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章:一夜纏綿

第144章:一夜纏綿

蕙娘和文如意全都震驚的轉頭看著秦葉悠,不敢置信的看著。

「你說的是真的?」蕙娘和文如意同時問道。

秦葉悠鄭重點頭說道:「請你先救她,我可以立字據,絕對不會反悔。」

文如意終於同意,讓所有人都出去,她獨自留下來給祁元修祛毒。

秦葉悠並沒有走遠,就守在門口,蕙娘臨走之前看了秦葉悠一眼,看到她眼神空洞,面無表情。

蕙娘走了兩步,停了下來,似乎是不忍心:「你先回去吧,昨晚折騰了那麼久,肯定也累了吧?」

「我不累,我就在這裡守著。」秦葉悠低聲說道,聲音平靜如水,她也沒有抬頭看蕙娘,這話好像是說給自己的聽的。

太陽升起,太陽落下,秦葉悠就這樣安靜的守在祁元修的門口。

想起來成婚的那天晚上,第一次見他,雖然他的表情極為冷峻,可是一點不影響他的俊美,她雖然對未來充滿擔憂,可當時心裡其實是有點小歡喜的。

無論如何,她的夫君是個好看的人呢。

從最開始相互防備,到後來達成協議,跟著他去北疆,同生共死經歷那麼多事情,酸甜苦辣一一嘗過,她終於下定決定要跟他一起安定下來的時候,卻不得不要離開了。

想到以後再也見不到他了,從此就要相忘於江湖,她的心口痛如刀絞。

夜風清涼,月明星稀,身後的房門終於打開了,文如意輕輕走了出來,臉色有些蒼白,看見坐在門口的秦葉悠微微一怔,開口問道:「你不是想要反悔吧?」

秦葉悠微微一笑:「文姑娘,君子一言駟馬難追,我說出的話,就不會再收回,你儘管放心,王爺怎麼樣了?」

文如意盯著她看了一會兒,神色有些複雜,低聲說道:「元修哥哥已經沒事了,不過你竟然捨得……」

「我自然不捨得離開他,可是兩害相較取其輕,比起眼睜睜看著他死去,我寧願承受離開他的痛苦,這樣至少我知道他還活著,我們還在同一片天空下。」

秦葉悠本來是說給文如意聽的,可是說完之後,她自己彷彿也稍微心安一些了。

是了,愛一個人不就是希望他能活的好嗎啊?

「秦葉悠,其實你也知道,就算你不答應我,我當時也不會不救元修哥哥的,你為何還要這樣做?」文如意有些疑惑,人命關天的道理她知道。

當時她會那樣說,不過是想要刺激一下秦葉悠,沒有想到她立即就答應了。

「我知道我不答應你或許也會救他,可是我不敢賭,我怕他耽擱不起。」

兩人沉默許久,自從文如意來到奕王府,這兩人也從未像今晚這樣和平共處過。

「我看的出來,你是真的喜歡祁元修,他並不是不在意你,不然也不會讓你在王府住這樣久,我離開以後,希望你能對他好一些。」秦葉悠忍不住囑咐道。

文如意微微皺眉,卻也答應了:「哼,我自然會對元修哥哥好,這個不用你操心。」

「好的,給我三天時間,我安排一下,然後就會悄悄離開。」秦葉悠說道,然後緩緩起身,這時候才發現自己坐的時間太久,腿都已經麻了,她依舊咬著牙站起,步履蹣跚的往外走去。

「秦葉悠!」文如意在她的身後喊道,秦葉悠停了下來,沒有轉頭,等著她後面的話。

「我告訴你,元修哥哥並不是你讓給我的,就算我沒有救他,元修哥哥也會娶我,他離不開我們天山派,這麼多年他的暗軍跟我們天山派一起都是相互扶持,而且當年曾救過他和他母親的性命,親自為我倆定下的婚約,所以不管有沒有你,他都會娶我的。」

文如意的大聲喊道,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明明是她贏了,她再一次對祁元修有了救命之恩,並且逼走了秦葉悠,可是為什麼她卻覺得自己輸了,輸給了秦葉悠。

秦葉悠聽了她的話,微微一笑,什麼都么有說道,直接離開了。

她何嘗不知道,向來不喜歡受制於人的祁元修,一直讓文如意住在清風苑,正是因為他也有無可奈何的地方。

天山派,獨立於東大陸各國之前,神秘莫測,實力強大,所有國家都有所忌憚,祁元修再厲害,也不可能隻手遮天,她也不願他為難了。

祁元修第二天早晨醒來,當時是追風在旁邊守著,他醒來之後說的第一句話就是:「我要見秦葉悠。」

追風立即派人去梧桐苑請王妃,然後他三言兩語交代了文如意為他治療之事。

當初秦葉悠和文如意約定的時候,他並不在場,這件事只有文如意,蕙娘和秦葉悠知道。

祁元修知道是文如意用了自己的靈丹救了他之後,沉思了一會兒,不知道在想什麼,這時候秦葉悠已經來了。

她站在門口,怔怔的看著他,猛的就紅了眼眶。

祁元修臉色蒼白,氣息微弱,精神狀態還可以,他笑著朝她招招手:「過來。」

秦葉悠走了過去,祁元修握住她的手,秦葉悠一低頭,眼淚就掉了下來,祁元修打趣她:「瞧你這點出息,哭什麼,我這不是沒事了嗎?昨天晚上,我聽說你氣定神閑,只會王府侍衛,硬是頂住了張綱的精兵襲擊,氣勢都去哪裡了?」

