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9章:輕舉妄動

第149章:輕舉妄動

秦葉悠最終沒有去找祁元修,唐應胳膊上的那道疤痕說服了她。

她要報仇!就不能憑一時之氣,唐應說的對,她現在去奕王府除了送死,別無益處,傷不了祁元修一分一毫,單家人還是白死,婉兒還是白白受傷。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祁元修你給我等著!

為了防止夜長夢多,秦葉悠當夜就跟着唐應離開了京城,直奔南嶽而去。

回到唐門之後,秦葉悠隻字不提京城中的事情,好似那只是一場噩夢一樣。

唯一跟之前不同的是,她比以前更加忙碌,除了每天的採藥研製毒藥解藥,她心血苦練的劍術,學習易容術,制毒術,暗器,每一項都學的十分努力,十分刻苦,有時候難以堅持,想一想內心的恨意,她咬牙繼續。

一晃三年過去,一千多個日夜,又是盛夏時節。

「我準備回大魏一趟,三年來都不曾回去祭拜一下親人,馬上就要到他們的忌日了,我想回去看看。」秦葉悠平靜的說道。

三年來,她沒有提過一句有關大魏的話,突然說出來,唐菲和唐應都是一怔。

「也好,最近門裏事情不多,我跟菲兒陪着你一起去吧。」唐應最先反應過來說道。

這三年,秦葉悠隻字不提報仇的事情,可是他知道,她沒有一天忘記過自己的仇恨,她這三年的刻苦訓練學習為的是什麼,他心裏也十分清楚。

秦葉悠似乎早有準備,她輕輕搖了搖頭。

「在唐門的這三年,我過的很好,也很感謝你們對我的照顧,這一次回大魏,我想我可以坦然面對了,祭拜完親人,我想一個人到處去走一走,看一看,短時間內或許就不回來了。」

唐應是唐門門主,自然不能陪着她遊山玩水,唐菲現在已經成大姑娘了,早該談婚論嫁了,自然也不能讓她陪着自己到處遊玩,所以只能讓她自己走。

「秦姐姐,你這是要離開我們了嗎?」唐菲一聽就不樂意,噘著嘴紅了眼眶。

秦葉悠笑着安慰她:「都是大姑娘了,還整天哭鼻子,我只是想出去散散心,等你成婚的時候啊,我肯定會回來的。」

她執意獨自離開,唐應知道這姑娘看似柔弱,實在很倔強,不好勉強,只能同意。

唐菲依依不捨的送她下山,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早點回來。

三年來,秦葉悠和唐家兄妹之間的感情也已經很深了,所以才不想他們跟着她受牽連。

唐菲守在山腳下,一直到看不見秦葉悠的馬車,這才黯然回去,回到唐門,聽到哥哥正在安排屬下事宜。

她獃獃的坐在旁邊聽了一會兒,抬頭驚訝的問道:「哥哥,你也要出門嗎?」

「是的,哥哥也要出門,你乖乖在家等著。」唐應回應了一聲,然後繼續安排事情。

單純如唐菲,這會兒也感覺到有什麼不對,她想了一下,立即問道:「哥哥,你是不是捨不得秦姐姐,要去找她對不對?」

唐應並沒有否認,唐菲高興的蹦起來:「我就知道,哥哥你怎麼會捨得秦姐姐離開,我這就去收拾東西,我們一起去找她。」

唐應撫著額頭,有些苦惱的對唐菲說道:「菲兒,我並不打算去找葉悠,只是想要暗中保護她,她既然決定不讓我們跟着了,怎麼會願意我們去找她呢,這事你不能跟着,太容易暴漏了。」

