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真假皇后

第140章:真假皇后

春日午後,突然雷聲滾滾,天空陰暗低沉。

秦葉悠現在門前,看著外面低沉的天色,感覺有些擔憂。

「王妃,起風了,您小心別著涼了。」婉兒一邊說著,一邊給秦葉悠披上了一件厚衣服。

秦葉悠微微點了點頭,確沒有轉身回去,依舊看著窗外,淡淡的說:「要變天了啊。」

祁元修這兩天一直早出晚歸,神色凝重,秦葉悠感覺到他肯定有什麼事,不過他不說,她也不問,大多數情況下,就是給他沏一杯茶,靜靜的陪他一會兒。

祁元修帶著柔兒寫的供述直接進宮找皇上,供述上還有柔兒的血手印。

御書房內,李玉前來彙報奕王爺求見,皇上有些驚訝,祁元修極少主動來找他,一般每次來都是被他惹怒了,可是最近他沒出手啊,祁元修來做什麼?

「皇兄,最近蘇正將軍頻頻遭人迫害刺殺,您可知情?」祁元修直接問道。

皇上面色冷淡:「嗯,這事我有耳聞,已經派人去查了,並沒有什麼線索,朕知道,蘇將軍平時和你關係不錯,曾是你手下,怎麼,你今天是來興師問罪的?」

一國頂樑柱遭到迫害,一國之君居然還只是在意這些個人恩怨,祁元修氣的不行,可是也只能耐著性子說服皇上。

「臣弟只是覺得此事蹊蹺,有傳聞說太子想要拉攏蘇將軍,聽聞日前太子差點娶了嫣兒郡主,皇上您不覺得」這一切都很反常嗎?太子已經娶了張將軍的女兒啊!

「哼!你還知道太子已經成婚?是不是覺得太子和張將軍成為一家人,讓你忌憚,所以想要挑撥離間!」皇上怒氣沖沖說道。

祁元修冷冷注視皇上,徹底失去耐心,本想試探一下皇上是否知道內情,現在看來完全沒有必要了,只需要把他知道的事情告訴皇上,隨他去吧,誰想管他的死活!

「皇上,前皇后陳榮聯合太子,偷梁換柱,欺君罔上,內外勾結權臣,意圖謀反!」祁元修冷靜克制的把所有事情清晰無比的說完了。

書房內一時靜寂無聲,皇上和李玉都是震驚獃滯的表情,看來是真的不知道,幸好剛才祁元修進門之前,已經把門口的太監侍衛打發遠一點了。

皇上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大聲吼道:「大膽!奕王,陳氏現在還在冷宮,她如何能謀逆?你敢誣陷皇后,誣衊太子!你有什麼證據?是何居心?」

「皇上,您一直寵愛的皇后早就已經換了人,難道您都沒有一點感覺嗎?現在在冷宮裡的才是您心愛的皇后!」祁元修冷冷說道,有些不屑的看著皇上。

皇上愣怔一瞬間,他最近確實發現皇后好像跟之不太一樣了,這怎麼可能?她怎麼有這個膽子?

他抬頭頂著祁元修,祁元修面色無懼,神情坦然。

皇上雖然向來厭惡奕王,可是他心裡也清楚祁元修不是造謠生事之人!

「你可有證據?如果沒有,小心我治你個欺君之罪!」皇上的聲音已經有些顫抖,完全沒有了剛才的氣勢。

祁元修從懷中取出來柔兒寫的那封信,上面詳細寫了陳皇后怎麼跟太子一起殘害徐可情,以及事後如何打發那些曾經伺候過徐可情的人。

皇上看完之後面色陰沉,低著頭不知道在想什麼。

「媚兒和柔兒是陪著徐可情一起長大的丫鬟,可是這幾個月,她們死的死,失蹤的失蹤,皇后卻一點反應都沒有,皇兄您不覺得奇怪嗎?」

皇上想到了那個跟他有過一夜之情第二天就被皇后打死的媚兒,心裡更加確信之分。

「走!去冷宮,朕要親自去冷宮看看!」皇上冷聲說道。

冷宮裡的守衛見到皇上前來,立即就先去報信,祁元修看見了,立即攔住他的去路。

「你若去通風報信,就要承擔丟掉小命的風險!你可想好了。」

那侍衛知道祁元修的狠勁,頓時嚇得不敢動彈,當初送陳榮來冷宮的時候,是李玉親自送來的,他帶著皇上和祁元修一路來到一間破舊的屋子前,輕輕推開門,一股惡臭氣味撲鼻而來。

