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6章:春風公子

第136章:春風公子

秦葉悠見文鳶的眼中又有了求生的光彩,知道自己這一步是走對了,她有柔聲勸慰了好一會兒,文鳶終於心平氣和,沉沉睡着,她才起身離開。

在離開之前,她走到書桌前,寫下一個長長的進補藥方,明天文鳶看到了自然知道怎麼做了。

走出房間,祁元修還在門外等著,見她出來,說了一句:「你這是在冒險。」

秦葉悠知道他都聽到了,無奈的笑了一下說道:「是在賭博,就算是冒險,我也要這樣做,文鳶幾乎沒有求生的慾望了,宋岸之是她活下去的希望,我只能賭一把了。」

起源西點了點,認同她的想法,如果一個人完全陷入黑暗,就算是一束短暫的光明,也能給她帶來希望。

秦葉悠抬頭看着祁元修,他站在月光下,身姿偉岸俊逸,這是她愛的男人,他就站在她的身旁,她隨時可以跟他說話,隨時可以看到他。

祁元修待她真心,呵護她,比起文鳶,她其實也算是挺幸福的。

秦葉悠情不自禁的握住祁元修的手,然後依偎在他的懷中,聞着她身上好聞的氣息,滿足的閉上了眼睛。

祁元修低頭看着她,不知道她為何突然這樣親昵,不過他很喜歡,一動不動讓她依偎,輕輕伸出胳膊攔住了她的肩膀,守護她的姿態。

奕王府,怡然居內,追風正在書房裏仔細的跟祁元修彙報着什麼。

「王爺,我查到了,皇后那邊果然不太對,之前跟隨她多年的宮女,全都不見了,我調查了一下,她們不是被發配,就是被殺了。」追風低聲說道。

祁元修凝眉深思,他其實早就發現皇後有些異常了,不過他沒有深究,不過現在皇后和太子這樣不安分,連蘇將軍都敢傷害,由不得他不行動了。

「追風,你繼續追查,尤其要追查一下徐可情身邊曾經的兩個侍女,媚兒和柔兒,她倆是隨徐可情進宮的侍女,一直深受信任。」祁元修囑咐道。

追風遲疑了一下說道:「王爺,媚兒已經死了。」

「死了?」祁元修一驚,以他的了解,徐可情對這倆侍女十分信任,情同姐妹,媚兒竟然這樣悄無聲息的就死了?

「是的,媚兒之前曾經侍寢過一次,可是第二天,就被皇后找個一個理由,打了五十大板,活活熬死了,從那之後,皇後宮里的宮女個個噤若寒蟬,柔兒姑娘也就是從那之後不見的。」

追風把調查的情況詳細說了一遍。

祁元修蹙眉沉思一會兒說道:「追風,這個失蹤的柔兒很有可能知道真相,你着重追查她,一定要找到她的蹤跡。」

「是!」追風領命離開了。

隨後沈逸晨就笑嘻嘻的走了進來,一進門就感嘆道:「元修啊,這追風的氣質跟你越來越像了,簡直像是你親生的一般,整日冷著臉,見到我連點笑容都沒有。」

「你有點良心,上次要是沒有追風救你,你一條小命就搭上了。」祁元修瞥了他一眼。

沈逸晨大咧咧的在他旁邊坐下來,笑嘻嘻的說道:「我的救命恩人,是敬愛的奕王妃,追風那小子,純粹是怕我死了,他沒法交差,怕我死了,沒人替你管錢了。」

「不是說好今日早點來安排事情的嗎?怎麼這會兒才來?」祁元修問道。

沈逸晨嘆了一口氣說道:「別提了,我來的路上啊,經過怡紅院,馬上撞到了一個想要逃跑的丫頭,那丫頭看上去着實可憐,還是個啞巴,差點被人打死。」

「然後你就給贖身了?」祁元修問道。

「沒有,給了一點錢,讓那丫頭少挨點揍吧。」沈逸晨嘆了一口氣,祁元修沒有再所什麼,他知道沈逸晨看似對什麼都很隨意,其實做事很有準則。

隨後兩人又商討了一些,開春之後,北疆軍營訓練,所需的物資準備問題,沈逸晨拿出他列的名目,祁元修一一過目,就此敲定一些事宜。

正事商量完了之後,沈逸晨神色凝重的又囑咐祁元修:「還有一件事,我需要王爺的幫助。」

「說吧。」祁元修似乎早有預料。

「你知道我們沈家,還有我外祖父楊家,全部都是經商世家,我們兩家都有祖訓,男不入朝為官,女不入宮為妃,我們不參與政治,可是最近皇上竟然要娶我的表妹,這事還需要王爺給操心一下。」

