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不可勉強

第138章:不可勉強

宋岸之的表情也是痛苦的,秦葉悠恨不能直接上去敲他的腦袋,問問他怎麼如此不清醒。

祁元修這時候卻走上前,直接拉住她說道:「我們走吧,感情之事不可勉強,讓他自己想想吧。」

秦葉悠不解的看着祁元修,這都什麼時候了,文鳶都這樣了,他們如果不幫助文鳶,她就算醒來,肯定也還是會過的跟以前一樣,彷彿活死人一般。

祁元修看向她的眼神卻是十分堅定,認真說道:「聽我的,讓他自己想,我們不干涉。」他似乎話裏有話,秦葉悠終於決定還是聽他的,不再勉強。

走到門口的時候,她還是忍不住說道:「宋岸之,你仔細想一想,如果昨夜我沒有把文鳶救回來,你現在會事什麼感覺?」

祁元修把秦葉悠帶出去之後,秦葉悠滿臉不高興,質問道:「你拉着我做什麼,現在文鳶還昏迷不醒呢,這小子還一副不開竅的樣子,我們怎麼也得幫幫文鳶。」

「你就是容易激動,宋岸之是家裏的獨子,當初只因不想成婚,就決意出家,由此可見,他是多麼固執之人,這樣的人除非他自己心裏想明白了,別人誰也無法勉強他。」祁元修拉着秦葉悠的手又回到之前的禪房。

「那他要是就想不通,文鳶豈不是沒有指望了,她已經沒有求生的慾望了啊。」秦葉悠着急。

祁元修嘆了一口氣:「生死有命富貴在天,這話有時候也是有定道理的,我可以用強硬手段,逼着宋岸之還俗取文鳶,可是那樣的話,文鳶照樣不能幸福。」

秦葉悠雖然生氣,可是仔細一想,祁元修說的也有道理,這世間所有的事情都可以通過努力成功,唯有感情一事不行,這是誰都無法勉強的。

當天下午,秦葉悠又給文鳶做了詳細檢查,她的各項指標多很正常了,唯一就是還沒有醒過來,需要專人精心照料。

宋岸之一直陪伴左右照顧,只是依舊沉默,什麼都不曾表示。

秦葉悠生氣,不願意跟他講話,祁元修跟他表示,文鳶這樣在這裏也不是辦法,他們準備把她帶回府中,由專人照顧。

「公主是因為我變成這樣的,我願意盡心照料她,直到她醒來,請王爺成全。」宋岸之居然拒絕把文鳶帶走。

秦葉悠在旁邊聽到了,火氣又上來:「你不願意接受她,又何必這樣托着她,她現在需要有人精心照料,各方面都需要注意,你確定能做到?」

言語之間不無諷刺。

宋岸之簡單回到道:「我可以。」

祁元修竟然也同意了:「那就有勞了,葉悠,需要怎麼照料文鳶,你囑咐一下吧。」

秦葉悠根本不願跟宋岸之說話,轉身走到旁邊的桌子前,坐下來仔細把注意事項都寫了下來,然後塞到宋岸之的手中。

最後還不忘警告:「你最好把她照顧好,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

宋岸之不但不惱,居然還對着她微微一笑,笑的秦葉悠莫名其妙。

她本想留在這裏繼續觀察兩天的,可是祁元修接到一封密信,必須馬上匯景城,而他又不放心秦葉悠留在這裏,總感覺她要找宋岸之的麻煩,只能把她帶走。

「出了什麼事情啊?」祁元修帶着秦葉悠是直接騎馬往回趕的,秦葉悠敏感的感覺到祁元修似乎有些着急。

「皇后和太子又出么蛾子了,又拿蘇將軍當靶子,這一次我不會輕易放過她們了。」祁元修的聲音有些冷意。

皇后和太子?他們倆真的已經親密無間,冰釋前嫌?根據她的了解,這倆人都不像是這樣好說話的人啊。

祁元修卻並沒有多說什麼,回到奕王府把她放下之後,直接召追風,冷月,寒星在書房裏談了很久,隨後就要帶着侍衛出門。

臨走之前,祁元修來到梧桐苑,竟然來跟她告別:「我要出去一段時間,近期可能回不來,這段時間,你要安分一點,不要到處去了,宮裏我會安排好,就說文鳶要在府里多住一些日子。」

秦葉悠點了點頭,贊同他的安排,只是聽上去他的口吻有些沉重,忍不住問道:「有什麼事要發生嗎?你一定要小心啊。」

祁元修微微一笑,摸了摸她柔順的長發,然後就離開了,什麼都沒有回答。

之後幾天,祁元修果然都沒有回府,秦葉悠聽從祁元修的安排,一直沒有出府,可是她惦記着文鳶,終於找了一個春光明媚的日子,由冷月架著馬車帶她到了銀山寺。

這一次祁元修外出,單獨把冷月留下來保護秦葉悠。

來到銀山寺,秦葉悠熟門熟路的找到宋岸之的禪房,一別數日,她估計文鳶肯定已經醒來了。

當初臨走的時候,祁元修還留了一手,留下一個侍衛說是保護公主的,其實就是個眼線,只要文鳶有任何意外情況,他都會立即跟祁元修彙報。

這幾天一直都沒有動靜,秦葉悠有些納悶,難道秦葉悠醒來之後,和宋岸之相處愉快?