唐應自然知道秦葉悠說的什麼散心都是借口,她這次離開就一個目的,就是為了報仇,他怎麼能讓她獨自去,唯一兩全的辦法就是他悄悄在暗中保護她。

唐菲不依了,感覺自己遭到了嫌棄:「我不管,我就是要跟着去,秦姐姐不帶我走,你又不讓我跟着,我就這樣惹人厭煩嗎?」

唐應這個寵妹狂魔,根本應對不了唐菲的哭鬧,只能答應帶着她一起去。

祁元修直接帶人找上唐門,還沒有上山呢,正好遇到了下山的唐應和唐菲。

三年的時間了,這個女人藏的可真深,三年來他一直到處尋找她,不斷有消息傳來,可是都不是她,很多人說她已經死了,可是祁元修不相信,從不放棄尋找她。

兩撥人在山下相遇,狹路相逢,知曉對方身份之後,自然要下車切磋一下。

「不知奕王大駕光臨我們唐門,有何貴幹?」唐應淡定的問道。

「我來找秦葉悠,她在哪裏?」祁元修根本不願多說一句廢話,直接開門見山的問道。

唐應沒有料到他這樣直接,知道跟祁元修這樣的人,根本無需多說廢話。

「秦姑娘?她三年前來過唐門,不過只待了三個月就離開了,不知王爺為何現在來尋她?」唐應直接說道。

祁元修既然能找到這裏來,自然是有線索了,他如果一味否認,反而顯得欲蓋彌彰,索性他就承認,半真半假的話語,最難辨別真假。

「恐怕她不止在唐門待了三個月吧?私藏本王王妃,你們唐門好大的膽子!」祁元修冷冷說道,不怒自威。

唐應沉穩淡定回應道:「王爺說笑了,唐某和妹妹曾被秦姑娘所救,她是我們唐門的恩人,恩人前來,我們豈有不招待之理。」

「哼,我說的秦葉悠是我的王妃,不是什麼秦姑娘!」祁元修覺得秦姑娘這三個字分外刺耳,秦姑娘好似是與他完全無關的一個人。

「你的意思是她現在不再唐門?」祁元修微微眯着眼睛,冷然問道。

唐應點了點頭:「三年前她來唐門,三個月後偶然聽說大魏的親人遭遇突變,她着急離開,從此不見蹤影。」

「可是我得到消息,秦葉悠就在你唐門,唐門主不在意我照一下吧。」祁元修的口吻里已經帶着威脅的意味。

「我們堂堂唐門,又不屬於你大魏,你有什麼資格搜查!」唐菲聽到這裏忍不住出口。

「菲兒,不得無禮。」唐應斥責道,其實是擔心唐菲一生氣說出什麼不該說的話,泄露了秦葉悠的行蹤。

「王爺,我唐門在江湖上也算是有名有望,您這樣冒然搜查,傳出出我們如何在江湖上立足,請恕唐某不能答應。」唐應一直十分客氣。

祁元修微微一笑:「本王明白門主的意思,不知道本王有沒有這個榮幸去唐門做客,參觀一下唐門的風采。」

只要他進入唐門,就算不明著搜查,他帶來的暗衛也會把唐門搜個底朝天。

唐應本不想答應,可是轉而想到,如果直接拒絕了祁元修,在唐門的地盤上,晾他也不敢做什麼,可是現在秦葉悠剛剛離開不久,祁元修如果打道回府,或許正好跟她相遇,這樣對她十分不利。

為了拖延時間,讓秦葉悠有充分時間做準備,唐應決定答應祁元修,帶他上山。

唐菲不明白哥哥的心思,只覺得這個奕王十分討厭,不明白哥哥為何還要帶他上山,一路都氣鼓鼓的,誰都不願意搭理。

祁元修跟着唐應來到唐門,唐應陪着他喝茶寒暄,此時追風已經悄無聲息的帶着暗衛在唐門開始尋找。

過了許久,追風回來,朝着祁元修微微搖頭,表示沒有找到秦葉悠,祁元修眉頭微微一皺,繼而很快又調整情緒,笑着說道:「本王和門主一見如故,相談甚歡,一時不忍分別,這裏風景秀美,不知本王可否在這裏叨擾門主幾天?」

他這是打算在這裏守株待兔啊,唐菲一聽他還想要住下,一下子又忍不住說道:「你們剛才已經搜查過了,確實沒有找到秦姐姐,幹嘛還要住下,真的很討厭,怪不得秦姐姐離開你,不願意見你呢。」

「菲兒……怎麼說話呢,沒大沒小的,這裏沒你什麼事,趕緊回房吧!」唐應斥責道。

祁元修被罵了,卻一點都不生氣,反而笑着唐菲:「她是這樣說我的?她還跟你說了什麼?」

唐菲接受到哥哥警告的眼神,知道自己或許說錯話了,可是她又不願意認錯,冷哼一聲說道:「秦姐姐說了好多,可是我為何要告訴你,我就是不跟你說!」

祁元修眼神一冷,迅速出手,一下子就扣住唐菲的命門,冷冷說道:「好厲害的小丫頭,你這樣護著秦葉悠,想必她知道你被抓了,不會不來救你的吧。」

唐應一看祁元修竟然敢挾持唐菲,瞬間也怒了。

「奕王,你來我唐門,我一直以禮相待,你為何如此咄咄逼人,趕緊放了菲兒,你要是傷了她,我不會讓你走出唐門半步。」唐應冷著臉說道。

「門主放心,我不傷害你這個寶貝妹妹半分,我知道秦葉悠就在唐門,我帶着她回大魏,秦葉悠什麼時候出現,我什麼時候放了你妹妹。」

唐菲何曾受過這樣的氣,奮力掙扎,祁元修一抬手就點了她的睡穴,她瞬間就睡了過去。

「門主,你是聰明人,我知道你唐門厲害,我今天帶來這些暗衛也不是吃素的,血戰一場,誰贏誰輸也不一定,我也不喜歡殺戮,所以你最好不要輕舉妄動。」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49章:輕舉妄動

27.29%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