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王者職責

第142章:王者職責

太子千算萬算,沒有算到祁元修居然回來救皇上,他以為祁元修早就恨透了皇上,這樣的時候不落井下石,已經是很不錯了,怎麼可能來搭救呢。

可惜了,他小心之心,理解不了祁元修的君子之心。

太子和皇上雖然都不是什麼好人,祁元修一個都看不上,但是太子如果弒君奪位,大魏一時之間必將動蕩不安,民不聊生,周邊各國也會蠢蠢欲動,邊疆百姓又將陷入水火之中。

祁元修就是再不想救皇上,這時候也不能讓太子得逞。

皇上跟祁元修逗了這麼些年,對他也算是了解的,知道他是以大局為重,現在這個時刻,祁元修能來,自己就相當於得救了。

「太子,你還是乖乖投降吧,外面已經被我的人包圍了,你已經沒有勝算!」祁元修手執長劍擋在皇上身前說道。

「哈哈,祁元修,你以為只有你會留一手嗎?你最好不要多管閑事,否則你府里的老小怕是也保不住了。」

太子面目猙獰,最後帶著惡毒的得意之笑。

祁元修一怔,不太確定他說的是不是真的?

「皇城守衛警戒的同時,太子妃就會派人去奕王府把王妃招到宮中,張將軍的隊伍隨後就會包圍奕王府,滅你滿府,你如果現在回去怕是還來得及!」

太子十分得意,這一步他本沒有想到,是張將軍提醒他,就算是他篡位成功,奕王恐怕也不會善罷甘休,最好是同時動手。

太子率領內衛軍包圍皇宮,張將軍帶人襲擊奕王府,首要就是先用奕王妃做人質,這樣不管成功與否,他們手裡都有王牌。

祁元修只猶豫了一瞬間,冷笑一聲:「不虧是張將軍,棋高一著,確實會算計,不過他還是輕敵了,我的王妃可不是那麼好對付之人,我來之前已經在府中留下大量精兵和布防,張將軍想要成功,怕是也沒有那麼容易。」

祁元修和太子,兩人多面上都十分平靜,看不出真假,既然這樣就只能拚死一博了,太子刷的抽出腰中軟劍,大吼一聲:「今日跟隨我者,他日帶我登基,都是功臣,我祁文軒說到做到,許你們一生榮耀!」

「廢話真多,開打吧。」祁元修就這一句話,十分不屑的說完了,直接開殺。

秦葉悠心裡一直隱隱不安,總感覺要出什麼事,祁元修一直沒有回來,追風也不在,她看著陰沉的天色,終於忍不住喊來福伯。

「你趕緊派兩個人,一個去宮裡打聽一下,另一個派去鎮遠將軍府打聽,務必要知道王爺現在何處?今日是不是有事?」秦葉悠吩咐道。

福伯很快派了兩個得力住手分頭行動,他剛離開不久,小順子就急匆匆來到梧桐苑,秦葉悠有些驚訝問道:「小順子,這麼快就有消息了?」

「不是的,剛才東宮來人傳召,太子妃生病了,讓您去悄悄,福伯讓我來跟您說一聲。」

秦葉悠有些疑惑,張婉玉對她一直不怎麼友善,夜晚有急症,怎麼會宣她入宮?宮裡的太醫呢?

秦葉悠來到怡然居,見到傳召的兩個小太監,覺得面生,從來沒有見過。

「敢問太子妃生了什麼病?」秦葉悠問道。

其中一個小太監不耐煩的說道:「我們怎麼知道太子妃什麼病?讓你去,你就去,哪裡這麼多廢話?」

秦葉悠冷冷注視了著他,眼中冰冷的氣勢,讓小太監有些許瑟縮。

「我身為奕王妃,是她的長輩,什麼時候成了她的專用太醫了?你們太子妃剛剛進宮,不懂規矩,難道你們也不懂嗎?我看這份差事你們也別做了!」

秦葉悠不怒自威,聲音不高,威嚴十足。

另外一個小太監,趕緊打圓場:「王妃,請息怒,小的們也是著急,太子妃實在是病的厲害,太醫們束手無策,想您醫術高明,這才急忙趕來請您過去,還請您見諒。」

這個小太監說的客氣,秦葉悠的臉色也稍微緩和一下,淡淡的問道:「前些日子,本王妃為太子妃把脈,發現她似是寒氣入侵,是不是吃了涼東西鬧的?」

小太監眼珠子一轉,連忙說道:「王妃果然了解,最近天氣逐漸暖和,太子妃貪涼,吃了涼果子呢,這才身體不適呢,事不宜遲,還請王妃儘快隨小的進宮吧。」

這時候秦葉悠反而坐了下來,深情依舊冷淡:「本王妃去不了了,因為我感染風寒,怕是會傳給太子妃,太子妃如果著涼,我這裡有一個藥方,你拿回去熬藥給太子妃服了,保證藥到病除。」

