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終於幸福的公主

第139章:終於幸福的公主

「好,宋岸之,記住你說的話,千萬不要反悔!」秦葉悠高聲說道。

「我宋岸之從來不會反悔,說到做到。」宋岸之握住文鳶的手,這分承諾,好像並不是說給秦葉悠聽的,而是說給躺在旁邊的文鳶聽的。

兩滴眼淚緩緩從文鳶的眼角滑落,秦葉悠和宋岸之都驚住了,一句話不敢說,連動都不敢動了一下。

終於看到文鳶緩緩的睜開眼睛,聲音沙啞哽咽:「岸之……你剛才說的都是……真的嗎?你真的願意……」

她還很虛弱,這兩句話,彷彿就用盡了她全身的力量。

宋岸之一把抱住她,堅定有力的說道:「我說的都是真的,文鳶,你昏迷的這段時間,我想了很多,我所認為為你好的,其實只是讓你痛苦,以後我聽你的。」

文鳶只顧著哭,眼淚就跟斷了線的珠子一樣,什麼都說不出來,只是不停的問著:「你說的是真的嗎?是真的嗎?」

欣喜又不敢相信的樣子,宋岸之抱着她,用力點了點頭:「你逃過了一劫,往後餘生,我們就要好好珍惜彼此,從此之後,你我二人,再也不會分開。」

秦葉悠看到這一幕,眼眶熱熱的,她悄悄的退了出去,讓這對歷盡坎坷的可憐情人,好好享受一下屬於他們的美好時光。

最終秦葉悠帶着文鳶親筆書寫的一封信回到奕王府。

她獃獃的來到祁元修的書房,不知道為什麼,突然就是很想見到他。

一直到傍晚,天色昏暗之時,祁元修回來,看到書房裏的秦葉悠,有些驚訝的問道:「你怎麼在這裏,也不知道點個燈,黑咕隆咚的想什麼呢。」

秦葉悠不說話,就那樣怔怔的看着他,祁元修看不明白她的眼神,以為她出了什麼事,走過去柔聲問道:「你怎麼了?誰惹你不高興了?」

他靠近她,秦葉悠問道她身上好聞的冷梅氣息,控住不住的就抱住了祁元修。

「王爺……」她輕聲喊道,後面卻又什麼都不說了,只是緊緊的抱着他,祁元修感覺到有些莫名其妙,只有秦葉悠自己心裏清楚。

她只是在感嘆,比起文鳶和宋岸之,她和祁元修之間其實還是挺幸福的,就算是曾經有波折,也很快都化解了。

「王爺,我們會一直在一起,一生一世不分開的吧?一定會的吧?」秦葉悠輕聲問道。

祁元修輕輕撫摸着她柔順的長發,堅定的嗯了一聲。

這時候的他們都覺得此生不會再分開了,可是他們忘記了,天不遂人願是最經常的事情,後來他們才明白這個道理。

秦葉悠拿出那封文鳶的親筆信,然後跟祁元修講了白天在銀山寺發生的事情,祁元修終於知道自己的王妃,為何突然那這樣反常了,原來是受到觸動了。

「這封信,你交給我吧,我會去跟太后說清楚的。」祁元修把信接了過去。

「只是太后嗎?公主出走這樣的事情,皇上和皇后都不管嗎?」秦葉悠問道。

「哼,現在皇后哪裏顧得上她,而且皇上向來重男輕女,對文鳶並不在意,這件事如果太后沒意見,基本不會有人反對,而且我會沿途安排人隱蔽他倆的行跡。」

秦葉悠聽到祁元修的安排,終於心安,知道有祁元修護著,那倆不會有事了,她暗自祈禱,從此之後,老天不要再捉弄文鳶,讓這個可憐的姑娘,過一過幸福的生活吧。

太后看了文鳶的信,許久沒有說話,神情十分落寞:「堂堂一個公主,竟然就這樣跟人跑了?」

她轉頭看着祁元修,突然有些惱怒:「你不是說她在你府里學醫嗎?怎麼會突然跟人跑了?是不是秦葉悠教壞了她!」

遠在奕王府的秦葉悠重重的打了一個噴嚏。

祁元修沉聲說道:「這事跟王妃沒有關係,您看了文鳶的信,應該知道她是幸福離開的,這幾年她陪在您的身邊,你應該知道,她何曾快樂過一瞬,可是她現在離開的時候是開心幸福的。」

太后嘆了一口氣,想起文鳶總是深皺的眉頭,總是不滿愁容的小臉。

「她走的時候,真的是開心的?」

祁元修鄭重點了點頭:「是的,不然我這個做皇叔的不會放她走,王侯將相家的子女,又幾個能活的開心的,文鳶找到她的幸福,我不會阻攔,母后如果要責怪兒臣,兒臣也絕無怨言。」

