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章:文鴛自殺

第137章:文鴛自殺

原來還有內情,怪不得文鳶一直放不下這份感情呢。

「你是後悔當初的決定?」秦葉悠小心翼翼問道。

「我不曾後悔當初決定,當初我那個樣子,跟他在一起就是害了他,後來他父母給他說別親事,他都拒絕,最後被逼沒有辦法,這才出家的。」文鳶說著眼眶都紅了。

秦葉悠也有些動容,如果宋岸之果真如此深情,也當得起文鳶對他的一片深情。

不過她還是不太放心,剛剛想要提出來跟文鳶一起去呢。

婉兒這時候走了進來,手裡捧著一個冊子,進門之後,先是向文鳶福了一下,然後走到秦葉悠跟前說道:「王妃,您之前設計的首飾款式,已經按照您吩咐的吩咐找來原材料,請您選一下,需要趕緊開始製作了。」

冬去春來,換季的時候,也是更換首飾的旺季,優品閣的生意又要忙碌起來了,秦葉悠平時沒事時候,喜歡設計首飾,每每放在優品閣里,都會大賣。

有幾家首飾鋪子的老闆去優品閣打聽,這些首飾都是誰設計的,優品閣守口如瓶,誰也想不到就是他們的主子親自設計呢,秦葉悠每次設計好了,選材什麼的,都是由婉兒代為出面的。

文鳶見秦葉悠有事,緩緩起身,柔聲說道:「王妃,您有事就先忙吧,我先告辭了。」

秦葉悠知道她要去找宋岸之了,本來還有些不放心,但是一想到這兩人既然心意相通,應該沒有問題,就放心讓文鳶自己去吧。

她把文鳶送到王府門口,拉著她的手說道:「文鳶,這次前去,如果一切順心如意當然很好,但是如果不如意,也不要緊,你看看這大好的春光,還會有更多好事等著你,明白嗎?」

文鳶點了點頭:「嗯,我明白了……不會有事的,岸之不是絕情之人。」

送走了文鳶,秦葉悠回到梧桐苑就跟婉兒開始研究首飾的用料,和製作方面需要注意的地方。

後來又隨著婉兒去了一趟優品閣,親自跟工匠交代清楚,這才放心回家。

剛剛走到奕王府門口呢,就聽到背後傳來一陣急促的馬蹄聲,秦葉悠驚訝的轉頭一看,居然是祁元修,他面色凝重在她跟前勒住韁繩,直接說道:「快,跟我走!」

秦葉悠想也沒想,就把手遞給他,祁元修把她拉到馬背上,讓她坐在自己的懷中。

「王爺,出什麼事了?」秦葉悠這才問道。

「文鳶在銀山寺自殺了!」祁元修策馬疾馳,聲音也很大,震的秦葉悠的耳朵嗡嗡響。

她有些不敢相信,直接問道:「怎麼會自殺呢,她上午來奕王府還是好好的啊,她要去跟宋岸之表白的,這麼勇敢的人怎麼會自殺呢?」

「宋岸之是十分固執之人,當初他出家,全家人反對,他爹被氣的卧床不起,他都不管不顧,這一次定然是又固執上了……」祁元修嘆了一口氣。

秦葉悠也就明白了:「文鳶那麼敏感脆弱,宋岸之如果說兩句狠話,她苦苦經營起來的自信心,恐怕會瞬間崩塌。」

不過這些也都是他們的猜測,具體是怎麼回事,只有宋岸之和文鳶知道。

很快到了銀山寺,秦葉悠下馬之後,跟在祁元修身後,快速來到寺廟後面的禪房。

一個身披家屬的年輕小僧,正在照顧文鳶,看上去眉清目秀,行動間自帶一股貴氣,想必這就是宋岸之了。

秦葉悠顧不得其他,直接把宋岸之推開說道:「起來,讓我看看她的傷勢。」

一把匕首,直直的插在文鳶的心口,沒入很深,這得是多麼決絕才能做出這樣的事情來啊。

「你到底對她說了什麼?難道她因為你還不夠可憐嗎?你為何非要這樣折騰她?」秦葉悠終於忍不住質問道,話還未說完,眼淚已經滴下來。

宋岸之垂下頭,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見他只是怔怔的看著文鳶,然後轉頭對秦葉悠說道:「請救她……」

祁元修也上前說道:「葉悠,有什麼事稍後再說,文鳶的傷勢要緊。」

秦葉悠抹了一把眼淚,沒好氣的說道:「還用你說,你們都去門口守著吧。」

祁元修了解,他帶著宋岸之往門外走去,宋岸之似乎還不放心,頻頻回頭探望。

秦葉悠看他的眼神,似乎對文鳶並不是無情,那文鳶為何要選擇這樣決絕的方式傷害自己呢。

秦葉悠從空間內取出手術需要的所有藥品和工具,最關鍵的是取出文鳶胸口的匕首。

通過設備檢查,她看到這把匕首的位置十分危險,往外取的時候,但凡有一點不小心,就會引起內臟大出血,到時候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文鳶了。