兩個小太監對視一眼,見她態度堅定執意不去,兩人臉色都不好看。

「王妃,小的說句不敬的話,太子妃請您去,也是看上您的醫術,來日太子登基,太子妃就是皇后,您確定要這樣不留情面嗎?」

啪!秦葉悠重重拍了一下桌子:「你們以為這是哪裡?這是奕王府,不是東宮,豈容你們威脅本王妃,我告訴你們,今日我就是不去!福伯,送客!」

福伯一直守在旁邊,這時候也冷著臉上前說道:「兩位大人,我們王妃自己身子不適,怕傳染太子妃也是好意,而且藥方也開好了,你們儘管回去復命,何必如如此咄咄逼人?兩位請吧!」

這兩個小太監,還不想善罷甘休,看來一眼門外挺立的侍衛,也不敢用強的,只能冷哼一聲說道:「好大的架勢!我們這就去回了太子妃,看你們怎麼收場!」

扔了一句狠話,兩人狼狽離開。

秦葉悠看著這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門口,臉上從容淡定的表情瞬間消失,一臉擔憂。

「福伯,宮裡怕是真的出事了,你趕緊召集所有府里的侍衛,加強守衛!」秦葉悠面色凝重的吩咐道。

福伯一驚,趕緊問道:「王妃何出此言?剛才這兩人有什麼不對嗎?」

「我從未給太子妃診過脈,而且上次在宮裡看見太子妃,她面色潮紅,一看就是內火旺盛之人,怎麼可能受涼,我剛才是故意反著說話。」

福伯驚訝的說道:「剛才那倆人是在撒謊?」

秦葉悠點了點頭:「是的,他們很明顯是想把我騙進宮,我沒有什麼用處,他們的目的怕是要是威脅王爺,一次不成功,可能還有后招,所以我們一定要小心。」

福伯十分敬佩的看來一眼秦葉悠,被她臨危不亂的氣勢深深折服,然後很快就安排下去。

秦葉悠沒有再回梧桐苑,一直在怡然居等待著,今夜註定是風雲變幻的一夜,不知道祁元修怎麼樣了?出去打聽的兩撥人,一個都沒有回來,她心裡更加不安。

沒過多久,奕王府門外突然出現一隊侍衛,都是皇宮內衛裝扮,在門外喊道:「太子妃病情加重,皇上大怒,命在下特來帶王妃進宮!」

果然有后招!秦葉悠端坐怡然居,冷月寸步不離的守在她的身邊,祁元修離開之前吩咐道:「不管發生什麼事,你唯一的任務就是保護好王妃。」

「我們王妃生病,無法入宮,來日會親自到皇上跟前請罪,你們請回吧。」福伯站在門內喊道。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抗旨!給我殺進去,帶走奕王妃!」門外侍衛的領頭喊道。

他身後的侍衛就開始攻門,有的開始架梯子想要爬進去。

福伯和冷月早就布置好了弓箭手,只要有人從牆頭爬進來,立即射殺。

這時候清風苑的文如意,還有蕙娘也都聽到動靜,一起來到怡然居。

「秦葉悠,你這是做什麼?王爺不在家,你就反了天了嗎?不就是讓你進宮一趟嗎?有什麼大不了的,你這樣抗旨,連累的是王爺!」蕙娘十分不滿的斥責道。

「王爺現在生死不明,這些人更是來路不明,我現在如果跟著他們走,才是真的連累王爺!」秦葉悠辯解道。

文如意一聽這話,立即問道:「你什麼意思?元修哥哥,怎麼會生死不明?」

「這與你無關,你們老實帶著就行,王爺自會處理!」秦葉悠時刻關注外面的動靜,不耐煩再跟她們解釋什麼了。

「什麼叫與我無關?你不告訴我,我自己去找,把門打開,我要去找元修哥哥,我要去救他!」文如意說著就往門口走去。

秦葉悠一把拉住她的胳膊:「文如意,你聽不懂人話嗎?現在王爺說不定正在跟人對峙,我們出去,萬一被抓,只會連累他,你給我老實帶著!王爺輪不到你來救!」

文如意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兇悍的秦葉悠,竟然還敢吼她?頓時氣的不行,她剛剛想要爭吵。

有個侍衛突然衝進來說道:「王妃,派去皇宮的人回來了,太子叛變了,王爺正在營救皇上!」

眾人都是一驚!太子竟然叛變了?秦葉悠剛剛發現一個問題:「報信的人怎麼回來的?」

那侍衛回道:「從後門溜進來的。」

「壞了,趕緊守住後門,他們可能有埋伏!」秦葉悠剛剛說完這話,就聽到後院傳來喊打喊殺之聲,敵人果然衝進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2章:王者職責

26.0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