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1章:太子造反

第141章:太子造反

「皇上,請您不要責怪太子,太子這孩子只是太孝順了而已。」」皇后不顧自己臉頰紅腫,趕緊為太子辯駁。

皇上看一看皇后,又看了一眼旁邊竭力剋制自己怒氣的太子,冷笑一聲:「朕不知道,皇后竟然跟太子如此母子情深呢,就是真母子間怕是也不過如此吧。」

這一下就連皇后都驚了一下,不敢輕易說話了。

皇上掃過兩人面上的驚慌神色,心裏已經明白了。

他捏住皇后的下巴,眼神凌厲:「你想知道我為什麼打你嗎?我告訴你,我不但打你,我還要殺了你!」

「臣妾侍奉皇上多年,如果皇上覺得臣妾礙眼了,惹您生氣了,臣妾甘願一死!」皇后哭着說道。

「哼,演的真好啊,朕這麼多年都沒看出來你演技這麼好,陳榮!」

皇后的臉色瞬間蒼白,結結巴巴的說道:「皇……皇上您說什麼呢?什麼陳榮,臣妾是徐可情啊!」

「你是徐可情?」皇上逼近她,語氣低沉又冰冷,皇後步步後退,直到退到牆角。

皇上猛然出手撕扯開了皇后的衣服,皇后驚聲尖叫,太子猛然撲了上來拉扯皇上。

「父皇,您息怒啊,有什麼事情朝着兒臣來!」太子喊道。

「滾開!」暴怒中的皇上,力氣大的驚人,一腳把太子踹翻在地,轉頭又扯了一把皇后的衣服,連肚兜都扯下來了。

皇后的胸前雪白一片,沒有任何胎記,

「你是徐可情?你的胎記呢,嗯?你可以換臉,可是你們的身子沒有辦法換吧。」皇上憤怒質問道。

皇后衣衫不整,全身顫抖,可是眼神已經不復剛才的溫柔和順,眼神里全是怨憤!

她知道有些事情已經無法掩蓋了,索性豁出去了。

「對,我不是徐可情,我是陳榮,皇上臣妾做的這一切都是因為我愛你啊,徐可情眼裏只有祁元修,只有臣妾是一心一意對您的啊。」皇后不顧不已衣衫不整,直接撲倒在皇上腳下,抱住皇上的腿,聲淚俱下。

皇上根本不為所動,他一腳踹翻陳榮,冷冷說道:「你的愛,只會讓朕決定噁心和恐怖!別把自己說的那麼高尚,你所有的惡性我全都知道了!」

然後皇上把柔兒寫的那份供詞扔在皇后臉上,冷冷說道:「你自己看看吧。我說你為什麼這麼熱衷給太子說親事,為的都是拉攏張綱吧。」

皇后看了那份供詞,直接跌坐在地。

當初媚兒死後,她擔心柔兒會說出來,直接就讓人割了柔兒的舌頭,後來柔兒失蹤,她派了很多人去尋找都沒有找到。

後來打聽到,柔兒是被一個小太監,賣給人販子了,現在不知道被賣到什麼地方去了。

她當時心存僥倖,一個啞巴宮女,或許早已經死在外面了,沒有想到就是這個宮女成了她最大的危險。

「哈哈哈哈……」皇后突然狂笑,她扶著旁邊的椅子站了起來,胡亂整理一下胸前的衣服。

「對,我就是陳榮,你曾今的寵愛的那個賤人徐可情,被我挖去雙眼,割掉舌頭,跳斷了手筋腳筋,扔在冷宮求生不得,就死不能!哈哈,這就是報應,皇上這就是對你的報應!」

皇后似乎是瘋了一般,大聲吼叫着。

「你就是個瘋子!朕從未見過像你這樣狠毒的女子!」皇上厭惡的說道。

陳榮又是一陣瘋狂大笑:「皇上,當年您可不是這樣說的,當年您封我為皇后的時候,還說我溫良敦厚,寬容賢惠呢,我當初嫁給你的時候,對你也是一心一意,我變成這樣都是你逼我的!」

皇上皺眉問道:「我逼你?我逼你殘害皇妃?我逼你圖謀早飯?這麼多年,你在後宮的所做所為,被以為我不知道,你到底害死了多少朕的孩子?害死了朕多少個愛妃?你心裏清楚!陳榮,午夜夢回的時候,你難道就不怕他們向你索命嗎?」