走進禪房,發現文鳶依舊躺在床上,緊閉雙眼,不知道是不是睡著了,宋岸之坐在床前,旁邊放着一個小小的水盆,他正拿着一個濕帕子,認真仔細的幫助文鳶擦着手。

秦葉悠就這樣站在門口,怔怔的看着宋岸之小心翼翼幫助秦葉悠擦乾淨兩隻手,然後又幫她把有些散亂的頭髮梳整齊了。

他一直都做的很專心,全程沒有發現站在門口的秦葉悠,倒是秦葉悠把他眼中的柔情看的仔細,她的心裏頓時沒有那麼討厭宋岸之了。

「在認識你之前,她是就是這大魏最幸福的女子了。」她輕聲說道,宋岸之一頓,轉頭看她,並不驚訝,有條不紊的幫文鳶整理好。

「是的,我永遠忘不了第一次見她的情景,她是那樣單純美好,笑容溫暖的彷彿可以融化所有的人。」宋岸之輕聲說道。

秦葉悠心裏酸澀,宋岸之見過文鳶最美好時的樣子,那時候她有陳皇后的寵愛,有皇上和太后的喜愛,簡直就是集萬千寵愛於一身,難得的是她性格並不嬌縱,天真善良。

「她所有的不幸都是從嫁給你那時候開始的,如果不是因為愛上你,現在或許她還是幸福的公主。」秦葉悠故意刺激宋岸之。

宋岸之並沒有動容,居然還輕輕點了點頭:「你說的對,她最大的不幸就是遇到我,所以我不想連累她,會有比我更好的人,配得上她。」

「宋岸之,我曾經說你是神通,兩歲就能認字,三歲就能坐實,考試一路順暢,高中榜眼,可是在我看來你就是最笨的笨蛋!」秦葉悠說的毫不客氣。

她指著躺在床上的文鳶說道:「她的身體已經沒有大礙,完全可以醒來,可是她一直沒醒,因為她沒有求生的慾望。」

「不管你曾經給她帶來多麼大的痛苦,她都不曾放棄對你的愛,這麼多年過去,只是因為一封以你名義寫的信,她就敢直接獨自出宮,受盡百般折磨,為了不受辱,她差點自殺。」

「被救回來之後,她一度心灰意冷,沒有一絲生氣,可是因為你,她心裏最後那絲光亮才沒有熄滅,支撐著走出陰霾,眼裏有了生氣。」

「可是你是怎麼做的,你打破她所有的希望,親手把她退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秦葉悠不停的說,不停的說,她明白祁元修的意思,可是有些話,她不說出來,心裏憋得難受,她替文鳶感覺到不值。

宋岸之紅了眼眶,怔怔的看着文鳶,低聲說道:「真是個傻丫頭,我有什麼值得她這樣做的。」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文鳶是個一根筋的人,她認準了誰,這一輩子就是誰了。」秦葉悠緩緩嘆了一口氣。

「宋岸之,如果我告訴你,文鳶可能馬上就要不行了,你會怎麼做?」秦葉悠還是決定比他一下。

「她如果死了,我活着也沒有什麼意義了,當初我選擇銀山寺出家,就是因為我知道,每年太后都會帶着她來這裏上香一次,我只為能見悄悄的見她一面而已。」

秦葉悠一驚,不敢相信宋岸之能說出這樣感性的話。

「宋岸之,如果文鳶昏迷時間太久,很有可能會造成永久性大腦損傷,再也醒不來了,你願意照顧她一輩子嗎?」秦葉悠盯着他追問道。

「我願意照顧她一輩子,如果她醒不過來了,我會追隨她而去,我們一起投胎,來生作對普通且恩愛的夫妻。」宋岸之沒有絲毫猶豫回答道。

秦葉悠的手都有些微微顫抖了,她看到文鳶的手突然動了一下,她並沒有直接喊出來,而是繼續問道:「那如果上天憐憫你倆,讓文鳶現在醒來,你打算怎麼做?」

宋岸之低下頭,深情脈脈的看着文鳶:「我願你陪着她浪跡天涯,一生一世永不分離,只要她覺得幸福。」

「她曾經跟我說過,十分羨慕三公主的肆意灑脫,如果她醒來,我會帶着她游遍大江南北,讓她也好好體會一下,什麼叫肆意,什麼叫灑脫!」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8章:不可勉強

25.2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