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6章:蝕骨相思

第146章:蝕骨相思

秦葉悠輕輕掀開一點帘子,外面站著三個官兵打扮的人,為首的一個人,手裡拿著一張畫像,仔細看了一眼秦葉悠。

長松的易容術了得,秦葉悠自己都感嘆,自己現在就是一個普通村婦模樣。

來人仔細打量之後,看著確實不像,於是就收起了畫像,打算要離開了。

「這位大人,你們是官府的人嗎?是要尋找什麼重要的人嗎?我們沿路遇到了,也好留意一下。」秦葉悠笑著說道。

那官兵見她這樣熱心,口吻也好了不少,重新又把畫像打開之後說道:「我們是虎翼營的,這畫像中人十分重要,如果你們遇到了報告給我們,一定會重重有賞。」

祁元修居然動用虎翼營?秦葉悠的心裡不知道是什麼感覺,總覺得堵得難受。

「好,我們記住了。」秦葉悠淡淡的答應了一聲,然後就放下馬車帘子,讓長松繼續趕路了。

此去經年,應是良辰美景虛設,便縱有千種風情,更與和人說?

唐門位於大魏西南,屬於南嶽國,地處南嶽北部玉函山,山勢陡峭,但是易守難攻,山頂溫潤清涼。

聞家山莊的莊主早就飛鴿傳說給唐門,最高興的就屬唐菲了,秦葉悠剛剛來玉函山,她就已經在山腳下等待了。

秦葉悠下來馬車,就看到在路邊的涼亭處等著的唐菲,她微笑著朝唐菲走過去,唐菲的眼神從她臉上掃過去,卻沒有任何錶情。

秦葉悠一怔,然後才反應過來,自己現在易容了,唐菲自然不能把她認出來,以為就是一個過路之人。

秦葉悠突然想要逗一逗她,故意變著嗓音說道:「姑娘,你這是在等人啊?」

唐菲看了她一眼,雖然不認識,也十分客氣的說道:「是啊,我在等我姐姐,她從很遠的地方來。」

「是嗎?你等了很久了吧?」秦葉悠繼續問道。

「嗯,我從早晨就在這裡等著了,就像早點見到姐姐。」唐菲說著就甜甜的笑了一笑,十分開心的模樣,秦葉悠心裡暖融融的。

在這個遙遠的地方,有個女孩子,真心喜歡她,期盼著她來。

「你這個傻丫頭啊!」她換回自己的聲音,唐菲一怔,吃驚的看著她:「秦姐姐……」

秦葉悠微微一笑:「對,可不就是我。」以她對唐菲的了解,她肯定會撲過來,秦葉悠早已經暗暗做好準備迎接了,這丫頭幾個月不見,似乎又長高了一些。

可是唐菲竟然沒有撲過來,而是紅了眼眶,泫然欲泣的問道:「秦姐姐,你都經歷了什麼,怎麼老成這個樣子了?」

秦葉悠沒有想到唐菲竟然這樣單純,唐應實在是把她保護的太好了。

「菲兒,我或許是滄桑了一點,但是還沒有老成這個樣子,這是易容術啊!」眼看著唐菲就要哭出來了,秦葉悠趕緊解釋道。

唐菲這才明白過來,破涕為笑,拉著秦葉悠的手,就不鬆開了,兩人一路來到唐門,秦葉悠看著周圍秀美的景色,清新的空氣,馬上就喜歡上了這裡。

唐應有事外出,唐菲擔負接待秦葉悠的責任,秦葉悠任由她帶著自己參觀唐門。

唐菲把秦葉悠當成自己最信任的人,唐門是有名的制毒命門,江湖上流通的毒藥,大多來自唐門,所以唐門也有一些重地,是不允許外人參觀的。

可是唐菲不管這些,不但領著秦葉悠到處參觀,而且還給她做詳細介紹。

她把秦葉悠的房間就安排在自己房間的隔壁,氣哼哼的說道:「我本來打算讓你跟我一個房間的,可是我哥哥說我會吵到你,所以我只能免為其滿,讓你住在我隔壁了。」

唐應一直到了旁晚才回來,安排廚房做了很多菜,為秦葉悠接風,唐菲還搬出一壇好酒。

唐應笑著說道:「這丫頭真是偏心眼,這是我爹曾經珍藏的好酒,讓她給保管者,我想喝都不行,你來了她這才捨得搬出來。」

唐菲皺著小鼻子,瞥了瞥嘴:「你就知足吧,你這是沾了秦姐姐的光,不然我才不給你喝呢。」

唐應無奈的說道:「好啦,好啦,我知道了,這酒不就是爹爹珍藏了,準備等你出嫁的時候才搬出來的嗎?」

「啊呀,哥哥,你說什麼嫁不嫁的啊!」唐菲小臉緋紅嗔怪道。

秦葉悠笑著看著兄妹倆笑鬧著,感覺十分溫馨,這才是一家人該有的氣氛啊。

唐應端起酒杯對秦葉悠說道:「秦姑娘,這杯酒我敬你,歡迎你遠道而來。」

秦葉悠也端起酒杯笑著說道:「多謝門主的盛情款待。」

