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章:滅門

第147章:滅門

唐應什麼都看的清楚,可是他從來不問一句話,他心疼這個故作堅強的女子。

知道她的心中定然隱藏著巨大的心事,厚重的悲傷,不然能有什麼事,讓她這樣一個弱女子,背井離鄉,拋下所有,遠走他鄉。

定然是受了很重的傷,或者有深深的無奈。

「秦姐姐很好看很漂亮,是不是?」唐應正在怔怔的想著心事的時候,突然就聽到身邊的唐菲問道。

他一愣,看著妹妹,唐菲一臉發現他的小秘密的得意笑容,繼續說道:「哥哥,我都看出來,你每天看著秦姐姐的眼神,很不一般,你喜歡秦姐姐的吧?」

唐菲跟唐應說話,向來都是直來直去,有什麼說什麼,這句話像是一個小鎚子,輕輕的捶打在唐應的心口。

一種從來沒有過的感覺,湧上他的心口,他並沒有否認,而是輕輕搖了搖頭,低聲說道:「菲兒,這樣的話不要讓你秦姐姐聽到,她的眼中現在有另外一個人。」

唐菲若有所思的看著秦葉悠,然後又靠近唐應,用更輕的聲音說道:「哥哥,你說的是那個奕王嗎?秦姐姐會離開他,肯定是他讓秦姐姐傷心了,哥哥,你一定要加油哦,我看好你。」

在唐菲看來,全世界的男人都不如自己的哥哥好,只有哥哥這樣的好男人才能配的上秦姐姐。

唐應笑了笑,摸了摸唐菲的頭,笑著說道:「你這個丫頭懂什麼啊。」

唐菲不明白,這世間最不將道理的就是感情之事了,並不是你覺得合適的,就會在一起,也不是你喜歡人家,人家就會喜歡你了。

唐應看的沒錯,秦葉悠每天晚上練劍,為的就是讓自己累,還有就是一種宣洩,把自己內心的想念和煎熬,都宣洩在這份疲累里。

這樣每天晚上,她終於如願以償的累的倒頭就睡,不會再那麼想你祁元修了。

時間悄然流逝,春去夏來,山上湖泊里的荷花朵朵盛開,現在秦葉悠逐漸適應了唐門的生活。

唐應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外出,唐門在江湖上也屬於名門,跟各個派系來往十分密切,也經常回去大魏,可是他從來不說大魏的任何人和事,秦葉悠也不問。

這一次唐應去的又是大魏,而且是去京城,臨走之前他故意在飯桌上交代唐菲:「哥哥這次去大魏京城,可能要很多天,你在家要乖乖聽話,不準鬧騰你秦姐姐。」

唐菲撅著嘴說道:「我什麼時候鬧騰秦姐姐了,姐姐最喜歡跟我玩了是不是?」

秦葉悠笑著微微點頭說道:「是的,我最喜歡菲兒了。」

然後看著唐應說道:「唐大哥,前去大魏京城,路途遙遠,你路上注意安全,我們等你回來。」

唐應見她面色平靜,一句別的話都沒有提,他也就不在說什麼,嗯了一聲算是答應了。

他不知道秦葉悠是用多麼大的毅力才剋制住了自己,大魏,京城,對她來說彷彿洪水,被她小心翼翼的攔截在心裡,不敢打開一個缺口,唯恐一發而不可收拾。

不聽,不說,不想,這是她給自己定下的「三不」原則。

唐應這次去大約估計半個月就能回來,可是一直到一個月還沒有回來。

要不是唐應有飛鴿傳書報平安,唐菲都要去大魏尋找他了。

一個月之後唐應終於回來,看上起似乎瘦了一圈,唐菲心疼自己的哥哥,讓廚房做了很多好菜。

唐應看上去胃口並不怎麼好,晚飯的時候,看了幾次秦葉悠,欲言又止,終究是什麼都沒有說,就連唐菲都出來哥哥有些異常。

她以為一個月不見,唐應終於決定要像秦葉悠表達自己的心意了,晚飯後十分善解人意的找個借口離開了。

唐應和秦葉悠坐在花廳里喝茶。

「葉悠,你今晚不用練劍了嗎?」唐應問道。

「唐大哥,我每晚練劍都是飯後一個時辰才開始的。」秦葉悠說道。

「哦……」唐應答應一聲,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掩飾自己情緒。

「菲兒幹什麼去了,怎麼這麼久不見回來?」唐應左顧右盼問道。

「菲兒今晚要去泡溫泉,走的時候說了要晚一點回來,晚上后她親口說的。」秦葉歐看著唐應淡淡的說道。

「哦哦……」唐應不好意思的撓撓頭,站起身來,似乎是想要離開。

「唐大哥,京城裡出事了吧?有什麼話,您就直接跟我說吧。」秦葉悠早就看出來唐應有心事,他是一直是個沉穩的青年,能讓他這樣失神的肯定是大事,她不能不問了。

唐應一愣,遲疑了一下,似乎是豁出去一樣說道:「葉悠,你要有個心理準備,這是關於你的親人的事,不管怎麼樣,你都要知道,唐門就是你的家,我和唐菲永遠都在你身邊。」

唐應這樣嚴肅鄭重,秦葉悠心裡更加不安。

「唐大哥,你就直接說了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是不是祁元修出了什麼事?他受傷了?還是……已經死了?」說道這裡,她的聲音都有些顫抖了。