祁元修一聽,就明白了,冷哼一聲:「皇上相中的不是你表妹,而是你表妹身後的家產吧,誰不知道江南楊家,家纏萬貫,富可敵國啊。」

「即便不是為了守住家產,我們也不想把表妹往火坑裏推啊,嫁入皇宮,能有什麼好下場!」沈逸晨不屑的說道。

「好,我答應你了,這件事我會看着辦的,你放心即可。」祁元修說道。

只要有他這句話,沈逸晨知道這事就算是妥了。

祁元修看着他鬆了一口氣的模樣,笑着打趣他:「看不出來,你還挺憐香惜玉的嘛,你的表妹你要操心,就連怡紅院的小丫頭你也要管。」

沈逸晨大笑一聲,十分得意:「那當然,我沈逸晨江湖人稱春風公子,就是因為我有猶如春風般的溫柔。」

祁元修一陣惡寒,春風公子?他沒忍住撲哧一下笑出聲來。

「你笑什麼笑,我可不像你,左擁右抱的,我可告訴你啊,不管怎麼樣,都不準辜負我的救命恩人!」沈逸晨嚴肅說道。

祁元修想起秦葉悠平時在他跟前耀武揚威的樣子,嘆了口氣說道:「放心吧,你那恩人都敢在老虎頭上拔毛,還有誰敢招惹她。」

沈逸晨回想一下,好像確實如此,也就秦葉悠在祁元修跟前敢橫眉豎目的說話。

「對了,太子大婚在即,聽說張將軍為了增加自己女兒的嫁妝,最近正在到處收購店鋪,做為女兒的嫁妝呢,優品閣可是人人都艷羨的肥肉,張將軍怕是也看在眼裏了。」

「哼,一個將軍不好好研究怎麼作戰,開始研究爭權奪勢,就離滅亡差不多遠了。」祁元修冷冷說道。

沈逸晨一怔,見他臉色嚴峻,就知道事情或許比他想像的要複雜了,於是不再多言,笑着說道:「那就好,我還擔心王妃會把優品閣出讓呢。」

「她不會的,秦葉悠這個人,比起錢,她更在意別的東西。」提起秦葉悠,祁元修的臉色柔和很多。

沈逸晨也想到最近聽說過的一件事,為了讓單家老二回來,秦葉悠親自寫信給單家老二,只要他願意回來,她就同意把包括優品閣在內的,她娘親留下的所有店鋪都送給他。

她就是這樣個性要強之人,不喜歡的人,怎麼着都不行,她在意的人,要什麼都可以給。

春風吹過,天氣逐漸回暖,到處綠意盎然,顯現出早晨的氣息了。

這一日,春光明媚,是個好日子,文鳶突然來到奕王府找秦葉悠,兩人在梧桐苑喝茶聊天。

「你這梧桐苑倒是清新別緻,別有一番風味,到處都讓人感覺到舒適。」文鳶喝着茶,打量著周圍。

秦葉悠人忍俊不禁說道:「你是第一個誇我這個小院的,別人來了都嫌棄我這個院子又小又寒酸。」

「何必在意別人怎麼說呢,自己住的開心就好啊,山不在高,有仙則靈,水不在深,有龍則靈。」文鳶淡淡的說道。

秦葉悠如遇知音,很多人都跟她說過,堂堂一個奕王妃怎麼能住這樣的小院子,而文如意那個名不正言不順之人,居然可以住在清風苑。

以為她的不爭不搶,是沒有膽量,缺乏勇氣,殊不知她其實根本就不想去爭去,梧桐苑她住的很舒服。

窗戶開着,有春風微微進出來,文鳶低頭喝茶,柔軟的髮絲隨風輕搖,面色雖然還有些蒼白,但是氣色已經好了不少。

「你這段時間都有按照我的藥方好好調理了吧?」秦葉悠笑着問道,看到文鳶好起來,她心裏也很欣慰。

「嗯,我每天都喝你給我配的湯藥,每晚都睡的很沉穩,雖然偶爾還是會作噩夢,可是已經不再害怕了。」

「你已經不再懼怕黑暗了,我說過,你就是最勇敢的姑娘,好好活着,好好享受,屬於的大好人生才剛剛開始呢。」秦葉悠給文鳶鼓勵。

「嗯,我之前所做的所以努力,都為了一個目的,我要去找宋岸之。」文鳶雙目炯炯有神的說道。

秦葉悠一口茶差點嗆住,緩了好久,這才說道:「你……你想好了,真的要去找他?」

文鳶點了點頭:「我想好了,皇嬸,你說的對,我為什麼不去爭取一下呢,他為了我們的事情,都能抗爭,我為何就要放棄!」

「他曾經抗爭過?你是怎麼知道的?」秦葉悠問道,聽上去文鳶似乎很有信心。

「是的,其實當初我和宋岸之分開之後,他曾經給我來過信,他很懊悔當初的決定,想要把我接回去的,可是當時我自尊心太強,沒有同意。」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6章:春風公子

24.9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