「你起來吧,我又怎麼會怪你,唉,當年我攔不住元敏,現在也攔不住文鳶,只希望她以後不要後悔。」太后淡淡的說道,神情里的落寞更加濃郁。

「我曾經在醫藥盟見過三姐,她過的很好,自在充實,母后不必擔心,文鳶也回過的充實幸福的。」

祁元修儘力寬慰太后,就是不願看她一個不願意,就要去圍追堵截人家小兩口,那就不好了。

太后最後時候這件事她會跟皇上說清楚,祁元修目的達成,很快就告辭離開,快馬加鞭趕回王府,他知道有人等着她呢。

果然,剛剛走進怡然居的書房內,就見寬大的書桌后,猛然站起一個小小的身影,急切的問道:「怎麼樣?宮裏一切都搞定了嗎?」

「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是誰出馬。」祁元修笑着說道,有些得意。

兩人正在說笑,就聽到追風在門口說道:「王爺,我有要事通報。」自從上一次被冷月狠狠的訓斥過之後,追風終於明白了要事破壞了王爺的「好事」,後果將有多麼嚴重。

從那之後,只要是秦葉悠也在書房內,他進門之前都會十分小心,有些恐慌的請示是否可以進去。

祁元修喊了一聲:「有什麼事,進來說吧。」

追風這才敢走進書房,他並么有多看一眼秦葉悠,低垂著頭開始彙報工作:「我們經過仔細搜尋,終於找到了柔兒,她還活着……」

「還活着?太好了,在什麼地方,你為何不帶她來?」祁元修頓時連串問道。

「柔兒就在怡紅院,只是她已經被割去舌頭,不能說話了,在怡紅院做粗活,我沒有為她贖身,是不想打草驚蛇,那怡紅院身後是有靠山的。」追風小心翼翼說道。

祁元修點了點頭,認可他的話,然後說道:「好,你做的對,準備一下,我這就隨你去怡紅院,我親自詢問。」

兩人匆匆離開,秦葉悠還在回想,這個柔兒是什麼人物,怎麼好像再哪裏聽過呢。

祁元修隨着追風來到怡紅院,老鴇子一看他穿着打扮十分華貴,立即笑着迎上來:「哎呀,客官,您來啦。」

「你這裏有一名啞女,是不是,我要見她。」祁元修懶得廢話,直接問道。

老鴇子眼珠子一轉,笑着說道:「這位客觀,你知道我們是做什麼生意的,怎麼會有啞女呢,您到這裏來到底想要做什麼……」

說到這裏他猛然停了下來,因為這時候追風遞給她一個金光閃閃的大元寶,老鴇笑着接了過去,然後對着身後喊道:「把那個啞奴帶上來。」

很快有人答應一聲,老鴇這時候趕緊笑着說道:「這位客官,請到樓上一坐吧,待會那丫頭就來。」

祁元修點了點頭,待會要問的事情可能會很多,還是人少點好說話。

樓上雅間里,祁元修和追風耐心等待了好一會兒,聽到有人敲門,追風說了一聲:「請進~」

然後房門被打開,有個小小的身影被猛然推了進來,門口有人賠笑說:「客官,您要找的人來了。」說完就趕緊關閉了房門。

剛剛被推進來的那個女人,轉身就要打開房門逃跑,奈何房門緊閉,她怎麼也打不開。

祁元修站在她的身後,喊了一聲:「你是柔兒?」

那個女人猛然一驚,頓時僵住了一般,一動不動,過來好一會兒,這才緩緩轉過身子。

果然是柔兒,徐可情和祁元修也算是老相識,她身邊的侍女自然認得祁元修。

柔兒反應過來,一下子就撲在祁元修的跟前,嘴裏嗚嗚呀呀的不住的說着什麼,眼淚決堤一般的湧出來。

祁元修把她扶起來,低聲說道:「柔兒,我知道你有委屈,別着急,今天我就是來救你的,有什麼話,你慢慢說。」

柔兒自然是什麼都沒法說,追風早有準備,她帶着柔兒走到一個書桌旁邊,這裏早就擺好了紙筆。

「如果你想救自己,就把你知道所有的事情,寫下來吧,包括徐可情去哪裏了?」

柔兒擦了擦眼淚,走到桌前,深吸一口氣,然後就開始寫,追風看到她寫的第一句就吃了一驚,柔兒寫的第一句就是:皇后是假的!

雖然早就知道皇后怪異,可是沒有想到她竟然是假的,這可是欺君罔上的大罪啊。

祁元修看上起並不驚訝,他皺着眉頭看着柔兒繼續往下寫,越往後看,他的眉頭就皺的越深,等柔兒終於放下筆,祁元修的雙手已經握拳。

「追風,安頓好這個丫頭,我要進宮一趟!」祁元修拿過柔兒寫的那幾張紙說道,神色凝重。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39章:終於幸福的公主

25.4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