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8章:十年不晚

第148章:十年不晚

唐菲見秦葉悠竟然要求吃東西了,大喜過望,臉上的淚水都來不及擦,急忙起身把白粥端了過去。

兩天之後,秦葉悠的身體稍微好一些,這兩日她身體雖然恢復,可是精神卻並不怎麼好,總是怔怔的想事情。

「我準備回大魏一趟。」秦葉悠說道,唐應沒有什麼反應,這一切似乎都在他的預料中了。

唐菲卻捨不得:「秦姐姐,我要跟你一起回去。」

「菲兒,這次姐姐不能帶你走,我祖母一家遭難,我必須要回去祭奠,查明真相,你放心,處理好所有的事情,我就回來。」

其實秦葉悠心裡也沒有底,她到底還能不能回來,唐菲還是不樂意,唯恐她走了就不回來了。

唐應也勸她:「菲兒,我知道你擔心你秦姐姐的安全,我會陪著她去的。」

「既然有哥哥陪著,那我就早這裡等著吧,你們早去早回。」

唐菲想著讓唐應照顧秦葉悠,說不定可以增進兩人之間的感情,於是就同意了。

秦葉悠卻並不願意:「唐大哥,我祖母一家人遭此大難,不知道背後有什麼隱情,會牽涉到什麼人,你還是不要跟我一起去了。」

唐門收留她已經是莫大的情分,這樣的時刻,她也不想牽涉無辜的人。

「葉悠,我是必須要跟你一起去的,之前我在京城曾經調查過一段時間,有些事情我也熟悉,到時候我可以帶你去見見那些人。」

秦葉悠想了想,終於還是答應了。

兩人很快啟程,快馬加鞭趕往大魏京城,這一次她們還是帶著長松一起的,上一次長松送她回來,就一直留在唐門了。

為了以防萬一,唐應要求長松這一次也給秦葉悠易容了,他跟秦葉悠解釋道:「祁元修的目的就是找到你,不說定他會守株待兔,我們還是小心一些。」

秦葉悠也同意了,只是神情更加落寞。

很快到了京城,兩人並沒有住在城裡,而是在聞家山莊落腳,秦葉悠不顧路途勞累,直奔單家。

來到單府門口,她卻沒有辦法再跨進一步,曾經的單府,現在只剩一片黑黢黢的廢墟,斷壁殘垣。

秦葉悠想起自己第一次來這裡的情景,老夫人帶著一眾女眷在門口等待,她們是那樣溫柔和藹可親,慈愛的老夫人,溫柔體貼的大舅媽,看似嚴肅實則體貼的大舅舅,還有面上一本正經,其實內里很逗比的單平庭。

他們都不在了!

秦葉悠跪在一片廢墟當中淚涌如泉:「祖母,舅舅,舅媽,表哥,悠悠來看你們了,我來晚了啊,都是悠悠連累了你們……」

夜風吹過廢墟,隱約有嗚咽之聲,似是有人在低聲哭泣,不知道是不是單家的冤魂還在此地徘徊不走。

秦葉悠回到聞家山莊,然後就見了曾經調查單家出事的那些人,這些都是唐門的親信,有唐應在,他們對秦葉悠也毫不隱瞞,都說雖然沒有確鑿證據,可是種種跡象都表明,這事就是奕王祁元修所為。

秦葉悠臉色蒼白聽完了所有人的話,什麼都沒有說,緩緩起身,回到自己的房間。

獨坐到天亮,內心真是熬油一般煎熬,唐應有些擔心她,在門口輕輕敲了一下門問道:「葉悠,你沒事吧?」

秦葉悠低聲說道:「我沒事,唐大哥,我始終不敢相信,這事真的是祁元修做的,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

唐應隔著門聽到她有些哽咽,心有不忍,終究還是嘆了一口氣說道:「葉悠,人心是最難測的東西……」

是啊,秦葉悠無語凝噎,看著窗外的月色,那個當初那樣珍重過她的人,那個曾經說好要守護她一世的人,怎麼會對她下這樣的狠手!

