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野心勃勃

第153章:野心勃勃

「王爺,請恕老奴多嘴,王妃已經走了三年多了,如果想回來肯定早就回來了,您這一片痴心,又是何苦呢?」太監李玉在皇上身邊多年,一直謹小慎微,做事沉穩,從不多說一句話,多做一件無用的事。

他見天能說出這樣的話,已經是十分難得,祁元修怎麼會不明白,他也是一片好意。

「李公公,我有王妃,她只是貪玩,總有一天會回來的。」祁元修淡定的說道。

趴在屋頂的秦葉悠也聽的一怔,感覺心口突然堵的厲害。

李公公嘆了一口氣,轉身離開,回去復命。

他走後,祁元修坐在房間里,一直沉默不語,神情十分落寞,秦葉悠也一直看着他,過了許久,終於聽到他輕聲說道:「悠悠,你也該回來了吧。」

語氣深情而悲傷,秦葉悠聽的清楚,內心酸澀不已,祁元修,你這是什麼意思?當初對我那樣狠,殺我全家,現在卻又擺出這樣衣服深情的姿態!做給誰看!

「我不稀罕,我早就不稀罕了!」秦葉悠哽咽說道。

李公公拿着聖旨回宮之後,皇上瞄了一眼他手裏的聖旨,臉色就冷了下來。

「怎麼回事?祁元修又給朕抗旨?」皇上氣的摔了手中的筆。

李公公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說道:「奕王說十分感激皇上的美意,只是他現在有王妃,所以不能接旨,請皇上收回成命。」

「什麼王妃不王妃的!那個女人都離開三年,到現在生死不明,就算是能回來,也擔不起王妃這個稱號了,祁元修是故意抗旨!李玉,你再去給我傳旨,讓他即可進宮。」皇上怒氣沖沖的說道。

可憐的李公公,只得再次去奕王府傳話,讓祁元修進宮,祁元修知道自己抗旨之後,皇上定然會發怒,早就做好了準備,起身隨着李公公前往皇宮。

皇上一看到他,就怒火叢生,但是硬生生忍住,一直低着頭批閱奏章,故意不搭理祁元修。

祁元修並不着急,一派清閑站在旁邊等著,皇上終於忍無可忍,直接把筆一摔。

「奕王,你能不能讓朕省點心!秦葉悠都走了三年了,王妃位置一直空着,你不着急,有人着急,整天纏着朕,讓給賜你婚!這一次,你同意也好,不同意也好,都把人給我娶了!」

「皇兄,並不是我不娶,大魏開國一來,從來從沒有王府里有兩位王妃的情況,臣弟不能開這個先例!」祁元修緩緩說道。

「你那個什麼王妃,現在在哪兒呢?你讓她來見朕,朕立即取笑給你賜婚的聖旨。」皇上瞪了祁元修一眼說道。

其實自從上一次太子叛變,祁元修拚死救皇上之後,皇上雖然面上依舊不待見祁元修,可是也沒有那麼敵視了。

朝中大臣眼睛都跟明鏡一樣,眼看現在奕王現在兵權在握,跟皇上的關係也有所緩和,奕王妃下落不明之後,所有家裏有閨女的大臣,都蠢蠢欲動。

他們想盡辦法讓暗示皇上賜婚,這些人都是朝中重臣,皇上實在不願意管祁元修的破事,而且也知道祁元修的倔脾氣,可是又不能一點不給這些大臣面子,左右為難。

不僅如此,就連太后也來湊熱鬧,祁元修曾經是多少京中閨秀的夢中情人啊,現在他身邊沒有個王妃,那些誥命夫人,王妃公主都在太后耳邊推薦自己身邊的姑娘,太后又來找皇上,逼着他賜婚。

皇上心裏也苦惱啊,這祁元修抗旨也不是一次兩次了,自己這個皇帝在他跟前,簡直顏面掃地。

「朕不管你這些,這一次無論如何,你給我把施紋雲娶進門,這是太后親自推薦的,說是姑娘知書達理,家世背景也配得上你,你要是不同意,朕只能讓太後來勸說你了。」

祁元修就是不點頭,不說話,以沉默來應對。

皇上氣的真想掀了桌子,最後終於退一步說道:「不做王妃,做側妃總行吧,大理寺卿也是朝中重臣,他的小女兒聽說一直仰慕你,這聖旨已下,你不娶她,那姑娘以後怎麼嫁人!」

祁元修面無表情的瞥了皇上一眼,用眼神無聲的表達,鬧到現在這樣,還不是因為你,誰讓你賜婚的?