她深吸一口氣,低聲在文鳶耳邊說道:「文鳶,你是最勇敢的女孩子,一定要堅強的挺過去,我會幫助你到。」

然後她就集中所有注意力,全神貫注,一點一點的緩緩把匕首往外拔出。

就在她累的全身都要僵硬的時候,終於把匕首拔了出來,同一瞬間,鮮血從傷口出噴涌而出,她把匕首一放,立即又沖了上去,快速開始止血,包紮,設備檢測到文鳶的心跳開始快速減慢。

「文鳶!你一定要撐住啊,你吃了那麼多的苦,受了那麼多的罪,不能就這樣去了啊。」

「文鳶,我知道你肯定能聽到我的話,你一定要挺住,你還那麼年輕,你還沒有好享受生活呢,不能就這樣走,絕對不能,聽到沒有!」

「文鳶,你聽到我的話了嗎?你要是死了,真的就一了百了了啦,什麼愛恨情仇,什麼姻緣輪迴,都不如你自己的命重要!」

秦葉悠淚流滿面,一邊為她手術,一邊大聲喊道,為了把文鳶呼喊回來,也為了給自己打氣。

門口的兩個男人都聽到的她的話,宋岸之直接就要衝進來,被祁元修拉住了。

「讓我進去!請讓我進去看看她!」宋岸之嘶吼道,祁元修死死的拉住他,更加大聲的朝他吼:「她現在很危險,葉悠正在搶救,你衝進去,她必死無疑!」

祁元修知道秦葉悠現在狀態,絕對不能讓外人看見的,這道門他一定要守好。

又過了許久,房門終於被打開了,一股血腥之氣涌了出來,秦葉悠全身是血,步履蹣跚的走了出來,她已經累倒脫虛了。

祁元修心疼不已,趕緊上前扶住了她:「守住文鳶,如果發燒,立即跟我說,我……先休息一下。」說完就倒在了祁元修的懷裡。

宋岸之直接衝進房間里,守在文鳶的床前,祁元修抱著秦葉悠去了隔壁的禪房休息。

秦葉悠累倒極致,一直昏睡到第二日中午,醒了之後,感覺全身舒爽,而且已經換了衣服,一轉頭就看到祁元修正在窗前的桌子旁看書。

「水……」秦葉悠感覺到口乾舌燥的,沙啞著喊了一聲。

祁元修立即放下書,端起桌上的水壺倒了一杯水,試了一下水溫正好,然後把秦葉悠扶了起來,讓她依靠在自己懷中,喂她喝了一杯水。

「文鳶……」她剛剛開口,祁元修就接了過去:「文鳶脈象已經平穩了,只是還沒有醒來,張太醫來瞧過,沒有生命危險了。」

「宮裡……」她剛剛說了兩個字,祁元修又接過去了:「我已經派人去宮裡彙報了,文鳶近期在奕王府住一段時間,跟著你學習醫術,太后同意了。」

秦葉悠直接坐起身來:「王爺,我昨晚只是累了,又不是廢了,你讓我說句完整的話不行嗎?」

祁元修輕聲笑著,笑聲震動胸膛,引著她也顫動,他突然緊緊的抱著她,嘆息著說道:「你好歹也是個女人,能不能嬌弱一回,非得每次都這樣強悍嗎?」

秦葉悠回味一下,橫眉豎目的說道:「你說誰沒有女人味呢?你沒有女人味,你們全家都沒有女人味。」

祁元修嘆息一聲:「看來是真的累壞了,把腦子累壞了……」

秦葉悠反應過來,自己說的話,立即羞愧把頭蒙在被子里,她確實是睡暈了。

很快有小沙彌端來清粥,秦葉悠在祁元修的監督之下,喝了一碗,然後才被批准去看望文鳶。

旁邊的禪房裡,宋岸之正握著文鳶的手,守在她的床前。

文鳶臉色蒼白如紙,呼吸清淺,彷彿隨時都會離去。

宋岸之聽到腳步聲,轉頭一看是秦葉悠,隨即起身雙手合十,彎腰說道:「昨夜王妃的救命之恩,小僧感激不盡。」

秦葉悠冷著臉看著他,淡淡的說道:「你不必謝我,我不是為你救她,我和文鳶是知己,沒有你我一樣會救她,我來只想問一句,你到底對她做了什麼,讓她如此絕望?」

宋岸之面色平靜,緩緩說道:「小僧已經出家,遠離紅塵,前世跟公主的緣分已盡,昨日不過是勸公主放下執念,重新開始新的生活而已。」

「別跟我說這些雲山霧罩的,昨日文鳶從我這裡離開的時候,還是神采飛揚的,你幾句話就逼得她不想活了,你說,這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感情嗎?」

秦葉悠氣憤不已,從昨夜宋岸之的表現來看,他並非不在意文鳶的,居然還能說出如此絕情的話,秦葉悠恨不能罵他一頓,把他罵醒。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7章:文鴛自殺

25.0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