「是前天晚上的事了……」她低著頭,抽搐著鼻子說道,「你還好有心情開玩笑,你知道不知道,你差點就玩完了。」

「我知道……」祁元修低聲說道,微微用力的握住她的手,深情說道:「我感覺自己這一次怕是要完了,可是我硬撐著最後一口氣,告訴自己,不能死,我還沒有見你最後一面呢,我們還沒有圓房呢。」

秦葉悠聽著她前面的話,心碎不已,眼淚掉的更厲害,可是聽到他說到最後一句,忍不住破涕為笑,拍了他一下,嬌嗔道:「你這人怎麼這樣討厭啊。」

「好了,別哭了,我們這不是都挺過去了嘛,以後不會有事了。」祁元修感覺今天的秦葉悠好像特別能哭,以為她是嚇壞了,只好一直柔聲安慰。

可是秦葉悠哭得更凶了,她聽到他說以後,她和他再也沒有以後了啊。

祁元修的毒素祛除之後,恢復的很快,當天傍晚就可以下床了,文如意和蕙娘陪在在側,文如意更是悉心照顧,祁元修竟然也沒有拒絕。

秦葉悠再他醒來之後見過他一面,就再也沒有來過怡然居。

三天以後的傍晚,祁元修正在書房裡忙碌,太子叛變之後,有很多事情需要善後,他的身體剛剛恢復就開始忙碌起來。

皇后已死,太子被廢,皇上倒是也沒有趕盡殺絕,直接把太子和張婉玉一起關進宗人府,太子的處理結果是皇上故意表示自己的寬容大度。

對張綱的處理,皇上就體現了自己的鐵腕手段,奪去張綱所有兵權,抄家,發配全家至邊疆為苦力,就連朝中平時跟張綱關係國密的官員,也都受到大大小小的牽連,一時之間,人心惶惶。

朝中人事變動大,留下的攤子就多,祁元修就更加忙碌。

這天傍晚,梧桐苑的侍女綠蘿來傳話:「王妃今日特意下廚做了幾樣小菜,請王爺過去用晚膳。」

這樣的待遇之前從未有過,祁元修放下手頭的忙碌,欣然同意,他還惦記著秦葉悠上次喝醉時的可愛模樣,於是去的時候,就讓追風帶了一壇好酒。

暮春時節,空氣溫暖濕潤,傍晚十分清風習習,兩人在梧桐苑的偏殿內用晚膳。

祁元修拿出帶來的好酒,秦葉悠居然也沒有推辭,兩人輕輕一碰杯,她一仰頭就喝乾了杯中酒。

秦葉悠感嘆到:「一年之前,我剛剛嫁給你的時候,絕對沒有想到,我們竟然還有這樣一起把酒言歡的一天。」

祁元修也笑了笑:「你那時候到處都透著怪異,簡直不像是這個世界的人,我也沒有想到,我也沒有想到你能活到今天。」

兩人不由自主的想起,成婚的那天晚上,秦葉悠自己砸門要求過門,真是的霸道又強悍,兩人相視一笑。

「為我們美好的現在乾杯!」祁元修笑著說道,秦葉悠也笑了笑:「嗯,為我們美好的現在乾杯!」

一杯又一杯,一直喝到月上柳梢頭,花前月下,兩人都已經微醺。

秦葉悠問道:「你既然見識過我的特異功能,是不是暗自覺得我是怪物啊?」

祁元修微微一笑:「你不是怪物,你是小狐狸,是我的小狐狸。」

他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秦葉悠耳朵微微一紅。

祁元修似是想起來什麼,從懷裡拿出一個小小瓶子,放在秦葉悠的跟前。

秦葉悠低頭一看,好奇問道:「這是什麼?」

「毒藥,當年我母親其實並不是因病去世的,她是被人下毒,這麼多年我一直追查這種毒,可是一直沒有結果,你幫我分析一下這是什麼毒。」

秦葉悠點了點頭,取出一點放在系統內,居然也沒有結果,只分析出其中兩種毒。

「這是一種十分複雜的毒,而且看上去似乎已經隔了很多年。」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4章:一夜纏綿

26.3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