幾個人不由自主捂著鼻子後退了好幾步,定睛一看,屋裡角落的一個木床上躺著一個全身都是污垢,蓬頭垢面的女人。

皇上睜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問道:「這個東西就是朕的皇后?」

祁元修也被驚住了,他也沒有想到曾經那樣清高自傲的徐可情竟然落得如此下場。

屋內的女子聽到門口的動靜,猛然轉過頭,面朝門口。

皇上倒吸一口氣,這女人雙目只剩下兩個空洞,沒有了眼珠子。

「皇上,按照柔兒所說的,皇后被太子和陳氏挖去雙眼,割掉舌頭,挑斷手筋腳筋,目前看來這女子應該就是。」

那女子聽到這個聲音,突然激動起來,從床上爬下來,嘴裡發出嗚嗚之聲,朝著門口而來。

皇上被嚇得後退兩步,祁元修上前扶住了她,高聲說道:「別怕,我是祁元修,我和皇上來救你的。」

那女子停頓一下,然後猛然拉住他的胳膊,哭了起來。

她被割掉舌頭,只能發出嗚咽悲鳴之聲,聽起來更加凄慘。

皇上看著眼前這個面目全非的女子,搖頭不敢相信她就是徐可情。

「不,這不可能是可情,她寧願死,也不願讓自己落入這樣境地。」

祁元修聽了冷冷說道:「有人需要她在這裡冒充陳氏,自然有辦法讓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這時候那女子突然開始撕扯自己的衣服,祁元修以為她收到刺激,精神失常了,才會有如此舉動,他抬手阻止她繼續撕扯衣服。

沒想到那女子執拗的狠,她掙脫了祁元修的鉗制,猛然朝皇上爬過去,這時候已經脫掉了自己的上衣。

皇上震驚不已的看著她袒胸露乳的跪在自己跟前,她身上是大大小小的傷痕,皇上也認為她是神經錯亂了,正要躲開,卻突然頓住了。

在那一片傷痕纍纍之中他看到了她胸前右乳下小小蝴蝶型胎記,這胎記確實是徐可情身上的。

「你……你真的是徐可情?」皇上震驚不已的問道。

那女子淚如雨下,跪在地上不住磕頭,嗚咽悲鳴之聲,讓在場每個人都心酸不已。

他們都曾見過風光時候的徐可情,現在她卻落得如此悲慘下場,當初對她下手之人得有多大的恨意。

皇上只覺得脊背寒涼,這樣心狠手辣的歹毒之人,居然就在他的身邊,甚至夜夜跟他同床共枕!

想到被滅門的陳氏一族,想到陳氏之前的陰狠手段,皇上感覺到不寒而慄,還有太子!他的老婆和兒子,背著他作出這等喪盡天良之事,他們的目的是什麼,顯而易見!

「擺駕隆福宮!」皇上冷冷吩咐道,轉身就走!

這時候冷宮總管太監才匆匆而來。

「老奴不知皇上前來,請皇上贖罪……」老太監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馮公公,你知道不知道關在這個屋子裡的女人是誰?」皇上盯著他問道。

「是……是廢后陳氏!」馮公公小心翼翼回答道。

「放屁!」皇上一腳踹在他的胸口,直接把他踹翻在地。

「這狗奴才定然脫不了干係,來人!給我看好了!」皇上吩咐一聲,就走侍衛上前拖走了已經嚇得癱軟在地的老太監。

皇上帶著人離開了,沒有再多看一眼匍匐在地的徐可情,那是他曾經最為寵愛的女子。

徐可情聽到腳步聲遠去,頓時驚恐不已,嗚嗚叫著到處爬著找人。

祁元修蹲下來握住她的手,輕聲說道:「別怕,噩夢已經過去了,不會再有人傷害你了。」

然後他找來冷宮的一個小太監,囑咐道:「冷宮裡出了這樣的事情,你們這裡所有人都脫不了干係,現在就給你你和贖罪的機會,伺候好她,日後定然有你的好處!」

小太監跪在地上磕頭說道:「奴才知道了,奴才一定好好伺候皇後娘娘,這就去準備熱水,讓娘娘沐浴更衣。」

祁元修看著還在瑟瑟發抖的徐可情,皇後娘娘?她這一生怕是再也不可能了,餘生能安穩度過已經算是不錯了。

皇上帶來的侍衛包圍住了隆福宮,沒讓任何人通報,直接就闖了進去,居然在皇后的寢室沒找到了皇后和太子,他們跟前的桌上擺放的,居然是整個皇宮的防衛圖!

在來之前,皇上還抱有最後一絲幻想,或許這些事都是皇后一人所為,太子或許並不知情。

可是眼前的一幕讓他不得不承認,祁元修所說的一切都是真的。

皇宮的防衛圖只有太子能弄到!

「皇上,您來了,怎麼也不讓人通報一聲,臣妾沒有起身迎接……」

啪!皇上抬手就是一巴掌,皇后直接被打愣了。

太子直接沖了上來,對皇上怒目而視:「父皇,不管您有什麼怒氣,您都不能動手打她啊。」

「哦?太子對朕的做法不滿意,朕做什麼事是不是都應該請示你子一下?」皇上的質問,猶如冷箭一般,穩准狠的震懾住了太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0章:真假皇后

25.6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