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重逢

第150章:重逢

「哼,堂堂大魏王爺,竟然如此蠻不講理,挾持一個弱女子,就不怕被人笑話嗎?」唐應冷笑著說道。

祁元修言語之間,已經帶著一絲怒氣:「唐應,你不用這樣說,當初你收留秦葉悠就應該會料想到這一天,這三年要不是你可以隱瞞消除痕迹,我何至於到現在才知道她在你這裡。」

這三年,秦葉悠一直安穩待在唐門,唐應確實一直派人在外,但凡有什麼消息走漏,他立即派人消除。

祁元修一生氣,手上的力道加大,唐菲的臉色變了一下,唐應也有些緊張了,祁元修號稱冷麵閻王,冷血無情也是名滿江湖,他不敢用唐菲來冒險。

「唐應,我不會為難你妹妹,什麼時候帶秦葉悠來,我什麼時候放你妹妹。」祁元修帶著唐菲往外走去。

「等一下!」唐應喊了一聲,祁元修停下來下來,轉頭看向唐應,等著他後面的話。

唐菲急的大吼:「哥哥,秦姐姐可是我們的恩人,你不能忘恩負義啊,如果因為我她被這傢伙抓走了,我就立即去死!」

唐應一頭黑線,這丫頭這樣一吼,祁元修那麼精明肯定什麼都知道了。

一抬頭果然看到祁元修嘴角帶著得意的笑意,現在有兩件事他可以確定了,第一,秦葉悠還活著,知道這一點,他心裡就已經十分高興了。

第二,秦葉悠確實跟唐門有來往,抓住這一條線索,他不怕秦葉悠不來找他,這一次來唐門真是來對了。

「唐門主,你還有什麼要說嗎?」祁元修問到,十分有耐心的樣子,態度跟剛才完全不一樣了。

「記住你說的話,如果菲兒有絲毫閃失,我不會放過你。」唐應說道。

「好,我等你好消息。」祁元修微微一笑,帶著唐菲離開。

「門主,我們就這樣讓他把小姐帶走嗎?」唐應的手下不甘心的問道。

「祁元修既然來了,自然就是有備而來,在這裡開打,會威脅到我們的毒庫,這個人算冷血無情,但並不是殘暴之人,菲兒不會有事,我們悄悄跟蹤,下山之後再想辦法營救。」

唐菲被祁元修帶走之後,一直氣鼓鼓的,雙目怒視祁元修。

祁元修並不在意,反而讓人把她綁了,放在自己的馬車內。

「你不必用這樣的眼神看著我,你那秦姐姐可是我的王妃,我只是找她回去,又不會為難她,你有什麼好擔心的。」

祁元修依靠在軟塌上,悠閑的看著坐在地毯上的唐菲。

「呸,我才不相信呢,你殺了秦姐姐的家人,怎麼可能會對她好?」唐菲十分不屑。

祁元修微微挑眉問道:「秦葉悠連這個也知道?」

「哼,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為,你自己做的好事,以為能瞞過誰!」唐菲橫眉豎目,用眼神斥責道。

祁元修笑而不語,看著她,唐菲被他和煦的笑容晃了一下,扭過頭不去看他。

祁元修好脾氣的說道:「唐大小姐,餓不餓?要不要吃點心?」

唐菲驚恐的看了他一眼,這人怎麼這樣喜怒無常,她驕傲的一扭頭,堅決決絕他的糖衣炮彈,冷傲的說道:「不吃!」

祁元修笑了一下,並不勉強,自己吃了一口,也放下了,當初秦葉悠曾經給她做過點心,吃了她做的點心,就再也不願意吃別人做的了。

三年了,這個狠心的女人,當初留下一封信就離開,而且還是在他們一夜溫存之後,他滿心歡喜十分甜蜜的下朝之後回家,她卻消失無影無蹤。

這三年來,他從來沒有停止過尋找她,唯一的願望就是她不要死,一定要活著,可是知道她還活著,想起自己這三年來的煎熬,就想著找到她之後,一定要狠狠懲罰一下這個狠心的小女人。

