這個圈子裏傳著,每每說起,眾人都要故作驚訝半天,以證明自己清純無辜的小心臟,有多麼不能接受這事。

今天太后這番話,明顯就是再嘲諷秦氏姐妹,說她們配不上太子。

秦葉悠放下茶杯,微微一笑,面上沒有任何不快,落落大方的笑着說道:「太后,您說的對,文軒能有婉玉這樣的太子妃,確實是他的幸運,我這個做皇嬸的也感覺到十分欣慰。」

她擺出一副長輩的姿態,親和和藹的說道,太後面色一變,她看不上秦葉悠,覺得她配不上太子,可是太子卻得喊她一聲皇嬸,太后這是自己打臉了。

太後生氣索性不願搭理秦葉悠了,反正她每次找秦葉悠的事,從來就沒有成功過。

一直低着頭擺出嬌羞模樣張婉玉,這時候卻抬起頭,深深的看了一眼秦葉悠。

大殿之上的氣氛,頓時有些尷尬,這時候皇后就出來打圓場,笑着說道:「說起來,嫣兒和婉玉的年紀相仿呢,有沒有相中的俊秀啊,說一說本宮替你做主賜婚。」

強悍的蘇嫣兒,這樣被人當中問婚事,也是一片嬌羞,紅著臉嬌嗔道:「皇後娘娘……」

坐在她旁邊的一個夫人說道:「嫣兒臉都紅呢,皇後娘娘啊,我看她啊,肯定是心裏有人了,您可就等著賜婚吧。」

眾人調笑,大殿之上的氣氛終於又恢復了過來,眾人鬆了一口氣,繼續談笑。

過了一會兒,秦葉悠發現蘇嫣兒有些不對,雖然剛才被調笑的時候,她的臉色有些紅,可是秦葉悠知道,蘇嫣兒可不是一般嬌羞女子。

這會兒看上去似乎比剛才更紅了,有些不同尋常。

這時候突然聽皇后說道:「嫣兒,你怎麼了?本宮剛才只是說了兩句,你怎麼臉色這樣紅啊,弄的本宮有些過意不去了。」

「皇後娘娘,我沒有,只是有些不勝酒力,頭有些暈而已。」蘇嫣兒說道。

「哦,既然如此,你就先去後面休息一下吧。」皇后關切的說道,然後對自己身後的兩個宮女微微點頭,那兩個宮女就上前扶著蘇嫣兒往後面走去了。

秦葉悠冷眼旁觀,愈發覺得這事有蹊蹺了,別說皇后本身就不是什麼和愛和親之人,今日擺出這樣的姿態,着實有些讓人驚訝。

更讓她覺得懷疑的是,蘇嫣兒的酒量可不是一般女子比的上的,上一次在秦府,她還要和自己拼酒呢,當時蘇嫣兒一副必勝的模樣,現在兩杯酒就要倒?

秦葉悠越來越覺得不對,然後推說有些不舒服,要出去透透氣,然後就帶着婉兒出來了。

一出大殿,兩人尋找,可是竟然不見蘇嫣兒的身影,那兩個宮女也不見蹤影,他們帶着喝醉酒的蘇嫣兒竟然跑的這麼快?

