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章:桃花債

第134章:桃花債

蘇嫣兒的叫罵聲,並沒有引起別人的主意,因為前方的房間里突然有人發出一聲慘叫,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眾人好奇,探頭一看,不由自主的發出一個聲音:咦?

房間里的女人並不是蘇嫣兒啊!太子也是大吃一驚,冷冷的看了一眼皇后,然後指著那名女子說道:「你是誰?你怎麼會在這裡?」

那名宮女披頭散髮,用被子裹住自己赤裸的身子,驚慌失措的喊道:「太子……殿下,我是皇後娘娘身邊的春熙啊……」

竟然是皇後身邊的宮女?那剛才皇后和太子還在一唱一和的,到底是怎麼個情況啊,太子為什麼說那個宮女是郡主呢?

都跟人家翻雲覆雨了,竟然沒有認出來嗎?

面對眾人或是八卦,或是探尋,或是嘲諷的眼神,太子如芒在背,有助的看著皇后。

「你這個小蹄子,竟然敢勾引太子!來人,給我拖下去,掌嘴五十,重打五十大板!」皇后厲聲呵斥。

「皇後娘娘,我是冤枉啊,皇後娘娘,您饒了我吧……」那個宮女一下子撲倒在皇后的跟前,苦苦哀求。

皇后一腳把她踹翻在地:「你還敢求饒?再多說一句話,我立即要你小命,在今天這樣的日子裡,竟然敢勾引太子,我看你是活夠了!」

皇後半是威脅,半是恐嚇,把那個小宮女給嚇的立即不敢出聲,全身癱軟無力,被拖走了。

「這怕是太子和皇後設的一個局啊。」秦葉悠低聲說道。

蘇嫣兒氣的胸口劇烈起伏,眼睛幾乎都要噴火了,這時候皇后已經開始遣散人群了,秦葉悠趁機把蘇嫣兒給拖走了。

她們又回到剛才躲避的假山後面,蘇嫣兒氣憤不已的說道:「我一定要回家告訴父親,皇后和太子竟然這樣陷害我!」

秦葉悠皺眉,她在思索一個問題,前皇后還在冷宮裡,太子怎麼會跟現在的皇後走的這麼近,今天這件事,明顯就是他倆一起策劃的。

在宴會上,皇后對蘇嫣兒的態度就很值得尋味,太子要娶張婉玉的事情,顯然已經是板上釘釘了,他為何還要對蘇嫣兒下手呢?

