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5章:用力親一下

第135章:用力親一下

「什……什麼現在?」秦葉悠不動聲色後退一點,離開他一點距離,竭力讓自己平靜下來。

「你現在是不是耳清目明,靈台清亮,所以才會喜歡上我。」祁元修的深情凝視着她。

秦葉悠的臉在他的凝視下,越來越紅,呼吸越急促,支支吾吾的說道:「你……你不要靠我這樣近,不要用這樣的聲音跟我說話,你一這樣,我就……我就……」

祁元修靠她更近,幾乎貼近她的耳朵,用更加低沉有磁性的聲音問道:「你就怎樣?」呼出的熱氣吹拂在她的耳朵上。

「我就傻了……」她老是交代,每次他這樣靠近她,幾乎用魅惑的聲音跟她說話,她就感覺自己的大腦停止轉動了。

「我就喜歡你傻傻的模樣。」祁元修在她耳邊輕聲說道,秦葉悠耳朵紅紅的,痒痒的,微微躲避。

祁元修不給她機會,長而有力的胳膊,一把摟住她,低頭輕輕吻住她的唇。

這一下秦葉悠徹底淪陷,感覺自己彷彿融化在他的懷中。

「王爺,我已經查到了!蘇將軍就是被……」門口突然響起追風的聲音,說到這裏戛然而止。

秦葉悠一怔,然後猛然用力一推,力氣之大,竟然直接把祁元修從軟塌上推了下去。

追風卡殼一秒鐘之後,本想立即離開的,可是看到他敬愛的王爺,竟然被王妃直接從軟塌上推下來,驚呼一聲:「王爺……」然後就要去扶祁元修。

從剛才就跟在他身後的冷月,一把拉住追風,低聲說道:「你要是還想活命,就趕緊走!」

追風還怔怔的,惦記着王爺摔倒在地了呢,冷月嘆了一口氣,拉着追風就跑遠了。

祁元修從地上起來,冷冷瞥了秦葉悠一眼:「你這是要謀殺親夫啊。」

然後冷冷的瞥了門口一眼說道:「虧那小子跑得遠,不然我非打斷他的腿不可。」

秦葉悠看着他氣惱不已的神色,忍不住就笑起來,然後說道:「抱歉,王爺,剛才追風說追查什麼事情啊?」

祁元修有些狼狽的重新坐上軟塌,從來沒有這樣丟人過,他的口吻還是很沖:「沒什麼,你不必知道。」

秦葉悠倒也不是很感興趣,祁元修不跟他說的事,她向來不關心,不過說起追查,秦葉悠忽然想起一件事,宴會之前那個宮女有些奇怪。

隨後她就跟祁元修說了一下那個有些怪異的宮女,祁元修皺眉說道:「上次文鳶出事,她宮裏所有的宮女和侍衛都被發配出去了,這次換了新的宮女,你不認識也有可能。」

秦葉悠聽到這裏,心裏一驚,如果那個宮女說的都是真的,那麼文鳶可能真的有事,而她竟然不聞不問。

她頓時有些着急,又十分自責,急的坐不住,拉着祁元修問道:「我現在就進宮怎麼樣?我實在是放心不下,都怪我太小心了,當時為何不跟着那個宮女去看看呢?」

她每次進宮面對的都是太后和皇后,每次都是水深火熱的,所以一進宮就全身戒備,因而錯過了文鳶的求救。

「不可!」祁元修直接拒絕她的提議,「文鳶既然讓宮女悄悄來找你,而且在皇后和太后出現之後,那個宮女就離開了,顯然是不想讓別人知道她的情況。」

秦葉悠嘆了一口氣:「是啊,我剛剛從宮裏回來不久,現在又進宮,定然會引人矚目,文鳶又是那麼敏感脆弱之人,我可不能再刺激她了,可是我又放心不下啊。」

秦葉悠急的無頭蒼蠅一樣在房間里亂轉,祁元修悠閑的喝着茶,緩緩說道:「其實想要悄悄去看文鳶,也不是沒有辦法。」

秦葉悠頓時停下來,轉頭睜大眼睛看着他,等着他後面的話。

祁元修又緩緩的喝了一口水,卻並不往下說了,「哎呀,王爺,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賣什麼關子啊。」

祁元修抬頭,看了她一眼,淡淡的問道:「剛才把我推下去,你做的對不對?」

秦葉悠一怔,心裏只想罵他個狗血淋頭,可是想到現在他說不定真的有辦法,還得向他求救。

於是調整一下心態,趕緊笑着說道:「不對,不對,我剛才真是太不對了,不然您再把我推下去,讓您消消氣?」

秦葉悠這良好的認錯態度,讓祁元修很滿意,他終於笑着說道:「我可不捨得把你推下去,你如果誠心感覺到錯了,就親我一下,算作補償吧。」

這傢伙竟然這樣厚顏無恥的提出這樣一個要求,秦葉悠簡直想要錘死他,深吸一口氣,安慰自己,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以後有機會再收拾他。