「如果她願意做這個有名無實的側王妃,那就抬進府吧。」祁元修終於鬆口,他知道就算是這一次抗旨,皇上還會繼續賜婚,他畢竟是王爺,為了國家穩定,也要維護皇上的威嚴,不能一直抗旨的。

懶得麻煩了,那就抬一個進府,從此也就清靜了。

皇上見他同意了,就趕緊打發他走了,免得自己看到更加惱火,他還得想想怎麼安撫大理寺少卿那邊呢。

兩日之後,施紋雲被抬進奕王府,沒有什麼儀式,也沒有婚禮,祁元修都沒有出面,普通人家抬個姨娘,都要比這熱鬧。

施紋雲的下轎之後,抬頭看着眼前的小院,沒有做聲,她旁邊的侍女先忍不住了,對着福伯質問道:「就讓我們小姐住這樣的小院子?堂堂奕王府的側王妃就這樣的待遇嗎?」

福伯面不改色低聲說道:「這是王爺的安排,老奴也是奉命行事。」

「你……」小丫頭氣憤不已,剛剛要反駁。

施紋雲輕聲說道:「翠兒,不得無禮!」

然後轉身對福伯說道:「管家,這丫頭跟我在我身邊多年,被我慣壞了,說話沒大沒小,您別介意,這個院子很合我意,替我謝過王爺。」

福伯低頭說道:「您喜歡就好,缺什麼東西儘管開口,老奴馬上命人送來。」

「不必了,我看這裏佈置很好,我本就是喜歡簡單清靜。」施紋雲柔聲說道。

福伯微微驚訝的抬頭看了一眼這個姑娘,只見她笑意盈盈,沒有一絲不滿,心裏想着,這姑娘如果不是真的無欲無求,那麼就肯定是高深之人,掩飾的如此之好。

施紋雲打賞了來給她搬東西,還有院中伺候她的下人,賞錢很多,下人們都很高興,對這位新進門的側王妃印象很好,福伯若有所思的在旁邊看着。

眾人都退下之後,翠兒在房間里伺候施紋雲洗臉更衣,忍不住說道:「小姐,您怎麼這麼能忍,怎麼說您也是大理寺少卿家的大小姐,今日大喜,也這太寒酸了。」

施紋雲看着鏡中的貌美如花的自己,輕笑一聲說道:「翠兒,你懂什麼?當初皇上給奕王賜婚的時候,他還把秦葉悠給拒之門外呢,是秦葉悠自己砸門進府的。」

翠兒驚嘆道:「還有這事?這奕王也太不給皇上面子了。」

施紋雲笑着說道:「可是你看,後來奕王不還是十分寵愛王妃么,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我爹跟我說了,奕王是重情之人,現在以前的王妃還下落不明,他自然不好大張旗鼓迎我進門。」

施紋雲很滿意現在的狀態,自從奕王妃失蹤之後,京中多少閨秀覬覦奕王妃這個位置,最後竟然落在她的頭上了。

當初父親氣哼哼的說道,奕王竟然只願意讓她做個側妃,實在太被給面子了。

可是施紋雲卻一口答應了,就連她父親都驚訝問道:「雲兒,你真的忍得下去?」

「父親,女兒有信心成為奕王妃。」她當時是這樣勸說父親的。

秦葉悠算什麼東西,當初聲名狼藉,被皇上賜給奕王,自己死皮賴臉進府,王爺竟然也沒有趕走她,後來還恩寵有加,這說明奕王是重情的好男人。

她自認為自己不管是從美貌,還是家世,都比秦葉悠好太多,不管秦葉悠現在是死是活,她都沒有做王妃的資格了,這奕王妃的位置總有一天是她施紋雲的。

祁元修最近一直住在虎翼營,秦葉悠潛伏了幾天都沒有看到他的身影。

這一天她夜裏,她悄然來到怡然居,打算看看他回來了沒有,還沒有靠近奕王府呢,就聽到了馬蹄聲,她趕緊隱藏起來,看到居然是祁元修獨自回來了。

他似乎喝了酒,眼神朦朧,腳步虛浮,最要緊的是身邊沒有跟着追風。

天助我也,今夜就是動手的絕佳機會了,秦葉悠握緊了手中的短刀,打算就在今夜動手了。

她知道正面攻擊自己不會是祁元修的對手,三年來,她偷偷苦練的就是從背後突襲,一刀斃命。

祁元修搖搖晃晃走進了怡然居,秦葉悠攥緊手中的短刀,她感覺到背後都是冷汗,祁元修,我們所有的恩怨就在今夜做個了結吧。

她猛然衝出來,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朝着祁元修的後背刺去。

一刀之後,恩怨兩情!

啪!就在她的短刀即將要刺中他的時候,祁元修迅速轉身,一伸手抓住她的手腕,速度之快,她幾乎沒有看清楚他是如何做到的。

這一擊居然失敗了!

「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刺殺本王!你是什麼人?」祁元修幾乎要捏碎她的手腕,盯着她的眼睛,冷冷問道。

秦葉悠一身夜行衣,帶着面紗,只露出一雙眼睛,她狠狠瞪了祁元修一眼。

快速出手,另外一隻手裏的匕首快速朝祁元修的心口刺去。

「找死!」祁元修冷聲說道,眼神一冷,瞬間出手,一掌推開了她。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邪王寵妻無度
上一章下一章

第153章:野心勃勃

28.02%
目錄
共547章
倒序