兩人正在徘徊著,不知道往那裏去,突然就看到一個宮女鬼鬼祟祟的從前方一個角門拐了出來。

秦葉悠仔細一看:「婉兒,這不是之前送蘇嫣兒出來的那個宮女嗎?」

婉兒也點頭說道:「好像是她,不過,她來的這個方向好像不是皇后的寢殿啊。」

「這當然不是皇后的寢殿,這個位置一般是一些皇孫公子來宮裏的時候落腳的地方,看來有貓膩,走,去瞧瞧!」秦葉悠帶着婉兒起身離開。

這裏有很多房間,不知道到蘇嫣兒被帶到哪裏去了,秦葉悠悄悄走近這些房間,沿着門口緩緩走了一段距離,然後就聽到一個房間里似乎傳來女人的呻吟之聲。

「就是這個房間了!」秦葉悠一指,然後婉兒直接推開門進去了。

兩人看到眼前的一幕都驚呆了,蘇嫣兒躺在床上,臉色潮紅,正在不停撕扯自己的衣服。

秦葉悠趕緊上前,為她檢查一下,果然是中了迷藥,恐怕裏面還有情葯的成分。

「婉兒,這恐怕是皇后的圈套,不管怎麼樣,先把人弄走再說!」婉兒立即答應一聲,然後上前就把蘇嫣兒給扶了起來,和秦葉悠架着她就往外走。

「你們要幹什麼?」她們還沒有走到門口,突然就被喝止住了,正是剛才離開的那個宮女。

三人對視一瞬,秦葉悠立即對婉兒說道:「動手!」

婉兒身輕如燕,在那個那宮女還沒有反應過來的時候,直接衝到她的跟前,一個收到就砍暈了。

「婉兒,把這個宮女衣服脫乾淨,放到被子裏。」秦葉悠吩咐道。

他們既然把蘇嫣兒給弄成這樣,必然是為某個男人準備的,就讓她們自己享受一下自己的傑作吧。

婉兒把那個宮女擺弄好,立即帶着蘇嫣兒離開了,她們避開人群多地方,沿着小路來到御花園裏比較隱蔽的一個地方。

秦葉悠悄悄從空間內拿出解藥,捏開蘇嫣兒的嘴,喂她吃了下去。

藥效發揮還需要一段時間,秦葉悠讓婉兒把蘇嫣兒搬到假山下的一個隱蔽處。

「王妃,您真是好人,這郡主平時並不怎麼敬重您,還一直對咱們王爺虎視眈眈,您竟然還願意救她。」婉兒笑着說道。

秦葉悠笑着搖了搖頭,什麼都沒有說,其實蘇嫣兒就是囂張跋扈一些,她本性並不壞,只是為了自己心愛的男人,總是做一些傻事而已。

不像文如意,總是時時處處的想要殺了她,除掉她,蘇嫣兒並沒有做過什麼大惡之事,無論如何她也只是個女孩子,今天這事,她如果不管,可能蘇嫣兒一輩子就完了。

不過婉兒的話倒是提醒了秦葉悠,因為祁元修的緣故,蘇嫣兒對她也是有不小敵意的,現在她神志昏迷,什麼都不知道,等她清醒過來,說不定還會怪到她的頭上。

秦葉悠想不能再等了,必須讓蘇嫣兒自己看清事實才行。

「婉兒,你去湖邊菜個荷葉,弄一些水來,我有用。」秦葉悠吩咐道。

婉兒雖然不太明白她要做什麼,可她知道王妃既然說了,定然有她的目的。

婉兒很快取來誰水,秦葉悠接過去,二話沒說直接就往蘇嫣兒的臉上一潑。

冰涼的湖水人,讓蘇嫣兒一個激靈,一下子清醒過來,低頭一看自己的臉上身上都是水,又看了一眼秦葉悠拿着一個沾著水珠的荷葉站在她的旁邊,頓時就炸鍋了。

「秦葉悠,你幹什麼呢?幹嘛潑我水?」蘇嫣兒一下子就蹦躂起來,然後就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差點摔倒,婉兒趕緊扶助了她。

「郡主,你怎麼恩將仇報啊,你不知道,如果不是我們王妃救了你,你現在怕是已經貞潔不保了!」婉兒氣憤不已的說道。

秦葉悠看着余怒未消的蘇嫣兒,慶幸自己先把她弄醒了,不然真說不清楚了。

「蘇嫣兒,你難道沒有發覺,你喝的酒有問題?」秦葉悠說道,一語中的。

蘇嫣兒一怔,這時候才終於反應過來,好像真的是有什麼不對,可是她的面子上有些過不去,喃喃說道:「我跟你說,我可不會感激你……」

秦葉悠見她這個樣子,知道她是相信自己了,又問道:「你難道不想知道,到底是誰把你害成這個樣子的?」

蘇嫣兒一下子瞪起眼睛來,她當然想知道,秦葉悠拿出帕子地給她:「你先把臉擦乾淨,我帶你去看。」

蘇嫣兒看了她一眼,還是接了過去帕子,擦了擦臉。

秦葉悠看到她確實沒事了,然後就帶着她往剛才那排房子去,還沒有靠近呢,遠遠就看到旁邊圍着一群人,正在指指點點。

看來已經事發了,秦葉悠帶着蘇嫣兒待在角落裏,遠遠觀望着。

「太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本宮讓郡主出來休息會兒,你竟然做出這樣的事情來?」皇后厲聲斥責著太子。

「母后,兒臣着實冤枉啊,我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我聽到這邊有動靜,想要來看看,郡主就撲過來了,後來我就……我就……」似乎難以啟齒。

蘇嫣兒火冒三丈,立即就想要衝上前去,被秦葉悠給拉住了。

這火爆脾氣!

「等一下,看看他們有什麼目的?」秦葉悠低聲說道。

蘇嫣兒這才安靜下來。

皇后高聲說道:「蘇將軍剛剛回京,你做出這樣的事情,讓我怎麼跟蘇將軍交代!」

太子一下子跪在皇後跟前說道:「母后,其實郡主早就跟我過,她愛慕我許久了,所以今天才做出這樣的事情來,事到如今,兒臣願意負責!」

皇后瞪着他:「你要如何負責?」

「兒臣既然跟郡主已經生米煮成熟飯,而且郡主對兒臣也傾心,兒臣願意娶郡主為我的側王妃。」

「我呸,真是不要臉!誰要嫁給他這個爛人!」蘇嫣兒忍無可忍破口大罵。

秦葉悠趕緊捂住她的嘴,唯恐被前面的人發現了,這場好戲才剛剛開始,可不能就這樣結束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3章:暗中救人

24.3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