她一低頭,在他的臉頰上親了一下。

「你這就要蹭一下吧,太敷衍了,一看就不是誠心道歉!」祁元修今天相當難纏。

秦葉悠盯着他的臉頰,眼中閃過一次冷意,她再一次俯下身,用力在他的臉上親下去,好像章魚吸盤一樣親住他的臉頰。

知道祁元修感覺自己的臉頰有些許刺痛,自己先忍不住頭一歪,只聽到啵一聲,把自己的臉頰從秦葉悠的嘴下拯救出來。

「這樣夠有誠意了吧。」秦葉悠盯着他問道,那小眼神,彷彿祁元修再多說一個不字,她就要立即咬他一口了。

「夠了,夠了……」識時務者為俊傑,祁元修顯然是個俊傑,而且是個不知道自己的臉頰上帶着一個吻痕的俊傑。

秦葉悠看着自己的傑作,有一種偷偷報復之後的快感。

祁元修所說的辦法原來就是利用輕功,偷偷帶着秦葉悠潛伏進皇宮,這讓秦葉悠有些失望,但是也不能不承認,這就是最省事的辦法了。

兩人來帶文鳶的宮內,祁元修抱着秦葉悠悄然落地,然後他守在門外,把守門的侍女都給點了睡穴,讓秦葉悠直接進入文鳶的卧室。

秦葉悠推門進去,隔着層層的床紗,看到裏面躺着一個極為瘦弱的文鳶,她的心口狠狠的疼了一下,這個可憐的女孩子啊,到底是造了什麼孽。

「文鳶,我來看你了……」秦葉悠緩緩掀開床紗,看着瘦骨嶙峋的文鳶,輕聲說道。

文鳶睜開眼睛,雙眼空洞無神,看到她也並不是很驚訝,虛弱的問道:「王妃,您怎麼來了?」

「對不起,我來晚了,你的宮女讓我來看看你,你怎麼把自己折騰成這樣了啊?」

秦葉悠問道。

文鳶苦笑一聲:「其實也沒什麼,我只是覺得生無可戀,活着並沒有多大的意思,抱歉,之前浪費了你那麼多精力,你跟我說的那些道理我都懂,可是我做不到。」

秦葉悠感覺到她的顫抖,輕輕的握住她的手,想要給她一點能量。

「我知道這世間還有很多美好,我也知道我該打起精神好好生活,可是我做不到,我放不下過去,我忘記不了那些噩夢一樣的日子,我經常夢到自己醒來之後,發現還在拓跋宏那輛可怕的馬車裏,夢到他折磨我……」

文鳶說到這裏失聲痛哭,那壓印的哭泣,讓秦葉悠的內心也跟着變的沉重起來。

「夢裏就不曾有過一點美好的事情嗎?」秦葉悠低聲問道,她感覺文鳶其實已經陷入抑鬱症的深淵了,再不拉她一把,她真的就廢了。

文鳶抬起淚眼,淡淡的說道:「也不是沒有,不怕你笑話,我偶爾會夢到岸之,夢到我們成婚前那段日子,那時我生命里最美好的一段日子。」

說道這裏文鳶的雙眼都帶着一層夢幻般的光芒,只可惜一閃而逝,隨即又是無盡的空洞。

她苦笑一聲:「夢境越美好,就越覺得現實殘忍,每次從這樣的美夢中醒來,巨大的落差,都讓我幾乎承受不住,王妃,你說我是不是很沒有出息,我就是忘不了他。」

文鳶的眼淚滴落在秦葉悠的手背上,灼熱的感覺,秦葉悠輕輕握着她的手,沉默許久,然後說道:「文鳶,我從未覺得你沒有出息,反而今天聽了你的話,我覺得你比任何人都要勇敢。」

文鳶抬起頭看着她,滿臉不解,秦葉悠嘆了一口氣,悠悠說道:「愛情是美好的,可是愛情也是最傷人的,很多人傷過知痛,就會放手了,可是你經歷那麼多傷痛,卻依舊懷抱這份感情,文鳶,你比任何人都要勇敢。」

文鳶被她的話說的有些動搖,不太確定的問道:「你說的是真的嗎?這真的是勇敢,而不是傻?」

「不是!」秦葉悠看着她的眼睛,眼神堅定。

「我之前曾讓你放下,那是我用我自己的經驗跟你說話,現在我知道了我錯了,你懷着這樣一份赤誠戀愛,為何要放棄?宋岸之還活着,你未嫁,他未娶,你完全可以去爭取啊,去努力啊,你這樣的愛戀,可以打動世上任何一個男子。」

秦葉悠一番熱情洋溢的話,讓文鳶的雙眸里猛然擁有了一絲光亮。

她瘦弱的雙手緊緊的握住秦葉悠的手,不敢置信的問道:「我真的可以嗎?」

「可以,你要相信自己,不過前提是你必須要讓自己變的強大起來,養好身體,找回精神,神采奕奕,精神百倍的站在他跟前,跟他說你的真心!」

文鳶用力點了點頭:「嗯,我都聽你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5章:用力親一下

24.73%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