「我不怕,我從來不信這些鬼神之說,他們要索命就儘管來啊,皇上,您殺了我陳家一百零八口,您難道就不怕我們陳家人來跟你索命嗎?」

「你們陳家勾結外陳,暗中集結力量,圖謀造反,死有餘辜!朕不怕!」皇上沒有絲毫畏懼的說道。

「你為何對我就如此狠心?皇上,這麼多年您難道對我就沒有一點感情嗎?」皇后突然低聲問道。

「沒有,從來沒有,當初娶你,立你為後,都不過是為了利用你們陳家的勢力而已,我怎麼會對你這樣惡毒的女子動心?簡直就是笑話!」皇上十分刻薄的說道。

皇后怔怔的看着皇上,過了許久,閉上眼睛,苦笑一聲,喃喃說道:「我這一生,可真是可笑啊,難道我命中注定會有如此凄慘的下場?」

然後她猛然睜開眼睛,眼中的陰毒和狠辣絲毫不加掩飾,她面目猙獰的說道:「可是,我不信命!我陳榮從來就不信命!」

皇后一邊說着,一邊搬起旁邊的一個大大的花瓶,用力摔在地上,花瓶的碎片,瞬間四分五裂,發出了巨大的破裂聲。

「父皇!您這樣對母后是不是太狠了點?這麼些年,母后打理後宮,沒有功勞也有苦勞,您怎麼可以對她如此絕情?」這時候一直沉默的太子,突然開口說道。

太子的神情也不像剛才那樣和順了,目露熊光,冰冷的盯着自己的父親。

皇上心裏一驚:「怎麼?你現在就像造反嗎?別忘了,這是在皇宮內!來人,給我把皇后和太子拿下!」

皇后和太子沒有一點驚恐表情,嘴角都帶着冷笑,門外沒有任何動靜,沒有人進來,也沒有人回應皇上的話。

皇上突然有些慌亂,自己明明是帶着人來的,為何現在外面靜悄悄的。

「父皇,您忘記了嗎?這皇宮內的近衛軍,可是歸我管的哦,沒有我的吩咐,他們誰的話都不會聽,您覺得現在誰還會聽您的命令?」

太子冷笑着說道,皇上聽了之後,終於明白,今日皇后和太子是鐵定要逼宮造反了。

「父皇,兒臣願意給您留個面子,您現在就擬定詔書,宣佈自己退位,把皇位讓給我,我可以給您留有尊嚴,讓您頤養天年。」太子緩緩說道,語氣森然。

「你休想!祁文軒,你是朕的兒子,朕太了解你了,我難道不明白你的目的?如果沒有我的詔書,你就算是登上皇位,也永遠擺脫不了弒父奪位的罪名,永世被人唾棄!我不會擬任何詔書,你就死了這條心吧。」

皇后和太子對視一眼,看着皇上凌然的表情,終於狠下心說道:「既然如此,就不要怪我們狠心了,文軒,動手吧!」

就在這時候,門外突然響起來兵器相接的聲音,門外似乎有人打起來的。

「太子,你以為你管着近衛軍,就擁有了全部的兵力了嗎?朕有的是保衛自己的勇士,我勸你還是早點投降!」皇上冷著臉說道。

沒有想到太子居然也並沒有慌亂,笑意盈盈的說道:「父皇,您也小看兒臣了,我當然知道您有一隻暗衛,一隻暗中保護您,可是您不知道,我也培養了一隻暗衛,數量卻比你的多得多,你說最終會是誰贏呢。」

房間內,皇上和太子還有皇后對峙,房間外,皇上的暗衛和太子提前佈置好的侍衛一隻在激烈戰鬥,一時之間,氣氛十分緊張。

皇上的暗衛不虧是精挑細選的,個個身手敏捷,動作乾脆利落,太子的人雖然武藝不如人,可是勝在數量多,一時之間雙方難分勝負。

太子和皇上都有些着急,也同時都相信自己會贏。

「太子,朕既然已經立你為太子,就是把你當成儲君培養了,你又何必急於這一時,等我過世之後,這皇上之位就是你的啊。」

「我等不了那麼久了,我現在就要登基,父皇,既然你有這個打算,不如現在就讓為給我!」

父子倆誰都不願意退一步,這時候外面卻早已經亂成一鍋粥,太子手下的近衛軍,紛紛佔領了皇宮內的各個重要關口,皇上的暗衛雖然竭力反抗,終於還是寡不敵眾,戰鬥力逐漸減弱。

皇后和太子十分得意,在皇上闖進來之前,他們就在密謀造反之事,到時候張將軍在外起兵,他們在宮內裏應外合。

最後逼迫皇上退位,推太子成為新一任國君。

可惜計劃沒有變化快,誰曾想皇上竟然提前來了,而且知道了他們所有的內情,如果不殺了皇上,他們就是被殺害的人,於是只能把計劃提前了。

皇后摔的那個花瓶就是暗號,只要聽見花瓶摔碎的聲音,就立即動手。

一切都在皇后和太子的預料之中,可是就在剛剛要成功的關鍵時刻,外面突然安靜下來,太子和皇后一愣,然後就笑着說道:「皇上,您的近衛軍好像也不過如此,只打了這麼一小會兒,就沒有動靜了。」

「皇兄,臣弟救駕來遲!」這時候房門被猛然推開,祁元修身姿偉岸立在門邊。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1章:太子造反

25.8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