第二日,秦葉悠悄悄的易容來到優品閣,這個還在正常經營著,她進店之後,並沒有看到婉兒的身影,只見李掌柜的還在櫃前忙碌著。

「掌柜的,以前曾經在這裡的那個婉兒姑娘在嗎?」秦葉悠低聲問道。

李掌柜有些警惕的問道:「你是什麼人?你找婉兒姑娘做什麼?」

秦葉悠解釋道:「婉兒姑娘曾經有恩與我,我這次來京城幾日,特意來感謝她的。」

李掌柜的上下打量秦葉悠,感覺這個人雖然不認識,可是舉手投足間總是有一種熟悉的感覺,有一種意外的親切感,不由不住的就相信了她的話。

「婉兒姑娘在後院,你隨我來吧。」李掌柜帶著秦葉悠往後院走去。

「婉兒姑娘,有個姑娘來找你,說是你舊識。」李掌柜站在一間廂房外說道。

然後秦葉悠就聽到房間內傳出一聲清脆聲,似乎是茶杯掉落在地的聲音,一陣踉蹌的腳步聲,房門被猛然打開,婉兒出現在門口,怔怔的看著秦葉悠。

然後轉頭對李掌柜說:「掌柜的,這確實是我的老朋友,謝謝你了,你去忙吧,我們說說話。」

李掌柜離開之後,婉兒對秦葉悠說道:「姑娘找我何事?」

秦葉悠恢復自己原有的聲音說道:「婉兒,是我……」

婉兒瞬間就紅了眼眶,警惕的往四周看了看,然後一把把秦葉悠拉進房間,眼淚就落了下來。

「王妃我就知道出事後,您肯定會回來,你趕緊走吧,這裡也不安全了。」婉兒拉著她說道,眼中卻都是不舍,一激動猛烈咳嗽起來,臉色變的潮紅。

「婉兒,你怎麼了?」秦葉悠一驚,趕緊為她做檢查,吃驚的發現,她受了嚴重的內傷。

「誰傷了你?」秦葉悠緊緊的握住她的胳膊問道。

「是奕王……」婉兒無力的說道,她擦了擦因為咳嗽而流出的眼淚,緩了一口氣說道:「單家出事之後,我去奕王府,刺殺奕王,被發現了,挨了一掌……」

「真的是他,真是的祁元修做的這些事?」秦葉悠眉頭深皺,最後一點希翼也破滅了,這些事真的是祁元修所為,他殺了她至愛的親人。

把她置於無盡的黑暗之中,當初對他的愛有多深,現在對他的恨就有多重!

「婉兒,我一定會為你報仇的,你好好養傷。」秦葉悠又為她檢查了一遍,好在沒有傷到心脈,只是需要靜養。

「王妃……你走吧,我們現在都不是奕王的對手。」婉兒拉住她的手懇求道。

秦葉悠如何肯放棄?她低聲苦澀說道:「我早已經不是什麼王妃了,之前他對我種種的好,不過是個幌子,我不經他同意,就離開了,他就下這樣的狠手,之前是我錯看他了!」

恨意在秦葉悠心中翻騰,現在她只有一個心思,那就是要報仇,去奕王府找祁元修對峙,問問他為何這樣狠?

秦葉悠剛剛從優品閣出來,唐應就從旁邊閃出來,悄聲說道:「跟我來……」

秦葉悠一驚,不過很快隨著他離開,閃到旁邊的一個小巷子里。

唐應說道:「你剛才進去不一會兒,我就看到有個店鋪夥計,悄悄從優品閣離開了,怕是奕王派來的姦細,去通風報信的。」

「來就來,我正好要找祁元修,我要問問他嗎,為何要如此狠毒?他對得起自己的良心嗎?我當初會離開,還不是為了他……」秦葉悠越說越傷心。

這時候唐應卻一把捂住她的嘴,然後順勢把她攬在懷中,秦葉悠吃驚的看了他一眼,那邊有人來了,看步伐都是高手。

秦葉悠順著她的視線悄悄看過去,一眼就看到了冷月,祁元修果然在這裡留了眼線,剛才那人確實是去通風報信的。

「那人是祁元修身邊的侍衛,這些人都是奕王府的內衛高手。」秦葉悠說道。

辛虧唐應機警,兩人悄悄從小巷逃走,回到了聞家山莊后,秦葉悠就把自己關進房間里,連晚飯都沒有出來吃。

夜深人靜的時候,她一身夜行衣,悄悄打開房門,悄然出門,可是剛剛打開房門,就看到唐應抱著胳膊站在院中。

「唐應……你不要攔著我,讓我去。」秦葉悠站在門口喊了一聲,進也不是,退也不是,看來自己所有的行蹤唐應都料到了。

「葉悠,你如果執意要去找祁元修報仇,我不會攔著你,我陪你一起。」唐應平靜的說道。

「唐應,你不能跟我一起,這是我和祁元修之間的事情,奕王府高手林立,十分危險,你的身後還有整個唐門,你不要意氣用事。」秦葉悠十分苦惱,不知該怎麼跟他解釋。

「那你呢,你就靠著練了三個月的劍術,是去打算跟祁元修同歸於盡嗎?」唐應問道。

秦葉悠低下頭,這確實是她的想法,跟祁元修硬拼,她沒有絲毫勝算,現在只想著拼上一死,跟祁元修同歸於盡,以泄心頭只恨。

「你這樣做才是真的意氣用事!」唐應突然高聲說道,然後往前一步拉起自己的袖子,露出胳膊上的一道長長的疤痕,伸到秦葉悠的眼前。

秦葉悠不解的看著他,這麼猙獰的疤痕,當初傷的一定很重吧。

「當年我娘出事之後,我第一時間就去找仇家報仇,結果那時候的我根本不是人家的對手,我爹去救我,差點搭上性命,我的胳膊也差點廢了,葉悠,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8章:十年不晚

27.11%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