她以為自己已經平靜了,可是在一次提起祁元修,她內心的悸動告訴她,她對祁元修的感情從未平淡。

唐應直接說道:「祁元修沒事,出事的是單家,單家已經沒有了。」

秦葉悠感覺那一瞬間,自己的大腦空白了,她怔怔的問道:「沒……沒有了,是什麼意思?」

「一場大火,單家被滅門了,我在京城打聽了一下,似乎是奕王所為。」說道這裡,唐應似乎也有些不忍。

秦葉悠的身體猛然搖晃了一下,只感覺眼前一黑,眼看就要暈倒。

唐應一驚,迅速的扶助了他:「葉悠!」

秦葉悠緩了一下,然後就睜開眼睛,一把緊緊的抓住唐應的胳膊問道:「唐大哥,告訴我,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會跟祁元修有關係?這會不會是謠言。」

她看著唐應,眼神幾乎帶著祈求,祈求他說出否定的話,告訴她這一切不是真的。

唐應幾乎不忍看她的眼神,可是他心裡明白,長痛不如短痛,既然已經說了,就要一次說清楚。

「我多留在京城的這些日子,就是調查這事,我親自去單家看了,只剩一片廢墟,我調查的結果這事就是奕王府所為。」

秦葉悠聽了之後,眼淚奔涌而出,眼前閃過老夫人,劉氏,單永恆,單平庭的臉,他們都是她的親人,現在都沒了!

「肯定都是因為我!都是我連累他們!該死的不是他們,是我啊!」秦葉悠嚎啕大哭。

唐應再也顧不得其他,直接就把秦葉悠擁入懷中,輕輕的拍著她的背,安慰道:「葉悠,你別這樣,這不是你的錯,你什麼都沒有做錯,錯的是作惡的人。」

他甚至都不敢再提祁元修,唯恐對她的刺激更大。

秦葉悠哭的撕心裂肺,恍然無助,她感覺好像又回到了她剛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無依無靠,孑然一身,不知道來路,也看不清未來。

而這一切,竟然都是祁元修給她造成的。

唐應只是擁著她,讓她盡情的哭,這樣的時候,哭也是一種發泄,秦葉悠直接哭暈了過去。

當天夜裡就開始發燒,高燒讓她整個人都迷迷糊糊的,就是在夢裡也一直在哭,她一會兒然後自己深陷火海,一會兒又覺得好像掉入冰窟。

夢裡她看到單家老夫人,看到單平庭,看到單永恆,他們一起越走越遠,秦葉悠跟在後面哭喊追隨,可是怎麼也追不上。

唐應和唐菲一直守在床前,心急如焚,這樣高燒一直不退,十分危險,唐菲一直握著她的手,生怕她會離去一樣。

一天一夜之後,秦葉悠命大,終於退燒了,可是她所有的精神好似也隨著這場高燒消失殆盡了。

醒來之後,就那樣直直的躺在床上,雙眼空洞無神的盯著床頂,不吃不喝不說話。

彷彿木頭人一樣,沒有了靈魂。

唐菲知道這種失去親人,痛徹心扉的感覺,這時候別人說什麼勸慰的話都沒有用,誰也幫不了她,只有她自己能救自己。

唐應來看她,靜靜的坐在她的床前,靜默了一會兒之後,終於開口說道:「葉悠,單家之事,不能就這樣結束了,不管是什麼原因,總要給他們一個交代,我知道你是怎麼想的,只是你想過沒有,就算你追隨他們而去,也要把事情調查清楚。」

秦葉悠聽了他的話,終於轉了一下眼珠子,緩緩轉頭看著他。

唐應嘆了一口氣:「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然後就起身離開了。

他剛剛離開一會兒,唐菲就端著一個托盤進來了,上面放著一碗清粥。

「秦姐姐,我熬了粥,你喝一點吧……」話還未說完,眼淚就掉下來,她把托盤一放,就上前握住她的手,淚如雨下。

「秦姐姐,我最近又開始做噩夢了,夢到娘親離開我,你不要這樣,不要離開我好不好?」

秦葉悠摸摸她的頭,虛弱的說道:「傻丫頭,我不會離開你的,把粥端過來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7章:滅門

26.9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