很快就到了一個鎮子,這裡玉函山附近最繁華的鎮子了,祁元修讓追風知道鎮上最繁華的酒樓,然後帶著被捆綁住的唐菲大搖大擺的進去吃飯,眾人紛紛側目。

這樣一群男人,竟然綁著一個妙齡女子,人們紛紛猜測這是什麼情況,可是無人敢上前詢問。

祁元修點了很多菜,滿悠悠的吃著,唐菲羞憤欲死,長這麼大,她從來沒有這樣丟人過,坐在旁邊,不啃吃一口菜,不啃喝一口水。

秦葉悠下山之後,也從這個鎮子上路過,這幾年她的易容術已經學的很好了,自己給自己易容,下山的時候,唐應為她準備一亮精緻小巧不顯眼的馬車。

兩人來到鎮子上之後,秦葉悠就把車夫打發走了,她在鎮子上買了一匹馬,讓車夫自己架著馬車回唐門。

車夫不願意,支吾著說道:「秦姑娘,門主交代了,讓我把您安全送到呢,我這樣回去,沒有辦法跟門主交代啊。」

秦葉悠笑了一下,機敏的說道:「你們門主還讓你悄悄給他通風報信,我走到哪裡了吧?」

唐應會那麼痛快的答應她,讓她一個人走,她早就料到了,他肯定早有安排。

唐應年紀不大,可是作為門主,又親自照顧妹妹這麼多年,總是方方面面都做的很周到。

秦葉悠了解他,於是不也說破,他不讓她為難,她也不讓他為難。

「沒事,我給你寫一封信,你帶回去給唐大哥,保證他不會怪罪你的。」秦葉悠安慰忐忑不安的車夫。

車夫這才微微鬆了一口氣,還是有些擔憂的說道:「秦姑娘,那你一個人一定要小心啊。」

秦葉悠點了點頭:「放心吧,我不會有事的。」這三年她可不是白練的。

車夫走後,秦葉悠牽著馬打算找家飯店吃飯,剛剛走到門口,從裡面突然衝出來一個男人,速度很快,秦葉悠沒有防備,一下子被撞了一個正著。

男人速度很快,力量又大,秦葉悠不受控制的往後倒去,心裡悲鳴,奶奶個腿兒的啊,這樣倒霉,剛剛還想著自己不會有事呢。

沒有預想中的狠狠仰倒在地,半路居然有人接住了她,秦葉悠定睛一看,居然是個長的十分俊美的青年。

那青年伸出胳膊,攬住了她的腰,微微用力往上一抬,就把秦葉悠扶著站直身子,另一隻手還拉著的她的一支胳膊,輕柔的問道:「姑娘,你沒事吧?」

這是英雄救美?秦葉悠臉微微一紅,沒有想到自己頭一天闖蕩江湖,就遇到這麼刺激的情節。

「我……我沒事,多謝公子出手相救。」秦葉悠趕緊道謝。

「是我的榮幸。」那青年微微一笑,牙齒潔白,笑容燦爛,秦葉悠感覺有些晃眼。

剛才撞她的那個男人居然已經跑去出了,站在門口指著上樓喊道:「一群大男人欺負一個弱女子,算什麼英雄好漢,你們給我等著,我這就去喊人!」

說完就一溜跑遠了,秦葉悠盯著他的背影想著,你這樣撞了人,連個對不起都不說的人,也算不上什麼英雄好漢吧。

不過聽他的口吻,樓上似乎有什麼事發生,一群大男人欺負一個弱女子?秦葉悠想到這裡,頓起俠義之心,感激往樓上走去。

剛剛在樓梯口,露出一個頭,看了一眼樓上,她就猛的退了回來,一臉憤怒和慌亂,她雙手握拳,似乎是權衡了一下,直接走出了飯店,來到對面的茶館坐下來,死死的盯著這邊的二樓。

小二給秦葉悠上一壺茶,她自己倒了一杯,一仰頭喝了,然後連灌三杯茶,這才稍微平靜了一些。

剛才她探頭看到的居然是祁元修!而祁元修的身邊被捆綁的竟然是唐菲!

她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是可以料想到定然是跟她有關係的,奕王府和唐門之間的關聯就只有她。

當時她就想要衝上去就唐菲,可是她掃了一眼祁元修的身後站著追風,還有幾個侍衛,秦葉悠還認識他們,都是祁元修身邊的高手。

當時她如果衝進去,唯一的結果就是跟唐菲一樣,被祁元修身邊的侍衛逮住,然後五花大綁,帶回京城。

這三年秦葉悠修鍊的可不僅僅是武藝,還有心性,她再也不是之前這個衝動魯莽的秦葉悠了。

她要救唐菲,但是不能這樣去救,她要尋找一個合適的時機。

在茶館坐了一會兒,就看到祁元修那群人從對面的飯店裡出來了,唐菲依然被捆綁著,臉色很不好看,秦葉悠又心疼又著急。

「畜生!」她用力拍了一下桌子,周圍的人都紛紛側目。

唐菲又被推到了馬車上,馬車的帘子被抬起來,秦葉悠可以清楚的看到,馬車裡祁元修悠閑的坐在那裡喝茶,而唐菲頹然坐在地攤上。

她的雙手緊握,氣憤不已,一個用力,竟然講茶碗給生生捏碎了,她多麼希望這個茶杯就是祁元修的腦袋!

馬車離開一會兒,秦葉悠就趕緊從茶館里出來,悄悄跟了上去,祁元修的馬車走的並不快,晃晃悠悠的十分悠閑。

秦葉悠一直悄然跟隨,試圖尋找一個可以偷襲的好機會。

終於馬車走到了郊外,此時已經是正午,前方的樹林里有陰涼,祁元修的馬車在樹林里停了下來,似乎是打算在這裡休息一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0章:重逢

27.47%
目錄
共547章
倒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