唐菲也端著酒杯,這邊看看自己的哥哥,那邊看看秦葉悠,然後說道:「你倆怎麼這樣客氣,你叫她秦姑娘,你叫他門主,我聽著都彆扭,就叫名字多好。」

唐應也說道:「是啊,秦姑娘你太客氣,我比你大,你就喊我唐大哥,或者唐應都行。」

秦葉悠不拘小節,點了點頭說道:「那你也別喊我秦姑娘了,就叫我葉悠或者悠悠都行。」

吃完飯之後,三人坐在院中,一人一杯清茶,悠閑的聊天,唐應和唐菲都沒有問秦葉悠,為何突然來這裡?以後將何去何從?好像秦葉悠突然來唐門,就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秦葉悠心裡卻過意不去,有些事情,她必須要說清楚。

「唐大哥,菲兒,有些話我想我還是跟你們說一下,這一次我離開京城,並沒有打算再回去,奕王也並不知道我離開,當初還曾經派了很多官兵尋找我,幸好我易容了,這才沒有被發現,不過我來這裡,日後萬一被查到,或許會連累唐門……」

唐菲聽到這裡忍不住說道:「什麼連累不連累,我們才不怕呢,那個奕王幹嘛找你,你離開了,肯定是因為跟他在一起不開心對不對?都惹你不開心了,怎麼好意思再找你回去。」

唐菲的邏輯自成一派,秦葉悠微微一笑,看著唐應,他的態度才是重要的。

唐應自然比唐菲看的透,他緩緩放下茶杯說道:「菲兒說的對,我們唐門不怕,葉悠你離開京城,想要投奔的地方是唐門,這讓我和菲兒都很高興,你什麼都不用擔心,儘管在這裡住下來。」

秦葉悠看到這兄妹倆如此真摯,頓時感動的想要落淚,於是不在多說什麼,暫時在唐門住下來。

她並沒有讓自己過的太悠閑,開始的時候隨著唐菲在玉函山遊玩了兩天,通過觀察,唐門門派龐大,但是每個人都有固定事情,每天規律的忙碌。

第三天開始,秦葉悠就開始隨著唐菲每天採藥,晾曬處理草藥,然後就是呆在唐門的毒藥研製坊,她強大的理論基礎讓唐門所有人都震驚,唐應更是對她刮目相看。

秦葉悠的到來,在唐門並沒有引起多大的波瀾,由於她強大的醫學知識,別人只是只是以為她是門主請來的高手。

一段時間之後,唐門上上下下的人都喜歡她,她來了之後,唐菲比之前更加開朗活潑,並且逐漸開始接納外人,不再整天粘著唐應。

唐應偶爾有什麼事,也喜歡跟她說說,她是很好的傾訴對象,並不多話,可是微笑著傾聽的時候,總是能讓人心安。

他覺得自己的目光,總是不由自覺的就去尋找那一抹清麗的身影,看著她專註的挑選采來的草藥,看著她皺眉研製各種毒藥和解藥,看著她和唐菲在院中笑鬧。

每個人都覺得她是輕鬆自在的,看著她微微的笑意,就能感覺到心裡也跟著輕鬆起來。

可是沒有人知道,每個人夜晚她是怎麼過來的,蝕骨的思念折磨著她,夜深人靜的時候,看著窗外的明月,她總是更加想念祁元修。

想念他冷峻的臉上,突然綻放的笑意,猶如冬雪融化,春水淙淙。

想念他身上淡淡的冷梅的清香,總是讓人覺得心安又溫馨。

想念他低沉好聽的聲音,想念他總是守護著她模樣。

經常想著想著就淚流滿面,一直到天亮才能沉沉睡去,清晨的時候,又總是懊悔,責怪自己怎麼這樣沒有出息,已經說好要放棄,還這樣心心念念。

於是白天她讓自己更加忙碌,借口自己想要學武功,跟著唐菲學劍。

唐菲有一項特異功能,從小看劍譜過目不忘,看過無數劍譜和武術秘籍,可是她自己卻從來不練。

可能是曾經看過自己母親的慘死,潛意識裡就排斥武力,現在正好可以用來指導秦葉悠。

每天晚飯後睡覺前,秦葉悠就在院中練劍,她練的很賣力,總是讓自己累到極限,唐菲笑著和哥哥說:「秦姐姐看上去真的很喜歡練劍啊。」

唐應微微一笑,眼神追隨者月光下,那個敏捷清麗的清麗的身姿,他並沒有說什麼,有些事唐菲看不出來,可是唐應看的清楚。

秦葉悠並不是真的開心,她每天對每個人微笑,可是他看得到這笑容背後的悲傷。

每天早晨她微紅的眼色,她練劍的時候,那麼投入,可是看上去也那麼悲傷。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6章:蝕骨相思

26.74%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