秦葉悠也是一頭霧水,蘇嫣兒冷著臉淡淡的說了一聲:「今日之事,多謝了!」

然後毫不客氣的轉身就走了。

婉兒有些不平:「這個郡主,怎麼這樣不知感恩,真是的。」

秦葉悠絲毫不在意,她笑著說道:「她是嚇壞了,而且之前一直在我跟前耀武揚威的,今天發生這樣的事情,又是被我救的,面子上過不去罷了。」

秦葉悠又在花園裡坐了一會兒,然後才回到宴會上,發現蘇嫣兒已經不在了,宴會上的氣氛也有些異樣。

秦葉悠低聲問旁邊的齊王妃:「我出去這會兒,是出了什麼事情嗎?怎麼大家都安靜了不少?」

齊王妃最擅長說八卦了,見秦葉悠詢問,立即把剛才看熱鬧的事情說了一遍,最後還嘆息說道:「你剛才出去了,沒看到那個場面,哎呀,真是沒法說!皇后的臉都綠了。」

看她那眼神,秦葉悠沒能看成熱鬧,是十分可惜之事。

秦葉悠這才知道,原來蘇嫣兒剛才回來之後,臉色一直不好看,皇后也完全沒有之前對她那麼和藹的態度了,直接詢問道:「嫣兒,你的身上怎麼這麼多水,怎麼弄的這麼狼狽啊。」

「回皇後娘娘,嫣兒酒量不行,喝醉了,不小心撞在御花園的小瀑布上,多謝皇後娘娘的關心,皇後娘娘您對嫣兒還真是關懷備至啊。」

她幾乎要壓抑不住自己的怒氣,陰陽怪氣的說道。

皇后一驚,不確定她是不是知道了,只是感覺蘇嫣兒的眼神十分不善。

「既然不勝酒力,衣服也濕了,嫣兒你就先回去吧。」皇后假裝善解人意的說道。

蘇嫣兒本來就坐不下去了,聽到這話,立即起身,冷冷的瞥了一眼皇后,敷衍的兩句,然後就告辭離開了。

她的這個反應,也在秦葉悠的預料之內,沒有什麼好驚訝的,不過為了配合齊王妃這樣熱情高漲的跟她說八卦,她還是恰到好處的表現出一點驚訝和震驚。

兩人正說到高興處,皇后突然高聲問道:「奕王妃,剛才怎麼出去了那麼久啊?」

秦葉悠又被猛然點名,在心裡腹誹道,你們婆媳倆怎麼就這樣不待見我啊,時不時就要把我提溜出來問一問。

深吸一口氣,換上一臉純善微笑,緩緩回答道:「回皇後娘娘,妾身剛才不勝酒力,在御花園休息一會兒,睡著了,所以回來的晚了,請皇後娘娘原諒。」

「哦?還睡了一會兒啊,是不是還做了一個美夢啊?」皇後涼涼的問道。

顯然是懷疑她參與剛才蘇嫣兒的事件中去了。

「臣妾一覺醒來就忘了是不是做美夢了,不過依稀記得,好像是個挺熱鬧的夢呢。」秦葉悠笑著說道。

皇后冷冷瞥了她一眼,並沒有再多說什麼,秦葉悠依舊風淡雲輕的吃喝著。

宴會結束,秦葉悠剛剛從壽康宮出來,就聽到身後有人喊道:「奕王妃,請留步!」

秦葉悠轉頭一看,竟然是張婉玉,她問道:「張小姐,有事?」

「沒什麼事,就是有句話要跟王妃說。」張婉玉走到秦葉悠跟前輕聲說道。

「張小姐請講……」

「王妃,您很聰明,只是請小心,聰明反被聰明誤。」

「張小姐說笑了,本王妃向來愚鈍,不知道張小姐說什麼。」秦葉悠笑著回應道。

張婉玉看上去也就十八九歲的年紀,眼神里倒是帶著一抹與年齡不符的精明。

兩人對視一會兒,她先忍不住冷哼了一聲:「奕王妃,當初如果不是皇上賜婚,以你的身份,你怎麼可能嫁給奕王,不必在我跟前擺譜。」

「呵呵,張小姐,以後就是太子妃了,這皇宮內,最重要的就是規矩和禮儀,以後見面還是喊我一聲皇嬸吧。」秦葉悠保持微笑。

張婉玉氣鼓鼓的,本想刺激秦葉悠兩句的,結果人家根本不當回事。

秦葉悠就喜歡看著別人看不慣她,又拿她沒有辦法的樣子,自從她嫁給祁元修之後,這樣的論調她實在是聽的太多了,早就不當回事了。

回到奕王府,發現祁元修竟然在家,這段時間,好像軍營的事情特別忙。

「今日在宮裡遇到什麼事情了?」祁元修抬頭問道,秦葉悠很少主動來他的書房,這麼主動來找他,定然是遇到什麼事情了,就知道她是個容易招惹是非的體質。

「王爺,我感覺皇后和太子的關係好像不一般,而且今天在宮裡發生的事情,有些蹊蹺,我想不通,不知道王爺能否給解惑一下?」

然後秦葉悠就把皇宮裡發生的事情,說了一遍,從宴會上皇后的反常,到皇后和太子一起鬧得烏龍,一直到最後張婉玉跟她說的那句莫名其妙的話。

祁元修認真聽完了,秦葉悠問道:「上一次明明是蘇嫣兒攪了太子的好事,太子要報復她,我可以理解,可是他為何還要娶她呢?」

「因為她的背後是蘇將軍啊。」祁元修回答道。

「你說的這個原因,我也想過,可是太子不是要娶張婉玉嗎?張將軍的勢力也很大,他這樣做,不怕張將軍生氣嗎?」秦葉悠有些不理解。

「張將軍一直是效忠皇上之人,他的女兒嫁給太子,是板上釘釘之事,他沒得反抗,而蘇將軍正直,對太子也向來看不順,可是如果他不得不把女兒嫁給他,那麼……」

「那麼太子就擁有兩大將軍的勢力做依靠了,這小算盤打的不錯啊。」秦葉悠接過她的話題。

「哼,不過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而已,宮內宮外,他都沒有得逞,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祁元修冷著臉說道。

「宮裡我知道他沒有得逞,宮外又怎麼了?而且為什麼皇后和太子好像關係不一般,他們不應該是相對立的嗎?」這也是秦葉悠最疑惑的地方。

「蘇將軍受了傷,我就是來處理這件事的,至於皇后和太子的關係,我現在暫時不能告訴你,以後你會知道的。」祁元修故意賣個關子。

秦葉悠就是來找他答疑解惑的,這傢伙居然還不肯說實話,她輕哼了一聲:「有什麼好神秘的,還有啊,那個張婉玉對我很不友好,不會又是你惹的桃花債吧?」

祁元修挑眉問道:「桃花債?這個詞挺好的,不過應該是你的吧,當初好像是某人哭著喊著想要嫁給太子呢。」

呃……這是她的一段黑歷史,可是她有沒有辦法說當時不是自己,硬生生被祁元修奚落,秦葉悠的差點憋出內傷。

「我那時候是豬油蒙了心,狗屎糊了眼,耳朵塞了泥,才會看上他。」秦葉悠沒好氣的說道。

「那現在呢?」祁元修突然靠近她,嘴角帶著一絲笑意問道。

他周身的冷梅氣息襲來,白皙俊美的臉猛然靠近,秦葉悠感覺自己的心跳猛然漏跳一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4章:桃花債

24.5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