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5章:離開京城

第145章:離開京城

祁元修面帶悲傷:「這並不是真正的毒藥,是當年我母親的血,我知道她是被人毒死的,所以就悄悄留了一點她的血,準備日後等我強大了,一定要查明真相,替她報仇。」

秦葉悠想起來之前祁元修曾經跟她提過,他的母親去世的時候,他還只是個小孩子,一個小孩子,就已經背負著這樣的血海深仇,獨自一人在荊棘叢生的皇宮裡求生存,到底有多麼不容易,她不敢去想象。

「這麼多年,你一定很累吧?」秦葉悠有些心疼的問道。

「之前不曾覺得累,就是想著要強大一點,再強大一些,從未去想什麼累不累的,每天就是那樣活著。」祁元修目光深遠,好像是在回憶那時候的自己,眼神悲傷。

秦葉悠不由自主的依偎在他胸前,想要安慰他,卻又不知道該說什麼。

祁元修的語氣卻又明快起來:「後來不一樣了,你嫁到王府,像是只小狐狸一樣,把王府鬧得雞犬不寧,整日把我氣得半死,可是那時候我真正有了活著的感覺。」

秦葉悠不願意了:「什麼叫我把王府鬧的雞犬不寧,把你氣得半死,明明是你整日把我折騰的死去活來,還把我一個弱女子,給抓到了北疆,哼!那時候,我經常都想捶死你。」

祁元修看著她氣鼓鼓粉嫩嫩的臉頰,眼神明媚清麗,十分吸引人,忍不住低頭就親了她一下。

秦葉悠臉一紅,剛才還像是炸毛的小狐狸,瞬間就沒有了氣勢。

「現在呢,現在還舍捶死我嗎?」祁元修在她的耳邊輕聲問道,吹出的氣息帶著魅惑人的氣息。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喝了酒,秦葉悠感覺到自己的頭都暈暈的,全身軟軟的依偎在他的懷中,媚眼如絲。

祁元修低頭深情注視著她,然後一彎腰就把她抱起來,往卧室走去。

秦葉悠依偎在他的胸前,透過柔軟的布料,能感覺到他結實的肌肉,滾燙的肌膚,籠罩在他特有的氣息中,不由自主伸出手攬住他的脖子。

她從未如此主動,祁元修看著她柔情似水的眼神,是動情的模樣。

成婚一年以來,兩人從隔閡,陌生,熟悉,誤會,生氣,到現在的相知相惜了,兩人經歷太多。

這一夜兩人纏綿許久,天亮之前,秦葉悠醒來,側著身子看著睡在旁邊的祁元修。

他的嘴角還帶著笑意,烏黑的長發散亂在枕頭上,衣襟微微鬆散,露出結實細膩的肌膚。

他睡著的時候,俊美的面容更加柔和,長長的睫毛更顯得修長,她痴痴的看著他,想要把他的相貌深深印刻在自己的腦海里。

似乎是感覺到她熾熱的注視,祁元修微微睜開眼睛,笑著說道:「對我這樣著迷啊,天色還早,再陪我誰會吧。」聲音低沉慵懶,好聽的要命。

祁元修伸出胳膊把她拉進懷中,緊緊的摟住了,秦葉悠閉上眼睛,眼淚落下一滴淚,侵入枕頭裡,不見了蹤影。

祁元修起床之後,神清氣爽,秦葉悠伺候著他穿衣,準備去上早朝。

「乖乖在家等我會來。」祁元修在她的額頭輕輕一吻,低聲說道。

秦葉悠低著頭整理他的腰帶,低聲嗯了一聲,如果這時候祁元修能仔細低頭一看,就能看到她紅紅的眼眶。

可是祁元修心情很好,腦袋裡想著的就是今天回來之後,要怎麼安排,秦葉悠幫他整理好裝束之後,他轉身離開了。

秦葉悠看著他大步走向門口心痛如絞,忍不住喊了一聲:「王爺……」

祁元修轉頭看她,終於看到她紅紅的眼睛,以為經過昨夜,她有些依依不捨,笑著說道:「就這麼捨不得我離開?弄得好像要訣別一樣,在家等我,我下朝就回來陪你好不好?」

「好,王爺早去早回……」秦葉悠哽咽說道,祁元修笑一笑,轉身離開。

看著他的身影從門口拐過去,再也看不到了,秦葉悠全身無力,怔怔的坐在椅子上,眼淚決堤一般的湧出。

過了許久,她終於擦乾眼淚,起身簡單的收拾一下,然後寫了兩封信放在書桌上,一封是給婉兒的,另外一封是給祁元修的。

留給他的那封信,只有兩句話:我走了,不要找我。

她沒有驚動任何人,在後門悄悄出去,然後在街口雇了一輛馬車,直奔聞家山莊。

年前唐應帶著唐菲來京城過年,秦葉悠一直都有好好招待,帶著唐菲把京城好玩的好吃的地方,逛了個遍。

有些地方,其實唐應曾經帶著唐菲去過,可是跟著秦葉悠去完全就是不同的體驗,她總是能發現特別的樂趣,總能找到更加好吃的東西,就連唐應都覺得很有趣。

過了年之後,這兄妹倆要離開京城了,本來秦葉悠想要跟他們一起離開,可是那時候她心裡還放不下祁元修,只能答應唐菲,以後有時間再去看她。

唐應看的出來她心裡的動搖,知道她並非是說說而已,於是給了她一塊令牌。

「聞家山莊的莊主,是我唐門的人,那邊是唐門在京城的據點,你拿著我的令牌,他可以聽命與你,任何事都可以交付給他。」

這麼貴重的東西,秦葉悠本不想接受。

「不要推辭了,秦姑娘,你帶給我和菲兒的東西,遠遠比這塊令牌重要,我和菲兒在唐門等你。」唐應執意把令牌給她。

秦葉悠只能手下了,沒有想到,真的有用到的一天。

她曾經來過兩次聞家山莊,其中有一次是跟著唐應來的,聞莊主把她唐應了朋友,以貴賓的禮儀對待。

她剛剛進入山莊,就有人跟聞莊主彙報,聞莊主笑著迎了出來:「秦姑娘,今兒怎麼一個人出來遊玩啊,今兒想吃什麼,我這就吩咐下去跟您做。」

「聞莊主,今兒我不是來吃飯的,而是有要事相求,能否借一步說話?」秦葉悠直接開門見山說道,然後拿出來唐應給她的那塊令牌。

聞莊主一看令牌,神色變得鄭重,他微微點了點頭:「秦姑娘,請隨我來。」

他帶著秦葉悠來到山莊後院一個略偏僻的雅間內,有侍女進來上茶,然後安靜的退了出去。

「秦姑娘,有什麼話,您就只說吧。」聞莊主知道她拿著令牌,當然是門主信任之人。

「我想請聞莊主派人帶我去唐門。」秦葉悠說道。

聞莊主一愣,帶她去唐門並不是多麼重要的事情,恐怕這後面有什麼隱情。

「秦姑娘,在下斗膽問一句,您是什麼身份,這一路前去唐門路途遙遠,我們得確定好是否會有人追擊,從而選擇不同的路線。」聞莊主十分仔細。

秦葉悠知道他也是謹慎,現在也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直接說道:「我是奕王妃,此次離開完全是我個人意願,並沒有任何人追殺,也沒有人知道我來這裡,但是不能確定奕王府會不會找我回去。」

秦葉悠不知道祁元修是不是已經回到奕王府,有沒有看到她寫的那封信,他是會置之不理,還是會來找她,她都不確定,也不敢去想,還沒有離開京城,她已經開始思念,每次想他,心口位置總是隱隱作痛。

聞莊主背著手在房間里來回走了兩圈,終於說道:「好,我找人送你去唐門,不過我們需要做帶你準備。」

聞莊主並沒有找多少人,只是派了一個叫長松的青年,護送秦葉悠前去唐門。

後來秦葉悠才知道,這長松可不簡單,身手了得,一身武藝,更擅長易容,他給秦葉悠易容,兩人裝作夫妻的模樣,架著一輛小馬車,晃晃悠悠的離開了京城。

長松是沉默寡言之人,一路上都沒有說幾句話,秦葉悠完全陷入愁緒之中,也沒有心情說話,兩人一直沉默著。

秦葉悠看著道路兩旁的樹木,快速往後退去,看著京城的山水也快速退出眼線。

再見了,京城,再見了,祁元修,她趴在窗沿,看著外面的急速後退的風景,眼裡淚水不斷湧出來,很快消散在風中。

不知道走了多久,後面突然傳來急促的馬蹄聲,然後就聽到有人喊道:「前面的馬車停下!」

長松勒住了韁繩,後面的人很快衝上來,高聲說道:「我等奉奕王之命,尋找一個重要人物,所有離開京城的馬車,都要檢查,車上的人,請出來一下。」

長松趕緊說道:「這位大人,馬車裡是我的妻子,我們是來京城探望親戚的,剛剛要回家,我妻子膽小,見到大人,怕是會嚇著。」

「廢話少說!奕王下了死命令了,你這馬車裡就算是坐著天王老子,也得給我出來露個臉。」

秦葉悠在馬車裡一陣驚慌,沒有想到祁元修這麼快就發現她失蹤了,她悄悄的從帘子縫裡看到來人手持一張畫像,而這人看上去有些陌生,那麼他應該是不認識自己的。

想到這裡,秦葉悠直接掀開馬車帘子,問道:「這位大人,請問你們有什麼事嗎?」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5章:離開京城

26.56%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